> 馆藏中心

原创他曾以102.3亿元身家蝉联山西首富,如今财富缩水了118亿元

来源:华商韬略官方账号 编辑:杨美丽

原标题:他曾以102.3亿元身家蝉联山西首富,如今财富缩水了118亿元

创业难,守业更难。

文 / 华商韬略 杨凯

不知不觉中,属于煤老板们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10年。

江湖上仍然流传着许多煤老板的传说。而一代“煤王”姚氏家族近日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时,却被扣上了“老赖”的帽子。

“老赖”or“老实人”

当惯了“老实人”的山西首富也想尝尝“老赖”的滋味?

2019年6月5日和6月14日,美锦能源董事长姚俊良先后2次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离“老赖”只有一步之遥。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仅在2019年,美锦能源已被列为被执行人5次。

不仅如此,2015年至2017年,姚氏家族旗下的美锦集团参股的山西盛能、国锦煤电、美锦扬州等5家公司均因欠债问题被列为失信公司。

在今年5月发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姚俊良家族以102.3亿元身家蝉联山西首富。但与去年相比,其财富缩水了118亿元。

资金捉襟见肘。

遥想当年,资金还充裕的姚家似乎并不计较贴钱去当冤大头。

2018年2月,山西国锦煤电有限公司一笔0.43亿元的债务迟迟拖欠不还。债主找上了母公司山西国际电力集团有限公司。没办法,山西国际电力帮它还了债。持股49%的美锦集团也一起背了锅,为全部债务的49%提供反担保和连带责任。

2018年4月,美锦集团又卷入金桃园煤焦化集团债务纠纷案,被要求承担5856.65万元债务的连带保证责任。

俗话说“一根麻绳拴住一串富豪”。煤老板们为人仗义,山西企业之间流行互相担保。

姚家没少为此背黑锅。

最惨的一次,白白损失了14个亿。

毕竟都做过山西首富,姚家和海鑫集团的李海仓家族素有交集,关系不错。李家公子李兆会见到姚家老四姚四俊会喊一声“四叔”。

2012年底,李兆会的妹妹李兆霞需要一笔周转资金,李兆会兄妹找姚四俊帮忙担保。姚四俊一口答应了。

李兆霞旗下海博鑫惠向银行借款2亿,使用期限是2013年1月10日到2014年1月9日。

可是,2014年初,李家风云突变。一笔30亿的逾期贷款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当年6月11日,停产3个月的海鑫正式向政府申请破产重组。

三个月后,银行就因为这笔贷款找上了姚四俊。美锦集团最终代还了本金2亿元及利息1623万元。

一声四叔可值不了2个亿。

美锦集团将李家告上了法庭。可是,李兆会名下已经没有财产可供执行。2017年12月,美锦集团向法院申请限制李兆会出境。昔日盟友彻底交恶,可是钱最终也没追回来。

2亿还只是冰山一角。2017年,姚四俊接受新京报采访时称:“(美锦集团)为海鑫集团向民生银行等多家银行的借款提供担保,总计担保金额加上利息,合计达15.5亿元。”

据姚四俊说:“我们当时大概获得了1亿元左右清偿,此后再未获得其他清偿。虽然官司赢了,但法庭调查发现李兆会旗下不存在可供执行资产。我们目前大概有14亿元代偿款,不知道能不能追回来。”

14个亿就这样不翼而飞。

姚老当年打下这江山可不容易。痛定思痛,美锦集团专门为此发布了一个《对外担保管理制度》,对担保金额占公司最期经审计净资产10%以下的,要由董事会审议批准;担保金额占公司最期经审计净资产10%以上的,由公司股东大会审议批准。

风水轮流转,仗义也讲个你来我往。

如今,“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姚家能找补回来多少呢?

