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新冠病毒并不诡异

来源:用户 AndLib 收藏 编辑:从小磊

(说明以下详细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公司意见

写这篇文章实是受朋友的鼓励。经这十几日对谈,朋友认为我的许多观点在最开始均与多数专家的专业意见不同,但推理都有道理,而且每每观点均随后被逐步验证。比如很早我本人就怀疑这个病毒有“气溶胶”和“粪口传播”路径,很早就认为病毒导致的重症的“自免疫反应”与非典的“自免疫反应”临床治疗机制需完全不同。  

朋友最常问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么多专家、这么多科研人员、这么多学者没有做出这样的判断呢?其实大道至简,新冠病毒,新冠病毒,重点在一个“新”字,但专家学者又如何能突破自己的专业“知见”——知识和见解,用全新的观察、全新的思考、全新的策略去应对这一“新”病毒呢? 

各门各派的宗教都强调培养我们的“觉知力”,强调我们每天都可以“Restart”,全新的开始自己的生命历程,我们每一秒和上一秒的自己都不是同一个“我”,但我们有几个能做到这样的“日日新”呢?但这个新冠病毒确实可以,几乎所有的RNA(核糖核酸)病毒都有这个本事,就是“日活日新”,所以基本上RNA(核糖核酸)病毒的疫苗的有效率都相当的有限,因为它日日革新的“无我”大成,我们如何与一个有如此简单“精神力”的生命对抗呢? 

如果我们认真的观察新冠病毒带来的现象,我们就会发现它全新的策略,但成功抗击了SARS、埃博拉让我们人类在恐惧之外生出一种莫名的骄傲,这种骄傲就是对自己掌握“知见”的信心,我们并没有认真的用一种全新的视野去“看”,去“听”,去“感”,去“悟”这个全新病毒的全新策略,我们一直在用“经验”对抗它,事实必将证明,一切“知见”都将把我们带入歧途。 

误判1:这个病毒的“杀伤力”

新冠病毒的“杀伤力”没有SARS凶狠。如果它起初的病毒攻击力如SARS一般,任凭谁都不会拖延瞒报,但病毒貌似不太凶狠的“杀伤力”让所有人都轻视了它。一个杀伤力并不强的传染病确实不用大惊小怪。新冠病毒一定就是悄悄的潜伏、悄悄的传染、悄悄的在体内复制,偶发死亡的年老体弱原本就有并发症的患者,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岁月静好。新冠病毒没有那么凶狠的慢“杀伤力蒙蔽了所有人。 

误判2:这个病毒的“传播力”

新冠病毒最初的传染性没有这么强。如果一开始它就如同当下这般碰一下就传染了,整个武汉医疗圈也不会只有少数几人在专业群内悄悄说话,暗暗提醒,必然将是引起足够的警觉与重视。在新冠病毒传染初期,由于被感染病患数量有限,这种慢“杀伤力”的病毒很难会在临床引起足够的警觉。这个阶段最大的问题是新冠病毒的核酸测序结果与SARS极为相似的重要专业信息没有及时转导给医务人员,再一次我们错失了对武汉医护人员的有效保护。新冠病毒是RNA(核糖核酸)病毒,也就说它在“人”传“人”的过程中一定会迭代变异,通常冠状病毒的迭代应该是变得更有传播性。所以现在我们看到新冠病毒极强的传染性,未必就是它一开始就具备的特征,我们一开始低估了它的“传播力”的发展能力。 

误判3:这个病毒得到确诊的核酸检测取样方法

对于这个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很多临床症状已经非常明显,患者其核酸检测依然为阴性,或是很多疑似密接人群要反复检测才确诊为阳性。这个不太常见的现象一直没有引起足够的思考和关注,为什么没有专家思考过一个细节,就是咽拭子采样方案是否是最适合于这个新冠病毒的检测?一系列临床表现说明,这次情况与非典有所不同:非典应该是上呼吸道强感染,新冠应该是下呼吸道强感染。新冠病毒感染者基本没有上呼吸道感染的临床症状,比如打喷嚏、流鼻涕,一般流感病毒也是上呼吸道强感染。咽拭子采样主要是在上呼吸道上皮细胞取样,也就是说,病毒感染初期这个取样方法未必能采集到感染细胞,所以这个采样方法的核酸检测不能有效发现早期感染病患,并快速的安排隔离和治疗。许多轻症感染者就在医院和社区间反复来往,许多感染者和疑似密接人群在无法区分的情况下接触感染,这也是为什么出现多家庭感染的原因,其中,家庭中第一个感染者没有被快速识别和隔离救治的直接后果。 

误判4:这个病毒的轻症治疗方案

新冠病毒感染最诡异或最恐惧的是轻症和重症并没有那么清晰界限和标准,临床经验也没有规律可以总结。如果如此大范围感染,临床实践又没有标准诊疗指导,医疗系统没有足够能力来应对,因为医疗资源供给跟不上。患者住院时间较长,普遍住院需要几十天时间,新冠病毒感染就呈现这个状态。 

