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中国古代“最强锦鲤”,克死三任老大后,人生从此开挂

来源:用户 江南皮皮... 收藏 编辑:杨美丽

我们都说“乱世出英雄”,但很多人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这是因为在乱世,一切的社会秩序都被打破,精英阶层所熟知的游戏规则逐渐失效。

这时候历史便往往会青睐一些出身低微的幸运儿,给他们开启一条通过个人奋斗出人头地的道路。

在唐朝末年,一个木匠出身的武夫,便属于这类受到命运女神眷顾的幸运儿之一。让我们来看看他的故事吧

当木匠还是当丘八,这是个难题

话说在唐朝末年,上蔡有一名叫马殷的木匠,当然了这个名字很可能是后来取的。

马木匠的爷爷是木匠,父亲也是木匠,他继承了爷爷和父亲的木匠手艺,在当地也算小有名气。

对马木匠来说,靠着木匠活,虽然谈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好歹是靠手艺吃饭,只要不出什么大的意外,维持一个普通的生活水准是没问题的。

攒点钱之后找人说媒娶上一房老婆,买上几块田地,找几个雇工来耕种,农妇山泉有点田,这样的小日子也算是美滋滋的。

可是,天不遂人愿,上天注定了不让马木匠这么平凡活下去。

唐末藩镇割据,地方的老大们除了在表面上还认唐朝皇帝为大哥,背地里早就为了地盘打得头破血流。

“屋漏偏逢连夜雨”,唐朝又爆发了黄巢起义

黄巢的部将秦宗权占领了马木匠的家乡,招兵买马,扩充实力。

这秦宗权也是个混不吝,起先他可是唐朝的正规军,没打过黄巢,干脆投降了。

黄巢把自己玩黄了,家底也被自己曾经的小弟朱温接管了,朱温摇身一变,成了再造大唐的功臣。

估计秦宗权不服朱温这个乡巴佬,他接过了黄巢的大旗,要和大唐继续杠。

秦宗权继承了昔日大哥黄巢的恶习,由于军纪不好,所过之处,百姓或被杀绝,或逃散殆尽,因此部队的后勤补给,甚至军粮都成问题。

秦宗权并没为此发愁,他令部下杀光当地百姓,再把尸体用盐腌制起来充作军粮。这个军阀集团成为当时害民最烈的强盗团伙。

摆在马木匠面前就两条路:加入秦宗权的部队,成为丘八(兵),吃别人的肉或者继续当木匠,但自己可能被剁成肉,让别人给吃掉。

只要是人,都知道怎么选。

为了生存,马木匠只好当了丘八。

马殷立志传

马木匠当了兵后,有了自己的名字马殷,他跟人吹牛说自己是大汉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人,马援可不简单,曹丞相诗中的“老当益壮”说的就是他。

