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朱三太子”真相:一个神秘人,折磨了大清80年

来源:用户 最爱历史... 收藏 编辑:张晓华

山东曹县人班汉杰,成功引起了大清皇帝康熙对自己被抢劫一案的关注。

康熙五十年(1711年)二月,他连续两次在康熙出巡期间,拦住皇帝的车马叩阍(告御状)。

放在偌大的帝国背景下,班汉杰的案件实在微不足道。两年前,他曾向湖广总督、巡抚控告,说自己在河南做贸易,遭到陈四为首的流动杂技班子的抢劫,夺走了他的货物和衣服。地方经过审理,认定陈四并未抢劫班汉杰。班汉杰不满这个判决结果,进京叩阍。

康熙没有放过这个小小的案件。

他了解了案件详情后,忧心忡忡地命令刑部重审。

重审的结果是,陈四因“鸠党抢夺”被判斩立决,他的杂技班子中有70余人遭流放黑龙江,给披甲人为奴。原任湖广总督、巡抚、云贵总督、陕西巡抚等多名封疆大吏因“纵容滋蔓”“溺职”等罪名遭到降职查办。

一起小小的抢劫案件,为何会最终造成一人处死,数十人流放,并终结了多名封疆大吏的政治前途呢?

说起来,仅仅是因为这起案件戳中了康熙的梦魇。

康熙在命令刑部重审的批示中说:

陈四等人如果真是饥荒导致的流民,到有良田的地方就应该停下来,安家耕种,瞻养妻子,为什么又乘骡马,手执刀枪等器械绕行各省?

像这样十百成群、越界远行的队伍,地方督抚并不上奏,不知是何居心?

况且,如此多人流荡数年,每日需要许多口粮和喂马草料,都从何处取来?

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是流民?

接着,他最忌讳的那个人名,在他笔下出现了:

前有伪朱三太子,曾被大户人家迎入,供其酒食,众所周知……

以前有伪朱三太子事件,许多人都知道,一些富豪大户还把他迎至家中,给他好吃好喝,此等事情朕都知道。

康熙在班汉杰、陈四的案子上大做文章,要求刑部重判,压根儿不是想为被洗劫的商民伸张正义,而是100多人的聚众规模,又乘骡马、持刀枪越界远行,让他不由得不怀疑这背后或许存在一股潜在的谋反力量——类似于数十年来,帝国内部不断涌现的“朱三太子案”?

他在位已经五十年,被“朱三太子”的梦魇折磨得太久了。

真假太子之谜:一个神秘敌人,折磨了大清80年

▲康熙的政治梦魇之一,是“朱三太子”无处不在

1

据《明史》记载,明朝末代皇帝崇祯一共有7个儿子,分别为:第一子朱慈烺,第二子怀隐王朱慈烜,第三子定王朱慈炯,第四子永王朱慈炤,第五子悼灵王朱慈焕,第六子悼怀王,以及皇七子。

这个名单和排行,跟其他史书的记载有出入。在另外一些史书中,第三子定王的名字为朱慈灿,第四子永王的名字为朱慈焕。

虽然是乱世中的末代皇子,但史书对他们的记载这么漫不经心,前后抵牾,连名字都写不清楚,这当中一定有蹊跷。要知道,历史的书写本身就是一种权力,当权者想告诉世人什么东西,想掩盖什么东西,都会在其掌控的史书中得到体现。

在不同版本的历史记载中,朱慈焕究竟是崇祯第四子还是早夭的第五子,涉及到康熙年间一宗谋反案的定罪问题,因此他的身份认定尤其重要。清朝官修史书《明史》把朱慈焕记为第五子,貌似无心之举,其实用意颇深。我将在后面具体阐释这个问题。