三晋第一户

带头打下姚家江山的是姚俊良的父亲姚巨货。

创业前,姚巨货就是出了名的能人。他13岁时就加入抗日儿童团,17岁带枪投奔解放军。1949年开国大典,姚巨货作为山西省民兵英雄代表,被毛主席亲自接见。

1954年,23岁的姚巨货工作能力突出,当上了平泉乡党委书记。为带领乡民致富,他带头在全县搞农业生产合作社,被评为山西省农业战线的先进典型。

乡民们是富起来了,老姚家却穷得叮当响。

当时,姚巨货的母亲得了乳腺癌,妻子有肺结核,膝下又有6个子女。最难的时候,姚巨货欠村里3600元,是当时清徐县河西最大的欠款户。

穷则思变。1981年,50岁的姚巨货决心下海创业。他和大儿子姚俊良一起贷款1.6万元买了两辆旧汽车,以承包的形式成为清徐县第一个运输专业户。

日子才刚刚有些起色。1982年,姚巨货因私人跑运输被定为“资本主义尾黑典型”主犯被捕入狱,判刑一年。

案件在清徐县轰动一时。银行天天去家里催债。姚巨货的妻子哭得双眼近乎失明,几个儿子到处跑关系也没能把父亲救出来,姚家的日子再度跌入谷底。

改革开放之初,政策动向几乎一天一变。8个月后,姚巨货被无罪释放。(1988年,清徐政府为姚巨货经济案件彻底平反,并赔偿4万元。姚巨货分文未取,全部捐作党费。)

1984年,姚巨货又贷款10万元和附近村民合资开了清徐县煤炭加工厂。厂子一度快经营不下去,所有人都退了股,姚巨货咬牙撑了过来。后来,厂里的焦炭远销石家庄、沈阳等地。姚巨货不仅还清了贷款,还净赚10万元,这是他赚的第一桶金。

姚巨货的厂子赚钱后,周围人纷纷效仿,河滩上一下子矗起了100多根大烟囱。

姚巨货知道土法炼焦不是长久之计。他一边改进生产工艺,一边寻找新的机会。他清楚运输对企业意味着什么,当初创业的第一步也选择了搞运输。

彼时大家都只关注公路,而姚巨货却盯上了铁路:铁路运输能力大,可持续性强,成本低,非常适合长途的煤炭运输。

“搞市场经济就像下棋,一步走对,满盘皆活。”姚巨货说。

而这一步棋也成了他起家最关键的一步。

1985年,姚巨货设立了山西省第一家民营焦炭铁运站。1986年,他首开个人经营自备车先河,租赁和购买了第一批火车皮。随后,他利用集资和贷款的方式,购买了200多节火车皮。

到80年代末,姚巨货已经是手握巨资的山西首富。

清徐姚家名动山西,一位山西省领导更是直接称其为“三晋第一户”。

姚巨货曾说,他做生意的原则是:政府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在山西,私人进入煤炭领域是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姚巨货是最早介入的商人之一。

那时煤炭价格便宜,干煤矿投入大、利润低、风险高、回款难,最早的煤老板们大都是迫于生计的穷苦人家。为解决能源短缺问题,当时中央的基本策略是“有水快流”,鼓励中央、地方、集体一起上。

明知不太赚钱,姚巨货还是积极响应政府号召。

1989年,姚巨货投资5000万元兴建年产20万吨的机焦厂。姚巨货跟清徐县政府承诺,免费为清徐县城居民送气10年。这项工程后来被清徐县委列入经济上新台阶十大工程之一。30万清徐县人至今仍免费使用姚家供应的煤气,30年的煤气费至少价值数亿元。

1993年初,姚巨货牵头的山西省第一个民营煤气化工程在太原上马。后来,姚氏家族承担了太原市40%以上的煤气供应。

政府也没亏待老姚。

2002年开始,煤炭价格飞涨,煤老板们迎来黄金时代。起初上门讨债的人,变成了提着大捆现金来买煤的人,造富传说流传至今。

贵为“煤王”的姚家也迎来财富三级跳。2006年,美锦能源借壳上市,姚家以40.3亿元身家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排名41位,斩获“山西首富”。

姚巨货生前常说:“树活一个根,人活一个名。人活一世,要为社会做点好事,只为自己图好活的人,那是没啥出息的。”

