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把两个孩子送进普林斯顿,米歇尔·奥巴马母亲的教育哲学,原来我们都搞反了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把两个孩子送进普林斯顿,米歇尔·奥巴马母亲的教育哲学,原来我们都搞反了 收藏 编辑:杨美丽

这两天我正在看米歇尔·奥巴马的自传《成为》,看到她小时候的经历,很有感慨。

米歇尔曾经在一个采访里说:“如果你问我是谁,我只需要告诉你,我是一个生活在芝加哥南区的黑人姑娘,就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为什么呢?

因为芝加哥南部是一个衰败的社区,治安不好,有能力走的都走了,剩下的都是没有足够经济能力离开这里的家庭。

米歇尔小时候,一家人甚至没有自己的房子,在姑妈家里租了两个房间。米歇尔从小和哥哥挤在一个房间里,长大一点后,也只能用隔板隔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来。

但是这样的家庭,却把两个孩子,米歇尔和他的哥哥,都送进了普林斯顿。

她的父母是怎么做到的呢?

首先当然是因为对教育的重视。像米歇尔的妈妈会花很多时间陪两个孩子阅读,给他们买百科全书和字典。米歇尔也挺幸运的,她的姑妈正好是钢琴老师,家里有台破破烂烂的钢琴,所以她从小就学习了钢琴。

但这些并不是最特别的部分。

看过米歇尔的描述,我发现,他们提供的最成功的家庭教育,是给了米歇尔一股子劲儿,那是一股子强烈的意愿和自信:相信自己、敢想敢做、不被动摇、知道自己要什么。

像上幼儿园的时候,米歇尔就敢于向老师提出并且坚持自己的要求。

后来,米歇尔考进了芝加哥最好的公立学校,和一群白人精英孩子做了同学。

有一次,学校的一个大学申请顾问居高临下地对米歇尔说:“我确定你不是上普林斯顿的料儿。”

米歇尔虽然被气得鼻子冒烟,对这句话耿耿于怀几十年,却没有因此动摇。她说:我不会让一个观点动摇我的看法,我会调整方法,但不会改变目标。

这是一种内心的力量。

我们总是谈内驱力,但内驱力是什么呢?我想,内驱力就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持久的好奇和自我相信。

那么,这样的力量是怎么得来的呢?

它归根结底,其实在于米歇尔父母说过的一句话:我培养的不是小孩子,是未来的大人。

米歇尔形容她妈妈的教育态度,是一种禅宗式的冷静和中立,不急于下判断,也不急于干预。

讲两个米歇尔小时候的故事。

有一次,米歇尔向妈妈提出抗议:为什么我们早餐要吃鸡蛋?

这在家里引起了一场关于补充蛋白质必要性的讨论。最后,米歇尔问:“为什么花生酱就不能算是蛋白质呢?”

她妈妈没法反驳。米歇尔用这个问题,为自己争取了一次苏格拉底式的胜利。在之后的九年时间里,米歇尔每天早晨给自己做一块花生酱三明治,一个鸡蛋也不吃。

另外一个故事是关于练琴的。

米歇尔练琴的时候心急,想要学的快一点,就自作主张地去弹奏高难度的曲子,而教她弹琴的姑妈觉得这不是正确方法。所以,米歇尔经常和姑妈爆发激烈的争论。

每次他们发生争执的时候,她的母亲在楼上都能听见,但是从来不干涉。她不会说“你要听大人的话”,也不会说“大人说的才对,你不懂”,她允许米歇尔为自己据理力争,希望他们能去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

米歇尔的哥哥克雷格曾经在八年级的时候喜欢上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向他发出过一次意味深长的邀请,让他半夜到自己的家里去。

当时克雷格很挣扎,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但妈妈却没有替他做任何选择,而是说:“你觉得怎么合适就怎么处理吧”。

克雷格说,这是一个把自己推向世界的举动。

这是否意味着米歇尔的母亲什么都不管呢?并不是。

米歇尔二年级的时候,碰到一个非常糟糕的老师,每一次她抱怨老师的时候,她妈妈都会认真的倾听。

她没有说:“小孩子不要乱说,老师是为了你们好”。相反,她非常认真地对待孩子的沮丧,尝试去理解什么对他们来说是真正的苦恼。为此,米歇尔的妈妈专门去找学校耐心的沟通了很多次。

我看过米歇尔的一个纪录片,在这个纪录片里,她说,虽然像她这样的黑人群体曾经是隐形的、被忽视的,但是她却从没有这样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总是被看见的。这种感觉不是世界给的,而是她在家里的餐桌上感受到的。

不该管的不要管,该出手时要出手,这其实是一种极大的教育智慧。

我相信很多家长会说,我也想这样做,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该管的,什么时候不该管。

