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新形势下下高职院校扩大和深化对外开放合作的现实考量(20200211)

来源:用户 南山木铎 收藏 编辑:杨美丽

新形势下高职院校扩大和深化对外开放合作的现实考量

  刘健 滨州职业学院国际交流与合作办公室

摘要:职业教育发展与改革进入深水区,为了探索和破解遇到的难题,打造新时代职业教育现代化样板和标杆,教育部拟在山东整省推进、提质培优、建设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在新形势下,高职院校需要有现实考量,在前期国际交流与合作的基础上,选择合适的策略和途径,进一步扩大和深化对外开放。

关键词:国际交流;对外开放;职业教育;高职院校;山东

职业教育对外开放合作需要放在时代的大背景下考量,目前一是全球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来临;二是中国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迈入中上等收入阶段,产业发展进入全面工业化的攻坚期、深度工业化的攻关期和产业智能化的奠基期;三是中国顺应全球化变革与升级趋势,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引领,逐步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在这样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作为世界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中国的职业教育也面临深刻变革,国务院于2019年初出台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方案》(国发〔2019〕4号),可以说是职业教育领域的“转型升级”。山东的情况、面临问题和所处阶段,很大程度可以代表国家层面,所以教育部与山东省政府共同出台了《关于整省推进 提质培优 建设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的意见》,整省推进、提质培优、建设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深化对外开放合作是山东推进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

一、以科学的态度检视国际交流合作的成绩与问题

山东一直重视教育国际化问题,《山东省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 年)》明确指出“推进教育对外开放”的主题中专门就教育国际化问题展开了相关论述,从引进优质教育资源、培养国际化人才、提升教育国际服务水平等方面提出了山东推进教育对外开放以及提高山东教育国际化水平的意见。根据调研,山东高校对外合作与交流日趋活跃,目前已与45个国家的512所高校和科研机构建立了比较稳定的合作关系,友好交流频繁。(1)交流与合作以欧美发达国家和日本韩国等山东近邻国家为主,同时也涉及其他一些国家。合作的形式包括交换教师和学生、学者互访、合作办学、合作科研、举办及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等。(2)出国人数明显增长。省政府公派出国留学项目派出1500余人,高等学校公派出国留学的教师1万余人,出国学习一学期以上的学生达到1500余人。专科项目113个。专科层次中外合作办学项目。2017年,山东高职优质校创建工作启动,国际化是其中的关键项目。

结合学院工作实际,客观分析山东高职院校国际交流与合作工作,在取得成绩的同时,也存在较多的问题,主要表现在:(1)重视程度不够。山东高职院校对国际合作办学的重要性认识不足,国际交流与合作的机构、制度、人员配置都不够健全,不到10%的院校设置国际学院,常态化国际交流的外语、外事人才较少,硬件设施尚不完善。(2)国际交流合作大多停留在资源引进、师生交流、课程体验、学生海外专升本(硕)等浅层面,深度的国际合作项目少之又少。(3)国际合作办学规模较小。很多高职院校没有中外合作办学项目,校园国际化氛围不够浓厚,引进国际教学资源存在随机性和偶然性,教育教学的国际化程度较低。(4)教师的国际化素质不高。高职院校大部分教师对国外的教学存在模糊认识,不知道别人现在在怎么做,在教什么,不了解就没有对比,所以也就不知道差距在哪里;教师的语言水平和能力较低,难以满足国际交流与合作需求。

《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连续几年发布高职院校国际影响力50强,指标主要涵盖留学生培养培训、专业课程标准采用、国(境)外服务与影响等3个维度,2018、2019山东都是仅有3所院校进入,与江浙等发达地区还存在一定差异,说明山东的国际交流与合作还需要进一步加强。

二、以更高的标准重新定位职业教育对外开放合作

大致梳理高职教育对外开放合作的文件脉络,可以发现,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前,高职教育的国际合作侧重于学习与借鉴,如,2010《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020年)》指出“借鉴国际上先进的教育理念和教育经验,促进我国教育改革发展,提升我国教育的国际地位、影响力和竞争力。”” 随着中国经济的稳步发展,综合对国际国内形势的综合判断,适应“一带一路”倡议及智能制造2025、互联网+等国家战略,高职教育需要以更高的标准重新定位对外开放合作工作,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几点:

