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仓央嘉措:流浪在拉萨街头的世间最美情郎

来源:用户 少读红楼 收藏 编辑:杨美丽

仓央嘉措,一个谜一般的存在,身为六世达赖喇嘛的他,一面向着佛前的心莲,一面向往红尘的情缘。“佛”与“爱”本是水火不容的两种信念,在他的身上却能同时上演,他更有诗性的念想,于是乎,利用自己的诗性,将佛门与红尘合奏成了一支动人的交响曲。

身依佛门,心系红尘。他是雪域最大的王,他是受万世信仰的活佛,可是他想要的,和凡人没什么不同。

命运的选择

公元1683年,在那片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西藏,一个生命在此诞生,此后的二十四年,世界注定要为他而跌宕。

在那碧波荡漾的河面

我还是第一次放下小船

风儿啊,我请求你

千万不要将我的小船打翻

在美好的初恋阶段

我还是第一次尝到甘甜

恋人啊,我请求你

千万别将我的爱情折断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是多少人幼年时纯真的愿望,两个稚嫩的名字能紧紧相依,那是多么美好。那个女孩,仁增旺姆,在仓央嘉措情窦初开的少年时期,让他第一次尝到了恋爱的甘甜,教会了他初恋的美好。

可是,在仓央嘉措两岁之时,当时的西藏地方政府总持政务最高官员,桑杰嘉措,派来了两位僧人,前来寻找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他们在不经意间,遇到了小时的仓央嘉措,小仓央嘉措一点也不认生,反而主动靠近他们,触碰了他们手里的经世筒,那是五世达赖喇嘛曾用的法器。

这是跨世纪的触碰,从那一刻起,他已被命运所选中,他被认为是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他的肉体和灵魂都需归依佛门。恋爱的小船被打翻,尚未开花的树枝,被折断。

我要是不能冲开云彩升起来

那我就算不上是宇宙的骄子

那我就算不上是温暖的太阳

仓央嘉措,他是骄子,是太阳,他的使命,是要为众人拨开云雾,重见天日,他的一生注定要献给佛,坐在佛前的心莲上,普度众生。而仁增旺姆,注定是和他有缘无分的女子。

门隅的少年啊

你还没有在斜阳中亲吻过你的母亲

却要乘着门前的月亮到远方

心爱着你的女子

你可曾知道

她的泪眼穿过门隅的山和水

随你去了遥远的他乡

公元1697年,仓央嘉措15岁,不得已踏上了那条不归路,封为六世达赖喇嘛,他的一生,注定要锁在佛门内,是宿命,还未好好报答母亲,还未对心爱的女子说过我爱你,年仅15岁的仓央嘉措,只能割舍自己的情感,带着自己的诗,到那个未知的远方。

或许,正是因为他太爱诗了,这注定他的佛缘,红尘幔帐。

圣洁的禁果

仓央嘉措成为了六世达赖喇嘛,可关于他和仁增旺姆的流言,却开始散播,信仰佛教的世人,怎么能容忍自己的活佛依恋红尘。为了断绝流言,为了维护自己心爱的人,仁增旺姆愿意牺牲自己,嫁给一个自己并不爱的人。

或许,爱情在任增旺姆的心中,一直在,她的泪,她的心,早已穿越了一切空间上的阻碍,随着仓央嘉措去到了遥远的他乡,所以她不惧牺牲自己。为爱牺牲,是最不悔的痴情。

不久之后,仁增旺姆嫁人的消息传进了仓央嘉措的耳中,他陷入了孤寂,他恨自己,更恨这佛门,硬是了结了一段情缘,了结了两个人的幸福。他用自己的泪,用自己的恨,写下了那篇又恨、又爱,又恋、又悔的《十诫诗》: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第六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第七最好不相误,如此便可不相负

第八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第九最好不相依,如此便可不相偎

第十最好不相遇,如此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有缘无分,比没有缘分更可悲,没有缘分,那么此生不会相见,更不会相恋,也绝不会有那种断肠的情思。可一旦相遇,种下情根,却又因无分而面临分别,情根无法开花,那将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这首《十诫诗》更是仓央嘉措的血和泪。

他开始叛逆,他开始厌倦,他不明白,为何身为活佛的自己,能够做到普度众生,却永远无法将心托付于一人呢?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纵使是雪域最大的王又如何?仓央嘉措不屑如此虚位,他要的是尘世的幸福。他走了,悄悄地离开,改头换面,流浪于拉萨街头,与无数青年男女,一起狂欢,一起感受红尘的喜悦。

