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委内瑞拉10000000%的通胀是怎么来的?

来源:用户 格物资本 收藏 编辑:张晓华


格物·资本

seek for capital

专注于资本的极致探索

高品质原创内容产出自媒体

————————————————————

【格物·货币】是【格物·资本】旗下系列内容之一

————————————————————

近期,委内瑞拉出了两个总统,一个是当权的现任总统:马杜罗,另一个自封的临时总统:瓜伊多。这并不是突如其来的政治内斗,而是积重难返的经济危机恶化下的必然结果。

经济危机

我们先从IMF的《世界经济展望》(WEO)报告中看看委内瑞拉的经济状况有多糟糕。下面是2018年10月份的IMF《世界经济展望》(WEO)报告中对委内瑞拉的预测数据:(IMF每年会发布两次《世界经济展望》,分别是4月份和10月份,报告中会更新对各经济体的经济数据预测,包括GDP、通胀、人口/失业率、经常帐、政府财政五类经济指标)

在2018年10月发布的WEO报告中,IMF预测委内瑞2019年的年化通胀率将飙升至10000000%(十万倍)。“十万倍的通胀”,绝大多数人都罕有耳闻,最多也只是在历史书中翻见过,很难想象,就是此时,在地球某一处角落,有一个国家的纸币的价值连厕纸都不如!  

(来源:2018年10月IMF《世界经济展望》,IMF官网)

IMF预测委内瑞拉2019年的实际GDP增长率将为-5%。委内瑞拉的实际GDP已连续四年为负增长状态。IMF在今年1月份更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写道:委内瑞拉的经济收缩将比先前的预期更为严重。 

(来源:2018年10月IMF《世界经济展望》,IMF官网)

IMF预测委内瑞拉2019年的失业率将高达38%,失业率也连续四年上升,未来几年还会继续升高。

(来源:2018年10月IMF《世界经济展望》,IMF官网)

IMF预测委内瑞拉2019年的经常帐占GDP百分比将为4%,财政收入严重依赖石油出口的委内瑞拉,曾因油价暴跌而造成经常帐赤字,未来几年可能会再次陷入贸易赤字危险(石油产量受限)。

(来源:2018年10月IMF《世界经济展望》,IMF官网)

IMF预测委内瑞拉政府2019年累积总债务占GDP比率将高达162.4%,为全球最高债务/GDP比率的政府之一。近两年,委国政府的债务/GDP比率快速飙升,一方面政府因财政赤字而大量借债,另一方面GDP也处于倒退状态。

(来源:2018年10月IMF《世界经济展望》,IMF官网)

GDP负增长、恶性通胀、高失业率、经常帐赤字、政府债台高筑,这些因素集合到一起,就是:民不聊生、社会动荡。

国内生存环境恶化,使得很多人无家可归,向外移民现象加剧。根据委内瑞拉中央大学的数据统计,仅在2018年上半年中,就已经有将近50万名委内瑞拉人逃离自己的国家,前两年的时候就已经有将近200万人口流出,在委内瑞拉边境上每天都会有数千人加入逃离的大军中。

▼图1:2008年-2017年委内瑞拉的国内流亡者。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图2:1962-2017年委内瑞拉净移民人数,从查韦斯1999年上台开始,委国的移民就持续处于外移状态,2006年后异常明显。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危机之根:荷兰病

委内瑞拉原油储量全球第一,丰富的石油资源为其带来了源源不断财富(经济增长、出口收入、财政收入、外汇收入),同时也给其埋下了危机的种子。国民经济和政府财政对石油的过度依赖,将这个国家的命运和石油紧紧绑在一起。石油是财富,也是魔鬼。

目前委内瑞拉已探明的原油储量为全球最高,3008.78亿桶,比沙特都多,委内瑞拉是名副其实的石油共和国。

▼图3:美国能源信息署(EIA)2017年发布的统计数据:全球各国已探明的原油储量,由jodi.graphics制图。

1830年,委内瑞拉从大哥伦比亚共和国分裂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建国初,委内瑞拉的经济仍是初级农业阶段,以咖啡种植业为主,咖啡也大量出口至海外。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委国的工业化水平很低,一战(1914-1918年)后,随着石油开采的兴起,委国的工业化才渐渐起步,可以说,委国的工业化基本是石油工业所推动的。

