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李贺千古名句“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如何赏析?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李贺千古名句“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如何赏析? 收藏 编辑:从小磊

这两句诗中最有名的就是“天若有情天亦老”,因为是仄收,而且比喻新奇、意境高邈,属于天之绝笔,曾经被众多文人一字不改地化用在自己的诗词当中——这样的句子才能真正称得上“千古名句”。

我们最熟悉的当然是主席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主席化用在这里,实际上是用来代指天道运行,各有其昌,唯有顺应民心,才是人间大道。这是一种积极改世,挥斥方遒的英雄本色。

李贺的原诗要表达的内容是有区别的,但是名句之所以经典,就是因为它的共情范围超级广,在短短七个字的清朗搭建之下,能够引起不同文人在不同心境下的情感共鸣。

从理论上来讲,这就是对一些人间情感的总结,概括,在激发共鸣上的理由上千差万别,但最终落实到个人感受和表达上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同。这才使得这个句子所描绘的情感能够在各个领域中共通。

我们在说李商隐的晚唐诗歌高地的时候,会要重点提到李贺。因为李商隐非常喜欢他,在诗词风格上很明显地模仿李贺并且更进一步。

就好像《锦瑟》这种直接对情感的描写,甚至完全忽略了写诗的目的(实际上人为隐藏很深),我们每个人读他的句子都有自己的想象填充,但是丝毫不影响诗句的美感和意境的提升。

这是晚唐诗歌的一个重要走向,即对情感的塑造。是塑造,不再是描绘表达,甚至逐渐剥离了盛唐、初唐见景抒情、寓情于景的特色,直接导致了宋诗的造景说理的大走势。

这种通过想象,来描绘最高级别的通感,从李白的浪漫发端,勃发于李贺的鬼神之作,大成于李商隐。

李贺的这句诗因此成为跨越不同情感领域的千古名句。

当然,应用得多的还是和李贺原句意境相似的作品。

如欧阳修的《减字木兰花·伤怀离抱》:

伤怀离抱,天若有情天亦老。

此意如何?细似轻丝渺似波。

扁舟岸侧,枫叶荻花秋索索。

细想前欢,须著人间比梦间。

这里还是着重对“天亦有情”的“情”字来体现,细写。这种“伤怀离抱”的情感啊,总是苍天也躲不过,到底是什么一样的感觉呢?就好像发丝一样细密,又像烟波一样缥缈。这是一种淡淡地离愁,萦绕心头。

又如元好问的《蝶恋花》:

春到桃源人不到。

白发刘郎,误入红云岛。

著意酬春还草草。

东风一夜花如扫。

过眼风花人自恼。

已为寻芳,更约明年早。

天若有情天亦老。

世间原只无情好。

元好问则直接对李贺诗句作了延伸,这情感是个坏事的东西,还是没有它最好。看上去是否定,实际上是通过这种方法来进一步表达误了赏花时节的懊恼之情和遗憾。

这里实际上就蕴含了天时变化,“老”大概是指这一季已经过去了,即“春逝”,进一步指出“有情”是烦恼根源,是庸人自扰。

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所以这种情感因为共通非常容易激发读者的共鸣理解。

还有一些诗词,都引用了李贺的这句诗。

原作《金铜仙人辞汉歌》这是一首古体长诗,前面还有一段小序。

魏明帝青龙元年八月,诏宫官牵车西取汉孝武捧露盘仙人,欲立置前殿。宫官既拆盘,仙人临载,乃潸然泪下。唐诸王孙李长吉遂作《金铜仙人辞汉歌》。

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

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

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

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

从小序来看,这是李贺的一首咏古诗,是对魏明帝拆运汉武帝的铜人承露盘(金铜仙人)之事的感慨。所谓咏古诗,不过是诗人路过旧景,或者读到某件旧事,心中有感而作,所以更重要的是隐藏在咏古中的当下感受。

我们要赏析了解前人诗作,搞清楚情感逻辑是最简单的方法。

这首诗大概是在唐元和八年(813年),李贺因病辞去奉礼郎职务,从长安前往洛阳的途中所作。李贺是典型的少年天才,但是家境困顿,正值青春应考之际,却要为父守孝三年。

得到韩愈青眼,参加科举,却有人举报李贺父名“晋肃”、“晋”字与“进士”的“进”犯“嫌名”,尽管韩愈“质之于律”“稽之于典”为其辩解,终无可奈何,李贺不得不愤然离开。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这种荒唐的排挤理由,也让李贺早早地领教了世途险恶。因为“唐诸王孙”的身份,加上韩愈的大力举荐,后来还是召入京做了个小官,不过对于年轻人的鸿鹄之志来说,官小言微,心事困顿。过了两年,终于因病辞官。

就是在这个时间点上,在去洛阳的路上,李贺看到魏明帝徙铜人的旧迹,“百感交并,故作非非想,寄其悲于金铜仙人耳”。

所以这首作品更多地是糅杂了诗人本身仕途、人间的感怀,对汉唐的天下兴亡有大而化之的感叹,但终归是落到自己身上。

魏明帝青龙元年八月,诏宫官牵车西取汉孝武捧露盘仙人,欲立置前殿。宫官既拆盘,仙人临载,乃潸然泪下。唐诸王孙李长吉遂作《金铜仙人辞汉歌》。

魏明帝曹叡大兴土木,迁汉武帝长安宫中的铜人到洛阳,有记载是在青龙三年(235年)。不过作为诗歌创作,李贺可能是听说,也可能是几百年过去了,魏晋文史散乱,这种君王的不当行为可能并没有被详细记载。这里就是指这回事,至于具体是哪一年,无伤主旨。

