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别抱怨金庸不给程灵素美貌了,他对待袁紫衣更狠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别抱怨金庸不给程灵素美貌了,他对待袁紫衣更狠 收藏 编辑:王阿强

作者:葛巾

(程灵素)

儿子不得父亲喜欢,最多分家时少得些资产;学生不得老师喜欢,毕业后也就鞭长莫及;故事里的人物不得创作者喜欢,那可就悲摧了,千秋万世,只要故事还有人读,就得在文字里被一直刻薄下去。

就如《飞狐外传》里的袁紫衣,金庸那是,笔笔藏刀锋,刀刀不容情。

(一)袁紫衣身世之不堪,在金书女子中要排在第一位。

紫这个颜色,从来就不是金庸的心头好

金老爷子笔下用“紫”命名的女子有三位。

一个是紫衫龙王,波斯明教派来中土行窃的间谍。为了自己那一点爱情火苗,叛教弃义,滥杀无辜,最后还拿自己女儿顶包抵罪

一个是阿紫,这个不用多说,能生生折磨死恶妇康敏的非常道。

还有一个,便是袁紫衣。

(袁紫衣)

袁紫衣身世之不堪,在金书女子中要排在第一位。其母银姑是一美貌渔女,受凤天南欺辱生下袁紫衣。

受强迫的非婚生子女金书中也还有,比如杨不悔,但袁紫衣能相比吗?

袁紫衣的母亲,不但被凌辱被驱逐,还被凤天南断了嫁人的后路。能给她一点微弱温暖的鱼行伙计要和她成亲,结果不但婚礼现场被砸,鱼行伙计也死于非命。

这个时候让袁紫衣的母亲死去,安排老尼姑出场救人,也算金老对袁紫衣的一点宽厚。

还不,又用汤沛恶狠狠地补了一刀。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十四部书数下来,哪一个的出身都比袁紫衣好看些。

(二)恶俗的拳和风雅的诗

袁紫衣有一个抢十三家掌门的宏大计划,至于抢谁家那是随机的,碰上谁谁倒霉。

她抢的第一家掌门,号称“少林韦陀门”。单挑门人甲乙丙,比刀比枪比拳。

袁紫衣自己说了,这套拳法叫,赤尻连拳。

呃~

人家黄蓉使的叫“落英神剑掌”,木婉清练的是“五罗轻烟掌”,逍遥派传的是“天山折梅手”,到袁紫衣这儿,同样娇滴滴的大美人,画风咋那么直转直下呢?

九阴白骨爪也比这个上得台面些。

拳名再恶俗,袁紫衣也打赢了架,为到北京天下掌门人大会场拿到了第一张门票。

北京城里,袁紫衣生物学上的父亲买好了一所漂亮的房子等着……胡斐。

那所漂亮的房子里有一间漂亮的书斋,书斋墙上悬了幅仕女图,旁边对联是:

红蜡烛移桃叶起

紫罗衫动拓枝来

风雅倒是风雅,可这是什么好句子?白居易写舞伎的。

书中说:

程灵素却在心中默默念了两遍,瞧了一眼桌上的红烛,又望了一眼袁紫衣身上的紫罗衫,暗想:“对联上这两句话,倒似为此情此景而设……”

插这一段,那是生怕读者联想不到袁紫衣身上。

可以和袁紫衣的罗衫相对应的诗句,不是还有“宿露低垂苍玉佩,暄风轻振紫罗裳”?

偏不用。

(三)除了美貌,袁紫衣还有什么能吸引胡斐

借衣服损袁紫衣,书中不是第一次。

潇湘道上小袁第二家掌门抢到手,春风得意地唱着歌,不想衣衫背心着火,外衣烧破,内衣烤焦,刚跳下河灭了火预备换衣服,小胡一行三人就施施然到了跟前。

袁紫衣就这样身着又破又湿的衣服和三个男子照面,那俩家伙发现什么没不好说,胡斐反正是笑嘻嘻地很色情。

说到罗衫,作为出家人,袁紫衣是不能穿这种丝绸衣服的。制成丝织品的一道重要工序是缫丝,就是把茧放沸水里抽出丝,当然茧里的蚕宝宝也就见佛祖了。所以对僧侣来说,穿丝织品等于杀生,是佛教十恶之首。

其他还有九恶是:偷盗、邪淫、妄语、绮语、恶口、两舌、悭贪、嗔恚、邪见。

看下袁紫衣都中了几条:

偷马。

鞭马。

撩胡斐。

诅咒出行人遭横祸。

阻挠胡斐杀凤天南,间接导致钟阿四一家惨死。

再次阻挠胡斐杀凤天南,巧饰言辞,以回胡斐之志。

……

就算不是出家人,以上种种行为也不是值得弘扬的时代精神。

所以啊,如果不给袁紫衣一点美貌,让胡斐找个什么理由去爱她?

只能让袁紫衣美丽着,只能让程灵素相貌平平下去,想来金庸自己心中也是十分的不甘。

故事展开了,只能按它内在的逻辑发展。

反正这个故事。本就是为《雪山飞狐》补的前传,为了胡斐能顺利接轨苗若兰,程灵素和袁紫衣,都得消失。

一个魂归药王庙,一个终老天山。

其实我倒是希望胡斐和袁紫衣柴米油盐地过起来,瞎胡总有一天会发现,这个女人和他三观不合八字不对。

呵呵。

【作者简介】葛巾,70后,码字原为稻粱谋。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别抱怨金庸不给程灵素美貌了,他对待袁紫衣更狠》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别抱怨金庸不给程灵素美貌了,他对待袁紫衣更狠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kdb/gd/zzlkbdcgWSNkszcbbldc.html report 13523 作者:葛巾(程灵素)儿子不得父亲喜欢,最多分家时少得些资产;学生不得老师喜欢,毕业后也就鞭长莫及;故事里的人物不得创作者喜欢,那可就悲摧了,千秋万世,只要故事还有人读,就得在文字里被一直刻薄下去。就如《飞狐外传》里的袁紫衣,金庸那是,笔笔藏刀锋,刀刀不容情。(一)袁紫衣身世之不堪,在金书女子中要排在第一位。紫这个颜色,从来就不是金庸的心头好金老爷子笔下用“紫”命名的女子有三位。一个是紫衫龙王,波斯明教派来中土行窃的间谍。为了自己那一点爱情火苗,叛教弃义,滥杀无辜,最后还拿自己女儿顶包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