到1928年时,委内瑞拉成为了世界第一大石油出口国和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石油生产国,石油工业也成为委内瑞拉国民经济的命脉。此后,委国经济对石油工业的过度依赖问题就一直遗留至今。这种过度依赖在委国历史上引发了典型的“荷兰病”。

“荷兰病”是一种经济学现象(因在荷兰曾出现过,所以成为荷兰病),是指中小国家经济的某一初级产品部门(如委国的石油资源)异常繁荣而导致其他部门的衰落的现象。这导致了如今委国严重的经济结构失衡,委国就是因过度依赖石油来发展经济并获取财政资金,而造成农业和一些制造业的萎靡。“荷兰病”的危险之处在于:在畸形的经济结构之下,经济体抗风险能力弱化,一旦石油工业受损,整个经济体就会陷入困境。

委国建国后共发生三次“荷兰病”。第一次是在上世纪20-40年代。一战后,石油工业的迅猛发展给委国经济带来了繁荣景象,而农业生产却大幅减少,教育、医疗、基础设施落后等问题也凸显出来。第二次是在90年代,工业生产衰退(见图9:委国的工业产值占GDP比重)。第三次是从2014年至今,也就是委国持续五年之久的经济危机,目前连食物和基本生活用品不能自给。虽然历届委政府都认识“荷兰病”的危害,但是均未能有效解决这一问题。

近期的新闻时常会报道,委国委国人民会到超市或商场暴力抢基本医疗药品、生活用品或食品。这样暴力抢购现象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之所以暴力抢购,是因为委国的食品、医疗用品和基本生活用品非常依赖外部进口,不能自给自足,深刻反映了农业和制造业的薄弱。

农业是国民经济的根基,一个国家如果连吃饭问题都不能自给自足,那无疑是在给社会动荡铺垫温床。

其实,委内瑞拉并不缺乏发展农业的资源,委内瑞拉自然条件十分优越,国土面积近92万平方公里,水资源丰富,气候全年适合农作物生长,对农产品需求量大。据统计,委内瑞拉的可耕地面积在4000万公顷以上,然而,在不同时期内耕种过的土地总共仅有不到2000万公顷。然而,该国大多数农产品都不能自给自足的,该国的粮食需要三分之二要依赖进口。

近些年,委国的谷物产量和耕种农田面积都在下滑。下面的三张图(图4、5、6)可反映这一点:

▼图4:委内瑞拉1961-2016年的谷物类总产量(公吨),自2008年以后,该国的谷类产量就一直处于下滑中。2016年谷类产量为1,782,326公吨。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图5:委内瑞拉1961-2016年的谷物类每公顷单产量(公斤/公顷),虽然该国谷类单产在逐年提高,但在2014年后,就开始走下坡路。2016年谷类单产为3,426公斤/公顷。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图6:委内瑞拉1961-2016年的谷物类生产土地(公顷),该国的谷类生产土地在1987年和2008年出现两次高峰。1987年高峰得益于贝坦科尔特总统在1960年颁布的《土地改革法》。2008年的高峰主要得益于查韦斯时期的土改政策,但2008年之后谷类生产土地面积就大幅下滑。2016年谷类生产土地面积为520,098公顷。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委国农业的衰落,和“大庄园制经济”密切相关。在查韦斯2001年颁布《土地法》(政府有权收回并再分配被认为是闲置或非法占有的土地将土地国有化)之前,大部分土地集中在少数大地主手中,大量土地闲置无人耕种,而大量无地农民无地可种。正如查韦斯所言,“5%的委内瑞拉人却控制了全国70%的可耕地,这是不公正的。”