1.从学习借鉴者到标准制定者。中国的职教发展仅有几十年的时间,我们一直在学习借鉴发达国家成熟的职教经验,大家耳熟能详的德国双元制、澳大利亚TAFE模式、新加坡的教学工厂,以及CBE课程、基于工作过程系统化的课程开发等等,学习借鉴提升了教师和管理者的理念,促进了职教改革与发展。现在中国企业“走出去”愈来愈多,高职院校也已经从“幼年”走向“青年”,需要响应国家战略,,积极参与制定职业教育国际标准,开发与国际先进标准对接的专业标准和课程体系,向世界输出中国标准。

2.从单纯“引进来”到主动“走出去”。一直以来中国的高职院校注重引进国(境)外高水平专家和优质教育教学资源,通过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围绕专业、课程、科研等内涵建设领域,引进先进教育理念、教学模式、教学方法、教学手段,有的也引进了一些国际证书资源。过去高职院校走出去时“心虚”,现在经过示范校、骨干校、优质校以及双高院校的申报与建设,都有了走出的“底气”,而且现在衡量一所学校国际化水平的指标,主要是院校“走出去”做了什么事情。

3.从浅层次合作逐步走向深层次。国际院校与中国高职院校建立合作关系,在过去多是看到了中国的生源,希望送学生到海外专升本(硕)。以及在此基础上拓展的一些双方的常态化往来、一般性交流、附带的可有可无的项目等,所以较多的合作项目仅仅是把学生输送出去,对于国内院校的国际化水平提升意义不大。新形势、新背景下,高职院校的国际交流与合作要“深下去”,不仅要招收留学生,而且要开展学分互换、国际联合培养、共同制定人才培养标准等,以及到国外去设立“鲁班工坊”、海外分校。

4.从单打独斗到多方携手共进。过去国际交流与合作是一所学校的事情,现在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从上到下已经搭建了中德、中澳、中日等较多的合作平台,同时也鼓励院校参与与各个国家的院校、企业、行业协会共同组建国际联盟,共同开展各类项目。目前,高职院校与企业共同参与国际产能合作,增强组团发展能力,探索开展多形式多层次的职业教育和培训模式,培养当地急需的各类技术技能人才。

5.从教育合作拓展到多元合作。学校不仅承担教育教学任务,而且也承担着社会服务与文化传承的重要任务,表现在国际交流与合作方面,新背景下高职院校也要拓展国际合作功能,在对外交往中主动承担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使命,主动承担国家援外培训任务,主动承担宣传介绍区域产业企业帮助寻找合作机会。

三、以开放的姿态全面谋划与推进高职院校国际化

山东推进职业教育创新发展高地建设的背景下,高职院校需要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全面谋划与推进国际化,不断提升学校和专业的国际竞争力,在开放办学中链接汇聚国际资源,在国际合作中培养锻造国际人才。深度融入全球职业教育,变革办学理念、重塑教学体系、再造管理流程,加强职教模式的理论化、系统化和标准化建设,提升职业教育国际话语权,在“走出去办学、输出国际标准”上走在全国前列。

1.扩大高端合作伙伴,提升合作水平与质量

与国(境)外高端机构、院校合作,建立高端智库和专家人才库,举办职业教育国际论坛、开展系统的职业教育国际交流研究;主动参与国际协会或组织,共商共建区域性职业教育资格框架及职业教育国际标准,与国际领先的中国企业合作承担的职业教育国际标准制定;

根据人才国际化的趋势,按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有关规定,引进经审批和注册的国际职业资格证书,并推动职业资格证书、技能等级证书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互通互认,试点证书培训资源双向交流;在前期学习借鉴的基础上,深度与德国等国家机构合作,进行“双元制”本土化实践,逐步探索中国特色的人才培养模式。

2.接轨国际人才需求,开发国际通用标准

开发国际通用的专业标准。结合国际学生培养和走出去办学项目,在重点专业群开展国际背景下的专业调研和国际标准分析,全面制定高质量的专业标准、课程标准;对接国际标准及协议,将国际认证标准和国际工业企业界对技术人员的要求融入培养标准;通过参照国际技能大赛技术标准和国际认可的行业标准,修订现有标准中存在的不足,完善专业标准和课程标准。与跨国企业开展合作,把握企业海外用人需求和人才规格,对接岗位能力要求,优化相关课程体系和内容,培养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的技术技能人才;与国际企业合作,将国际先进工艺流程、产品标准、技术标准、服务标准、管理方法等引入教学内容。开发接轨国际的教学资源,充分利用现代教育技术,建设开放共享的泛在学习、智能学习资源,开展与国外院校的远程教学,逐步翻译现有教学资源,增强对外辐射能力。