发家后,姚巨货大力回馈社会,在家乡修桥造路,兴建小学、重建老家仁义村,还投资了66亿在锦源、太岳等地,带动山西革命老区脱贫。

2014年,姚巨货因病离世。出殡那天,数以万计的当地民众自发上街为其送行。

超级家族和传承隐忧

2006年以后,姚氏家族“霸榜”了各种富豪榜,而且每次都会占据7个席位,堪称最壕家族。

姚巨货有五子一女(姚俊良、姚俊杰、姚俊花、姚三俊、姚四俊、姚俊卿),号称“姚家六俊”。

创业之初,只有长子姚俊良和姚巨货一起跑运输。摊子铺起来以后,姚三俊和姚四俊也被父亲叫回来帮忙打理家族生意。

1992年,市场经济确立。“十四大”闭幕的第二天,姚巨货就给在山西矿务局当机电矿长的二儿子打电话,让他辞职回家帮忙。随后,其他子女也都陆续回归家族。

2000年,姚巨货与6个子女共同出资成立美锦集团。其中,长子姚俊良持股25%,姚巨货等6人分别持股12.5%,姚巨货为法人。姚家“父子帮”的创业模式确立,家族生意也逐渐驶入快车道。

军人出身的姚巨货奉行严厉的家庭教育。

60年代,姚家有9口人挤在一个小四合院里,生活相当艰苦。那时候,姚巨货一个月的工资是四十三块五,平均到每个人还不到5块钱,不但要养孩子还得给母亲和妻子看病,因此欠下一屁股债。即便如此,姚巨货也始终不允许子女辍学,6个子女至少都读完了高中。

为了还债,姚巨货要求6个孩子每年寒暑假以及平时休息日都到附近的白石河滩砸石子,一方石子能换9块钱。一家人砸了几年石子才慢慢还清了债务。

姚巨货后来回忆说,“让孩子们去砸石子一方面是还了债,更主要的是‘练了兵’,教育了孩子,让孩子勤劳致富。”

姚巨货给群众办事非常“挥霍”,对自己却非常俭朴。姚巨货生前睡的是一盘土炕,天冷了就用煤烧炕,冬天用的依旧是土暖气。

对家人也同样如此。2004年,姚俊杰的儿子上初中时一个月生活费只有150元,包括买书、吃饭、零花钱等所有费用;上高中时是180元,家里的车也从不接送孩子上学。“培养一个能做事的孩子很难,但培养一个大少爷却很容易”。

正是这样的教育方式帮助姚家在创业初期一次次挺过难关。

二代毕竟是苦日子熬过来的,可三代几乎一生下来就拥有了一切。

姚巨货不断敲打几个“二代”:“希望你们培养会做人、能做事的孩子,千万不要培养败家子。一定要让每个人都有事做,而且是有意义的事情。”

姚家人最怕的是迈不过“富不过三代”这个坎。

有一年春节,姚巨货把所有的孙子、孙女都召集起来,带他们参观完美锦集团每一个企业后,对他们说:这些企业和资产都不是你们的,如果你们想要成功,就必须完全靠自己去努力。

姚老总是对孙辈们说,一线的职工才是企业的主人,他们现在拥有的一切财富、美好生活和出国受教育的机会都不是自己努力得来的,而是一线职工辛勤的劳动赋予他们的。

从2000年开始,姚巨货就立下规矩:每年大年初一清晨,年满5岁的第三代“孙子辈”成员必须统一乘坐中巴,到生产一线慰问职工,不准自己开车;即便是留学海外的学子也必须赶回参加,不能缺席;慰问之后还要一个个谈感想,谈未来一年的目标规划。

尽管是典型的家族式企业,但美锦集团早在十多年前就建立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

姚巨货的目标是,美锦集团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可以进入世界企业500强。他要求学成归来想进集团的子孙,从低层打工仔做起,竞聘上岗,坚持能者上、庸者下,民主选聘优秀人才进入高层管理岗位。

姚家第三代共18人,大多获得了硕士学位,目前16位回到集团工作。

姚老在世时便开始着力培养第三代。2013年前后,长孙姚锦城、次孙姚锦龙开始轮流出任上市公司美锦能源总经理。

姚俊良之子姚锦龙,本科毕业于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布法罗分校,之后在任斯里尔理工大学获得金融学硕士。目前,他已成为家族第三代掌门人,担任美锦能源董事长和总经理。