2001年《土地法》即是没收大庄园闲置土地将其分配给无地农民,不过这次土改遭到大庄园主强烈反对。到2009年1月,委国政府将约270万公顷闲置土地(占1998年之前大庄园土地的1/3)分配给了18万无地农民家庭。

虽然2001年《土地法》使许多农民获得土地,但是并未能提振农业生产。这主要是由于上世纪20年代开始,委国石油工业的快速发展,政府重视石油工业,而忽视农业生产,农业受到严重挤压,同时工业化带动城市化,农村人口大量向城市迁移。

等到2001年《土地法》颁布时,当时的农村人口已大量涌入城市,而这些人已不愿再返回农村从事农业生产,农业产值占GDP比重已萎缩至4%以下。而且2001年《土地法》颁布后,推行并不顺利,受到大庄园主的极力阻扰。

2005年年中,查韦斯呼吁,城市的贫困或失业人口返回农村从事农业生产,当时查韦斯在农村大力推行合作社,还推出多项政策鼓励农业生产,但很多人都已不愿再回农村了,查韦斯的政策激励不足,相当一部分的农村合作社也是名存实亡。另外,查韦斯过度的国有化也对农业生产造成破坏,种子、化肥、农机设备电力供应都缺乏保障。

上世纪30年代时,农业产值占GDP的22%,吸纳了60%的劳动力,之后随着石油工业推动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农业不断萎缩,农村人口持续涌入城市。到2005年时,农业产值占GDP比重仅3.5%,达到极低点。

▼图7:委国农业的衰落,2001年的土地法颁布后推行并不顺利,2005年年中,查韦斯呼吁城市的失业或贫困人口返回农村,效果有限。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图8:委内瑞拉1960-2017年人口过百万城市群人口不断增加。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石油推动下的工业化带有明显的先天缺陷,委国的工业化过度依赖石油工业,而石油工业创造的经济产值受国际油价和石油生产能力的影响,因而委国的工业产值带有明显的不稳定性。

▼图9:委国的工业产值占GDP比重,呈现出很大的波动性。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另外,过度依赖石油工业,以及查韦斯不合理的产业政策,使得诸多制造业部门发展明显不足,委国的第二产业中的结构严重畸形,制约整体工业发展和经济增长。

委国政府自20世纪50年代开始推进制造业发展。当时,除了石油相关产业外(最主要部门),主要还发展一些替代进口商品的产业,包括纺织品、皮革、纸张、轮胎、烟草、轻工产品、收音机、电视机、洗衣机和汽车等,这些产业基本都只够满足委国本国需求。到80年代末,该国制造业的结构仍然由数千家私营部门的小公司和几百家大型国企主导。1988年,大公司雇用了64%的劳动力,提供了78%的产出。大多数小公司都是家族所有。

查韦斯执政期间(1999年-2013年),对石油工业及其他重要经济部门进行一些列的国有化,抑制了私营经济和外资经济的发展,使得工业结构更加失衡,一些制造业愈发萎靡。除了石化工业、矿物工业、钢铁、铝、运输设备和机械等重工业之外,其他诸多制造业均发展不足,且大多都是小企业。

▼图10:查韦斯1999年上台后,制造业占GDP比重大幅下降,到2014年时,已降至12%。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图11:委内瑞拉工业生产指数月度同比增长(单位:%),查韦斯执政期间,在1999年,2002年,2003年,2009年,2010年均出现负增长,说明工业生产很不稳定。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CEIC数据库。

▼图12:委内瑞拉食品和饮料生产量指数(以1997年为100基数),查韦斯执政期间,食品饮料生产量并没有明显改善,这也是为什么委国要食品大量依赖进口,以及委国人民如今全面饥荒的原因。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委内瑞拉央行。

▼图13:委内瑞拉纺织制品生产量指数(以1997年为100基数),查韦斯执政大部分时期,纺织品产量处于下滑状态。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委内瑞拉央行。

▼图14:委内瑞拉化学制品生产量指数(以1997年为100基数),查韦斯执政时期,化学制品产量很不稳定,这反映委国基本医疗用品不足的问题。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委内瑞拉央行。

