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初中漫忆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初中漫忆 收藏 编辑:张晓华

初中漫忆

吴立梅

告别母校近三十载了,岁月悠悠,抹去了多少记忆,但抹不去对三年初中生活温馨而美好的回忆。

我是1963年考入湖溪一中的。那年夏天,小学老师捎信说我已考上了,这一消息让全村人高兴。那时能读中学是件不简单的事。一方面,固然由于人们经济拮据,能供子女上完小学已属不易,何况中学?另一方面,则是升学率很低,湖溪区(相当于今之湖溪、横店、郭宅三镇范围)和千祥区的一部分合起来,才招5个班270来人,大约十名小学生只有一人能上初中。我是我们那个五百来人的村子有史以来第五个上“中青”读书的人。那时百姓称湖溪一中为“中青”,因学校的前身为“中青书院”,老年人提起“中青”,无不带有崇敬的神色。

父母在高兴之余,更多的却是担忧,要供养一个中学生毕竟不是易事。三年灾荒虽已过去,但阴影依然笼罩着贫困的家庭。20元的学杂费对现在的人来说不屑一提,可对那时无甚收入的农户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非得东挪西借才能凑齐。

父母节衣缩食勒紧裤带供我上学,我也深知父母的艰难。咸菜装在父亲安徽做工带回的毛竹匦里带去,一匦吃两个星期。仲春以后,咸菜极易发霉变质,尤其是靠近毛竹匦边缘的部位,那就先吃中间未霉变的部分。实在不行,只好拿去蒸一下。发霉的咸菜蒸过后色香味俱失,就和猪食差不多了。好在那时胃口特佳,不用菜也能把一盒饭津津有味吃光。速度也特快,从找饭盒到吃完洗好淘米放回蒸笼用不了十分钟。且消化功能也特佳,有时一个星期才拉一次大便,胃肠系统对食物的吸收利用实在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一个学期的零花钱不会超过1元,那钱从来不去买吃的,主要用于买书。那时书价也相对便宜,尤其是“农村版”的图书,200多页64开本的《革命歌曲大家唱》不过几毛钱。即使这样,有时买书也踌躇多时,在供销社图书柜台前徘徊良久下了狠心才买下,价格才0.15元一本的描写越南南方英雄阮文追的书《像他那样生活》就是这样买下的。1965年秋,在江西工作的表姐给了我7毛钱,那高兴劲绝不亚于摸彩得了巨奖。穿着从来不去计较,能穿上没补丁的衣服就很不错了。冬天,穿一件表兄的旧棉衣,用围巾在腰间一扎,同学说很像杨白劳。少年时血气旺,似乎没感到严寒的可怕。

那时,最有盼头的是国庆节、元旦、五一,因为学校养了猪,遇上节日,每人就能吃上一片十六两制约半两重的猪肉。这对于许多几个月不知肉味的学生来说,实在是难得的牙祭。1964年开始,我们的伙食得到改善。校园内的隙地都种上了蔬菜,校外也有几亩劳动基地。农基课的老师楼正德带领我们在三角店之西、操场之南的田里种菜。楼老师指导很细,要求很严,整地后那畦沟真是笔直,畦面则如镜面一样平光。各种蔬菜长势诱人,劳动课时,割了抬到南江洗。学校每天可免费供应一餐菜,蔬菜盛产时每天可供两餐。生活委员是大忙人,每天都要请同学帮忙把满满的两大盆菜抬到教室里,又要均匀地分给每位同学。学校后面是片面积颇大的果园,每年初夏,生活委员又会将桃李分给同学们品尝。

虽然艰苦,但由于大家的生活条件差不多,且集体的互助精神、充实而愉快的学习冲淡了对物质享受的追求,因而不觉其苦。班上的葛大妹、金瑞姣真像大姐姐,同学中有谁纽扣掉了,衣服破了脏了,她们常常给缝补洗涤。吕中秀家兄弟多,不可能让他带被子来上学,我与他抵足同眠近两年。隆冬季节,单人独被不能御寒,于是四五人将被子拼合起来睡一起。少年睡相差,一觉醒来,几床被子四分五裂是常事。

那时我的第一兴趣是看课外书。相对于小学的藏书,湖溪一中的图书称得上汗牛充栋了,这使我如鱼得水大开眼界。初一初二时,以平均每天看一本的速度进行着,饥不择食,囫囵吞枣,什么书都看,从不细细品鉴。我是学习委员,有进入图书馆择书的特权。管理员陈芷芊老师有时给我优惠政策多借一二本。遨游书海,其乐无穷,以致食不知味,寝不安枕。有些课便成了我的课外阅读课,老师在上面讲,我在下面偷偷看。一心可以两用,听课看课外书两不误,考试成绩常处前茅。后来才知道这叫注意力分配。好读书不求甚解,看了《燕山夜话》,直到批判“三家村”,才知此书是“毒草”,但终究没搞清楚“毒”在哪里。

