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上海、重庆是如何成为“韩国首都”的?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上海、重庆是如何成为“韩国首都”的? 收藏 编辑:张晓华

临时政府流亡史

作者: 流离风中叶  编辑:Thomas

自1992年中韩关系正常化以来,历任韩国总统无一例外全都访问过中国。他们除了前往北京进行访问,似乎都还对上海和重庆情有独钟,屡次造访这两座城市。

而且他们的行程很明确,就是要瞻仰那里的几座特殊的建筑。即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原址。

2017年,韩国总统文在寅访华时,还特意指定了一个城市作为访问地点—重庆。在韩国人眼中,这座遥远的山城同上海一样,都是大韩民国的“建国之根”,更是“韩国独立运动的圣殿”。

韩国的“建国之根”怎么会在国外?这段历史,也与那段壮烈的抗战历史紧密相连。

▲2017年韩国总统访问重庆(左)与韩国临时政府历史照片(右)


一、朝鲜的灭亡与新生

在古代,朝鲜一直都是中国的藩属国,中国作为宗主国,自然要对藩属国进行安全防卫。

不过近代以来,清政府腐败无能,自身难保,对朝鲜小老弟的保护也是有心无力。俄国和日本两个强国则是虎视眈眈,当时的半岛还处于李氏朝鲜王朝的统治之下,面对外来的侵略,朝鲜也同样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当时反映日俄争夺朝鲜的漫画

李氏王朝为了保住自己的江山也是煞费苦心,又是建立所谓“大韩帝国”,又是搞“光武改革”,然而始终无法与强国抗衡

终于,日本在打败俄国之后,控制了大韩帝国,1910年,日本通过胁迫半岛签订《日韩合并条约》,彻底地吞并了朝鲜半岛,从此进入了长达36年的屈辱亡国时期,直到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之后才得以光复。

▲汉字书写的《日韩合并条约》原件

但半岛人民不是软骨头,不甘心做日本人的亡国奴。金九、李承晚、朴殷植等韩国独立运动先驱也在这股洪流之中挺身而出,开始崭露头角。

金九早年间参加过东学党起义和各种抗日救国运动,是个不折不扣的老革命。李承晚虽然比他大一岁,但早期他的革命活动也仅仅局限在笔杆子上,毕业之后,他投身于韩国独立运动之中。

▲被称作“韩国国父”的金九

而朝鲜半岛人民争取从日本获得独立的斗争也从未停止。日本吞并朝鲜后,朝鲜皇帝被日本软禁。1919年初,朝鲜高宗暴毙,3月1日,朝鲜半岛人借为高宗举行国葬的机会,在各地游行示威。

东学道教主孙秉熙联合33位工商业代表,起草了一份《独立宣言书》,并在汉城举行集会,汉城30万群众高呼“独立万岁”,声势浩大

▲2018年庆祝韩国临时政府成立99年的纪念活动

虽然精神可嘉,但赤手空拳的群众无法赶走日本侵略者。日本人血腥地镇压了三一运动,金九等独立运动人士被迫流亡,而他们的流亡,也促成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成立。

流亡的独立运动人士分散到了各国,有的到了俄国海参崴,有的去了中国上海,当然还有的选择了留在韩国坚持斗争。不过,去往上海的人还是最多的。

首先,上海局势复杂但不动荡,有着大片西方国家的租界区,可以为受日本迫害的韩国人提供良好的保护。再次,孙中山一向倡导亚洲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选择在中国可以与孙中山的革命力量相联络。再加上海本身离韩国就不远,便于和本土抗日力量联系。

▲上海租界区,红色是法租界,黄色是英美合并的公共租界,灰色为华区

于是,一百年前的1919年4月10日,韩国文学家、志士李光洙组织在华韩人,在上海法租界神父路22号召开了代表会议,成立了临时议政院。第二天,临时议政院就举行了第一次会议。

会议制定了《大韩民国临时宪章》,由于李氏皇族已经成了日本皇族的一部分,无法再继续代表韩国人民,因此废除了君主制,成立大韩民国临时政府,采用国务总理制。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诞生地:法租界神父路22号

而第一任国务总理,就是当时还身在美国的李承晚。有趣的是,李承晚还是“三喜临门”,海参崴的临时政府也推举他为国务总理,甚至是汉城的临时政府也任命他为执政官总裁,可以说是真正的“众望所归”。

一个人同时被三个政府任命为最高首脑,放在世界历史上恐怕也是没谁了。

政府虽好,可也不能太多,经过协商,多个临时政府归并到上海的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之下。

这是处于各方面考虑的,后来俄国建立了苏维埃政权,日本谋划干涉,海参崴处于日军威胁下不安全。至于汉城,在日本殖民的眼皮子底下太危险。

因此,临时政府选择定都上海。

▲1928年上海外滩公共租界

就这样,临时政府成立了。韩国的首届政府、首部宪法、首届议会都是在1919年的上海诞生的,因此,韩国才会将这一年作为“开国元年”,而2019年恰好就是韩国的建国百年。

▲大韩民国临时政府国务院成员的合影


二、颠沛流离的小政府

上海从没有当过一天本国首都,反而被外国的流亡政府定为首都,而且这个“外国首都”还一当就是十来年,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了。

