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收藏 编辑:从小磊

这几天,中国南方正闹着洪灾,水流遍野。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世界的另一端非洲,有三个国家正因水供应不足的问题而官司不断。

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这三个尼罗河畔的邻国又因为水资源分配问题大动干戈了。

今年5月1日,埃及向联合国安理会致函,拒绝了埃塞俄比亚关于复兴大坝(建于青尼罗河上)初步蓄水的建议,呼吁埃塞俄比亚重新进行谈判。

同月13日,苏丹灌溉部也表示,他们同样不接受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的初步蓄水建议,称这项建议完全没有解决长远的技术、法律和环境问题。

自从复兴大坝动工开始,这三个国家的争吵声就没停过。现在的尼罗河上弥漫的不止是水汽,更多的是硝烟味。

01 尼罗河霸主埃及

对于不了解非洲境况的人来说,看到以上新闻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原来尼罗河不仅仅是埃及一个国家的母亲河啊。

事实上,尼罗河从南向北流动,埃及处在尼罗河最下游的位置,它的上游还有九个国家。但是凭借其得天独厚的文化优势,埃及成功地让对非洲大陆不熟悉的人自动忽略了尼罗河沿岸的其他国家。

尼罗河全长6670公里,始于非洲中部的维多利亚湖,其主要支流包括青尼罗河、白尼罗河和阿尔巴特河,流域内包括布隆迪、卢旺达、坦桑尼亚、肯尼亚、刚果、乌干达、埃塞俄比亚、南苏丹、苏丹、和埃及等国家。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尼罗河沿岸国家。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从地图上可以看出,尼罗河的两条支流青尼罗河(Blue Nile)和白尼罗河(White Nile)在苏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汇聚,形成了尼罗河主干。

再继续流向苏丹北部和埃及,最终汇入非洲与欧洲之间相隔的地中海。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在喀土穆汇聚。

图片来源:AramcoWorld

虽然是世界第一长河,尼罗河供水量其实并不算非常大,年平均供水量为840亿立方米。

与非洲另一条著名河流刚果河相比,刚果河虽然是非洲第二长河流,但供水量达到1万亿立方米,远超过尼罗河。

不过,对于气候炎热干燥的中北非国家来说,这条供水量不多的尼罗河,可称得上是最重要的水源。

埃及属撒哈拉沙漠国家,全年干燥少雨,西部沙漠占据了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三,这些地方的年平均降水量不到30毫米。

在漫长的历史时间里,埃及国民的日常生活和农业灌溉几乎完全倚靠尼罗河的馈赠,有一句谚语说「尼罗河上午干涸,埃及下午死亡」。

毫不夸张。

埃及85%的农业用水来自尼罗河,90%日常使用的淡水资源均来自尼罗河。

这点在埃及地图上便可以清晰地看出来。埃及的城市与人口几乎全部集中在尼罗河沿岸和尼罗河三角洲,337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全国90%的人口。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埃及卫星地图。
图片来源:Google Map

如果仅从自然条件来看,埃及并不比其他国家占据明显的用水优势 。

因为,在地理位置上,埃及处于尼罗河的下游。

众所周知,河流下游国家的用水情况严重受到上游国家的影响。如果在上游河流遭受污染或断流等问题,下游会直接受影响。

当然,政治因素能改变地理条件形成的优劣势对比。

所以,在尼罗河的例子里,居于下游的埃及,反而比上游各个国家在使用尼罗河上更具有霸主地位。

这要从英国在中东的控制说起。

在20世纪初年,英国几乎统治了整个尼罗河畔。

1929年英国主持签订的《尼罗河水源分配协议》宣布,埃及对尼罗河的用水份额是480亿立方米,苏丹只有40亿立方米,不到前者十分之一。

不仅如此,该协议还赋予埃及使用水资源的合法权利,禁止英国统治下的其他国家在上游建设水利工程。

当然,那会儿,这些国家也压根没有建设大型水利工程的能力。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1929年非洲局势图,红色为英国控制的地区。1922年埃及名义上宣布独立,但是仍是英国的卫星国,受英国管控。
图片来源:GeaCron

