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我读书多,可以骗你

来源:用户 红灯要硬闯 收藏 编辑:吕秀秀

01

先思考一个问题,古代那些文学大神,哪一个对我们更有参考价值?

我觉得是苏东坡。

李白、李商隐这种,是天才型。脑洞奇绝,鬼神莫测,学不来。

“君不见,黄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字句这么简单,气象如此磅礴,你怎么学?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脑子里没有这幅画面,刀架在脖子上也写不出来,你怎么学?没法学。

曹雪芹也是天才型。三国、水浒,写之前还有个原型,有大量评书野史可以翻翻,作者去整理,去演义就行。

红楼梦就不行,虽然有金瓶梅的影子,但它还是颠覆性的写法,也学不来。

唐宋大咖里,最有借鉴意义的,也就是苏东坡。

他一点都不像个古人,倒像一个穿越过去的现代人。

就读书而言,他的方法很有参考价值。

02

从一个故事说起。

苏轼一生,除了短暂的吏部尚书,翰林学士是他的最高官职,最重要的工作内容,是帮皇帝写诏书。

苏轼去世后第二个年头,朝廷来了一位姓洪的翰林学士。

洪翰林上任后,非常傲娇:苏大文豪能干的事,老子也能干。

于是有一天,在写完某篇诏书之后,看着洋洋洒洒的雄文,洪翰林信心爆棚。

正好那位曾经给苏轼研过墨的老宫人在旁,洪翰林把笔一扔,问道:

我跟苏轼,谁的文章厉害?

老宫人情商非常高,忙说:

都厉害,都厉害!

洪翰林更加得意:

别客气哦,说说区别。

老宫人又把文章扫视一遍:

确实都厉害,只是……苏轼写文章,从来不查书。

从…来…不…查…书!

几滴大汗从洪翰林脸上流下来,滴在那一摞厚厚的参考资料上。

不是写作的人,可能很难体会,很多领域的写作,都需要查询大量资料。我写这篇小文,就查了两本书。

帮皇帝起草诏书,要求非常严谨,措辞还要典雅,苏轼一生写过800道诏书,竟然不查资料!

是不是太随意了?

真不是。

这么说吧,苏轼就是一个行走的书柜。

我们说苏轼是全才,大多是指他诗文书画样样精通。其实远远不止,在他的文章里,天文地理,美食佛学什么都有,更奇葩的是,他还写医书。

当苏粉儿很累的,你都跟不上他的节奏。

再结合他老爹苏洵、老弟苏辙,端的是老苏家都挺好。我们很容易猜想,苏家肯定有读书秘诀。

其实,让大家失望了。

老苏家非但没有秘诀,读书的方法,甚至是笨拙的。

03

这个读书的笨方法,就是抄书。

没错。

有个朋友来找苏轼,在客厅等了很久,苏轼才从书房出来,说,不好意思,我刚做完日课。

朋友问:什么日课?

苏轼说:抄《汉书》

这位朋友也像我们一样,表示不信:

开什么玩笑?你苏东坡不是过目不忘嘛,怎么会用这种笨办法。

苏轼把书打开,确实每段都有抄。

他解释说,读第一遍,每段抄三个字;读第二遍,每段抄两个字;读第三遍,每段抄一个字。

这很像我们现在的读书笔记,提炼,概括,似乎并没什么。

但深入一想就厉害了。

要知道,这时的苏轼已经45岁,正在黄州度过他的贬谪生涯,人生低谷,那是写“一蓑烟雨任平生”的阶段,竟还有心情抄书!

并且,你以为《汉书》他只读了这三遍吗?

千万别被他骗了。早在青年时期,他就已经把《汉书》全文手抄两遍了,读书练字两不误。

中年再读、再抄,只是为了还能背诵全文。

老宫人说得没错,人家都会背了,还查个什么资料。

04

少年苏轼跟我们普通人一样,爱读书,但有时候也讨厌读书。

他老爹苏洵,虽然二十七岁才开始好好读书,但家里并不缺书。

用苏轼的话说就是,“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

苏家当时的情景,就是一个不爱读书的父亲,逼着两个娃往死里读。

“我昔家居断往还,著书不暇窥园葵。”

这是苏轼的回忆,小时候在家读书,没时间和小伙伴玩,连菜园子都没空去。

“舟行无人岸自移,我卧读书牛不知。”

不仅在家里读,外出放牛时也带上书。

光读还不行,还得考试。

苏洵既当老爹,也当老师,经常批评苏轼、苏辙两只神兽。以至于苏轼年过60,都当爷爷了,还经常在梦中惊醒,摆脱不了被考试支配的恐惧。

他在《夜梦》里写道:

夜梦嬉游童子如,父师检责惊走书。

计功当毕春秋余,今乃粗及桓庄初。

怛然悸悟心不舒,起坐有如挂钓鱼。

……

大意是:午夜醒来,想起童年的读书经历。

当时贪玩,老爹一检查读书进度都心惊肉跳。

要我读完整本《春秋》,才粗读到桓公庄公那篇。

我太害怕了,像一条挂在钩子上的鱼。

……

看到这里,是不是释然了一些,原来苏大神也有糗的时候。

我似乎听到苏辙的跟帖:哥,我梦到了案板。

不过,从后来的事情看,这些书都没白读,苏家兄弟还真都成了鱼——跳龙门的鲤鱼。

05

当时的北宋,正在搞各种改革。

文坛盟主欧阳修站在讲台上,喊出了他的文坛改革计划:

要打造一个背诵默写天团……哦,不对,是文风改革天团。写文章,不要好看的皮囊,只求有趣的灵魂。一个字,说人话。

还搬出两位前辈大神,一个是韩愈,一个是柳宗元,号召天下士子,韩柳就是榜样。

宋仁宗拿出御笔,在文件上写了一个大大的“准”字。

在这个指导方针下,文人们针砭时弊,谏言献策,舆论空前自由。

柳永这样偎红倚翠的青楼文学,尽管宋仁宗也偷偷吟唱,但事关国计,照样让他“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就是在这样的文坛红利期,苏轼登场了。

那一年,父子三人从四川眉山出发,来到首都汴梁,参加科举。

苏轼以一篇《刑赏忠厚之至论》交了考卷。

顺便说一句,在唐朝,科考的试卷曾经提出过要糊名,后来没执行,关系户太多。

宋朝大大改进,不仅糊名,考生交卷后,还得先由专门人员誊抄一遍,再拿给主考官看,防止从字迹上徇私舞弊。

到了殿试环节(宋仁宗亲自主持),为了防止考题外泄,宋仁宗会临时改变考题。

在当时想要作弊,很难的。

苏轼的考卷收上来,主考官欧阳修和梅尧臣一阵点赞,好文啊,十万加。

欧阳修拿起笔,就准备给评个第一名。

可是好不巧,欧阳老师内心戏太多,转念一想:

这样好的文章,别人怎么写得出来,肯定是我的学生曾巩写的。要是给自己学生评第一,别人怎么看我?不行,要避嫌,给个第二吧。

于是,原本稳拿第一的苏轼,得了第二名。

在这篇文章里,苏轼为了论证他的仁政观点,讲了一个论据,说古代的尧帝时期,大法官皋陶一连三次要杀一个人,而尧帝三次赦免他。

欧阳修觉得这个论据太牛了,但不知道出自哪里,也不敢轻易问,我一个文坛盟主,竟然不如你一个20岁的小子读书多?

于是各种查资料,许多天过去了,还没查到。忍不住找到苏轼:

小苏同学啊,你那个典故,在哪本书上看的?

苏轼嘿嘿一笑说:

我编的。

......

如果是一个古板老师,肯定要对苏轼一通批评了:祖宗没做过的事,怎么能编呢,龙不吟虎不啸,小小书童可笑可笑……

但欧阳修没这么做,他对媒体说了这么一句话:

“此人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

似乎这样还不足以表达对苏轼的欣赏,他在各种场合都给苏轼站台:

“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此人,放出一头地也。”

又说“更三十年,无人道着我也!”

三十年后,世人将只知苏轼,不知道我这个老盟主了。

欧阳老师没有猜错,他死之后,苏轼真的接替他的盟主之位,成为新一代盟主。

慧眼识珠的除了欧阳修,还有宋仁宗。

殿试过后,宋仁宗对曹皇后说,我为赵家子孙找到了两位宰相(还有苏辙)。

这位曹皇后,就是最近电视剧《清平乐》里那位。

此刻的苏轼肯定想不到,多年以后,他因为反对王安石变法差点被砍头,正是曹皇后给孙子宋神宗说了这句话,救了苏轼。

06

一不小心扯远了,说回读书的事。

大家发现没有,苏轼读书法,看起来很笨,很古板,但运用起来,一点都不古板。

王安石变法,从原来的政策之辩,发展到最后的政党之争,苏轼兄弟是少见的不站队。

他反对过王安石,也反对过司马光,原则就一条,实事求是,就事论事。这在千年以前的宋朝非常难得。

对宋词的创新也是这样。当时的文坛是“诗庄词媚”,词是没地位的,文人们私下写写,消遣一下就完了。

但苏轼不按常理出牌,谁说写词就必须媚了?

一篇《江城子·密州出猎》横空出世: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江城子》可是花间集里的曲调,硬是被苏轼写成了豪放词。

最极致的是《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

多么大气,多么豪放。

但少有人注意到,《念奴娇》这个词牌,原本是地地道道的言情曲调。

念奴是唐朝一个当红歌妓。唐玄宗深夜寂寞,点了一份青楼外卖——他派高力士召念奴入宫,为此不惜打破宵禁制度。

大唐第二狗仔元稹同学,在他的《连昌宫词》扒得清清楚:

力士传呼觅念奴,念奴潜伴诸郎宿。

须臾觅得又连催,特敕街中许燃烛。

大半夜正在陪“诸郎宿”,突然被玄宗截胡,念奴姑娘会怎样呢?

元稹继续写道:

春娇满眼睡红绡,掠削云鬟旋装束。

睡眼惺忪,一脸娇羞,赶紧整理头发和衣服。

这就是《念奴娇》的来历。

这样的曲调,能填“大江东去”的词吗?

苏轼偏偏填了,就是这么任性。

这样的例子很多,不一而举。

苏轼一生,因为读书多,思辨能力强,对朝政各种批评,吃过大亏也本性不改。

他的朋友里,除了文坛名流、政界大腕,还有和尚道士、村妇农夫、书生小贩,什么人他都能聊得来。

在地方做官,搞水利工程,鼓励商业。最奇葩的是,还出台过禁止弃婴的法律,建孤儿院,搞自来水系统。

他身上,看不到古代读书人的迂腐、僵化,真像个现代人。

这时候再回过头,看他的读书方法。貌似很笨,其实是把书吃透了。读书这事,没有捷径啊。

构建了自己的知识体系,才能摆脱教条,才能独立思考,像欧阳修说的那样,“善用书”。

最后,用一句说了也没用、但还是想说的鸡汤结尾吧。

前文看到苏轼抄书的那位朋友,很受触动,后来经常教育后辈:

“东坡尚如此,中人之性,可不勤读书邪?”

这是一句现在流行的话:

苏轼这样的聪明人都在苦读,你我资质平平,还不好好读书?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我读书多,可以骗你》由网友红灯要硬闯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gj/mg/cggzljzzWSNkmlcmcsmk.html report 7665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