第二兴趣是嗜好音乐。小学时母亲上方岩带回一支竹笛,初中时便鸟枪换炮花了一毛多钱买了支大一点的。开始只会闷5,后来学会了闷2、闷6、闷4,能吹四把调在班上可称佼佼者了。但吹了几年,总缺乏节奏感,老是跑调。那时我班能吹笛的有一大批,杜庆生吹得最好,我可居次席。学校里笛子吹得最好的当属我的表兄沈为贤。他虽长我一岁,但由于我在小学跳级,他则九岁上学,上了中学反而比他高了一级。每当听他吹奏婺剧曲牌“三五七”“拔子”“芦花”,真令人心旷神怡,飘飘欲仙,艳羡和自愧之情油然而生。那时,学校简直像演艺场。每当课前饭后,嘹亮的歌声、悠扬的笛声、动人的二胡声便此伏彼起。我拉二胡一直停滞于“挑大粪”的水平(人们将二胡拉不好发出咿呀嘈杂之声称作“挑大粪”,俗称“担屙”,因其声与挑粪时扁担桶纽所发之声仿佛),调子也只能拉15、6?3、5?2三把,7?4则没学起来。除了对笛子、二胡、口琴的偏爱外,还花了大量时间抄歌抄谱。婺剧曲调、电影插曲、江南丝竹、二胡独奏曲等都整本抄下来。那认真劲儿真可令人叹煞,连分节线、八分音符、十六分音符都是用尺子划的,现在翻看那本子还觉赏心悦目。有时也自度曲子并用于演奏,回想起来,那实在是不伦不类。惟一一次登台演出是1965年元旦,我和杜庆生、杜德生等四人代表班级参加全校文艺汇演,节目是笛子合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我是一个兵》等军旅歌曲。那晚,北风呼啸,滴水成冰,手指关节不那么灵活,感觉远不如平时吹得好。

爱好音乐,自然喜欢音乐课。每星期只一节的音乐课几天前就在渴盼了。音乐室是“先进馆”兼用的,大家自带凳子在里面排队坐好。课上到三分之二光景,还剩十多分钟,老师便搬来有摇把的留声机,上紧发条,放一些歌曲给我们听。音量不是很大,也谈不上多悦耳,但对我们来说,是美妙的享受。至今仍忘不了第一次听印尼经典民歌《宝贝》的新奇和听电影《刘三姐》插曲时的激动。后来,学校的高音喇叭常传来歌剧《洪湖赤卫队》《江姐》《红珊瑚》中回肠荡气的插曲,让我们听得如醉如痴,效果又比那留声机好多了。

提到“先进馆”,那是母校光辉历史的见证。墙上挂满了各种锦旗,多是省和专区两级颁发的。60年代初,湖溪一中在各方面都取得了骄人成绩,中考升学率几近百分之百,常常雄踞金华专区(那时的金华专区还包括现在衢州大市的辖境及淳安、建德、缙云、遂昌等县)榜首。体育运动队的成绩在专区内也首屈一指,男女篮球队所向披靡。有一年,在湖溪一中的大操场举办专区初中篮球赛,各县派出代表队。我们也大饱了眼福,本校篮球队在观众的助威声中以大比分击败了一个又一个对手。“先进馆”内就有许多运动队的合影。

学校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劳动课时,除了上文提到的种菜,还在学校北面种水稻。在学校果园和大操场边平整土地,这些地方以前是乱坟岗,有时会挖到骷髅。初一时,还常到湖溪米厂挑砻糠,因为那是食堂的燃料。曾经到炉塘大坑那边似叫南岑坞的地方帮当地修小水库,饭菜则由学校送来。曾到蟠谷春游,参观那里的堰坝,其上的岭脚后来成了南江水库的坝址。也多次参观湖溪电灌站,并写了作文。多次到电灌站旁的螺峰游览,那里的风景令人留恋。1963年初冬的一个星期天,程畈发生火灾,烧毁民房几十间,在校的师生都赶去救火。曾经过江到前庄旁边的小山丘搞“抓特务”活动。到木坑坞爬山比赛,为山顶三角形铁架的用途争论不休。下山时,拐到天宝寺游玩,见到那里的僧人养牛种地,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