无论官修还是私修史书,它们一致表述的是,崇祯的7个儿子中,第二子、第五子、第六子、第七子均早夭。当李自成的起义军攻入紫禁城前夜,崇祯的身边只剩太子朱慈烺、三子朱慈炯(朱慈灿)、四子朱慈炤(朱慈焕)。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十九日,崇祯自缢煤山之前,曾召唤三个儿子,命令他们改穿旧衣服,随后语重心长地说:“尔等今日是太子,王城破,即小民也,各自逃生去吧。”

停了许久,又说了一句:“万一得全,来报父母仇。”

三个皇子乔装打扮后,被送出宫,他们以后的行踪,外人难以得知。

据说,护送太监将三个皇子献给李自成邀赏。李自成把这三个皇子当作收拾人心的重要筹码,遂封太子朱慈烺为宋王,其他两个皇子也被封为公爵。四月十三日,李自成亲征吴三桂,随军带上了吴三桂的父亲,以及三个皇子,作为要挟吴三桂的人质,但未能如愿。

李自成的大顺军在山海关大战中惨败,退出北京西走。在这个过程中,三个皇子被大顺军裹挟着撤退,随后不知所踪。

真假太子之谜:一个神秘敌人,折磨了大清80年

▲崇祯上吊后,他的儿子们作为象征继续影响历史

2

几个月后,北京城中,一个落魄少年叩响了明朝最后一任国丈周奎家的大门。

崇祯的大女儿长平公主,当时在外祖父周奎家里,与少年相见之后,掩面而泣。史书记载,周奎也给少年“跪献酒食”。他认定这个少年正是自己的外孙、太子朱慈烺。

但很快,周奎就说这个太子是假冒的,并上报帝国的新主人——清廷摄政王多尔衮。

多尔衮下令辨别太子真假,找来明朝贵妃袁氏和东宫太监一帮人辨认,都说这个太子是假的。但有几名内监坚持说是真的,结果这些说太子为真的人都被处死。御史赵开心在上疏中说了一句“太子若存,明朝之幸”,被清廷认为是留恋故明的流露,差点遭处死。

在杀了一拨人之后,所有人都指认太子是假冒的。

随后,这个被清廷认定为“伪太子”的人遭到处斩。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摄政王多尔衮公开表示:“有以真太子来告者,太子必加恩养。其来告之人亦给优赏。”但实际上,那些指认太子为真的人都遭惩处,而那些指认太子为假的人都得到奖赏。

太子的外祖父周奎的态度前后变化,颇为可疑。当代史学家何修龄通过查阅顺治元年清廷的赏赐记录发现,明朝投降清廷的外戚不少,但独有周奎得到“缎百匹、银百两”的重赏,推测唯一的可能是周奎在出卖、举报和指认“伪太子”一案中立功了。

后世史学家大多认为,此案中的太子其实是真的。著名的明清史专家孟森论证指出,此案中被处死的所谓“伪太子”实为真太子,而被喊来证明太子为假的袁贵妃,其实才是冒牌货。

真真假假,成为明清易代之际一个重要的斗争工具。

在北京的“太子案”刚刚平息之后,位于南京的南明弘光朝廷又冒出来一个自称是朱慈烺的太子。

弘光帝朱由崧听闻消息十分紧张,对辅佐他的马士英说:“朕将何以自处?卿等细细查辨。”潜台词很明显,如果此人真是太子朱慈烺,那我还有什么资格坐这个位子?

马士英心领神会,立马组织了一帮人对少年辨别真伪。

据说少年举止傲慢,众人不敢轻下定论,最后,被激怒的大学士王铎说了一个“假”字后拂袖而去。马士英等人于是拍板,一致认定此人为“伪太子”。

在接下来的审讯中,这个少年招供称,自己本名叫王之明,是万历朝一个驸马的侄孙,乱世中突发奇想,假冒太子之名来求取富贵。

朱由崧松了一口气,赶紧命人将审讯记录颁行天下,以正视听。

无奈,当人们相信一件事情背后牵涉政治阴谋时,真伪的认定就失去了权威性和说服力。尽管弘光朝宣布这是个“伪太子”,但反对者也可以站出来声称朱由崧为了保住自己的帝位,故意以真为假。