经济结构失衡,在外贸中明显反映出来了。委国出口主要靠石油,目前,委国GDP中50%都来自石油工业,出口收入98%都是通过卖石油得来的,财政收入的45%也来自石油。而食品和许多制造业商品都依靠进口。

▼图15:委内瑞拉的出口构成(货物和服务),其中,石油及天然气出口(fuel燃料)大约占整体货物出口的96.6%。由Mecometer制图,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2012年数据。

▼图16:委内瑞拉的进口构成(货物和服务),进口货物中绝大部分是制造业商品和食品。由Mecometer制图,数据来源: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2012年数据。

委国政府的经济增长、出口收入、财政收入、外汇收入主要都依靠石油出口。这种过度依赖,让委国政府的财政、贸易、外储状况处于极大的风险之中。一旦石油产量下滑、出口受阻或国际油价下滑,经济增长、出口收入、财政收入、外储就会同步下滑,届时,经济衰退、贸易赤字、财政赤字、外储流失、汇率波动、通胀飙升等一系列风险就会集中爆发,使得经济陷入恶性循环,甚至经济崩溃、政权颠覆。

 “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

先天性的“荷兰病”本已埋下祸根,而查韦斯“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更是将委国经济推上悬崖。

查韦斯在2005年2月首次提出 “21世纪社会主义”的概念,他说:“社会主义是我国人民和人类的唯一的解决办法”。“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是一项巨大改革工程(堪比中国的改革开放),在宪法、政治、经济、社会各领域全方位的改革,而这一改革明显倾向于广大中下层民众,在政治民主、教育、医疗、民生等方面都向中下层倾斜,尤其是贫困群体。

在查韦斯执政时期(1999年-2013年),为了发展经济,消除贫困和解决就业问题,查韦斯没有选择走自由市场经济模式,而是选择社会主义经济模式,重视国有经济和集体经济(合作社),而忽视非公经济。很多学者认为,这一经济模式选择直接酿成了如今委国的经济危机。其实,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前走过的路,就是前车之鉴,不适应时代的公有制会成为经济发展的巨大障碍!

查韦斯1999年上台执政后,对石油工业进行一系列的国有化操作,从2001年的《碳氢化合物法》开始,直到2007年5月份,委国的全部油田都收归国有,石油工业实现完全自主权,石油财富变成了国家财富,由政府来分配石油财富。查韦斯表示,今后委国的石油将服务于该国的“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提供了财富支持)。

2006年查韦斯连任总统后,将国有化扩大到其他部门,包括电信、电力、水泥、钢铁、银行、大米加工成、咖啡、超市。除了大规模国有化,查韦斯还大力推行合作社模式(效仿中国的50年代至改革开放时期的农村合作社经验),这对私营经济和外资经济产生了明显的排挤效应严重抑制了私营经济和外资经济的活力,不仅经济结构失衡,还严重制约经济增长。马杜罗2013年上台执政后,继续维持查韦斯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方针,经济中弊病日益凸显。

▼图17:在查韦斯执政期间,委国私营经济发展明显受到抑制,私营领域的固定资本占GDP比率不断下滑,在2014年时仅占6%。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我们可以从“经济自由指数”这个指标看出委内瑞拉的经济为何会丧失活力,这和该国政府对经济过度干预有着密切的联系。

▼图18:华盛顿智库Heritage绘制的2019年(全球)经济自由指数图,经济自由指数由多个分项指数(产权、司法效力、政府威信、税务负担、政府支出、财政健康状况、商业自由、劳工自由、货币自由、贸易自由、投资自由、金融自由)综合得出。其中委内瑞拉的经济自由指数处于最低区间[0,49.9],经济自由指数低,反映委内瑞拉的营商环境很差,抑制了经济活力和增长。来源:www. heritage.org

▼图19:1995-2019年,世界、拉丁美洲、委内瑞拉经济自由指数比较。自查韦斯1999年上台执政后,委内瑞拉的经济自由指数一路下滑,远远偏离了世界和拉丁美洲的平均水平。来源:www. heritage.org