但任何事情看上去诡异复杂,实际上解决方案依然应该遵循“大道至简”。被病毒感染后的人体就是战场,对垒双方就是“自身免疫系统”和病毒,这个过程从来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且通常RNA(核糖核酸)病毒感染都是自限性疾病,SARS绝对是个例外。而且我们的免疫如果正常是有自保护的拮抗机制,也就是对病毒,自身免疫系统正常反应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先限制、制衡达到某种和平态势,和平共生,所以即便是最凶狠的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也是百分之三十几,大概率我们身体是能打赢病毒的。所以针对轻症患者应该是采用中药治疗瘟病的药方全面提升身体的免疫反应,用正常自身免疫能力有效抗病毒。只需要细致严密的临床观察那些“打不过还要硬打”的过激的自身免疫反应,就是由轻转重的患者即可,这个阶段过多的动用医疗资源救治,将形成优质资源的过渡消耗甚至浪费。 

误判5:这个病毒的重症治疗方案

新冠病毒的重症患者在最初一定是采用了SARS的标准治疗方案,但应该是收效甚微,即便是李院士在抗击H7N9和埃博拉病毒上成功的“四抗二平衡疗法“也应该没有预期的疗效。但如果我们把这个病毒感染后的临床症状进行大数据的分析对比,其最类似的临床现象是在CRA-T细胞治疗下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RS),而CRA-T细胞治疗通常的改造病毒就是RNA病毒,其临床CRS反应和新冠病毒基本一样(图1)。这也能很好的解释新冠病毒的轻重症转化的“不可测”性,因为如果每个人的免疫能力不同,何时何地会是谁将会产生CRS是不可预测和测不准的,因为这是一个多因素参与的免疫反应与病毒复制的博弈过程。但2017年开始的CRA—T临床试验已经对CRS制定出了相对行之有效的标准治疗方案,该方案能相对高效的缓解临床自身免疫系统攻击产生的临床症状(图2),使自身免疫系统丧失了拮抗保护机制的病患不至于死于自身免疫过激烈反应引发的多脏器细胞死亡和炎症反应,赢得宝贵的临床时间。 

(图一)

(图二)

新冠病毒在进入重症状态后最应该拮抗的就是自身的免疫系统攻击反应,所以临床治疗都应该是反治治疗,就是应该马上解除免疫系统的攻击力。此外所有对RNA病毒复制有抑制作用的药品都是重症的有效治疗药物,比如RNA聚合酶抑制剂,但肯定要和自身免疫抑制剂联合使用效果才会最有效。重症患者的治疗逻辑也是大道至简,就是打不过就跑,所谓的细胞因子释放综合症实际就是我们中医说的“回光返照“——身体和病毒的战役采用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策略。实际上对于慢“杀伤力”的病毒,在病毒让机体免疫系统警觉的时候,它已经进入病毒的广泛复制期了,病毒已有效感染了足够数量的细胞,病毒高复制表达期的自身免疫系统反应也就展开了对所有被细胞都的攻击,大量细胞死亡和炎症反应就率先导致了多器官衰竭死亡。所以新冠病毒重症期的治疗策略一定要和“凶狠的病毒”的强势助攻和辅助猛攻的治疗策略完全不同,慢“杀伤力”病毒一般没有实质毒性,所以用时间换空间,控制自免疫系统导致的炎症反应(尤其是有其他慢性病的患者)是获得基因治疗有效性的前提条件。因此要采用与抗击SARS和埃博拉完全不同的治疗策略,全面解除自身抗病毒的免疫反应。

结论:新冠病毒的“防”与“治” 

以上1-5是本人对新冠病毒的分析。鉴于这些分析,新冠病毒发展到现在,应该采取的措施必然是:首先优化筛查标准和筛查方法;其次由于新冠病毒传染性增强,应将密切接触者预防和轻症患者视同感染者隔离集中留观治疗(武汉方舟医院),这样的模式应该在全国开展;其三轻症患者和密切接触者应该采用中药治疗方案。以上三个步骤主要作用是“防”,避免大范围的再传染。对于在密切仔细的临床观察(图3)已经开始由轻症转重症的患者应马上采用CRS标准治疗方案+RNA病毒复制抑制剂的联合治疗方案。这个步骤的主要作用是“治”。一种疾病如果做到可“”+可“治”,民众的恐惧感就没有了。恐惧没有了,信心就有了,信心有了,一切也就都可以克服了。

(图三)

(作者:金链汇信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董事、联合创始人、CEO蔡剑晖,曾获得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硕士学位。


金链汇信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
以供应金融4.0服务模式为基础,旨在助力供应链数字化升级与实体经济发展的金融科技企业。2019年2月成功入驻中关村西城园及国家级金融科技示范区,同年8月成为中关村高新技术企业,同年10月成功列入第二批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清单,12月金链汇信成功进入国家高新企业名单。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新冠病毒并不诡异》由网友AndLib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gmk/gs/smcldlklWSNlkmlglddz.html report 7503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