这项决议保证了几十年的时间里,1898年英国在埃及阿斯旺地区建造的阿斯旺高坝是尼罗河上唯一的大型水利工程。

埃及取得了独一无二的用水霸权。

这种资源利用的极端不平等的局面,伴随着英国的殖民统治,一直延续到了20世纪50年代。

直到1956年,苏丹独立之后。

独立的苏丹,开始谋求、争取更多的水资源使用权利。

经过两年多的摩擦谈判,埃及和苏丹终于签订了《1959年全面利用尼罗河水协议》。

这份两国的双边协议,将苏丹的用水份额,从40亿立方米涨到了185亿立方米,并允许苏丹建造罗塞雷斯大坝。

当然,埃及也不忘将自家的用水量调整到555亿立方米。

读到这里,你是否会发问,那其他国家呢?

尼罗河沿岸其他国家在这两项决议中处于什么位置?

它们也一样能够有尼罗河水的用水份额吗?

不能。

其他尼罗河沿岸国家,不在此协议范围。

而且,埃及拥有一票否决权,可以直接拒绝其他国家兴建水利工程的要求。

在使用尼罗河上,依然不平等。

在1929年和1959年的两项协议中,上游国家的用水量加上尼罗河蒸发流失的总量分别是320亿立方米和100亿立方米,还不及埃及一个国家的额度。

当然,这种不平等局面,终究不会永远如此。

随着非洲各国的经济崛起,埃及的用水特权开始遭遇了挑战。

当这些非洲国家筚路蓝缕地发展本国工业,却常常因为严重的缺水、缺电问题苦恼时,积蓄已久的尼罗河水资源之争便自然而然地走到了前台。

其中尤以埃及和埃塞俄比亚的矛盾最为严峻。

作为尼罗河上游国家,在地理条件上,埃塞俄比亚天然具有优势。

尼罗河下游的年平均水量有60%来自青尼罗河,如果是雨季(7月-9月),这个占比还会上升到80%。

而青尼罗河的源头,便在埃塞俄比亚境内的塔纳湖(Lake Tana)。

02 崛起的新星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是尼罗河国家中最闪耀的后起之星。

从上世纪90开始,埃塞俄比亚进入历史发展的新阶段,经济稳步发展,在21世纪前十年,该国位列1000万人口以上国家国民生产总值增速的第三位。

近些年来,这个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长数一直维持在8%以上,成为全球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埃塞俄比亚人均国民生产总值逐年增长。
图片来源:Quartz

处在经济发展黄金时代的埃塞俄比亚,因为资源匮乏而暴露出很多问题,水力和电力短缺便是其中最严重的问题。

根据Water.org的计算,在1.05亿埃塞俄比亚人中,有6200万人无法取得安全饮用水。为了取得生活用水,很多女人小孩要徒步行走三个多小时,从浅水井或者天然水池里面打水,这些地方的水往往是人畜共饮的。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9岁的埃塞俄比亚女孩前往几公里外的地方收集生活用水。
图片来源: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电力方面,该国不止工业用电紧缺,就连民众日常生活的电力也远远不能满足。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提供的数据,2018年埃塞俄比亚无法获得电力资源的人口总数为5930万。

在非洲大陆上,这个数据仅次于非洲第一人口大国尼日利亚(7830万)和刚果民主共和国(7670万)。

解决能源问题的方法之一,就是开发青尼罗河的水力发电。

在埃塞俄比亚政府1997年制定的千禧年计划中,在青尼罗河上建造复兴大坝( Grand Ethiopian Renaissance Dam ,简称GERD)是重中之重的工程。

这座大坝动工于2011年,由埃塞电力公司、中国葛洲坝集团、上海福伊特水电等公司参与建设,预计耗资约50亿美元,占地1700平方公里,长1900米,宽145米,预计于2020年建成,2022年投入使用。

建成后,复兴大坝蓄水量将达670亿立方米,发电量达6000兆瓦(目前埃塞俄比亚全国总发电量为4000兆瓦),成为非洲第一、世界第七的巨型大坝。

毫不夸张地说,为了建设这座大坝,埃塞俄比亚动用了举国之力。

在50亿美元的投资中,有从中国贷款的18亿美元,有动用了政府上下全部工作人员一个月工资的总额,有向民众发行爱国债券的所得。

谈到倾国之力修建水利工程的目的,埃塞俄比亚现任总统萨赫勒-沃克·祖德(Sahle-Work Zewde)表示,建造复兴大坝仅是为了水力发电,至少让人民有机会在灯光下吃晚饭。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2000-2018电力覆盖的人口占比图,浅蓝蓝色为全球平均水平,天蓝色为撒哈拉以南国家平均水平,绿色为埃塞俄比亚。2018年,三个数据分别是88.7%、45.4%和45%。
图片来源:国际能源署(IEA)官网