母校最值得称道的是严明的纪律。那时流传一个脍炙人口的故事:某晚突然停电,来取经的几位外地老师见教室里漆黑一片,细听阒寂无声,以为没人,想进去拿几条凳子用,不料同学们在教室里静悄悄地坐着。这使几位客人大为惊叹。那时停电是常事,不过停的时间不长,短则几分钟,长则十几分钟。同学们知道这规律,没有喧哗,没有吵闹,静静地等待。这故事大约发生在高我们两届的同学身上。

我们就读时,是湖溪一中的鼎盛时期,历年中考升学率在金华专区名列前茅,是全省仅有的两所教育改革试点中学之一。外地来听课取经的人络绎不绝。有一次,示范课放在我们班上,吴美汝老师执教杨成武上将写的《翻过夹金山》。教室里,走廊上,都坐满了听课的人,不下百人,似来自丽水专区的。省里也常来人。一次,省教育厅的一位副厅长来视察,学校的气氛显得十分隆重,校门口往里的两进大厅挂满了字画。那时,我对字画兴趣不大,也不了解是哪些名家的手笔。

乡村中学能有如此成就,在教育界享有崇高声誉,自然离不开老校长王舜华的苦心孤诣。初一时,我们男生寝室就在王校长房间的楼上,他的住处简陋低矮,居住条件远不如其他教职工。我们对王校长既敬又畏,但敬远多于畏。王校长平易近人,脸上常挂着微笑。经常召开学生座谈会了解情况,他那平和,他那慈祥,常能使同学们畅所欲言。对各个年级的优秀学生,都了如指掌。他的记忆力也不凡,离开母校二十多年后遇见他,还能立刻说出我的名字,是哪儿人。1987年秋,我奉调参与《东阳教育志》的编撰,有幸与王校长在同一办公室工作了一年。他那勤奋踏实、一丝不苟、任劳任怨的工作作风又给我以教育和鼓舞。那时,他已退休多年,面对外地的高薪聘请没去,而只拿几块有限补贴到教委帮忙,从中不难发现一位老教育工作者对教育事业的一片痴心未改。在那一年里,我也深深感受到学生们对老校长的崇敬和热爱,当年的学生们常常找老校长汇报工作,倾诉衷肠。一次,一位远在新疆已担任地师级职务的老学生(似姓郭,郭宅那边人),千里迢迢专程回来看望王校长,目睹那情景,令我感动不已。

老师们的风采自然难以忘怀。初一时的班主任郭梦熊老师就像慈母一样,对我们这些家境贫寒的学生常常嘘寒问暖。1966年下半年,我到金华学木匠,写了一封信给他,他回了一封长长的信,指点我的人生道路。初二时的班主任陈涤新老师则比较严厉,对学生的评鉴常有锱铢必较的味儿,可惜他已仙逝多年了。初三时的班主任陈隆锡老师对同学没有一碗水端平,大家对他的感情也甚为淡漠。后来听说调回原籍杭州了,这三十年来也未曾谋面。数学老师厉汉盛给我的印象尤为深刻。他老家在南马那边,回家总是走路,步幅虽不大,但步频极快,一般人跟不上。说话的速度也很快,且唾沫飞溅,前排同学常沾其惠。四十多岁就谢顶了,架着一副老式眼镜,那眼光透过镜片射来令人望而生畏。上课时,他那右手食指简直是一截钢棒,常常戳得黑板颤抖好几分钟。令人叫绝的是他画圆的功夫,随手一转,画出的圆与圆规所画几无二致。厉老师对下棋也有癖好,看到学生在下象棋,他会不由自主地参战。李维林老师上的第一堂俄语课也令人印象深刻。那天,他穿着洁白的衬衣,领子挺括,皱纹不现,头发一丝不乱,皮鞋一尘不染,很自然地将他幻化为英国绅士或俄国教授了。其他老师也留给我美好的记忆。教历史的赵昭德老师,板书中那“走之”别有韵味,引来许多同学模仿,至今我写的“走之”隐隐约约还带有模仿的痕迹。朱钟炎老师给我们放俄语幻灯片时的认真劲,杜承恩老师饰演《审椅子》中老地主的活灵活现,杜叙寅老师表演撑杆跳高的英姿,郭正棠老师令人神往的二胡演奏,至今仍萦绕在我的脑际耳畔。此外,工友中和蔼可亲的程土华、朴实勤劳的张根福、直言无忌的徐海山、埋头苦干的潘宝祥都让我记忆犹新。

