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皇帝的妃子守寡有多难?若不是贾诩出面,被权臣看上的她还真难说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皇帝的妃子守寡有多难?若不是贾诩出面,被权臣看上的她还真难说 收藏 编辑:杨美丽

初平元年,面对山东各地刺史、州牧声势浩大的联盟讨伐,长安城内跟脚未稳的董卓狠了狠心,决定杀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年前才被自己废掉的小皇帝——刘辩,也就是如今的弘农王。

虽然这个废帝在长安貌似已兴不起任何波浪,然而外面的那些“叛军”却将这个小皇帝当成了正统,成为了一个针对自己的活招牌,顶着压力养着这么一个坑货,实在不符合自己的性格,既然先前皇帝能废,董卓当然也不在乎再杀掉他。

一杯毒酒

当董卓的亲信李儒将一杯毒酒进献给弘农王时,虽然表面文章做的挺好,打着药酒保健的口号,但弘农王也不傻,知道这是什么酒,自己还年轻,真的不想死,他当场揭穿了对方的阴谋,然而李儒却只是晒然一笑,并没有退下,反而捧着酒又进了一步,身后的铁甲军士们也随之而进,摆明了姿态,今天您这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

看着眼前的情况,弘农王刘辩无奈地认栽了,整个东汉,还没有一个皇帝这么窝囊,不仅被臣下废掉,还被对方逼杀,刘辩悲愤至极,却又无可奈何,他捧着酒,凄然请求道:“容我从容一别。”

对于这点儿,李儒没再拒绝,本身弑王杀驾这种事情,自己干得确实也很亏心,但董卓非要自己来,自己自然也无法拒绝,谁让自己是对方的心腹,这点儿脏事儿,自己不干谁来干?

反正今天弘农王插翅难飞,何必跟死人一般计较,一排铁甲兵士散开,李儒外表恭敬地目送着弘农王进入了庭院之内。

死别

刘辩进入庭院之内,便看到了院内紧张地等待着自己的那个女人——唐姬,唐姬比自己还小两岁,是会稽太守唐瑁的女儿,当初她的父亲将其送入自己的宫内,看中的是自己作为汉灵帝和何皇后的嫡子,未来大汉皇朝的帝位继承人,本想着女儿与繁华结缘,没想到竟是一场黄粱美梦。

随着自己帝位被废,唐姬也跟着自己被拘禁在这楼阁庭院之中,从帝姬到王姬,虽然看似富贵仍在,但生死却如履薄冰,无时无刻不胆战心惊,每次董卓来人,唐姬都在庭院内翘首以待,生怕帝王一去不回,此时看到刘辩回来,唐姬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正准备招呼刘辩。

“这杯酒是毒酒,”弘农王刘辩惨然一笑,“唐姬,今日便是你我生死永别之期。”

唐姬的笑容凝固在脸上,泪水忍不住溃涌而出。

“末哭,且为孤一舞作别。”刘辩看着唐姬,爱在眼,痛在心,我一直忍辱求生而来,就是因为想要见你最后一面。

唐姬浑身战栗,她本以做好最坏的打算,但真的这天来临之际,自己还是难以接受,她边哭边舞,戚戚哀哀的歌声让刘辩心里的悲愤更加积郁。

天道易兮我何艰!弃万乘兮退守蕃。逆臣见迫兮命不延,逝将去汝兮适幽玄!

生而为帝子,少即皇帝位,自己身为大汉皇帝,最后陷入如此悲催的地步,苍天呀!你不仁,你不公呀!

刘辩一口喝了手中的毒酒,脸上涌起一抹血红,他缓缓走下台,拉着唐姬的手,肚中已经开始绞痛,他忍着痛,对唐姬说道:

“爱卿是本王的妃子,势将不复为吏民之妻。自己保重,从此长辞!”

说罢,刘辩倒在了唐姬的怀中,唐姬的心也随着怀中的那具身躯一沉,感到了一阵彻底的冰凉,天地顿时崩塌。

守寡,也不容易

弘农王死了,董卓倒没有再为难他人,因为在他看来别人不过是弘农王的附庸,树倒猢狲散,弘农王一死,自己便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

唐姬离开了王府,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这时的唐姬心内虽然憔悴,但依然正值芳华,其父不忍她年纪轻轻便守寡终身,便想给她再找一个托付,自己作为会稽太守,怎么也能给她再找个好人家,然而所有的提议都被唐姬拒绝了,心已死,再如何嫁人?

唐姬不想嫁人,她把自己的全部已经给了那个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他死了,自己的心其实也死了。

然而,乱世之中,红颜薄命,自己纵然下定决心守节,但别人却不想让她遂愿,董卓的部下李榷得知了弘农王的姬妾在附近,便上门求亲,当然李榷早已娶妻,他不过贪恋唐姬的美色,想要纳其为妾罢了。

唐姬抗命,但在李榷的威逼之下,显得很无力,乱世之中,一个失势的寡妇,如何能够抗拒手握铁戟的将军,唐姬的家人在对方的威胁之下,也开始劝说自己的女儿,为家族计,从了吧。

无助、绝望,让唐姬陷入了苦苦挣扎之中,自己想守一清白,过分吗?老天为何还要这般作弄苦命之人。

贾诩真看不下去了

面对李榷的咄咄逼人,尚书贾诩看不下去了,毕竟是帝王姬妾,哪能这般被臣下威逼作贱?他向汉献帝悄悄报告了唐姬的现下困境,作为刘辩的弟弟,被董卓强立的皇帝,汉献帝刘协内心对自己的那个哥哥也是充满了同情,如今的知哥哥的唐姬想要守贞却被臣下威逼,让刘协愤慨不已,虽然自己能力有限,但他不能视而不见。

汉献帝让使者持天子节,将这个女人召入了宫内,并册封其为弘农王妃,作为姬妾,自己或许没法干预他人娶她,但作为弘农王妃,唐姬便成为了皇室之人,霸占王妃,祸乱皇室,那可是要被天下群臣攻骂的。

李榷毕竟不是董卓,没董卓那种勇气,得知皇帝的册封之后,他最终放弃了霸占唐姬的打算,而唐姬最终也逃过了一劫,最后被安排到了刘辩的陵墓附近,在乱世之中,平静地渡过了一生。

也许,这也算是一种好的结局吧。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皇帝的妃子守寡有多难?若不是贾诩出面,被权臣看上的她还真难说》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皇帝的妃子守寡有多难?若不是贾诩出面,被权臣看上的她还真难说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kdj/mg/cbbjllbsWSNkscdscmcd.html report 10617 初平元年,面对山东各地刺史、州牧声势浩大的联盟讨伐,长安城内跟脚未稳的董卓狠了狠心,决定杀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年前才被自己废掉的小皇帝——刘辩,也就是如今的弘农王。虽然这个废帝在长安貌似已兴不起任何波浪,然而外面的那些“叛军”却将这个小皇帝当成了正统,成为了一个针对自己的活招牌,顶着压力养着这么一个坑货,实在不符合自己的性格,既然先前皇帝能废,董卓当然也不在乎再杀掉他。一杯毒酒当董卓的亲信李儒将一杯毒酒进献给弘农王时,虽然表面文章做的挺好,打着药酒保健的口号,但弘农王也不傻,知道这是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