也正是这次流浪,她来了,达娃卓玛,她似乎就像在神的指引下,出现在了仓央嘉措的身边,仓央嘉措再次碰上了爱情,那个世间最圣洁的东西,于他却是一颗禁果。

心中爱慕的人儿

若能够百年偕老

不亚于从大海里面

采来了奇珍异宝

这一次,他下定了决心,要拉着达娃卓玛的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对于身为活佛的他,哪有那么容易?桑杰嘉措不久便找回了流浪于拉萨街头的仓央嘉措,并且略有耳闻他与达娃卓玛间的爱情,于是便把仓央嘉措关在布达拉宫内,让他潜心修佛,了却尘缘。

可是,仓央嘉措终究是心系红尘,他做不到,他反而写下了那篇最美的情诗。

那一天,我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诵经中的真言。

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转经筒

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啊,

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是怎样的深情,才能熔铸成这动人的文字,是怎样的痴情,才能镌刻出这刻骨铭心的词句。达娃卓玛,她晕开了仓央嘉措的笔墨,抹去了他眼角的伤悲,给他带来了无限的爱恋。

为了这份爱,仓央嘉措依然想到了办法,每晚他都会偷偷溜出布达拉宫,在月下与达娃卓玛幽会。

可是,如果仓央嘉措只是一个为爱痴狂,为了爱情抛下一切,而拉上达娃卓玛私奔的男人的话,那他就不会是那一团受人敬仰的迷雾。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是他心中最大的愿望,他想不负如来,成为众人信仰的活佛,也想不负达娃卓玛的相思,所以他没有成为被爱蒙蔽了眼睛的莽夫。

因为在他的骨子里,依然流淌着佛的鲜血,六世达赖喇嘛不只是个名号,更是责任,佛与爱,在他的眼中有着一样的高度,都是人之信仰,既为信仰,便不可被亵渎。

这是我最爱仓央嘉措的一点,佛门与红尘,他分得很清楚,不会因为小小的情爱,而妄图丢掉了更大的责任。因为爱是圣洁的,不应是伤害其他信仰的工具。

可“不负如来不负卿”谈何容易?仓央嘉措的幽会,让他卷入了万劫不复的政治漩涡。

斗争的漩涡

西藏的拉藏汗,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自然视当时的最高官员桑杰嘉措和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为眼中钉。

为了消灭他们,他怎肯放过仓央嘉措幽会事件。为了避免不良影响,桑杰嘉措下定决心摧毁达娃卓玛。两个纯净的人,就因为权力斗争,从此隔上了一道墙。那道墙,叫做生死。

仓央嘉措悲伤,愤懑,再次陷入孤寂,可他已无计可施,因为更大的黑暗还在后头。

公元1705年,桑杰嘉措和拉藏汗之间发生了一次军事冲突。桑杰嘉措妄图用下毒的伎俩消灭拉藏汗,可拉藏汗这样奸诈的人,怎会识不破呢?拉藏汗集结军队,杀了桑杰嘉措一个回马刀,让桑杰嘉措措手不及。桑杰嘉措被俘,不久死于狱中。

拉藏汗乘胜追击,用幽会一事上奏康熙帝,废掉这个“假达赖”。

在我的心里,康熙是欣赏是羡慕仓央嘉措的,因为他和自己一样,都是身居高位,都是众人的信仰,可仓央嘉措却能在自己的红尘中,活出潇洒,康熙肯定在他身上,窥见了自己梦中的模样。

如果可以,他定不会杀他,可他终究是天子,要为大局而考虑,为了安定拉藏汗,康熙只得命令押解仓央嘉措进京。

公元1706年,仓央嘉措踏上了进京的囚路,途经青海。

除了那片最靠近天堂的净土,或许仓央嘉措最爱的地方,便是那片青海湖。

青海湖不远

湖畔一捆捆蜂箱

使我显得凄凄迷人

青草开满鲜花

青海湖上

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

因此,天堂的马匹不远

他是活佛,似乎能洞见自己的死亡,于是他便选择了这片纯净苍翠之胡,结束自己的缘路。

公元1706年,仓央嘉措,于青海湖畔病逝,享年二十四岁。

关于仓央嘉措的死,正史记载是享年二十四岁,可还有众多野史记录了他二十四岁之后的传说,因为他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那样吸引着众人,去勾勒他的未来。

我心中的仓央嘉措,在二十四岁时,已魂归天堂。他是活佛,也是红尘中的一粒情愫,我不希望他入了那座充满泥沼的紫禁城,不希望他再次卷入政治的漩涡。也许他能脱离虎口,而后游山玩水,但这也不是我最希望的。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最圣洁的爱情,最单纯的佛心,最完美的仓央嘉措,更适合于天堂。这位与众不同的活佛,会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因为,他的红尘是那么不凡,他的情诗,是那么动人。

仓央嘉措:我信缘,不信佛。缘信佛,不信我。

作者:颦玉,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仓央嘉措:流浪在拉萨街头的世间最美情郎》由网友少读红楼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gdd/dz/dgkbglWSNlkdgjjssb.html report 15500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