估计这马殷和韦小宝一样,没少听说书,不过也不错了,毕竟认祖宗知道认个阔的。

马殷每次吹完牛,还能享受一下伙伴们的掌声。

但身为一个男人,你吹完牛,就要为你的话负责,可能是因为这个压力,马殷打起仗来格外英勇。

也不排除是心理学上的“墨菲定律”,吹牛吹多了,连自己都信了,真以为自己是马援的后人了,不努力往前冲,对不起祖宗。

正当马殷准备大干的时候,意外来了。

秦宗权在与朱温争霸的过程中,兵败被俘,很快被送到长安斩首示众。

马殷只得跟随秦宗权手下的二号人物孙儒,但孙儒在与杨行密争夺淮南的战斗中,先胜后败,又被砍了。

马殷此刻与刘建峰一起,在外筹措粮饷,算是命大躲过了一劫。

他们收拢了七千残兵,如流寇一般,经江西往湖南方向逃命。

在这途中,刘建锋被推举为主帅,马殷为先锋指挥使。

在行至江西豫章时,这七千残兵据说已经壮大为十万人的大兵团。

马殷此时已经成为了这支军队的二把手,刘建峰算是马殷跟的第三位大哥了。

这支队伍进入湖南,驻扎在醴陵。

武安军节度使邓处讷为了防备他们,派邵州指挥使蒋勋、邓继崇驻守龙回关。

但蒋勋却被马殷劝降。

随后刘建锋命人取蒋勋所部军服给自己的先锋兵穿上。这样一来,他们得以轻松过关,直奔节度使军府潭州。

潭州的守军误以为是蒋勋的部下,遂开门放其入内,结果可想而知,邓处讷惨遭擒杀。

次年,唐昭宗任命刘建锋为检校尚书左仆射、武安军节度使,马殷为内外马步军都指挥使。

由此,这支自秦宗权败亡开始便四处流窜的孤军,总算是获得了朝廷的正式编制,再一次拥有了自己的地盘。

虽然不久后,降将蒋勋因为向刘建锋求取邵州刺史被拒,与邓继崇一同起兵攻打湘潭。但这场叛乱很快便被马殷平定。

马殷上位

不难看出,无论是在武安军建立的过程中,还是在击灭蒋勋的叛乱中,始终是马殷在四处奔波,作为一军之主的刘建峰,在这个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实际上,根据史书记载“建锋庸人,不能帅其下”。在成为武安军节度使之后,成天正事不干,终日与部下饮酒作乐。

饮酒作乐就饮酒作乐吧,好死不死居然还打起了部下老婆的主意

在他军中有个叫陈赡的士兵,老婆长得非常漂亮,就被刘建峰占为己有。

陈赡并非真的勇士,不能直面如此惨绿的人生,找了个机会把刘建峰一锤子锤死顺便割喉。

马殷跟的三位大哥都未能善终,看来马殷还真妨主。

刘建锋一死,整个武安军顿时乱套了,众将担心军中无主,便先推举谋士张佶来主持工作。

张佶心说你们这不是把我架上火上烤吗?先不说俺已经被马踢伤,是个半残之人,只说俺本来就是后来才加入武安军的外来户,无论是根基还是功勋,都无法跟马殷相提并论,若是此时我来当这个主帅,怕不是没几天就被马殷带人砍死了。

再说了,都说“事不过三”,这马殷可是明明白白克死了三位老大。

于是乎他拒绝了众将的推举,反而对诸将说:“马公有勇有谋,又宽厚仁善,是我所不能做到的,他才应该做这个位置。”

说完,便派姚彦章前往邵州迎接马殷回来继位。

马殷得知消息后,最开始不相信有这种好事,啥都不做还从天掉下一顶节度使的帽子。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功高震主,刘建峰派人来试探自己的忠心。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跟刘建峰不是一天两天了,刘建峰那个德性,也不像是有如此心机的人,于是留下他的副手李琼继续围剿邵州,自己则前往潭州任职武安军节度使。

到了潭州之后,才确信刘建峰确实挂了,于是马上给刘建峰办理后事,稳定军心。随后,又平定湖南全境。

后来,马殷被正式任命为武安军节度使,没多久,唐昭宗又加马殷为同平章事。

马殷这位木匠出身的军人,自此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人生逆袭,成为割据一方的地方诸侯。

马殷难得的是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没有再对外扩张,反而保境安民,努力恢复生产,也一直认中原为正朔,最后得以善终。

看来,马殷就是命硬,克死多少人,反正没克死自己。

有位伟人说过,一个人的命运,当然要看个人的奋斗,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很多人如果放在承平盛世,也许一辈子会默默无闻,虽然不会有什么大的灾祸,但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成就,哪怕命格再好,才华够高,幻想“黄袍加身,每天与大鱼大肉相伴”的人,也只能加入美团外卖了。

这不是开玩笑,在承平盛世,整个社会的秩序井井有条,再有才能的人,也离不开基本法。

因此先天的资源往往比个人的奋斗所起到的作用更大。

不过,虽然乱世出英雄,但你不一定是笑到最后的那个英雄,你看马殷,他奋斗的第一步,不过是在吃别人的肉和别人吃自己的肉中间别无选择而已。

要不说“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呢,人和狗都是肉长的,处于乱世,就是绞肉机,你无论是高贵的人还是低贱的狗,都会被绞成肉馅。

当然,太平犬过于夸张,意思是毫无尊严的安定的活着,所以我们更喜欢做太平人。

如果只有乱世人和太平犬给人选择(你不能选择做太平人),那谁会选择做一堆肉馅呢?

还有,如果一个年轻小伙儿,找工作处处碰壁,不要绝望和伤心,或许老天爷就是要让你和马殷那样,自主创业当老大呢。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中国古代“最强锦鲤”,克死三任老大后,人生从此开挂》由网友江南皮皮...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gc/dz/cgdzdlgdWSNkmlzmjlzj.html report 8351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