不过,姚锦龙虽已掌权,但并未持有上市公司或集团任何股份,只是每年从公司获得90万元的报酬。家族股份仍牢牢掌握在二代手中。(姚巨货离世后,妻子继承了他的股权。)

姚家宗族观念浓厚,奉行类似传统的嫡长子继承制,长子继承家业,财产则由几个孩子均分。

这样的家产分配方式带来的问题是家族企业股权分散,姚家这样的大家族尤其严重。这也给后续治理留下历史问题。香港新鸿基地产郭炳湘兄弟和韩国三星集团李健熙兄弟的争产案,都是多年以后才爆发的。

第三代的传承难题,姚家早晚要面对。

危机

一则公告已将姚氏家族的危机暴露无遗。

2018年7月,美锦能源对外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美锦集团与枣矿集团签署战略合作意向书,后者拟对美锦集团实施战略入股,获取美锦集团旗下煤炭、焦化以及相关产业链资产。

这意味着姚家人辛苦打下的江山很可能改名易姓。

事实上,姚家的危机早有端倪,只是其实际状况可能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姚家虽不是做煤炭生意起家的,但也确确实实站在煤炭的风口上起飞了。在煤价疯长的几年里,姚家煤炭生意的比重越来越大,从“车皮王”变成了“山西煤王”。

可是,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

2008年,也是李兆会成为山西最年轻首富的那一年,能源和钢铁产业一下子从沸点降至冰点。

这年9月,山西对煤炭行业进行大规模整合,山西省政府下发《关于加快推进煤矿企业兼并重组的实施意见》,要求到2010年底,山西煤矿企业规模不低于300万吨/年,矿井数量控制在1500座以内,使大集团控股经营的煤炭产量达到山西省总产量的75%以上,彻底终结小煤矿。

风光一时的“煤老板”们开始退场。

他们手握大笔现金,或涌入影视圈,或批量买房……他们的故事,一个比一个魔幻,最终遍地鸡毛。

姚家同样陷入危机。

2009年,美锦能源营收8.69亿元,同比下降49.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48.11万元。

情急之下,姚家一度计划出售旗下的钢铁资产。幸好省属国企山西国际电力及时驰援,与美锦集团合资成立国锦煤电,姚家才得以保全资产,并在2010年扭亏为盈。

好景不长,2012年和2015年,美锦能源均出现大幅亏损,直到2016年大环境回暖才真正扭亏。

美锦能源收购美锦集团旗下锦富煤业时发布的交易报告书显示,2010年,整个美锦集团的净资产只有63.76亿元,到2016年底净资产暴涨至288.40亿元。

其中,仅2013年便增长了125.21亿元,增幅达178.57%。

不过,美锦集团净资产急速攀升并不是飞速发展的信号。

美锦集团净资产的暴涨主要源于存货及无形资产的急剧攀升。以2013年为例,美锦集团年底存货126.76亿元,增幅达10.78倍,无形资产46.87亿元,较年初增幅约为4倍。

也就是说,美锦集团的产品大规模积压才导致了净资产的暴涨。

这也导致姚氏家族的资金压力急剧攀升。

早在2008年,美锦集团就开始质押所持美锦能源股权。2016年起,股权质押比例开始高得惊人。2016年4月,美锦集团的股权质押比升至86.73%,2017年初则达到了98.08%。

截至目前,美锦集团的股权质押比仍高达97.25%,占美锦能源总股本的74.05%。

单是质押股权还不够。

2017年11月,美锦能源发布公告,拟以19.58亿元的价格收购美锦集团和姚俊杰夫妇旗下的锦富煤业。

当时,锦富煤业连续两年亏损,资产负债率高达84.1%。可美锦能源却要以超过400%的超高溢价率收购它。美锦能源因此被指高溢价输血大股东。

与此同时,美锦集团利用锦富煤业等资产向平安银行贷款16.89亿元。

姚氏家族的资金压力可见一斑。

煤炭生意曾经成就了姚家,如今却也将其拖入泥潭。

氢能第一股?