不过这个栖身于上海的首都由于没有任何外国承认的合法地位,无论是中国政府还是外国租界,想让它搬走就得搬走。

终于,1926年它搬到了马当路306弄4号,在这里一待就是七年,算是临时政府过得稳定的几年。

▲位于上海黄金地段的临时政府旧址

同处于日本侵略阴影下的中国,成为了韩国临时政府的最大盟友。不过,国民政府依然需要与日本保持正常的外交关系,因此不能承认日本殖民地的“临时政府”。

但中韩双方仍然互帮互助,团结一致对付日本侵略者,“虹口公园爆炸案”就是中韩合作的壮举。

1932年1月,日军悍然发动“一二八事变”,进攻上海的国民党军队。在击败中国军队后,中日开始停战谈判,但日本人气焰嚣张,谈判过程中,日本方面甚至想在虹口公园庆祝“天长节”(日本天皇的生日),为得胜“祝捷”。

这实在是有点太嚣张了,不光中国人,韩国人也忍不了了,双方决定联合破坏“祝捷大会”。由于日本方面不许中国人进场,韩国临时政府承担了主要任务。

一位韩国青年尹奉吉前去执行暗杀任务。在侵略者们洋洋得意地在检阅台上高唱日本国歌《君之代》时,尹奉吉挤到台前投出炸弹,炸死了白川义则大将,炸断了日本驻华公使的一条腿。

虹口公园爆炸案震惊了日本,日本开始在上海进行大搜捕,临时政府被迫迁到了杭州,之后又辗转迁到了当时的中国首都—南京。

南京遂出现了“一城二都”的局面,直到日军逼近南京的1937年11月。

▲前总统朴槿惠访问上海韩国临时政府旧址


三、患难之中的中韩友谊

为了共同抵抗日本,中国国民政府与韩国临时政府结下了深刻的合作关系。早在黄埔军校初创时,孙中山就吸纳了一批韩国籍学员入学,为韩国人培养了一批军事骨干。

韩国临时政府在南京失守后又陆续迁移到了长沙、广州、柳州,最后1940年搬到了重庆市。

重庆也成为了中韩两国共同的战时首都,韩国临时政府组建的武装力量的司令部也设立于此。

▲位于重庆的临时政府旧址,位于市中心区域,甚至比国民政府的许多机构的区位还要好

蒋介石的“蓝衣社”和陈果夫的CC系也都曾保护过韩国政府官员,并帮助他们训练军事人才,韩国人也一直尽自己的力量支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朝鲜义勇队”(朝鲜人民军前身)和“韩国光复军”受国民政府援助组建,最后又在1941年统一被蒋介石编入中国军队序列,成为了抗战大军中的一支特殊部队。

虽然韩国人未参加任何大战,但他们在敌后战场上宣传抗战政策、刺探敌人情报,从热河省到江西省的广大战场上,到处都有韩国光复军的身影,为中韩两国共同的抗战事业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1939年韩国光复军在广西柳州的合影


四、是时候归家了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美苏商定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区占领朝鲜半岛。虽然祖国被强行分割,但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总归是迎来了“回家”的那一天。

然而,共同敌人消失后总会出现内斗。李承晚原先是临时政府头面人物,但他老是赖在美国不走,只回来就职过一次,引发了不满,而金九由于功勋卓著被推选为主席,也从此成了李承晚眼里的政敌。

金九致力于韩国独立统一。战后联合国虽然通过了朝鲜半岛“自由大选”决议,但却只在南部美占区举行选举,金九坚决反对,然而却无力阻止美国的意志。

1948年,大韩民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先后成立。次年,金九被李承晚派遣的特工暗杀,“韩国国父”最终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枪下,而李承晚成为了大韩民国首任总统。

▲“三八线”南北分裂

如今,上海、重庆等城市的临时政府旧址被当地政府作为历史文化遗迹妥善保护起来,成为了当地的著名历史景点,上海的临时政府旧址更是韩国人到上海的必去之处。

上海的旧址不但吸引了从卢泰愚之后的每一任韩国总统到访,也接待了一批又一批的中韩游客,无声地诉说着中韩那段患难与共的历史。

虽然中韩关系由于种种现实问题一波三折,但不管怎么说,中韩也应当是朋友而不是敌人,传承着独特东亚文化的两国人民既是近邻,又是远亲,两国之间的经济文化往来日益密切,更需要两国人民多一些友好包容,少一些谩骂指责

▲韩国临时政府迁移情况一览

作者:流离风中叶  编辑:Thomas (唐)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上海、重庆是如何成为“韩国首都”的?》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上海、重庆是如何成为“韩国首都”的?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cdz/gm/jmzmmdjsWSNkdlcczjjs.html report 21543 临时政府流亡史作者: 流离风中叶  编辑:Thomas自1992年中韩关系正常化以来,历任韩国总统无一例外全都访问过中国。他们除了前往北京进行访问,似乎都还对上海和重庆情有独钟,屡次造访这两座城市。而且他们的行程很明确,就是要瞻仰那里的几座特殊的建筑。即大韩民国临时政府的原址。2017年,韩国总统文在寅访华时,还特意指定了一个城市作为访问地点—重庆。在韩国人眼中,这座遥远的山城同上海一样,都是大韩民国的“建国之根”,更是“韩国独立运动的圣殿”。韩国的“建国之根”怎么会在国外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