她的发言有两个重点,一是埃塞俄比亚修建水坝是为了发电,二是这个举动只是为了满足民众基本需求,对其他国家并没有任何政治企图。

但是,埃及和苏丹两国并不作此想,两国政府都担心复兴大坝一旦建成,流入本国的河水将大大减少。

我们在地图上,了解下复兴大坝的位置,即能理解埃及苏丹两国的担心。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复兴大坝的建造位置,处在埃塞俄比亚境内与苏丹交界的地方。
图片来源:Yale Environment 360

大坝的位置在青尼罗河下游,埃塞俄比亚和苏丹的交界处。

埃及境内的尼罗河水由白尼罗河和青尼罗河汇聚而成,尤以青尼罗河的供水量占比最重,如果大坝落成,显然受影响最严重的的就是埃及,到时候埃及能用多少水恐怕全要仰仗埃塞俄比亚的鼻息了。

而苏丹好一些。

因为尼罗河另外一条重要支流白尼罗河并不受复兴大坝影响。苏丹从白尼罗河汲取的水量不会受影响。

所以,在这场水资源争夺战中,埃及和埃塞俄比亚相互间的炮火最为猛烈,苏丹则不时穿插谈判,寻求谋取利益来弥补本国损失。

苏丹与埃塞俄比亚两国也初步达成协议,确定一旦复兴大坝落成,苏丹可以以较低价格从埃塞俄比亚购得电力。

相比苏丹,埃及的问题更难解决。

03 「复兴之路」遥远?

根据美国自然科学杂志GSA Today的测算:在复兴大坝蓄水期间,埃及将面临严重的缺水问题。流向埃及的尼罗河水将减少25%,受此影响,阿斯旺大坝的发电量将锐减至目前的三分之二。

因此,可以想象,埃及对复兴大坝的态度。

但对埃塞俄比亚而言,复兴大坝更是本国的生命线,势难让步。

所以,对于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两国来说,水资源都是同等重要的战略资源,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争斗自然不可避免。

2011年,埃及爆发「阿拉伯之春」,把持政坛长达30年的总统穆巴拉克(Muhammed Hosni Mubarak)被赶下台,政权动荡。

趁着邻国动荡,埃塞俄比亚抓紧机会,低调地开始了大坝的修建。

在施工这九年里,两国因为这座大坝的冲突屡屡发生。

埃塞俄比亚政府称,埃及支持甚至派遣叛军到达厄立特里尼(厄立特里尼从埃塞俄比亚独立建国后,两国时有战争,目前处在摩擦状态),破坏水坝建设。

2018年7月26日,复兴大坝的项目经理西莫格努·贝克莱(Simegnew Bekele)死于枪杀。虽然贝克莱的死因扑朔迷离,但由于埃及和埃塞俄比亚的国家争端,贝克莱的死激化了矛盾。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贝克莱被埃塞俄比亚政府授予「英雄」称号,他的葬礼吸引了成千上万民众前来。
图片来源:CNN

埃塞俄比亚投入了巨额贷款,又有人命搭进去,自然不可能放弃建坝。2019年,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阿里(Abiyyii Ahimad Alii)甚至表示:

「即使遭遇了埃及的多番阻挠,但是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埃塞俄比亚修建大坝的步伐。如果要开战的话,我们有成千上万的国民可以奔赴战场。」

(Some say things about use of force (by Egypt). It should be underlined that no force can stop Ethiopia from building a dam. If there is need to go to war, we could get millions readied.)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埃塞俄比亚时任总理艾哈迈德·阿里,2019年因为结束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尼的战争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对于埃塞俄比亚来说,这是一座必需建成的生命线,埃塞俄比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建设它、保卫它。

