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这位苏门四学士用穷证明:有些人,喝水都长肉

来源:用户 花心火龙果 收藏 编辑:吕秀秀

01

肥仙

诗人在大众的感观中应该是身材欣长,玉树临风,偏高偏瘦。

估计是才子佳人故事的影响吧,大家以为帅哥俊男是诗人的标配。

事实上不这样,曹操是大诗人,却是个矮个子;

杜甫的画像,是个瘪老头。

今天讲的这位,北宋赫赫有名苏门四学士之一,张耒张文潜,是一个大胖子,号称肥仙。

同为苏门六君子的陈师道有一句诗单道张耒(lěi)的胖:

张侯便然腹如鼓,雷为饥声汗为雨。

大肚便便的文潜老兄,没走两步就汗如雨下,肚子饿那个声音响得和打鼓一样。

黄庭坚更是促狭鬼,直称“六月火云蒸肉山”。

可以想见大夏天,满面通红的张文潜,抖着一身的肉,热汗腾腾,气嘣吁吁的狼狈相。

实在是雅不起来。

黄庭坚称呼张耒为“布袋和尚弥勒佛”。

在宋代时,已经有布袋和尚的传说。

老张一个大肚子,虽然平常比较安静,但内心深处豪爽而又滑稽,表面他像苏轼的弟弟苏辙,内敛;

内心和苏轼有投机处,爱开玩笑,团团一张大肉脸,和庙里的弥勒佛有七分神似。

老黄赞扬他的文章同时,还损了他一下:

形模弥勒一布袋,文字江河万古流。

这样一个胖子,给人丰衣足食的印象。

可是张耒的一生,很长一段时间是在低级工务员队伍里混,父母妻儿一大家,入不敷出,连吃饭都成问题。

后期因政治问题,被一贬再贬,更是几个月吃不上肉,但他依旧胖。可见现代人节食减肥的招数是胡扯,有人顿顿喝水也长胖嘛。

不过胖子很多尿酸高,痛风是常态。

张耒也免不了,到了晚年,痛得更厉害。

老张喜欢吃螃蟹,大家都知道痛风海鲜是碰不得。

看来老张是个真诗人,真名士,就是要吃,管他事后怎么痛,嘴巴先痛快再说。

找到个大杯子,剔出螃蟹肉,满满地装上一杯,吧唧吧唧吃个精光。

这样的人,做朋友一定好玩。

02

超然台

张耒当然是个神童,出生时手掌上的纹路是个“耒”字,所以取名张耒。

十三岁诗文就很出色。

是个世家子弟,祖父、外祖父都是当官的,外公和晏殊、范仲淹这些大啡是好朋友,老爸也是进士。

这样的家族出来的人物,天生优势,加上自己聪慧,想不出名都难。

长辈们四海宦游,他跟着走四方。

十七岁写《函关赋》,有“业无高卑志当坚,男儿有求安得闲。”的雄壮语句。

一时万人传诵,名声大噪。

十八九岁时到陈州跟着外公李宗易游学,碰上了他生命中重要的人物之一苏辙。

苏辙是当时文坛响当当的人物,和父亲苏询、哥哥苏轼号称三苏,有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羹的谚语。

当然其中大苏更是出类拔萃,名响千古。

苏辙时任陈州学官,李宗易和苏辙是朋友,张耒得以认识苏辙。文章拿给小苏一看,小苏很是点头,此子可教。

这一年的七月,大苏到杭州任通判,到陈州看望弟弟,一逗留就是两个月。

张耒见到了仰慕的巨星,也见到了苏氏兄弟非凡的才华与高尚的操守。

倾心敬佩,自然在心里就把自己列入苏家弟子。

苏轼看了张耒的文章,大为叹息:你的文章和子由(苏辙)很像嘛!