查韦斯政府的过度经济干预使得在委国的外商投资明显下降。世界银行在200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中称,委内瑞拉是拉美最不适宜投资的国家。

▼图20:自2005年后,外商直接投资变得极不稳定,主因查韦斯的不当经济政策。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

在查韦斯和马杜罗政府期间(1999年至今),委国的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明显萎缩。根据委内瑞拉全国商业和服务业委员会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从2002年到2017年年中,委内瑞拉私营公司数量从83万家减少到25万家,有近六成、约50万家私企倒闭或撤资。到2018年上半年,委国商务部门再次统计时私营企业就降到将近3200家。而随着经济恶化和社会动荡,私营企业倒闭潮仍在持续。

国有化还带来的另一些问题:由于缺乏竞争、效率低下,生产技术落后、经营管理不善,以及贪污腐败问题。如委内瑞拉屡次发生的电力供应不足问题,政府拉闸限电,不仅影响人们生活,还制约生产。石油生产设施设备的老化失修,产量受限等问题现在也凸显出来,还有石油体系内的腐败问题早已臭名昭著。这些都成了阻滞经济发展的因素。

▼图21:委内瑞拉历年GDP增长状况,委国经济衰退从2014年开始,2016-2018年已连续三年两位数的衰退。制图:格物·资本,数据来源:IMF。

除了经济政策的不当,“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还包括向广大中底层群体提供一系列的惠民政策,查韦斯也因此获得了“穷人的救星”的称号!具体来说有: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廉价住房、廉价商品、价格补贴、照顾孕妇和婴儿等。这众多惠民工程都需要政府掏钱,而委国政府的财源主要就来自于被国有化的石油工业。不过,即便在油价上涨的时期,委国的财政依然处于赤字状态(见图25:1998-2018年委内瑞拉中央政府财政收支状况),庞大的福利支出给政府财政带来沉重压力。

其实,查韦斯推行的惠民政策在推行过程中就暴露出弊病来,从2000年-2008年年中,国际油价一直处于上涨趋势(见图22:1994年-2018年委内瑞拉石油产量和国际油价走势),石油财富还能勉强支撑庞大的惠民工程,但2008年6月开始至2009年初,油价急剧下跌,一些惠民财政支出计划受到影响,未能完成,如:廉价食品供应出现短缺(政府缺钱,无力进口食品)导致一些投机商乘机哄抬物价。另外,一些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出现贪污腐败、管理不善、基础设施不完备等问题。

还有一些反对派讽刺查韦斯的政策称“某些政策过于优惠,这是在养懒汉“。事到如今,果真灵验,高福利惠民政策确实让许多委国民众变成了懒汉。吃穿住、教育、医疗都不愁,久而久之,人自然会懒惰成性,谁还去奋斗,谁还去撸起袖子加油干!委国人民的政治宣传活动搞得火热朝天,却从未想过如何把经济生产搞上去。

“21世纪社会主义”不仅阻滞了委国经济发展,还严重透支了石油财富,让委国人民养成坐等要靠的习惯,以至于深陷危机泥潭无法自拔。

导火索

天生的荷兰病,加上“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让委国遍地铺满了经济危机的火药,只等着一根引火索,引爆危机。这根引火索就是:国际油价的大跌。

2013年4月,马杜罗正式从查韦斯手中的接棒权力,成为委国总统。查韦斯扔给了马杜罗一个经济烂摊子,掌权之初,马杜罗没有深刻汲取2008年下半年油价大跌的教训(此前2008年中至2009年初的油价急剧下跌,就已经让委国经济和财政历经一次浩劫,元气大伤),而是继续沿袭查韦斯的经济政策。