在武昌拥兵自重的左良玉此时借口救护太子,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出兵准备攻入南京。马士英将原本在东线防御清军的部队西调,去打左良玉。这场致命的内讧很快终结了弘光朝这个短命小朝廷。南下清军在东线防务空虚的情况下,轻而易举渡江攻破南京。

由于弘光朝的内讧是由“南太子案”引起的,当时有史学家指出,这个叫王之明的“伪太子”其实是清廷派出来的间谍,“借以蛊惑人心”,让南明政权“同室互斗”。不过,这一说法无法证实。

有意思的是,攻破南京城后,清军主帅多铎命人将关在狱中的王之明释放,毕恭毕敬地迎接、让座,并对南明降臣说:“此真太子也。”

此时此刻,多铎是南京城内的老大。他说太子是真,就是真,没人敢质疑和反对。

据说,多铎还将朱由崧所选的妃子,赐给了所谓的“真太子”王之明。

正如我前面所说,太子的真假,全由政治斗争的需要来决定。多铎认为,树立一个“真太子”可以安定新归附的江南地区,所以就认定王之明是太子朱慈烺。等到江南的秩序稳定下来,这个“真太子”遂遭到冷落。

清廷最终仍以假冒前朝太子之名,匆匆将其处死。

真假太子之谜:一个神秘敌人,折磨了大清80年

▲真假太子案成为清军攻下江南的一个工具

3

南、北两起“太子案”终结后,历史上再无关于太子朱慈烺的任何消息。但是,崇祯剩下的两个皇子——三皇子和四皇子,尤其是三皇子,开始以影子的形式频繁活跃在反清复明的舞台上。

这就是所谓的“朱三太子”——清朝入关七八十年间,一个最神秘的政治敌人。

据不完全统计,自顺治至雍正中期,帝国内部打着“朱三太子”之名起义、谋反或行骗的事件,至少发生了20起。其中最大的几起,都发生在康熙朝,这正是康熙对陈四一类的群体流民十分敏感和厌恶的原因,搞不好这又是一起“朱三太子”式的谋乱。康熙对“朱三太子”的记忆太深刻了,他曾说,在他在位期间,“匪类称朱三者甚多”。

随着明亡的年月越来越远,民间对崇祯之子的排序和名号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起事者自称“朱三太子”,有时候指的是皇三子,但大多时候指的其实是皇四子。他们给“朱三太子”安的名字也千奇百怪,都是叫朱慈×,但几乎没有一个是一样的。有的叫朱慈璊,有的叫朱慈英,靠谱一点的,叫朱慈炯、朱慈焯、朱慈焕、朱慈焞等等,这些至少知道明朝皇室子孙起名都用金木水火土五行做偏旁,崇祯的儿子轮到用“火”字旁。

顺治十三年(1656年),直隶真定出现了一个自称是“朱三太子”的人,他说自己叫朱慈焞。这个“朱三太子”亦欲举事抗清,先搞庙会集资,香客按照未来明朝光复后的官职捐献相应价码的香火钱。结果,两个捐了未来七品县令的人因为争抢道路大打出手,把整个反清复明的大计划捅到了官府。自称朱慈焞的“朱三太子”随后被处死。

类似事件在顺治朝发生多起,但相比当时的南明政权,这些“朱三太子事件”给清朝造成的影响并不大。康熙继位后,除了台湾的郑氏集团坚持抗清之外,清廷基本实现了对明朝疆域的全面征服,此后,以“朱三太子”为旗号反清复明的事件越来越多,影响也越来越大。

康熙十二年(1673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吴三桂在云南起兵,扬言要在明年元旦把朱三太子推上帝位。

一个月后,消息传至北京,汉人杨起隆伪称自己就是“朱三太子”,并组织了千人规模的八旗汉人奴仆起义队伍,起义者自称“中兴官兵”,建年号“广德”,以头裹白布、身束红带为标志,约定十二月二十三日五更时分在“京城内外,放火举事”。因消息走漏,杨起隆提前一天仓促起事。