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二十岁的张耒中进士,担任临淮县主薄,进入仕途。

张耒与二苏常有书信来往,熙宁八年,在密州任职的苏轼重修了一个旧台,苏辙取名“超然台”,苏轼写下《超然台记》,有超然物外,快乐人生的意思。

苏轼并请朋友们给超然台写诗作赋,张耒也得到邀请。

张耒没有辜负苏轼的期望,写出洋洋洒洒的《超然台赋》,用曲折迂回的笔法,肯定了“自以为超然而乐之”的观点。

苏轼大为表扬:其文汪洋淡泊,有一唱三叹之声。

张耒从此被世人目为苏门学士。

苏轼对别人说:像黄庭坚、秦观、晁补之、张耒这些人,世人还没认识到他们的才华,我苏轼先知道。

这就是苏门四学士的来由。

03

西园雅集

张耒工作后,当权的是变法派王安石,苏轼苏辙都不大同意王安石的变法,在朝中不吃香。

元丰二年(1079),苏轼因为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

做为苏轼门下的著名才子,张耒的日子,当然好不到哪里去。

小张工作前十来年,在安徽、河南一带担任县尉、县丞这一类的小官,副县长,典型的九品芝麻官。

工资不高也不低,养家糊口刚刚好。

但一直调来调去,父母和第一个妻子都相继去世,花销就大了。

家境越来越遭,生活相当拮据。

他给朋友写信发牢骚:我一个人带着一家老小,行走四方讨一口饭吃,真不知道最后会到哪儿去。

这日子过得憋屈,别人进士,有的早就出将入相,自己十几年了,还一直一个副县级,原地踏步。

但人一辈子总有一段时间走好运。

元丰八年(1085),宋神宗去世,年幼的哲宗继位,由高太后掌权。保守派司马光当政,苏氏兄弟重新启用。

张耒吉星高照。

次年,由苏轼命题,张耒、黄庭坚、晁补之三人都参加了太学学士院考试,得到提拔,到了京城任职,先后为著作郎、史馆检讨等。

没多久,秦观也来了,苏门四学士汇聚一堂,盛况空前。

朋友们一起工作,吟诗作赋,游山玩水,快乐地如在天堂。

每有好的文章诗词写出来,天下人抢着诵读,一时洛阳纸贵。

大画家李公麟《西园雅集图》记录了文士们聚会的情形,有苏轼等二十二人,张耒也在其中。

人逢喜事精神爽,轻松快乐的时光,老张特别幽默。

他和晁补之读朝廷新任命文书,看到苏辙由中书舍人转为户部侍郎,基本平级调动。

老晁说:“子由这个调动,果肉还是不离核。”

老张笑道:“总比你强。你是枝头干。”

有一种像李子的水果,熟了不摘马上就枯干。

老张笑话老晁老位子不动都干掉。

秦观被一个姓贾的弹劾,老张说:“以前贾谊写《过秦论》,现在这事又发生了。”

大家大笑。

王安石写过本《字说》,其中不少牵强附会,不合情理,文化人都质疑。

有一天张耒问大臣张方平:“司马光为什么说王安石不懂事?”

张方平说:“去读一下《字说》,你就会明白。”

张耒说:“我读过啊,《字说》十分之二三没道理吧?”

张方平笑道:“你也有十分之七八不懂事!”

04

柯山

人生有上就有下。

元祐八年(1093),高太后去世,哲宗亲政。

再次启用新党变法派。

保守派受到全面打击,苏轼被贬出京,到遥远的海南岛。

苏门弟子全部被清洗贬黜。

次年,张耒在润州任上迁宣州,接着贬黄州酒税监督——第一次到黄州,再贬复州;

宋徽宗继位,提拔回黄州通判——第二次到黄州;

再提拔为颍州知州。

没多久,得到苏东坡回中原的消息,欣喜若狂的张耒写诗庆贺:

今晨风日何佳哉?南极老人度岭来。

此翁身如白玉树,已过千百大火聚。

不料乐极生悲,再传来消息,苏东坡半路去世。

悲伤的张耒在颖州拿自己工资在寺院举办祭祀,上方大怒,再次贬到黄州。

——第三次到黄州。

作为被放逐的臣子,张耒不能住国家宿舍,也不能借住寺庙等,只好在黄州柯山边,荒山野岭租个房子住。

野草丛生,满目荒芜。

再加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当真是三月不知肉味,怎一个惨字了得。

幸好张肥仙骨头硬,为了不带累别人,拒绝了太守替他买点地种菜的帮忙。

还有个叫潘大临的同门师弟也在柯山,两人相互鼓励,相互安慰,渡过这艰苦的日子。

老张遂自号“柯山”,以示闻道于苏轼,恪守不移。

后来还编了文集《柯山集》。

坏消息一个接一个,先是秦观客死藤州,儿子扶柩归来,张耒临江设奠。

接着又是黄庭坚死。

直到崇宁五年(1106),皇帝除去一切党禁,五十好几的老张才回到故乡淮安。

苏氏兄弟及苏门弟子纷纷辞世,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只剩下个张耒活到六十一岁,后生小辈多从他学习。

终于在寂寞凄苦中告别人世。

张耒的文学创作遗留下来非常多,全宋诗词录其诗三十三首,词六首,算是对这个天才的最大肯定。

和应之雨中见怀之作

张耒

官居苦岑寂,容易过花时。

绿暗野初秀,红干风更吹。

燕游心未展,归去意犹迟。

浩荡云山外,新诗寄我思。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这位苏门四学士用穷证明:有些人,喝水都长肉》由网友花心火龙果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gj/ds/cckzmcdmWSNkmlclcgkk.html report 6330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