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买房,成年人的快乐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买房,成年人的快乐 收藏 编辑:吕秀秀

有人说,买房是成年人的快乐,你同意吗?

 
最近,一部纪录片《人生第一次》也讲述三个关于买房子的故事。
 
说不上有多心酸,但我们却或多或少地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房子是我的一层盔甲


27岁的闫晶来自黑龙江。
 
研究生毕业之后,她选择留在北京,在某知名培训机构做英语老师。
 
为了买房,她窝在16平米的出租屋内,每天上八节网课,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曾经为了多赚点钱,连续上了16天的课。
 
经常趁着两节课之间的间隙,赶紧煮一碗速冻饺子喂饱自己。
 
但即使这样,闫晶还是说:饺子吃的再多,没有房,还是冻耳朵。
              
租来的房子,始终不是自己的,就连在墙上钉一颗钉子,都要经过房东的同意,丝毫没有放纵的底气。
 
终于下定决心准备买个一居室之后,闫晶开始跑中介,参观各种楼盘,了解购房政策。
 
她思路清晰,一定要买个朝南的房子,朝北的不看,每月贷款一万元以内。
              
几套房子下来,闫晶依旧没能找到心仪的房子 —— 喜欢的钱不够,预算范围内的,又达不到自己的要求。
 
她只得妥协,降低一些要求。
 
终于,她遇上了一套各方面都不错还在预算内的房子,报价325万。
            
可即使这样,闫晶依旧不敢独自做出决定,她需要得到父母的帮助。
 
她决定回老家,征求爸妈的意见。
              
从家中陈旧的装修可以看出,父母并非有多么的富裕。
 
原来,这套房子是集合两家之力,自己和男友两家父母各出110万,小两口再背上90万的贷款。
              
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买房,这算是常规操作。
 
买房,对于年轻人来说几乎不可能是一件能够独自完成的事。
 
能拿出110万现金,在县城里绝对算的中层家庭,想必父亲已是倾囊而出,只为了能让女儿在新家庭不矮人一头。
             
最终,闫晶拿下这套59.96平米的一居室,成交价是296万,加上税费中介费,大概310万。
 
就这样,闫晶开启了每月7000多元的房奴生活。
 
说起为什么自己对买房子有如此强烈的执念,她说:
              
而片中一段旁白,似乎更是道出了许多买房人的内心:
 
买套房,就像给人生穿上了一套盔甲,虽然有时让人觉得这套盔甲好沉啊,脚步走得很慢,但穿上铠甲的人生,会拥有分量感。
 
「进可攻,退可守」应该就是这个意思吧。
 
 


买房就是一场博弈

有人说女人更爱买房,因为需要一个家给自己带来安全感。
 
而男人买房大多出于刚性的住房需求,温亚龙就是其中之一。
 
准爸爸温亚龙和妻子结婚多年,仍旧和父母挤在71平米的两居室中。
 
妻子年底就要临盆,当务之急就是赶紧置换一套大一点的房子,能让一家5口住得舒服点。
 
他看中了一套房,房主要价425万。
 
可温亚龙只出得起400万。
             
中介试图把差距变小:
 
买方从400万一点点往上加,从400到403再到408;
 
卖家从425万一点点往下降;从420到418到再412;
 
到最后差距只有四万的时候,买卖双方终于见面。
 
一场房价之间的博弈开始了......
               
温亚龙把自己难处娓娓道来:
 
工资本身就不多,孩子快要出生了有很多要花钱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400万里的首付也是靠三家之力一起东拼西凑来的——商业贷款、公积金、两家父母一辈子的积蓄,夫妻两的积蓄,向亲戚借的30多万。
 
