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聂俊华Il又是槐花开

来源:用户 聂华青远馆 收藏 编辑:王阿强

        春天,不仅美,更是利益众生的季节。这个时节,在春雨滋润下,初生、初开的很多嫩草、百花都是上好的补品,更无论美味的食品,聚集了深秋、整冬、初春近半年的能量、营养。经济条件转好,习惯于肉、鱼、奶、蛋的人们很难看上这些“野的东西”,一方面源于厚此薄彼的等级观念,一方面拘于五味的偏好,却不知这清淡的东西,亦有芳香,而这春天的苦菜是大益于身的,因为苦是一种人体必需的营养,可以排毒、除湿、去火、利水、下气,苦因其难以下咽的口感而易缺乏!

        下午正在写字,出去散步的三姐打电话说附近公园里很多人在采摘槐花,让我送个食品袋过去也摘点。说实在的,其实不怎么想去,毕竟正在走笔泼墨的兴头上。倒不是我对槐花有什么偏见和恶感,恰恰相反,对于春天的花,无论大小,浓艳,我都是喜欢的,哪怕地衣上如米粒的花儿,同样是十分尊重而欣喜的,它们是上天的礼物,大地的馈赠。对那些并不十分艳丽夺目的乔木花如桐花、槐花、枣花更多一层的倾心,因为她们普通、平常、朴素而真实,像如我一样的平凡人,每日里为着生计,忙忙碌碌,没有矜持,也没有自卑,让心自由自在地在岁月中穿梭。

       

        为了家庭和谐,我还是放下手中的笔。由此想到中国时下的太太们真是幸福,相对日本、韩国、印度这些东方国家里的女人,他们的社会、家庭地位大大地高,她们在家里,我的主观判断,不是半边天,简直几乎一个整天,不管风格如何,她们多半是被宠爱着的,这里我想友好提醒她们:应该知足!赶过去的时候,摘槐花的人大都已经散去,公园还在完善之中,已基本建成。因为是五环外,地皮相对宽松,面积也就相对市里的大些,人也不是很多。毕竟这里处在半城半乡的地方,不缺少自然的田园风光,不像市里钢筋水泥的高楼之中很难见到原生态的土地,密集的人群工作之余,散步或快走大多只能去公园。

        走近园子,扑面而来一阵阵清香,沁人心脾,那些味道是熟悉的,在童年的记忆里,大学毕业之后,特别居京之后很少见到槐花了,吃更是奢侈了。那时每年这个季节几乎都会和大人们一起采摘槐花,然后等着吃蒸槐花,那个年代,大抵是源于粮食的不足,家家户户才如此就餐,而不是讲究养生和调理。那时虽然穷点,回忆起来,每每觉得让人留恋、怀念和回味,活得快乐,简单自在。也许是因为孩童的年龄吧,可能中年人的世界永远都那么繁琐、杂乱和无奈。

       在附近找一根绑着短棍的杆子(别人用过的),走到一棵花开得好的槐树前,折了一部分下来,突然发现树的另一侧的花居然是红色的,“半江瑟瑟半江红”,人活半辈子,一直以为槐花是白色的,第一次见红色的槐花,很是惊喜。网上一查,红色的槐花挺多,分布的区域不同,槐花不仅有美味、营养,还有药用价值。除了蒸着吃,还可做饺子、包子、炒鸡蛋,真是开眼界了。可见,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经验真知。夜郎自大就是因为闭塞造成的,增加识见,不仅要多读书,更要去经历。

        怕伤了树,单挑小枝折,虽然费点劲,没过多久,采摘的也够一锅蒸了。从小喝牛奶,吃面包、薯条长大的孩子对这个不感兴趣,金儿在园里走来晃去,急着回家去找小伙伴玩。

         时代不同了,可能槐花只属于我们那一代人的所爱,也许不一定,这些孩子长大之后,经过岁月的沉淀,离开留下他们童年时光的这里,曾经的一草一木都将变得可爱,更不用说这清香美味的槐花!如现在远离故乡多年的我!

(2020.4.27于北京)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聂俊华Il又是槐花开》由网友聂华青远馆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gj/gg/slllccsbWSNkmljljdzj.html report 4157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