我在陪妞妞长大的这四年多时间里,也在不断的探索和调整。

刚开始,我以为自己要做的是一种“导盲棍”式的父母,这可能是做父母的一种本能。

导盲棍式父母是我的一个比喻——永远走在孩子的前面,把孩子当成一个盲人,替他们做决定、想办法、清扫障碍。我们认为父母最大的责任,是替孩子找出一条距离最短、最正确、最安全的路线。

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我们需要做的是一种“港湾式”的父母——走在孩子的后面,让他们自己在前面去奔跑、去跌倒,在他们回头需要的时候,承接住他们的情绪。

但在现实生活当中,太多家长做反了。

很多时候我觉得,现在家长的毛病,就是太能干、太勤快了。

像以前,妞妞骑着滑板车,碰到一个台阶,妞爸一个箭步就过去帮她把滑板车拎上台阶;

我有无数次在游乐场看到父母告诉孩子“你要这样玩、那样搭”,在广场上看到父母教孩子跳舞,特别心急:“看我看我,先抬左脚、再抬右脚”;

还有很多事情,我们看起来是在让孩子思考、做选择,但其实经常忍不住会把最优解告诉孩子,劝诱他们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去努力。

说实在的,很多时候,我们骨子里还是一个控制型的父母。

但是在孩子碰到挫折、委屈,哭、沮丧的时候呢?这个时候,家长反而没有足够的耐心去理解和接纳孩子。

其实,要做到港湾式的父母很简单,只要一个位置的改变——走在孩子后面。

现在我常和妞爸说,做父母应该懒一点,把手插进口袋里,控制住自己动手动口的冲动,跟在孩子后面,非召唤不干预。等她真的需要我们,跑回来找我们,我们再好好支持或安慰就可以。

我现在觉得父母最主要的责任,不是清扫障碍,而是倾听,以及在需要时给予安慰和帮助。

不在前面开路,在后面接纳情绪,这就是米歇尔母亲的教育哲学。

导盲棍式的父母来源于什么呢?它本质上来源于紧张,来源于担心孩子会受不了摔一跤的疼、受挫折的苦,担心他们失败了一次以后就再也不想做这件事了。

我曾经也是这样,现在我能做到相对冷静,是因为我认识到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我真正认识到了失败对于孩子的意义。

失败不仅仅是用来战胜的,更是用来学习的。从某种程度上说,孩子从失败里面能学习到的东西,比从成功当中学习到的更多。他们需要失败。

孩子摔倒了,他从中学习到了怎么应对身体上的疼痛,怎么应对情绪上的波动;

孩子和朋友闹矛盾了,他从中学习到了我做不同的事情,别人会有不同的反应。学习到了怎样的行为受欢迎,什么样的行为不受欢迎;

孩子失恋了,他学习到的是什么样的异性不适合我,什么样的相处模式是我不舒服的。

这并不是指刻意去创造“挫折教育”,孩子在生活中会自然地碰到困难、挫折,我们只是不需要“快人一步”地把这些都移走。

任何经历都是在给孩子积累经验,这样的经历不应该是单方面的。

第二件事是我认识到了,真正让孩子不敢从头再来的,不是失败带来的情绪本身,而是这种情绪被压制、不被接纳时所带来的痛苦。

只要这种情绪被接纳了,就不会是有害的。相反,就像我在《有毒压力VS有益压力:培养十级抗压的孩子,这才是关键》这篇文章里所说的,正是这种遭遇负面情绪——被接纳——释放负面情绪的过程,可以帮助孩子塑造心理弹性。

孩子还在身边、我们能够从情绪上协助他们的时候,我们应该给他们机会成为一根强韧的弹簧,再让他走到社会上去面对问题,而不是从来不给机会,使它像一根脆弱的筷子一样,就把孩子推到社会上。

要敢于走在孩子后面、做港湾式的父母,背后需要强大的沉着与冷静,而冷静是父母最好的姿态。虽然像米歇尔在书中说到的那样,这样的父母非常难于效仿,但我们还是可以不断去尝试和调整。

孩子是父母的镜子,你在镜子里看到的就是自己的样子。

*更多相关文章,可以点击下方专辑阅读哦~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把两个孩子送进普林斯顿,米歇尔·奥巴马母亲的教育哲学,原来我们都搞反了》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把两个孩子送进普林斯顿,米歇尔·奥巴马母亲的教育哲学,原来我们都搞反了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jgm/ml/ckggdczmWSNkgzbjzmls.html report 10396 这两天我正在看米歇尔·奥巴马的自传《成为》,看到她小时候的经历,很有感慨。米歇尔曾经在一个采访里说:“如果你问我是谁,我只需要告诉你,我是一个生活在芝加哥南区的黑人姑娘,就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为什么呢?因为芝加哥南部是一个衰败的社区,治安不好,有能力走的都走了,剩下的都是没有足够经济能力离开这里的家庭。米歇尔小时候,一家人甚至没有自己的房子,在姑妈家里租了两个房间。米歇尔从小和哥哥挤在一个房间里,长大一点后,也只能用隔板隔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来。但是这样的家庭,却把两个孩子,米歇尔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