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读《孟子》(36)-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读《孟子》(36)-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收藏 编辑:从小磊

  

读《孟子》(36)-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翁武侠

腾国的腾文公在国内行“仁政”之法,名声在外。

一个奉行神农氏学说,名叫许行的人从楚国到腾国,一个叫陈相的和他弟弟陈辛背着农具从宋国来到滕国,他们对腾文公说:“听说您施行仁政,我们慕名而来,愿做您的百姓。”

腾文公应允了,并给了他们住房。

许行的门徒有几十个人,都穿着粗麻衣服,靠打草鞋织席子谋生。陈相很是羡慕许行,愿意跟随许行的学说。

一次,陈相去拜见孟子,在交谈中转述了许行对腾文公的一段评价:“腾君确实是一位贤明的君主,不过,他还未掌握真正的治国之道。做为贤人,就应与百姓一道耕种一道自己亲自做饭。而现在腾国还有存粮存物的仓库,这是损害老百姓来奉养自己,这怎么能叫贤明呢?”

神农氏学说,可能是关于原始的农耕的自足的经济状态的学说。所以,许行不解腾君为何不下地,为何不自己煮饭,而还有仓库,装着百姓交上来的粮食和财物。

孟子听了后,连问陈相好几个问题:许先生自己种粮食吗?许先生自己织布吗?许先生自己戴帽子吗?自己织的吗?自己铸锅吗?……。

搞得陈相连声回答不已。除了粮食、草鞋是自己种的做的,其余的都是用粮食换的。

孟子的最后一问是:“您说的许先生为什么不自己烧窑冶铁,制犁制锅,为什么要一件一件地去与各种工匠进行交换?”

陈相回答:“各种工匠,当然不可以在制作的时候,还要去从事耕种农活的。”

陈相的这一回答,无疑是承认了社会有分工,不能全部人员都去耕种和煮饭了。

孟子总结了:“一个国家,官吏有官吏的事,百姓有百姓的事,各施其责,各行其事,难道有一边耕种一边治理的吗?所需各种用品物品,如果都要人人参与人人去做,那天下的人都整天疲于奔命了。所以说:有的人脑力劳动,有的人体力劳动;脑力劳动者统治人,体力劳动者被人统治;被统治者养活别人,统治者靠别人养活:这是通行天下的原则。”

人们说,社会的劳动分工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结果。孟子现在却来了个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分工,还给它来了个上下尊卑之分。不说道理,这在当时肯定还是事实。

孟子举例了:“在尧那个时代,天下未平,洪水四处泛滥,草木无限制生长,禽兽大量繁殖,谷物没有收成。尧为此而非常担忧,选拔舜出来全面治理。舜派益掌管用火烧,益便用烈火焚草木以驱飞禽走兽。大禹疏通九条河道,引流入江入海,这样中国才可以进行农业耕种。当时,禹八年在外,三过家门而不入,即便他想亲自种地,行吗?”

“后稷教老百姓耕种收获,栽培五谷,这样才能养育百姓。人之所以为人,吃饱穿暖居安了,如果没有教养,那就和禽兽差不多。圣人又为此而担忧,派契做司徒,用人与人之间应有的伦常关系和道理来教育百姓:父子的骨肉之亲,君臣的礼义之道,夫妻的内外之别,老少的尊卑之序,朋友的诚信之德。尧说道:‘慰劳他们,安抚他们,开导他们,纠正他们,辅助他们,保护他们,使他们创所,再进一步提高他们的品德。’圣人为老百姓考虑得如此之难道还有时间来亲自耕种吗?”

“尧舜为得不到治国人才而忧,农夫为田地歉收而忧。施钱财是惠,授道理是忠,发现人才是仁。禅让天下容易,为天下发现人才很难。孔子说:‘天最伟大,尧效法天功德无边也真是伟大。舜也伟大,得了天下自己却不占有它。难道他们不用心思不操劳吗?只不过不是用在耕田种地上罢了。”

孟子推崇尧舜,言必称有尧舜。这次也不例外,为驳许行的所谓“一元论,亲为说”列举了为帝为皇治国安邦的各种举措和行为,结论于一点,他们做的事难道不是事?难道也要他们拿锄牵牛耕田去?他们有这空吗?

孟子兴趣未休,继续一二三地说:

 “我只听说过用中原的一切来改变边远落后地区的,没有听说过用边远落后地区的一切来改变中原的。

陈良(陈相老师)本来是楚国的人,喜爱周公、孔子的学说,由南而北来到中原学习。你们兄弟跟随他学习几十年,他一死,你们就背叛了他!

以前孔子死的时候,门徒们都为他守孝三年,三年以后,大家才收拾行李准备回家。临走的时候,都去向子贡行礼告别,相对而哭,泣不成声,然后才离开。子贡又回到孔子的墓地重新筑屋,独自守墓三年,然后才离开。

后来,子夏、子张、子游认为有若(孔子重要弟子)有点像孔子,便想用尊敬孔子的礼来尊敬他,他们希望曾子也同意。曾子说:‘不可以.就像曾经用江汉的水清洗过,又在夏天的太阳下曝晒过,洁白无暇。我们的老师是没有谁还能够相比的。’

如今这个怪腔怪调的南方蛮干(指许行),说话诽谤先王的圣贤之道,你们却背叛自己的老师而向他学习,这和曾子的态度恰恰相反。

我只听说过从幽暗的山沟飞出来迁往高大的树木的,从没听说过从高大的树木飞下来迁往由暗的山沟的。

《鲁颂》说:‘攻击北方的戎狄,惩罚南方的荆舒。’周公尚且要攻击楚国这样的南方蛮干,你们却去向他学习,这简直是越变越坏了啊。”

可见,孟子对许行是有意见的,称这为“南方蛮干”,因他诽谤先王的圣贤之道;对陈相也是有意见的,你师傅也是南方的,来中原学习的,你们不继承他的东西,却屁颠屁颠地跟着许行跑,转变得太快了,这你得看看孔子门徒是怎么对待孔子的。

劳有分工,术有专工,居次上下,各担其能,这是孟子要坚持的;水往低流,人往高走,禽择良木高树而栖,这是孟子要告诉陈相等人的。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之论断就是在这里被孟子正式地提出。这是一个初始的最大的一个社会分工。此论虽大受诸多批判,但细观却仍是长久的一个社会现象。两者的距离,当然是希望它靠近而不是扩大。

2020年8月9日星期日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读《孟子》(36)-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读《孟子》(36)-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lmk/dg/skccjskWSNkgksgdgmc.html report 4780   读《孟子》(36)-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翁武侠腾国的腾文公在国内行“仁政”之法,名声在外。一个奉行神农氏学说,名叫许行的人从楚国到腾国,一个叫陈相的和他弟弟陈辛背着农具从宋国来到滕国,他们对腾文公说:“听说您施行仁政,我们慕名而来,愿做您的百姓。”腾文公应允了,并给了他们住房。许行的门徒有几十个人,都穿着粗麻衣服,靠打草鞋织席子谋生。陈相很是羡慕许行,愿意跟随许行的学说。一次,陈相去拜见孟子,在交谈中转述了许行对腾文公的一段评价:“腾君确实是一位贤明的君主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