我从教也二十多年了,从事高中语文教学也十三个年头了。回想起来,母校的几位语文老师给我的影响也至为深远。他们不仅教给我作文的知识,也教给我做人的道理,在现今的教学中,我还时时以他们为楷模。初一时的语文老师是杜叙寅(曾到团中央工作,后任金华市委副秘书长),他讲课生动活泼,使我对语文增添了浓厚的兴趣。但我的作文常被他斥为陈词滥调,大约是我古小说看多了,好用古词语之故。不久,他抽调到“四清”工作组去了,接替他的是王友根老师。王老师上课则朴实无华。他对我的作文常常赞赏备至,评语总在百字以上,分数总在九十上下。这使我的写作兴趣大增,每次作文都成了愉快的劳动,每次作文评讲都翘首以待,因为我的作文常常作为范文评讲。吴美汝老师对我也比较看重。一次,他借给我一本书,其中有天文星宿图,这使我肃然起敬:中学老师真个是上知天文下通地理。现在回想起来,那书可能是王力主编的《古代汉语》。吴老师对我的作文也评价很高。一次看电影《钢铁战士》,他布置我们写《刘海泉革命到底》的作文,情之所至,笔如喷泉,我一气写了一千五百多字,他给了九十八分,并称这是湖溪一中有史以来少见的作文高分,这使我自我陶醉了好久。初三时的语文老师是郭毅诚,我的第一篇作文《我升上初三了》还享有贴在年级走廊上的殊荣,以后则似乎越来越不景气了。郭老师的批语上常有“阶级观点不够鲜明”“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要求不合”等语。胸中虽有不快,但郭老师那一手漂亮的毛笔字批语却使我叹服不已。

郭老师已作古多年了,至今也毫无责怪他的意思,因为政治运动不可避免地波及学校。中苏关系破裂,“老大哥”成了死对头。在大会堂听王校长传达“九评”文件,破例不准记笔记,不准讨论,那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四清”运动开始了,“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的歌声低沉哀婉。我们班分成几个组到黄大户村访贫问苦,帮困难户李勤妹家锄地,到南江对岸的黄有福家帮助拾柴挑水。在乌义村申屠晋父亲的大坟前,听该村人控诉地主的暴行。进城参观“阶级斗争展览馆”(馆址在黉门前文化馆)。学校开始了夜营训练,我们半夜三更起来,经楼店、后山店等地黑灯瞎火兜了个大圈子回校。进入初三,阶级斗争的调门越来越高,贫下中农吃香,中农是团结的对象。我家成分是中农,因此总有莫名的压抑感。

临近毕业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已拉开了序幕。我们这些懵懵懂懂的中学生还不知是怎么回事,1966年7月16日,学校放假了,我们也毕业了。虽已填了志愿,但升学前景不明。8月,又来了通知,说是回校参加“文化大革命”,回去待了一个星期,学校乱糟糟的,不复有学习氛围。于是彻底告别中学时代。9月底,我到金华学木匠,时年16虚岁。几年后得知,1966年下半年,未经选拔和公示,部分同学(有成绩班内倒数的)曾升入金一中、金二中等校,成绩数一数二的我和张文华被排除在外,除了我家成分为中农之外,找不出任何理由。在1967年下半年的“复课闹革命”风潮中,听说学校派程肇宣老先生和陆雄狄老师来我家,让我回去复课,我则在金华一无所知。大约程陆两老师出身地主,那时都在“牛鬼蛇神”之列,因此,这跑腿的差事就非他们莫属了。

在并不平坦的人生道路上,我时时回想那令人难忘的三年初中生活。每每想起那难忘的岁月,想起那时的老师,想起那时的同学,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想起母校的一草一木,心中就充溢着融融的暖意。三年时光,对漫长的人生来说,是多么短暂,但母校给我的教益,给我品德和学识上的滋养,让我受用终身。有限的文字诉说不尽对母校的无限怀念依恋感激之情,拉杂谈来,也不去考虑谋篇布局起承转合,笔随意行,不过将心中所思表达一二罢了。

                                                        1994.6.25

                                        为湖溪一中建校120周年而作

                                         原载《星光灿烂》64—72页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初中漫忆》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初中漫忆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gmj/ml/cdgjgsdlWSNlkmggbdgs.html report 8771 初中漫忆吴立梅告别母校近三十载了,岁月悠悠,抹去了多少记忆,但抹不去对三年初中生活温馨而美好的回忆。我是1963年考入湖溪一中的。那年夏天,小学老师捎信说我已考上了,这一消息让全村人高兴。那时能读中学是件不简单的事。一方面,固然由于人们经济拮据,能供子女上完小学已属不易,何况中学?另一方面,则是升学率很低,湖溪区(相当于今之湖溪、横店、郭宅三镇范围)和千祥区的一部分合起来,才招5个班270来人,大约十名小学生只有一人能上初中。我是我们那个五百来人的村子有史以来第五个上“中青”读书的人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