3.拓展中外合作项目,培养国际技能人才

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参与构建与国内外大型企业、院校组成的平台、集团或联盟,增强组团发展能力,校企合作走出去探索开展多形式多层次的职业教育和培训模式;针对“一带一路”倡议,将国际化知识融入专业人才培养方案,增设跨文化交际课程,培养复合型跨国技术技能人才;与企业一起走出去,通过课程教学助推中国标准的国际化教学,培养培训本土化技术技能人才;积极引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际学生,开展汉语教学、技能培训和学历教育;鼓励专任教师在境外团体或国际机构中担任专职或兼职工作,深入了解国际技能人才培养的国际规则;继续开展与国(境)外合作机构的常态化交流与师生短期研修活动,不断开阔国际视野;促进技能大赛的国际化,助推世界技能大赛的标准与教学内容对接。

4.走出国门合作办学,传播中国职教经验

通过外派教师到合作院校开展专业建设、课程建设及科技合作,开展国际职业教育服务,为一带一路沿线培训其职业院校教师、培养技术技能人才;与紧密合作企业一道,“走出去”结合它们在海外的产业布局,为企业开展海外员工教育培训;参照鲁班工坊建设标准和要求,以装备制造为重点,与企业合作,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设海外分校或鲁班工坊;与积极拓展国际业务的大型企业联合办学,共建国际化人才培养基地或员工培训基地,探索走出办学和援助不发达地区职业教育的渠道和模式。

四、以倒逼的机制推动院校各项工作对接国际标准

新形势、新背景下,高职院校的对外开放合作是全方位、多层次、全流程的系统工程,必将全面检验高职院校各个方面的工作情况。不规范、不完善的标准与模式,院校无法到国际上去交流,所以高职院校的对外开放合作将以倒逼的机制推动院校各项工作对接国际标准。

1.倒逼高职院校重视国际化师资培养

高职院校的对外开放合作,国际化人才是关键。各高职院校因大部分没有设立语言类专业,所以同时具备较强专业水准和流利外语水平的教师较少,大部分教师仅仅具备日常基本表达和写作能力,但要面对国外学生进行双语教学或运用外语解说专业领域问题的能力普遍缺失。“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涉及上百种语言,各高职院校小语种教师更是短板,对深度国际交流与合作行成制约。新的国际交流与合作任务,倒逼各校培养精通相关外语、具有高水平专业技能、拥有国际视野、具有跨文化交流能力国际化师资。

2.倒逼高职院校开发国际化课程体系

“课程的国际化不单是引进国外课程,应是立足于我国国情,根据学校的办学定位、层次,开设出在目标、设置、内容等方面体现出与国际教育理念相接轨且具有本国特色的课程。” (黄臣臣,2017),新形势下,高职院校需要将国际化理念融入人才培养目标体系,根据国际化企业的需求开发课程体系,培养目标应该聚焦到国际化视野的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相应的在课程体系上,高职院校需要将跨文化交际能力、国际职业资格标准纳入到到课程体系,对课程内容进行组合和重构,以达到合理的课程设置,从而推动对高职教育国际化的教学改革。

3.倒逼高职院校完善机制和硬件设施

新形势下,高职院校需要按照国际标准全面梳理学院工作,重组机构,完善制度,再造流程;应积极探索采取灵活多样的形式,搭建各类国际化平台或机构;将国际交流与合作情况纳入绩效考核指标,作为专业建设必须完成考核指标之一;在学分制方面探索与国际接轨,科学确定学分和修学年限,开展与国外合作院校的学分互换;在国家政策和规定允许范围内,探索适应国际合作的更为灵活的人事、财务和日常管理制度;按照国际标准,建设国际学术交流中心,满足国际交流人员环境需求。

参考文献:

1.黄臣臣.“一带一路”倡议下高等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路径[J].现代教育管理,2017(11):59-64.

2.杨延,王博,张超.天津职业院校国际化发展的经验、问题与提升策略研究[J].天津市教科院学报,2018(4):47-50.

3.孙晓玲,杨从坤.深圳高职教育国际化的现状、问题与建议[J].特区经济,2018(8):133-136.

4.卢丽.“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高职院校国际合作与交流发展趋势探析[J].无锡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7(7).

5.刘艳红.“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大学国际交流与合作[J].黑龙江高教研究,2016(3).

6.2019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

7.闵娜.“一带一路”背景下高职院校国际交流与合作存在的问题及策略:以云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为例[J].西部素质教育,2017(6):129.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新形势下下高职院校扩大和深化对外开放合作的现实考量(20200211)》由网友南山木铎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gdd/dz/csgcklbgWSNlkdgcjslg.html report 9108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