油价涨,委国兴,油价跌,委国萎。导火索一触即发:2014年6月开始,国际油价持续大跌,一直到2016年2月份探底,这二十个月期间,油价从90多美元一路跌至30美元,跌去三分之二,这次比2008年下半年那次跌得更严重。雪上加霜的是,在油价大跌的同时,委国的原油产量因投资不足、设施老化、开发成本高、PDVSA经营不善等而徘徊下行,外部环境(OPEC及产油国限产、美国页岩油产量大增、美国制裁)也迫使出口量也下降。

▼图22:1994年-2018年委内瑞拉石油产量和国际油价走势,2014年年中以后,油价下跌和原油产量下滑构成双重压力。由CFR制图,数据来源:OPEC,美国EIA。

▼图23:委内瑞拉目前石油工业面临的困境,因设施老化、人员流失,原油产量持续五年下滑。尽管2016年后油价有所回升,但是依然难以改变出口收入下降的颓势。由路透制图,数据来源:PDVSA、OPEC月报。

油价的持续大跌,加上石油产量下滑,形成双重压力,对委国造成严重的打击,出口收入大减(贸易赤字扩大、外储流失、外汇管制、进口缩减、食品短缺)、财政赤字加剧恶化(债务增加、疯狂印钞、货币贬值、通胀飙升)等形成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且不断恶化循环。如果说委国在2008年那一次是一只脚踏进了经济危机泥潭的话,那2014年至今的这一次,就是两只脚踏进了经济危机泥潭!

▼图24:1998年-2020年委内瑞拉经常帐状况,在2008年之前,委国经常帐盈余稳步增加,但是2008年下半年油价急剧下跌时,经常帐盈余急剧衰减,变成赤字。五年后的2014年6月开始,油价再度大跌,经常帐重现赤字,且赤字恶化加剧,直到现在,委国的经常帐都只能勉强维持平衡。另外,进出口量从2013年开始就双双下滑,委国的进口需要先靠出口来赚外汇,进出口恶化反映出口收入大幅衰减,外汇流失严重,委政府财政无力维持进口。制图:格物·资本,数据来源:IMF。

▼图25:1998-2018年委内瑞拉中央政府财政收支状况。从查韦斯到马杜罗,委国中央政府绝大多数时期都处于赤字状态(这和“21世纪社会主义”革命高福利惠民政策密切相关),且2008年后开始恶化,2015年后加剧恶化。制图:格物·资本,数据来源:IMF。

▼图26:伴随财政赤字而来的是政府债务的高涨,尤其是2017年开始,政府债务急剧飙升!制图:格物·资本,数据来源:IMF。

▼图27:委内瑞拉的外汇储备从2009年开始就在急剧消耗,到2018年一季度时已不足50亿美元,目前情况还在恶化。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IMF。

▼图28:外储消耗的同时,黄金储备也在急剧消耗,目前委国还面临美国的黄金制裁。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CEIC数据库。

除了国际油价大跌,委国危机还面临两个外患因素:美元流动性紧缩和美国制裁。

美联储自2015年12月以来的持续加息政策让美元利率走高,使全球美元回流美国,并回收至美联储手中,美元的流动性紧缩波及全球。这对新兴市场国家(依赖外资或外债较重的国家)造成严重打击,2016-2018年,各新兴市场国家的股市、债市、汇率都因此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委内瑞拉的外商撤资和外储流失也异常严重,而且委国借有大量外债(多以美元计价),美元利率上升,意味着要支付更多的美元利息。这让委国政府的财政赤字压力和外储压力更是重上加重。

▼图29: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大幅降息,美元利率极低,委内瑞拉趁机接入大量外债(大都亿美元计价偿还),但是2015年底开始,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美元利率走高,巨额的外债意味着巨额的美元利息。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委内瑞拉央行。

美国制裁将马杜罗政府逼上绝境。从2017年8月开始,特朗普对委国实施多轮经济金融制裁,切断了委国从国外获取美元资金的渠道,包括最近的石油制裁。

10000000%通胀怎么来的?

