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我买了很多Chanel,我爸却还没吃过海底捞:富养父母才是天底下最难的事

来源:用户 花心火龙果 收藏 编辑:吕秀秀

我爸逮住我,让我帮他把微信里的60块提现。因为忘了密码,前前后后折腾了十几分钟。那段时间里,我一直听他在抱怨运营商乱收费。

“早几天才充了50块,今天就没钱了。”我爸坚称卖卡的骗了他,要不就是运营商动的手脚:“一个电话都没打,怎么会没钱了呢?!”

人老了,就担心受骗。

这不是他第一次骂运营商,早在半年前,他就换了一张手机卡,那个号码用了十几年,但我爸坚称,最近两年手机卡中了病毒,原先19块一个月的月租,现在动不动就要四、五十块。

我有点无奈,顺手帮老头查了下话费明细,原来是之前办的套餐优惠到期了,现在按原价收费,价钱自然贵了。

我跟他解释了一通,得知自己非但没被骗,还占了几个月便宜,他一下又开朗了。

我说:“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该享受享受了,别整天钻钱眼里,为了几十块喊爹骂娘。”

我爸:“你有钱当然不在乎,我又没钱!”

我又气又笑:“你怎么没钱了,我不是给你打钱了吗?”

我爸:“那你再帮我充个话费!”

我恍然大悟,原来今天闹这么一出,重点竟然在这里!

我麻利地给他充了话费,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也不嚷嚷着换卡了,微信里那几十块也不让提现了,开开心心抱着平板跑了,美滋滋走进了卧室,刷起了电视剧。

哎,老头。

不知道你们的爸妈是怎样,总之我爸越上了年纪,对金钱越看重,那种在乎,就像饥荒年代囤粮似的。
我知道老人心里没有安全感,所以给他们存了一笔数额很大的养老金,光吃利息就能衣食无忧那种。

可我爸就是愁。他要愁的事很多。

一是担心我的房贷和车贷,天天怕我收入不好,还不上银行钱,分分钟要破产。

二是担心他的小女儿,也就是我妹。我妹在广州上班,一个月工资几千块,交完房租水电基本差不多了。而且我妹还没结婚,老头忍不住要盘算嫁妆,万一小夫妻没钱买房,那还得帮衬一点首付。

钱不经算,一算就一贫如洗。

就这样,我爸陷入了老年焦虑,那种花一分钱都要心疼半天的焦虑。

他出去吃个早餐,六块钱的鸡蛋肠粉,回来要心疼好久:“以后不出去吃了,自己煮个面,两块钱都不用。”

秋天那会我买了两箱褚橙,老头吃得很开心,顺嘴问我多少钱,我跟他一说,他差点没把下巴惊掉,一个劲地懊悔:“我昨天一口气吃了六个,六个啊,那就是几十块钱……”

我每回都被他弄得又气又笑,忍不住审视起自我来——我究竟哪里没做好,才让老头这么抠搜。

现在的鸡汤文都在说富养孩子,殊不知富养父母才是真的难,难于登天。

我带他去买衣服,都要买单了,他夺过去一看价钱,说什么都不肯要了:“买不起,买不起,小半个月生活费了!”

后来衣服还是买了,老头穿一次心疼一次,最麻烦的是,那件不知好歹的衣服,它竟然起球了!这下真把老头气坏了:“我就说不买吧,你看有啥好的?”

去年清明他要回老家,高铁两小时直达,客运要八小时,中途还要转车,老头说什么都要坐客运,因为能省几十块。

我和我妹嘴皮子都说秃了,最后直接给他买了来回的高铁票,不坐拉倒,费用不退,老头这才被迫妥协。

如此种种,时常令我沉思,人到老年,究竟在怕什么?

年轻人都很狂妄,一个个嘴里说出来的话吓死人。动不动就要自由,要潇洒,要享清福。

老年人不这样的。至少像我爸这种,扎扎实实吃过苦的老年人不这样。

譬如我公婆,家里几百头猪,两个孩子也长大了,没什么额外负担,但就是抠,我婆婆吃剩一个饭团一片菜叶,都要留着下一顿吃。

早几年我和老梁就劝他们,把养殖场承包出去,自己收点提成算了,老人笑眯眯地听着,然后接着埋头苦干。

这两年越发拼命了,连个工人都舍不得请,二老起早摸黑,全年无休,累得人仰马翻。

我跟爸妈背后偷偷议论:“你说我公婆吧,又不差钱,为啥这么拼!”