曹叡在青龙元年八月,下令“宫官”(三国中写的是马钧,能工巧匠)带着车子西去长安取汉武帝的“捧露盘仙人”。

为什么要去取呢?因为汉武帝命长,据说就是用这个铜人每天承接的露水,调和玉屑服用,延年益寿——曹叡也想活得更久。

他们在取下铜盘,装上铜人准备西行时,铜人忽然流出眼泪。有感于此,唐诸王孙李长吉写下这首《金铜仙人辞汉歌》。

这是一首押仄声韵的古体诗,因此才会有将“天亦老”作为出句,改成主席七律的可能性。古体诗我们就不纠结平仄问题,直接看内容。

“茂陵刘郎秋风客,夜闻马嘶晓无迹。”“茂陵刘郎”,就是指汉武帝刘彻,葬于茂陵。“秋风客”还是代指刘彻,因为他曾经写过《秋风辞》。有人夜间听见茂陵中刘郎的魂魄巡游汉宫,仗马嘶鸣;可是天亮时这一切都消失了,什么迹象也见不到。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呢?那是因为有事情要发生了,所以发生异象。李贺是很喜欢写鬼神的,他对汉武帝直呼“茂陵刘郎”,并没有禁忌和束缚。

“画栏桂树悬秋香,三十六宫土花碧。”汉代班固的《西都赋》:“离宫别馆,三十六所。”这里就是指长安旧宫殿。“桂树悬秋香”点出时节八月中。“土花”就是苔藓。

那些曾经的雕栏画栋,依旧在桂树飘香中幽静,长安宫荒芜已久,宫殿里尽是野草苔花。

此两联四句,写时移世易,繁华不再,曾经的汉武大帝,宫廷冷落,甚至闹起鬼来。金铜仙人一直矗立在这里,眼中沧海桑田。

“魏官牵车指千里,东关酸风射眸子。”“东关”是长安东门,“酸风”即悲风,让人眼睛酸酸的风。

宫官把金铜仙人装车送往遥远的魏都洛阳,出长安东门时,悲风迎面扑来,刺着金铜仙人的双眼。

“空将汉月出宫门,忆君清泪如铅水。”因为“酸风射眸子”,所以“清泪如铅水”。这里把金铜仙人拟人化,想象它因为离情而落泪,同时增添了铜人落泪传说的戏剧色彩。“君”自然是指汉武帝刘彻。

陪着我一同离开宫门的只有当年的月光,想起茂陵刘郎来,连铜人都忍不住落下泪来。

这两联四句又是一层,写金铜仙人被魏官拖走,不得不离开汉宫秋月,用拟人化手法写金铜仙人酸苦惨凄情态,悲伤和无奈都写在脸上。

这和李贺当时不得不离开长安的情境暗暗照应。在长安混得不好,更重要的是年纪轻轻就看破了官场之昏暗混乱,心中抑郁难平,所以他才会写下《开愁歌》:“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

然后进入最关键的两句。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衰兰”即衰败的兰草,咸阳在汉代改称“渭城”,咸阳道是统称长安城外围道路。

“客”在这里自然是指金铜仙人了。

惟余莽莽,我如今离开汉宫,也只有咸阳道边衰枯的兰草为我送行了,世事如此苍凉,如果苍天有情,也会为人世间的兴衰败亡,为我今天的遭遇而感觉无力负担,因而愁老吧。

“携盘独出月荒凉,渭城已远波声小。”尾联依旧是代入铜人身份,写逐渐远离长安的伤感。

我带着承露盘在荒凉的月色下孤独影渺,眼看着长安渐渐远去,渭水波声也越来越小。

最后四句两联写铜人出城之后的景色,进一步描述了金铜仙人恨别伤离,不忍离去,而又不能不离去,情感深沉而悲伤。

从开始在汉宫看百年变换,到中间的被迫离开,再到离开途中的情感表达,把金铜仙人看作诗人自己的话,这不过就是一叙事抒情的作品罢了。

这不过是套了金铜仙人的旧事,叙说李贺“我当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谢如枯兰”的心境。

整首诗设想奇特,因为诗人自身情感代入而深沉感人,艺术形象鲜明而又变幻多姿。虽然怨愤之意难平,却又娓娓道来,并没有过多激烈的表达,也隐藏了对“苍天无情”的无奈。

作品遣词造句奇峭而又妥帖,刚柔相济,参差错落而又整饬绵密。

所以“衰兰送客”送的是什么“客”?

魏明帝时,送的是金铜仙人。

元和八年,送的是诗鬼李贺。

到了今天,送的是每一位心有戚戚的失意之人。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李贺千古名句“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如何赏析?》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李贺千古名句“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如何赏析?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lmk/db/zldzzczkWSNkgksskllb.html report 23071 这两句诗中最有名的就是“天若有情天亦老”,因为是仄收,而且比喻新奇、意境高邈,属于天之绝笔,曾经被众多文人一字不改地化用在自己的诗词当中——这样的句子才能真正称得上“千古名句”。我们最熟悉的当然是主席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主席化用在这里,实际上是用来代指天道运行,各有其昌,唯有顺应民心,才是人间大道。这是一种积极改世,挥斥方遒的英雄本色。李贺的原诗要表达的内容是有区别的,但是名句之所以经典,就是因为它的共情范围超级广,在短短七个字的清朗搭建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