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一九五七年参军后第一次回家探亲记事(二)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一九五七年参军后第一次回家探亲记事(二) 收藏 编辑:张晓华

                                  抵崇明了

                                            陆文彬

         我乘坐的轮船,驶过吴淞口、进入长江,约行驶了一小半的行程,然后转向北驶崇明岛,大概到了新开河江面后转向西,沿崇明岛岸线驶向南门港码头。

         抵崇明  轮船靠上南门港码头后,上了岸,一出码头的门口,门前两边站满了接人的人群,以及高举着手招应顾客的车夫,嘴里喊着:“车子要伐?到某某地方(车夫自家附近的地方)的车子(崇明的独轮木手推车)要伐?”当时的个体运输,主要是木制独轮车和“二等车”(即脚踏自行车,在车后载物架上安装一块木板,再铺上垫子,就是载客的“宝座”了)。

       忽然听到有人喊我说:“小彬,车子要伐?”

       我一看,原来是海棋哥,我说:“海棋哥,我现在是一位军人了,坐人力车不合适吧!”从他的眼神里,很想做成一笔生意,但他很理解我,故相互寒暄了几句,就道别了!我小时候,海棋的副业天天割牛草卖给我家,我父亲忙不过来时,还请他到我家的磨房里帮工,吃住都在我家,我还跟着他到湾港的滩涂上放过牛,所以很熟。从记忆中,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随着下船的旅客人群走到汽车站,候车室里已挤满了人。

      当时交通落后,公交车少,在船上相遇的那位同镇的小朋友对我说:“我们走吧,买到车票,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上车。”

       我想,我的东西不多,就同意了。那条路过去在县城里的崇明中学读书时,从来不是乘车,都是靠走的,说走就走,到了县城的“南门”口时,碰到了我们镇上的一位小姑娘,她与一位老妈妈合叫了一辆木制独轮车。(下图的木制独轮车我参观崇明博物馆时拍摄的)

       我对她说:“小妹妹,能否帮我的旅行袋带到浜镇?”

       我看她一脸迷惑,大概心想:“我不认得你。怎么叫我带东西?”

       我说:“我是某某啊。”

        她笑着说:“噢,是你啊!认不出来了!”她是镇上名医龚惠堂叔叔的女儿,她的姐姐是我的同学。那个老妈妈一听我讲的情况后,也说:“我认得你家的,我姓扬。”一讲,她的儿子也是我的同学,在南京读书。扬家,也是我祖母的娘家的同族人。

       车子一步步地向前推行,我们在后面一步步地跟行。道路两傍的庄稼被阳光一晒,显得格外绿油油的诱人。田野地蒸发着土香、土香、土香……

       车子上坐着两个人,“吱呀、吱呀”地发出吃力的响声。车夫戴着一顶鸭舌帽,热气不断地从帽子里散发出来,汗珠从脸颊上淌下来。小姑娘突然从车上下来,车子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向一方歪去,车夫用力把车子平衡好后说:“你怎么这样下来!”

       小姑娘说:“我坐得腰都酸了。”

       老妈妈说:“还是坐车省力。”

        我对车夫说:“你推一个人省力,还是推两个人省力?”

        他笑着说:“当然推一个人省力。”

        我说:“那你就推一个人好了。”这样一来,走路时我可顺便问问小姑娘有关家乡的情况。

        她说:“镇上河南那边的凉棚(店家门前供顾客避雨防晒的走廊)都拆了,现在很凌乱,浜镇河正在疏浚。”

       车子在田间的弯弯小路上吃力地推行,绿油油的麦苗十分可亲可爱,它在微风的吹拂下摇头晃脑,好象在欢迎我们的归来。龚家小姑娘因从上海回来,衣服穿得较鲜艳,所以使我感到与她走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固然不出所料,一些认得扬家老妈妈的就好奇地问她:“这两个人是什么人?”她答:“是亲戚。”问的人很多,就变换着回答说:“邻居”、“朋友”等等。

       车子到了龙王庙向东弯时,那位老妈妈对车夫说:“把这个旅行袋送到浜镇去。”

       我说:“这儿离镇上很近了,旅行袋也不重,我自己拿吧。”随后我拿出两角钱(我昨天住一晚的旅馆费用为一元五角半)对车夫说:“买包烟抽抽吧。”

        车夫笑着说:“现正在过年,同志能否稍微客气点?”

        小姑娘说:“不要给他,车子是我们叫的,车费由我们给你。我的车费是四角钱。”

车夫尴尬地说:“那太少了一点。”

       她坚定地说:“我又没多坐你的车!”

       车夫恳求地说:“你少坐我的车,是体谅我。姑娘,请求再加点吧。”

       小姑娘有点生气地说:“叫你讲好价钱,你不讲,现在来这一套。我给你四角,老妈妈给四角,不是八角?现在他给你两角,不是够客气了吗!”车夫也不讲了,我们拿了东西继续往北向浜镇方向走去。

        我问她:“你怎么与杨家妈妈合要一辆车?她又不到浜镇。”

        她答:“在船上碰到她的,她问我住在什么地方,后来她说,我们合叫一辆车吧。”

        我说:“哦,我当你们是亲眷呢!”

        一位与我们同行的小朋友也说:“我也当她们是亲戚呢!”

         我们说好了,不从街上走,我穿了军装在街上走,认得的人很多,有点不大方便,到了便浜镇小学那边向东走过一条石桥,再向北走向浜镇。

         经母校  浜镇小学是我的母校,走到那边时使我勾起了好多在小学时读书的回忆。1954年我参军走过浜镇小学时,见到墙上的彩色标语“一定要解放台湾”,仍然很醒目,再看看操场等等还是老样子。小龚的话说得很有道理,说:“你才离别两年多一点,那有多大的变化呵!”

   附图左:20世纪40年代末,乘客由南门港海塘石埂、栈桥、趸船上下船;20世纪三十年代的崇明客货轮“天赐”号。(照片摘自网络)

 

  (待续)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一九五七年参军后第一次回家探亲记事(二)》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一九五七年参军后第一次回家探亲记事(二)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lmk/mk/bbgggjlmWSNkgkgklgbs.html report 6994                                   抵崇明了                                 &nb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