康熙获悉这起发生在天子脚下的“朱三太子事件”,极为震惊,命令关闭京师九门,缉拿起义者。史书记载,“获贼既多,斩头无地,以车满载出九门斩之,尸积如山,如是者八日”。

杨起隆随后成为仅次于三藩之乱首领人物的特级通缉犯,康熙一刻也不放松对他的缉捕。大约七年后,陕西汉中缉拿了一个自称“朱三太子”的人,又称自己就是杨起隆。康熙却认定,此人既不是朱三太子,也不是杨起隆,仅是杨起隆起义队伍中的一个逃犯,后来托名造反而已。又过了两年,康熙还不忘提醒帝国官员,别忘了缉拿杨起隆的事。可见这个伪“朱三太子”在康熙心中留下了多大的阴影。

康熙十六年(1677年),福建漳州人蔡寅自称“朱三太子”,组织“白头军”抗清。

康熙十八年(1679年),清军在湖南新化县一座寺庙内俘获了一个自称“明朝太子朱慈灿”的人。此人自述曾随李自成败军离京,后在河南出家为僧,流落江西、湖广20余年,因病还俗。康熙为此专门询问过明朝的老太监,最后含糊地认定“大约是假”,并将其处死。

对于此起彼伏的、大大小小的“朱三太子事件”,康熙一概十分关注,并亲自介入。真正的“朱三太子”或许从未现身,但已经在帝国的统治者心中留下了挥之不去的梦魇。

真假太子之谜:一个神秘敌人,折磨了大清80年

▲影视剧中的杨起隆,一个自称“朱三太子”的人

4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一个可能是真正的“朱三太子”被捕了。

事情源于浙江的一起反清复明起义。张念一以“朱三太子”的名义起事,建年号“大明天德”,扬言“朱三太子要复中原”。起义失败后,张念一被捕,清廷在审讯中获悉一个可能是真正的“朱三太子”长期生活在江浙一带。于是,一张缉捕之网悄然张开。

大约两个月后,山东巡抚报告,在境内缉获了“朱三太子”。被捕后,“朱三太子”供称,他已改名王士元,“原姓朱,是明朝后裔,排行第四,叫慈焕,我二哥哥早死了,我与三哥哥同岁,自十岁上就离开了”。

据其供述,当年,李自成大顺军自北京败退后,朱慈焕流落到安徽凤阳,偶遇一名姓王的明朝给事中,说明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王收养了他,并为他改名王士元,随其子弟读书。朱慈焕十九岁时,王家突遭变故,朱慈焕再度流落江湖,几年后,他娶了胡姓女子为妻,落户浙江余姚,在家开设私塾,人称“王老先生”。

朱慈焕曾向密友透露过他非同寻常的身份,消息由此传开来。张念一等人得知后,遂拥戴这个“朱三太子”反清,这让朱慈焕很害怕,从起义一开始就四处躲藏。期间,他的妻妾、女儿、儿媳等人因官府通缉而上吊,三个儿子也被捕。他本人被捕后供述:“我从没有非分之想。遇见他们要妄为的人,我惟有躲避了,因劝不住他们,所以躲到山东,苟延残喘而已。”

在康熙的授意下,清廷对这个“朱三太子”的审讯规格定得非常高。朱慈焕祖孙三代七人被押解到京城,由九卿会审。

当时,朱慈焕已经75岁高龄,他对主审官员说:“吾今年七十五岁,血气已衰,鬓发皆白,乃不作反于三藩叛乱之时,而反于清宁无事之日乎?且所谓谋反者,必占据城池,积草屯粮,招买军马,打造军器,吾曾有一此乎?”