面对埃塞俄比亚如此强硬的立场,如果埃及和苏丹不想引起战争的话,剩下的选择并不多。

能做的,也许只是如何通过谈判,争取为本国多减少些利益损失。

比如,大坝蓄水的快慢。

2015年,三国达成《原则宣言》的第五条规定:为了防止蓄水工程对下游国的损害,在开始给水坝蓄满水之前,三国必须就大坝的蓄水和运营模式达成一致。

最关键的问题当然是,埃塞俄比亚打算用几年的时间来蓄满水坝。

从埃塞俄比亚的利益出发,自然是越快越好:斥巨资修建的水坝自然要及时用以发电,利国利民。

但对埃及来说,蓄水速度越慢越好。

根据半岛电视台(Aljazeera)的测算数据,埃塞俄比亚蓄满水库的时间越短,埃及的损失就越大。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在这个要害问题上,两国能否达成一致?

在复兴大坝的蓄水时间,坝成后的利益分配上等,都直接关乎两国未来的和平稳定。

以目前态势,想要在埃塞俄比亚、埃及、苏丹三国间达成完全一致意见,非常困难。

苏丹与埃及两国之间还好说一些。

今年年初,在世界银行和美国方面的主持下,苏丹和埃及达成了一个关于复兴水坝运营的协议。

但是,埃塞俄比亚拒绝出席,并且声明,对于其他两国达成的协议也不会接受。

自然条件、经济发展需求和政治利益三股绳索拧成的矛盾,无法化解。

如今,复兴大坝的工程建设,已经处在收尾阶段。

埃塞俄比亚正准备于7月尼罗河雨季到来时进入蓄水阶段。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复兴大坝。

图片来源:半岛电视台(Aljazeera)

迫在眉睫的竣工日期,让三个国家的水资源争夺战更加火热。

如果它们没有就蓄水问题达成共识,且都没有让步举措的话,那么,未来一个月,在尼罗河雨季带来的最佳蓄水期,这三国矛盾必然会爆发。

至少,目前还看不到任何和解的可能。

埃塞俄比亚不会不清楚修筑大坝对下游国家水量的影响。

否则它也不会把建造位置选在本国与苏丹的交接处,这个地方既可以筑大坝,又可以不影响本国上游居民对水资源的使用。

在水资源利用历史上受尽委屈的埃塞俄比亚,显然牟足了劲儿要将滚滚尼罗河水转化为现代化发展动力。

埃塞俄比亚如果成功,曾经占据优势的埃及和苏丹,则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要受上游牵制了。

尼罗河上,弥漫着硝烟味。

04 以邻为壑的水资源争夺

其实,全球共有200多条河流流经两个或两个以上国家。

像领土争端一样,「水资源战」的声音此起彼伏。

比如亚洲的湄公河,发端于青藏高原(在中国境内被称作澜沧江),后流经老挝、缅甸、泰国、柬埔寨、越南,最终汇入南海。

像尼罗河之于东北非一样,湄公河对东南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湄公河三角洲是重要的农业生产地区。

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

|湄公河上的水坝工程。
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Rivers

近些年来,湄公河各国对中国、老挝修建大坝的批评声从未停止过。

河岸地区的居民指责大坝截水造成水位严重下降,毁坏了他们的家园,国际环保组织同样谴责大坝破坏了当地的自然环境。

这些争议从未解决过,它们不时在新闻里出现,威胁几个周边国家的安全和稳定关系。

以邻为壑的局面,依然在地球上的一些角落上演。

这是人类在地球上建构出来的国家之间、民族共同体之间的暗疮。

稍不留神,便血流满地。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尼罗河上弥漫的硝烟味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jdm/dd/jmldblbdWSNkgsssljcl.html report 11136 这几天,中国南方正闹着洪灾,水流遍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世界的另一端非洲,有三个国家正因水供应不足的问题而官司不断。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这三个尼罗河畔的邻国又因为水资源分配问题大动干戈了。今年5月1日,埃及向联合国安理会致函,拒绝了埃塞俄比亚关于复兴大坝(建于青尼罗河上)初步蓄水的建议,呼吁埃塞俄比亚重新进行谈判。同月13日,苏丹灌溉部也表示,他们同样不接受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的初步蓄水建议,称这项建议完全没有解决长远的技术、法律和环境问题。自从复兴大坝动工开始,这三个国家的争吵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