另一边,房东李先生也做出让步:交房前10个月的房租都可以算在内抵掉房价。
 
但实际操作起来不简单,这一轮博弈没有结果。
              
经过中介的调节,卖家李先生再次做出让步:几万元的定金也可以过几个月再给。
 
可温亚龙知道,哪怕定金可以延期交,一家人不吃不喝加上工资,仍旧凑不齐对方心中的价位。
 
这一次,双方仍旧没能达成共识。
 
就在谈判彻底结束前,温亚龙还是不肯放弃。
 
一改之前的愁容,他硬生生挤出中年人无奈的笑脸。
 
他似乎已经开始哀求,还在寻找着最后一丝成交的可能性。
               
跟着一起赔笑脸的,还有一旁操劳一生的母亲。
 
这一幕,看着实令人心酸。
 
弹幕中很多人说,因为2万块而没拿下真的太可惜了。
 
但,这区区两万块的背后或许是支撑一个家庭的最后一份尊严。
 
温亚龙为了未出生的孩子,已经拼尽了全力。
               
直到女儿出生,他们仍然没有买到能力范围内的房子。
 
他给女儿取名「温暖」,温暖人心的温暖。
 
这其中,应该包含着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最好的愿望吧——
 
长大后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温暖的家。
 



我以为努力就可以买房


一直帮着温亚龙找房的房屋中介黄昆仑,也是故事的主人公之一。
 
只是,他可能是三个人当中,距离房子最远的那一个。
              
这是他北漂做中介的第6个年头。
 
他服务周到,面对客户随叫随到,一天看20多套房子也不在话下。
 
光是温亚龙的单子,他就跟了将近两个月,如果那套房子成交了,11万的中介费里,他可以拿到将近2万的提成。
              
就像房屋市场的大多数结局一样,努力并不代表着一定成功。
 
黄昆仑没拿到提成,他一脸淡然,说刚入行的时候也会觉得可惜,现在不会了。
 
刚到北京的时候,他也期待着能在这座城市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受疫情冲击,春节的那段时间二手房销售市场一下子萎靡。
 
房东们还可以等,但黄昆仑等不起——他要在北京活下去。
 
于是,他比房东还要操心房子。这一天,他来到一个委托他买房的客户家中,帮着清理天花板上的霉菌,简单地打扫一下房子。
 
这样主动的服务,黄昆仑已经做了好几年。
               
疫情期间,他主动帮自己辖区范围内的业主们拿快递,打扫房子。
 
他相信,只要对业主好,他们买卖房子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
              
他在等待一个机会,捧着一颗不懂计较的真心:「搞不好哪一天,好运就降临在自己身上了呢?」
 
最后,黄昆仑对着镜头说道:希望自己能在工作的第十个年头,能凑满一套房子的首付。
 
或许,他知道自己距离「安家」的梦实在太遥远,但是心里有梦并为之不停奋斗也就够了。
 




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人是悬挂在自己所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生物。」
 
动物只有吃饭和繁殖的欲望,所以只要满足食欲和性欲,就一切安然。
 
但是人类更加贪婪,我们不肯承认生活即是生存,所以要拼命找寻出一些意义出来。
 
而中国人生活的意义似乎化为了「房子」二字。
 
前段时间大火的电视剧《安家》被吐槽剧情不真实,不接地气。
 
一群富有的演员在云端俯视众生,他们无法体会普通人「安家」的梦想就是一次豪赌。
               
剧中宫蓓蓓和丈夫看完房子感慨道:俩人博士毕业,在上海辛辛苦苦奋斗七八年,却连一套像样的两居室都买不起。
 
连高知分子,名校出身的他们都买不起房子,更何况条件更差的普通人呢?
 
编剧六六从十年前的《蜗居》到现在的《安家》,让我们看到微妙的隐喻 ——
 
现在的中国人,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好像才能真正安下心来。
 
有人说不想一辈子都被捆绑在买房的路上;
有人说北京4环内一个厕所等于一次欧洲游;
有人说无论别人怎么劝,我一定要买房子;
有人说当过了诗和远方的年纪,买房就是疗愈中年危机的最好办法。
......

是啊,不论支持还是不支持买房,每个人都抱持着自己的意见,并坚定不移。
 
而对于故事的看客来说,只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演的是你我的众生相,我们都只不过是其中的甲乙丙丁罢了。

*图片来源:纪录片《人生第一次》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买房,成年人的快乐》由网友RT,我想知道:买房,成年人的快乐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dd/mg/dczsbgclWSNkmzdlsgsb.html report 12397 有人说,买房是成年人的快乐,你同意吗? 最近,一部纪录片《人生第一次》也讲述三个关于买房子的故事。 说不上有多心酸,但我们却或多或少地从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               房子是我的一层盔甲27岁的闫晶来自黑龙江。 研究生毕业之后,她选择留在北京,在某知名培训机构做英语老师。 为了买房,她窝在16平米的出租屋内,每天上八节网课,除了工作还是工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