刑部认定他未参与谋反之事,但又下定论说:“朱某虽无谋反之事,未尝无谋反之心。”

然而,最终的定罪,却与谋不谋反无关。

几名大学士在联合审讯后,由张廷玉结案上奏说:“王士元自认崇祯第四子,查崇祯第四子已于崇祯十四年身故,又遵旨传唤明代老太监,俱不认识。王士元明系假冒,其父子俱应凌迟处死。”

康熙要朱慈焕死,底下人自然明白怎么操作——假冒前朝皇子,这个罪名既能让清廷摆脱严苛无情的骂名,又能让不管真真假假的帝国潜在敌人消弭于无形。正如孟森所说:“以前朝皇子非罪名,务令以假冒为罪。”真是前朝皇子,那是没罪的,按清廷宣称的政策还必须优待,所以一定要说他是假冒前朝皇子,这样才能定罪。

就这样,75岁的朱慈焕被凌迟处死,他的儿孙也被杀。整个家族遭遇了灭顶之灾,无一幸存。

后来,清廷在修《明史》的时候,为了掩盖被杀的朱慈焕的真实身份,在崇祯几个儿子的排序和名字上做了手脚。朱慈焕自供是崇祯第四子,《明史》却记载崇祯第四子为朱慈炤,第五子为朱慈焕。因第五子早夭的事实众所周知,清廷就可顺势摆脱杀害朱慈焕的嫌疑,而进一步坐实康熙四十七年凌迟处死的这个“朱慈焕”是个冒牌货。这就是我前面所讲的,历史书写本身就是一种权力,它可以掩盖一些事实,也可以制造另一些事实。

总之,康熙四十七年的朱慈焕之死,是清朝入关以来“朱三太子”最接近真实的一次现身了。此后,民间仍以“朱三太子”为反清复明的象征,但通通都是假托其名而已。

真假太子之谜:一个神秘敌人,折磨了大清80年

▲影视剧中的天地会,是反清复明的一个地下会党

5

1644年清廷入关,对明朝臣民宣布:“义师为尔复君父仇。”我们是替明朝复仇来的,明清的共同敌人是李自成的农民军。这个口号很有迷惑性,一开始颇得明朝臣民的认可,连南明弘光朝都曾计划与清军联手打农民军。

与“替明朝复仇论”相配套的是,清廷多次宣称礼遇和优待明朝皇室子孙。这是顺理成章的,你想啊,不可能我说替你报仇,完了把你全家都做了吧,这样狼子野心全暴露了,还怎样取信天下!

顺治在即位诏中,承诺明朝宗室贵族“首倡投诚,先来归顺,赴京朝见者,仍给禄养”,只要跟了我,你们的待遇不变,跟明朝一样。清军攻克南京后,重申“遇明朝子孙,素从优厚”。

康熙也曾在南巡期间,亲自祭拜明太祖朱元璋的孝陵,看到陵寝损坏严重,无人专职看守,遂表态说:“朕意欲访察明代后裔,授以职衔,俾其世守祀事。”

但事实上,由于明朝实行同姓贵族分封制,皇室成员众多,且在各地拥有巨大的政治和经济特权,南明各政权正是拥戴各个宗室成员建立起来的。所以,清廷对明朝宗室势力颇为忌惮,表面上宣称要优待,要寻访后裔供起来,背地里却对有实力、有身份而可能对其统治构成威胁的明皇室成员采取了斩草除根计划。

怎样不动声色地斩草除根,这是个技术活儿。

康熙拜祭完明孝陵,交代当地寻找明代后裔,地方官最终以“虽经查访,亦难得实”——找了,但明代后裔身份无法核实——而作罢。这是一种人畜无害的说辞,既顾全了皇帝的体面,又不至于真的找个明代后裔供起来,成为民间反清复明的象征。

然而,更多的时候,清廷采用的是“假冒”的罪名,将真真假假的明代宗室成员,一概置于死地。

真身一旦出现,按照清廷宣称的政策,不仅不能加害,还要礼遇优待。这是清廷不愿意承受的结果。因此,不管真假,一概认定为假,这就有了正当杀害的理由,一劳永逸。这就是清廷的如意算盘。上文讲到的所有“明太子案”“朱三太子案”,全部被清廷公开认定为“伪太子”“伪朱三太子”并处死,原因在这里。仅有多铎攻下南京后,一度为了政治需要宣称南京那个王之明是“真太子”,但很快,“真太子”进京后被覆案,重新认定为“伪太子”,匆匆处死。

