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薛蟠见了林黛玉,为什么会酥倒?

来源:用户 少读红楼 收藏 编辑:杨美丽

红楼梦里第二十五回,宝玉凤姐突然遭魔魇,众人慌作一团,有个人比众人更忙乱,这个人就是呆霸王薛蟠,也是薛蟠的这段忙乱,曹公笔法忽然一转,将他跟林黛玉扯上了关系。

原文:别人慌张自不必讲,独有薛蟠更比诸人忙到十分去:又恐薛姨妈被人挤倒,又恐薛宝钗被人瞧见,又恐香菱被人臊皮,知道贾珍等是在女人身上做功夫的,因此忙的不堪。忽一眼瞥见了林黛玉风流婉转,已酥倒在那里。

相信很多人读到这里,都有些不解,曹公为什么安排那么粗俗不堪的呆霸王来唐突我们的林妹妹呢?曹公写薛蟠见了林黛玉的风流婉转,就酥倒了,用意何在?

甲戌本在这段话后有两条脂批,似乎给出了答案。甲戌侧批:忙到容针不能。此似唐突颦儿,却是写情字万不能禁止者,又可知颦儿之丰神若仙子也。甲戌双行夹批:忙中写闲,真大手眼,大章法。

脂批用词非常简练,几句话把很多内情都交代了,根据这两条脂批,加上我自己的理解,我总结了出了大致五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个是林黛玉的美。脂批说“颦儿之丰神若仙子”,一句话足以形容黛玉的风流婉转,而黛玉前世本也是绛珠仙子转世。关于黛玉容貌丰韵的描写,在她初进荣国府时,写的很详细。

她在众人眼中是“众人见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这段众人眼中对黛玉形容的描写,甲戌本接连有三条脂批,甲戌侧批:写美人是如此笔仗,看官怎得不叫绝称赏!甲戌侧批:为黛玉写照。众人目中,只此一句足矣。甲戌眉批:从众人目中写黛玉。草胎卉质,岂能胜物耶?想其衣裙皆不得不勉强支持者也。

从贾府众人眼中,从脂砚斋忍不住的接连赞赏中,我们已经可以想象林黛玉的容貌神韵了,而这还不够,接着曹公又说了她在王熙凤眼中的形容,王熙凤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这句话后有一条甲戌本眉批:“真有这样标致人物”出自凤口,黛玉丰姿可知。

这些对黛玉容貌丰姿的描写,已经足够表现黛玉的风流婉转和惊世美貌了,但宝黛还未见面,怎能就这么结束?最令人大开眼界的,是黛玉在宝玉眼中的形容,那就更是美的令人惊艳世间少有的了。

原文:宝玉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姊妹……细看形容,与众各别: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这段宝玉眼中写来的黛玉,可以说把林黛玉的美写的淋漓尽致。

贾府众人、王熙凤、贾宝玉都对黛玉的容貌丰姿赞不绝口,更何况是一个不学无术,只知道斗鸡走马的呆霸王薛蟠?她一不小心看到了黛玉的美,不觉瞬间就把他过去所见到的所有女子的美全部都给比了下去,他自然是瞬间酥倒。

第二个是薛蟠的贪婪。薛蟠跟薛宝钗虽然是亲兄妹,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宝钗才貌跟黛玉平分秋色,但薛蟠却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五岁上就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终日惟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

这样一个俗不可耐的人物,在情这一方面,却是异常贪婪的,他男女通吃,既在贾府私塾到处结交契弟,如香怜、玉爱、金荣等人,又为了争夺香菱打死冯渊,后来还为了把香菱收到屋里,求了薛姨妈很长的时间。贾琏说到香菱时,这么评价薛蟠:那薛大傻子真玷辱了他。

薛蟠的贪得无厌在于他并没有因此满足,因为他是个喜新厌旧的主儿,原文说:偏那薛蟠本是浮萍心性,今日爱东,明日爱西,近来又有了新朋友,把香、玉二人丢开一边。就连金荣亦是当日的好朋友,自有了香、玉二人,便弃了金荣。近日连香、玉亦已见弃。后来他看上了票友柳湘莲,结果被胖揍了一顿,也是罪有应得。

王熙凤说到香菱命运时也说:那薛老大也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这一年来的光景,他为要香菱不能到手,和姨妈打了多少饥荒。……故此摆酒请客的费事,明堂正道的与他作了妾。过了没半月,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我倒心里可惜了的。

由此可见,薛蟠是个新鲜劲儿一过,就丢过不管的公子哥儿,喜新厌旧,贪得无厌,管你长得再好,十天半个月,腻味了就丢开了,然后继续寻花问柳。不巧这日来看宝玉,结果一眼看到了从未见过的黛玉,这个贪婪成性的呆霸王,如何禁得住丰神若仙子的林黛玉的光芒?

