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黑夜就要过去了,守夜人陆续退场

来源:用户 木头dmdl 收藏 编辑:从小磊

《守夜》
作者:弱水吟
朗诵:余爱华
 
每次夜班都遇见宾馆值夜的大哥
窝在大厅沙发,缩成一只茧
几次想问,我和他到底谁的岁数大
真是的!现在了还问啥?
病毒已疯了,不管是谁都侵噬
 
他手机反复播唱韩红的《天路》
一定是想让武汉
和西藏一样是一片净土
每次叫起他锁门,他总是道歉:
武汉对不起你们!连累了你们!
武汉大哥
迫在眉睫的不是计较对错
捆在一起,我们吃一锅饭
呼吸同样的空气,面临一样的生死
 
天气预报说,武汉要降温了
雷电,大风,冰雹,暴雪
你在军大衣里缩紧身体
缩进内心的风暴,假装
听不见这个坏消息
 
半夜,我送去了一点食物
沙发里的身体发出鼾声
让我久久止步。是的
不要惊动一个人睡觉
让他回到中年人的日常
让他在梦里享受子孙满堂



读到这首诗的时候,余爱华哽咽了。
 
墙上的时针指向10点49分的位置,窗外一片漆黑,曾经的车水马龙和商铺霓虹不见了,唯一的光影,是汉秀剧场上的滚动字幕“武汉加油!”
 
而她,彼时正在住院部的病房里,作为中南医院的医生,她自己也在抗疫中感染了。
 
 
护士站的灯通宵亮着。

前些天中南医院刚接管雷神山医院的1500个床位,和方舱医院的2000个床位,也不知道那些去支援的同事们现在怎么样了。

而她面前的这首《守夜》正是方舱医院的护士写的,这些字句像一张网,把她心中挥之不去的担忧与牵挂牢牢织在一起,逼着她正视它们,感受它们。 
 

方舱医院,其实一直是疫情里乐观和希望的化身:那里有读弗朗西斯·福山的青年,有写诗的护士,有集体舞《火红的萨日朗》,有“病毒”系列舞台剧……16家方舱医院、1.2万患者凝结成一种形象:积极乐观的、胜券在握的抗疫赢家。
 
但又有谁知道,每一个振作的白天之后,都有一个灰心的夜晚,每一次乐观后面,都是隐忍未发的悲叹。它们都化在这首《守夜》里了。

 

从一月底开始,各地医疗队开始驰援武汉。作为甘肃山丹县人民医院护士长的弱水吟,也接到了出发的命令。她在“武汉日记”中这样写道:
 
2020年2月4日接到出发命令,急行军。2月5日凌晨两点半,乘坐的东方航空专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等待,再一番奔波,到驻地房间已是六点。累,饿,冷,睡不着,抱着身体望着窗外发呆。天亮了,布满阴霾。我把桌上的瓶花移到窗台,才发现花是真的,也是干枯的。米黄、紫色的小花,细碎的叶片,以标本的形式报送春天。一朵花掉了,我小心放回它的身体。一滴泪掉在花冠。武汉,我来了。此前,网上那么多求救的花朵,我还能来得及把掉落的你,还给你吗?你听见了吗?


《守夜》,是弱水吟在一次夜班之后创作的,这首诗着力描写宾馆的值夜大哥:在他蜷缩的身体里,她看见一个被病魔挟持的瑟瑟发抖的武汉;在他声声道歉里,听见一个载满了谢意最终吐露成歉意的良心;在他的梦里,映射着一个中年人的现实疲惫与朴素愿望。
 
 
这首诗的创作时间是2月底,那两天武汉一直闹着要降温。

低温对疫情很不利,空荡的街头显得更加肃杀了。百步亭花园路的公交站牌上落满了积雪,每个人心里也蒙上了一层细细的霜。弱水吟写道:值班大哥“在军大衣里缩紧身体,假装听不见这个坏消息”。

人们总是这样,一边躲避坏消息,一边又迎难而上。
 


《守夜》是一个隐喻:一座城市陷入危难,外省人为其守夜,帮它度过最黑暗的夜晚。这首诗在情感上连接了武汉人与外地支援队,连接了医护人员与病患,连接了现实与梦想,也连接了此刻与未来。
  
3月10日,武汉最后一家方舱医院休舱。百步亭的雪化了,弱水吟回家了,余爱华出院了,武汉就要“解封”了。
 
黑夜似乎已经过去了,守夜人陆续退场。
 
离开前,弱水吟给武汉留下了最后一首诗——《赠别》
 
这是终于可以在人前以泪洗面的时刻
道一声平安,道一声祝福
这是一座城变得越来越小的时刻
小到缩身为一个点
小到只是默念的一个名字
 
在一首诗里,我们曾相拥而泣
将一片土地拱手让给魔兽太容易了
抽丝剥茧,将病体一点点赎回何其艰辛
谢谢你,谢谢你们
 
——远道而来的亲人

知识 | 思想   凤 凰 读 书   文学 | 趣味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黑夜就要过去了,守夜人陆续退场》由网友木头dmdl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ms/gs/sgjjszbjWSNkmsckcgkd.html report 9843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