如果理解了以上委国经济危机的来龙去脉,那么就不难理解委国的超级恶性通胀。IMF在2018年10月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委国2019年的通胀将高达10000000%。

为了解决财政危机,查韦斯和马杜罗政府均大幅印钞,造成货币贬值和通胀大涨。面临如今的经济危机,现任的马杜罗政府只能不顾人民死活继续疯狂印钞,而疯狂印钞的结果就是物价飞升,恶性通胀。更讽刺的是,2016年4月时有外媒报道,委内瑞拉央行自己的印钞厂因缺乏印钞所需的防伪纸和金属(都要进口,会消耗美元)而委托外国公司印钞(超过100亿张钞票),结果交货时,委国政府因缺美元而拖欠付款。

▼图30:委内瑞拉狭义货币M1中的硬币和纸币现金数量,2017年初开始,委政府疯狂印钞,物价必然飞涨!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委内瑞拉央行。

▼图31:2012年-2019年委国的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年增速(%),2015年后,委国的通胀急剧恶化,IMF预测委国2018年通胀高达1370000%,2019年通胀高达10000000%。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

政府疯狂印钞,让民众失去对该国货币的信任,通胀失控。另一方面,印钞导致汇率剧贬,外储流失,马杜罗政府实施外汇管制,加剧进口食品及基本生活医疗产品不足,使得商品短缺。马杜罗政府还强行对一些商品价格管控,进一步扰乱商品交易,导致如今物价飞涨、暴力抢购、纸币如废纸的惨状。委国经济彻底被摧垮。

货币改革,越改越乱

委内瑞拉的货币经历了三个阶段:玻利瓦尔(1879年3月31日至2007年12月31日,为统一委国货币而诞生)——强势玻利瓦尔(2008年1月1日 至 2018年8月20日,因高通胀而发行的新货币,新旧货币兑换比例为1:1000)——主权玻利瓦尔(2018年8月20日至今,因超级恶性通胀而发行的新货币,新旧货币兑换比例为1:100000)。

从1934年开始,玻利瓦尔盯住美元,当时为3.914 玻利瓦尔= 1 美元,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玻利瓦尔的币值都比较稳定。直到1983年,受国际油价大幅下跌影响,时任总统坎普斯被迫宣布本币贬值,并建立了一套多轨汇率制度,这一次贬值使得通胀快速飙升,食品短缺问题凸显。1989年5月,时任总统佩雷斯下令废止多轨制汇率,采用统一管理的浮动汇率,玻利瓦尔再次大跌,物价再度飙升,并引发社会动荡。

▼图32:1980年-2015年委国的居民消费物价指数年增速(%),其实,从80年代开始,委国就一直经历着高通胀状态,长期是两位数通胀,甚至100%。由CEICDATA制图,数据来源于IMF《世界经济展望》报告。

1994年6月,委国暂停关闭外汇市场,直到当年11月份重新开放,并实行外汇管制下的固定汇率制(玻利瓦尔兑美元170:1)。1995年12月,委政府将官方固定汇率从170:1调整至290:1。1996年4月起,汇率制度转变为可自由汇兑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

2002年2月,汇率制转为自由浮动汇率。2003年2月,查韦斯政府实施外汇管制,遏制资本外逃,并又转回到盯美元的固定汇率制(1598:1)。2004年2月,宣布贬值,将固定汇率调整为1918:1。2005年3月又贬值,调整为2147:1。

2008年1月,强势玻利瓦尔发行,以1:1000兑换旧币。政府面临物价飙涨而无能为力时,只能以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来让物价“回归正常”,这种新钞高比例换旧钞的方式被称为是“货币的整容术”,换皮不换脸,对促进经济和抑制通胀毫无作用。

2010年1月,查韦斯政府宣布实行“汇率双轨制”并贬值:一个是“重要进口产品”汇率,强势玻利瓦尔兑美元的官方汇率从原来的2.15:1调整为2.6:1;另一个“石油美元”汇率,从2.15:1调整为4.3:1。贬值消息发布后,市场立即混乱,民众涌入商店抢购,外汇市场投机猖獗。2011年1月,查韦斯政府将官方汇率并轨,统一为4.3:1。2013年2月,为应对货币贬值,委政府又调整官方汇率至6.30:1,此后通胀开始快速走高。