第三个是男女之大防。在古代,男女之间授受不亲,除了小时候可以一起玩耍,没有性别的概念,但稍大一点的时候就要分开。很多大户人家的小姐在出嫁之前,除了自家人或族中长辈,几乎是见不到任何男性的,更不要说同龄或同辈的异性,在特别尚礼的贾府,表现的尤其明显。

比如黛玉进贾府时,先是轿夫门抬着轿子,然后是小厮,等到小厮们全部退出之后,黛玉才在婆子们的搀扶下下轿;太医给贾母诊病,女眷们都要躲在屏风后面;就是刘姥姥这样的村妇,一进荣府时,听到贾蓉来了,都要躲起来的,可见礼之大防。宝玉因为自幼在女儿堆里长大,所以他是个例外。

贾府中的小厮,也多半只在二门外伺候,根本不可能进到里面,更不可能见到这些主子小姐,即使不小心碰到了,也得早早地躲开或藏起来。贾琏的小厮兴儿跟尤二姐演说贾府众人的时候,尤二姐笑道:“你们大家规矩,虽然你们小孩子进的去,然遇见小姐们,原该远远藏开。”兴儿摇手道:“不是,不是。那正经大礼,自然远远的藏开,自不必说。”

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证明一句话:薛蟠和林黛玉,在此前从未碰到过。薛蟠虽然从未见过林黛玉,但应该听说过,甚至还不止一次,心里对黛玉有基本的概念和印象,等到因为众人忙乱,黛玉来不及躲闪时,就便宜了早寻寻觅觅的呆霸王了。

第四个是伏脉千里。我曾在之前的拙作中有过分析,薛蟠正是因为这一次偶然间看到林黛玉的风流婉转,之后应该就记在了心里,并找机会跟自己的母亲薛姨妈说了,且可能缠着薛姨妈去求向贾母求亲。

以呆霸王的秉性,他能因为香菱打死人,为了得到香菱每天跟薛姨妈打饥荒,他同样会因为看到了林黛玉的风流婉转而酥倒,去求薛姨妈想办法,要求娶林黛玉。曹公这里看似忙中偷闲的一笔,实际上却正是“大手眼,大章法”,是为后文留地步。

这件事前八十回里,并没有明写,但通过薛姨妈和薛宝钗之口做了交代,原文第五十七回,薛姨妈、宝钗去看病中的黛玉,黛玉要认薛姨妈做娘,宝钗拦着不让认,然后说出了原因。宝钗笑道:“非也。我哥哥已经相准了,只等来家就下定了,也不必提出人来,我方才说你认不得娘,你细想去。”又说“真个的,妈明儿和老太太求了他作媳妇,岂不比外头寻的好?”

宝钗这话再明显不过,我们由此可以推断,薛蟠应该私下就求娶黛玉一事厮缠过薛姨妈,薛姨妈没主意,而后又把这件事过给了宝钗,于是宝钗知道了哥哥对黛玉的心思,因此才有这么一个玩笑,不然宝钗不可能如此唐突黛玉。薛姨妈接下来的回答,算是给这件事画了一个句号。

薛姨妈向宝钗道:“连邢女儿我还怕你哥哥糟踏了他,所以给你兄弟说了。别说这孩子,我也断不肯给他。”也就是说,薛姨妈在与宝钗商量之后,直接拒绝了为儿子向贾母求亲娶黛玉的念头,因为以宝钗对黛玉的了解,这是不可能的。这层意思,都是从薛姨妈母女对黛玉的玩笑中推导出来的。

第五个是大旨谈情。红楼梦一开篇,就交代了本书的主旨:大旨谈情。这个情包罗万象,既有男女之情,也有家族亲情,朋友间的义气友情,更有无情,冷情,绝情,痴情,动情,柔情,深情,多情,忘情,和无限悲情,这些在红楼梦里几乎都写到了。

薛蟠见林黛玉风流婉转就酥倒,也是一种情,忘情,动情,是不由己所控制的一种情,所以脂批说“是写情字万不能禁止者。”即便如薛蟠这样的呆霸王,他也有喜怒哀乐,也有欢乐悲愁,这都是一种情。

情的确是世间最难控制,也是最难摆脱的一种不明物质,你爱一个人,恨一个人,都是一种情,你记住一个人,忘掉一个人,也是一种情,这种情有时默默生发,有时是忽然喷薄,有的日久生情,有的一见钟情,一旦产生,就很难超脱,所以《牡丹亭》里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虽然薛蟠没有这么高雅的情,但他见黛玉风流婉转就酥倒在那里,也是世俗常见之情,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的自然生发之情,与宝玉一见了女儿就喜欢,一见了男子就觉得浊臭逼人的情,其实是一个道理。

↓苹果手机专用赞赏通道,长按赞赏↓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薛蟠见了林黛玉,为什么会酥倒?》由网友少读红楼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gdd/dc/dgkbglWSNlkdglzmdc.html report 11417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