2019年初,美锦能源突然成了“氢能汽车概念股”,股价从原先的3.23/股,一路高涨到21.54/股,涨幅最高达到571%,成了一支名副其实的妖股。

明明是一家煤炭公司,怎么转身就成了氢能第一股?

这缘分始于2017年。

有多年留学经历的姚锦龙对新能源和汽车行业很感兴趣。

据证券日报报道,在一次股东大会上,姚锦龙说,国内电动车和锂电池发展已经有10余年了,但他认为锂电池在新能源里只是充当过渡性角色而非终极方式。公司炼焦过程中焦炉煤气富含50%以上氢气,可以低成本制氢。氢能源将成为美锦和山西发展的巨大优势。

2017年12月,美锦能源以现金收购方式收购了佛汽集团持有的佛山市飞驰汽车15%股权。公开资料显示,飞驰汽车具备5000辆氢能源客车的年生产能力,氢能源物流车产量国内第二。

2018年,美锦能源又与广东鸿运高新共同出资设立广州鸿锦投资,持续大手笔投资燃料电池产业。

恰逢2019年全国“两会”,氢能被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

美锦能源趁势追击。

2019年3月,美锦能源发布公告称,拟在浙江嘉兴市秀洲区投资建设美锦氢能汽车产业园,预计总投资100亿元;4月,公司宣布,拟向广东国鸿氢能科技有限公司有条件增资持有其不超过10%的股东权益;6月底,公司又宣布,投建青岛美锦氢能小镇,预计总投资100亿元。

于是便有了那惊人的股价暴涨。

美锦能源的氢能业务究竟发展得如何?

2018年9月,美锦能源董秘朱庆华对外宣称,以公司660万吨焦炭产能核算,公司一年仅副产氢气就可以达到5.9万吨,可以满足3.7万辆小轿车、1.2万辆重型卡车或9000辆大型卡车一年的使用量。

乍一听上去确实很惊人。

不过,这只是理论数据。现实是2018年,氢能源车全国才卖了360辆。加氢站建设短期内几乎不可能产生经济效应,这注定是一个高投入、长周期的领域,盈利遥遥无期。

截至2018年底,美锦能源氢能业务的累计资金投入为3.89亿元,旗下氢能源子公司只有飞驰汽车实现盈利。2018年,飞驰汽车营收4.3亿元,净利润为3247万元,占公司营收、净利总额的比重分别仅为2.84%、1.57%。

事实上,美锦能源近几年的业绩增长主要还是得益于传统的焦化业务。2016至2018年,焦化业务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9.98%、99.97%、97.54%。

就目前来看,氢能还只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美梦。

现实是,美锦能源一边宣布将用200亿投资氢能,另一边,大股东却在减持股份偿债。

12亿的账面资金如何支撑起200亿的投资?7月3日,深交所就此向美锦能源发出关注函。

美锦能源的回复难挡股价下跌。其最新股价为8.63元每股,较最高点已经下跌超过50%。

如今,深陷债务危机的姚氏家族已经意识到必须谋求转型。可是转型必须步步为营,蹭热点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正如姚巨货所说,“搞市场经济就像下棋”。下棋讲究落子无悔,如今棋行中局,转身谈何容易?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209加102除以括号里52减35曾样用脱试

答:209+102÷(52-35) =209+102÷17 =209+6 =215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创他曾以102.3亿元身家蝉联山西首富,如今财富缩水了118亿元 》转载自华商韬略官方账号,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lovewoso/gdgszd/ssgdkzzzc.html report 9890 原标题:他曾以102.3亿元身家蝉联山西首富,如今财富缩水了118亿元 创业难,守业更难。 文 / 华商韬略 杨凯 不知不觉中,属于煤老板们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10年。 江湖上仍然流传着许多煤老板的传说。而一代“煤王”姚氏家族近日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时,却被扣上了“老赖”的帽子。 【“老赖”or“老实人”】 当惯了“老实人”的山西首富也想尝尝“老赖”的滋味? 2019年6月5日和6月14日,美锦能源董事长姚俊良先后2次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你可能还关注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