2016年3月,马杜罗政府再次宣布贬值,并又建立双轨汇率制:保护性汇率(即DIPRO汇率)为10:1,用于一些等优先部门商品的进口,如食品、医疗、健康、科技、退休等;浮动汇率(即DICOM汇率),适用于非优先部门。从2016年11月开始,强势玻利瓦尔开始进入恶性通胀。物价越飙越高,钞票面值也越印越大,在2016-2017年,马杜罗政府发行了七种大面值的“强势玻利瓦尔”:500、1000、2000、5000、10000、20000、100000。

2018年1月,马杜罗政府宣布双轨汇率并轨,以浮动汇率(DICOM汇率)为基准汇率,适用所有经济部门。同年2月开始,强势玻利瓦尔兑美元官方汇率调整为25000:1,一次性贬值99.6%。强势玻利瓦尔已经形如废纸。

2018年8月,马杜罗又推出货币改革,试图挽救经济困境,以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取代旧钞“强势玻利瓦尔”,新钞和旧钞的兑换比例为:1:100000。同时宣布强势玻利瓦尔兑美元官方汇率贬值95%,从285000: 1变为6000000:1,与黑市汇率相当,主权玻利瓦尔兑美元官方汇率为60:1。“主权玻利瓦尔” 不过又是一次委政府的“货币的整容术”而已。

▼图33:委内瑞拉黑市上汇率,2018/8/20之前是强势玻利瓦尔兑美元(蓝线),2018/8/20之后是主权玻利瓦尔兑美元(红线),还有官方汇率(黑线)。黑市汇率中,每两条竖线之间都表示汇率贬值了90%,这种情况已经发生7次,从2012年8月至2019年1月,委国货币兑美元的黑市汇率已经是原来的10:1变成了315000,000:1。来源:dolartoday.com。

除了发行 “主权玻利瓦尔”,马杜罗还还将加密货币“石油币”(去年2月份推出,由委国政府发行)定为官方货币, 主权玻利瓦尔与石油币挂钩,1枚石油币兑3600主权玻利瓦尔,一枚石油币价值和委国的一桶原油的油价相当。石油币将作为该国的国际记账单位,以及国内工资和商品、服务定价的基准。大多数学者认为,马杜罗政府推出石油币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从外部获取外汇资金(规避美国制裁),并认为石油币对解决委国危机起不到作用。不过,特朗普早在去年3月份时就下令,禁止美国公民及其他美国境内个人、属美国法律管辖实体及其海外分支机构购买或使用石油币。

曾在上世纪60年代早期担任委内瑞拉石油部长,且为OPEC创始人之一的胡安·巴勃罗·佩雷斯·阿方索曾说道:“石油并非是黑色的金子,而是魔鬼的大便。”这句警世危言正在委国上空惶惶回响,石油共和国正在遭到石油魔鬼的诅咒。

参考资料

《查韦斯传》,徐世澄,人民出版社,2011.4

《委内瑞拉史》(TheHistory of Venezuela),H. Michael Tarver, Julia C. Frederick,黄公夏译,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2010.8

双货币并行能否拯救委内瑞拉?,卞文志,金融博览(财富),2018/12

委内瑞拉为何穷得只剩石油,周云亨  陈迎圆,中国石化,2018/09

尹伊文:委内瑞拉问题的症结是什么,尹伊文,观察者网,2017/07/30

发行新币治30000%通胀,马杜罗的货币改革会让情况变好还是更糟?,张全,解放日报·上观新闻,2018/8/20

InternationalMonetary Fund :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Statistics,2019.2

Venezuela:The Rise and Fall of a Petrostate,Rocio Cara Labrador,www.cfr.org,2019/1/24

Venezuelan bolívar, wikipedia.org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委内瑞拉10000000%的通胀是怎么来的?》由网友格物资本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gs/dl/ckcjbgmkWSNkmjkgdkss.html report 34280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