不仅是各种名目的末代皇子被“打假”,连明朝宗室,清廷也以“打假”之名进行杀害。

明朝永安王宗室朱华塘,封镇国将军。顺治二年(1645年),多铎兵临江南,朱华塘投降后,携清廷恩诏一纸赴湖广招抚,见族中宗室俱已投顺,自己便在九华山出家。后外出化缘,在江西九江被捕。朱华塘当时已经79岁高龄,“衰病垂危”,但清廷仍以“诈传亲王令旨”罪将其处死。一个“诈”字,说明清廷认定这个朱华塘是冒牌货,跟后来康熙时期处死朱慈焕的操作,如出一辙。

明亡后,明朝宗室朱应龙出家为道,改名王道真,暗地里招募英雄好汉,密谋“恢复故业”,后被陕西平凉府捕获。被捕后,朱应龙只揖不跪,自供身世说是“天启东宫太子”。尽管王道真供述东宫太子细节甚详,但清廷仍以“诈称天启东宫”罪将其处死。

但是,问题也来了。

清廷自以为以“假冒”之名可以从肉体上消除明朝宗室敌对力量,却没想到,由于那些“真身”迟迟未被认定,导致后续有无数的“真身”冒出来。“朱三太子”在清朝入关后80年内层出不穷,成为孟森所说的社会反清复明的一种“公名”,正是因为清廷从未承认其中任何一个人是真正的“朱三太子”,所以民间始终相信真正的“朱三太子”还活在人间。这就叫“假作真时真亦假”,真真假假,官民双方都可以从自身立场出发进行阐释,各取所需。

假如清廷从一开始就“以假为真”,认定具体的一个人为“朱三太子”,那么,哪怕真正的朱三太子现身了,他也难以自证为真,“朱三太子”这个名号的能量想必就会小很多,不至于折磨了清朝几十年。

尽管雍正中期以后,“朱三太子”再未出没(此时“朱三太子”要在世,已经年近百岁,打他的旗号,有违人寿的常识),但“朱三太子案”后遗症,仍然深深笼罩在雍正心中。雍正在他的《大义觉迷录》中说:“从来异姓先后继统,前朝之宗姓臣服于后代者甚多,否则隐匿姓名伏处草野。从未有如本朝奸民假称朱姓,摇惑人心若此之众者。”

到了乾隆时期,一个虚构的人物——朱洪英取代“朱三太子”开始走红,成为反清复明的象征性人物。天地会的起源传说中,就主打朱洪英要复兴明朝的点,作为吸纳会众的共同记忆。这也算是“朱三太子”留给乾隆的一个恶梦,终其一生,他像他的祖父和父亲一样,对各种可能存在的聚众谣言和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妖术,都十分恐惧,必欲彻查追问到底。

康雍乾在所谓的盛世中,大兴文字狱,说白了也是这种政治性梦魇在作祟。

无论他们如何严苛地打击人心,消灭思想,整个清朝始终无法摆脱统治合法性危机,直至它覆灭为止。


参考文献:

[清]张廷玉等:《明史》,中华书局,1974年

赵尔巽等:《清史稿》,中华书局,1977年

孟森:《明清史论著集刊》,中华书局,2006年

[韩]李平秀:《从天地会看清代民间社会的满汉关系》,《清代满汉关系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

王成兰:《从“陈四案”管窥康熙五十年前后的社会控制》,《清史研究》,2002年第2期

刘小萌:《清代民间的“反清复明”活动与“明室宗裔”旗号》,《民族研究》,2017年第6期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朱三太子”真相:一个神秘人,折磨了大清80年》由网友最爱历史...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dm/dc/cmgbbssjWSNkmzmkmbdl.html report 32977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