我爸摇头:“哎,你们还年轻,你们不懂。”

显然我爸懂。而且他说得很对,我就是不懂,我琢磨了很久,依旧无法理解。

我外公生前也差不多。

一个高风亮节的老头,做了一辈子基层公安。

据说年轻那会,有人在他办公室窗户上,放了一块金砖,老头甚至没多瞧一眼,二话不说就报告了组织。

就这么个正直老头,一支笔、一张纸都没贪图过,去世前几年,到处“搜刮”儿女的钱。

过年过节在饭桌上向儿女讨钱,晚辈给他红包,他会当面拆开来,给得少了,他还不高兴,一个个红包摞起来,进了卧室一股脑塞给我外婆:“我走了,你就靠这些钱生活了。”

外公也在怕。怕自己先走了,外婆没有养老金,会受尽窝囊气。

我说不清外公的“怕”,跟爸妈的“怕”、公婆的“怕”,是不是同一种“怕”——年轻人很难窥探老人的世界,我们都是走在上坡路上的人,很难感同身受下坡的颓势。

早两天我们在工作群聊天。

编辑妹子祝东风说,她爸爸近几年很颓然,一个基层公务员,没攒下多少钱,也没什么升迁指望。去参加同学会,别人都有车,他只能笑着说:吃太饱了,散步回家。

回去后闷闷不乐,叹着气对女儿说:“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以后靠你了。”

另一个小男生大雄不能理解:“没车怕啥,我就买不起车,从来不觉得丢脸的。”

我忍不住接话道:“不一样的。你什么都不怕,是因为你还在人生的上坡路,一切都还有机会。明天,后天,大后天,说不定哪天就翻盘了。你还有扳本的希望,可是对于父亲那一辈而言,输了,就真的输了,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就像鸟儿囤粮食,春天掉了一把谷,夏天蚀了几粒米,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明天加倍寻回来就行。可是冬天来了,每一粒粮食都弥足珍贵,丢了,就真的丢了。

人对老年的恐惧,大抵就类似鸟儿对深冬的恐惧。

接爸妈过来住的这三年,我每天都在感受他们隐隐的不安和惶恐。

他们生怕打扰我的生活,平时没什么事,都不会上楼来坐坐。

他们又怕花我的钱,给买一点好东西,都推辞着不肯要。

都说人老了像小孩,但小孩宠一宠,尾巴马上翘天上去了。老人不一样,他心里还是怕,既怕你会嫌弃他,又怕你不嫌弃他,把他挑在身上,成为了负担。

曾经有读者跟我留言,说自己爸妈很“作”,一点小病就给他打电话,让他赶快回家看看。我猜想,大概这也是另一种“怕”——生怕子女不够在乎自己,生怕自己哪天突然没了。

年轻人对“作”没耐心,可对于很多老人而言,除了“作”,他好像也不知该怎么办。就像《都挺好》里的苏大强,要两室一厅,要手磨咖啡,他“作”着,就是还好好的,等他不“作”了,人就痴傻了。

我爸快六十了。我有一次亲眼看着他去冰箱拿碗筷,发现自己走错了,又闷声不吭地走向了消毒碗筷。我当时什么都没说,等到上了楼,跟老梁说起这事,说着说着,突然大哭了一场。

爸爸老了,他怕,他作,可我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我曾经以为,自己长大了,就能帮爸妈扛起一块天。

可如今才发现,我再怎么长大,再怎么强大,爸妈的那片天,始终还是自己扛着,为我,也为自己,只要能扛一天,他们就绝不撒手。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我买了很多Chanel,我爸却还没吃过海底捞:富养父母才是天底下最难的事》由网友花心火龙果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gj/db/cckzmcdmWSNkmlckjzbs.html report 5839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