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三国时期“合肥”为什么如此重要,让东吴孙权死咬不放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三国时期“合肥”为什么如此重要,让东吴孙权死咬不放 收藏 编辑:张晓华
巢湖,是中国第五大淡水湖,处于长江和淮河之间,分属两大水系的东淝河和南淝河在逍遥津汇流。新石器时期,人们在此定居。北魏郦道元所著《水经注》称:“夏水暴涨,施(南淝河)合于肥(东淝河),故曰合肥。”

三国时期,曹魏和孙吴围绕合肥在45年里爆发10次大规模战争,曹魏四越巢湖不成,孙吴六攻合肥不下,为什么孙吴紧盯着合肥不放?



上图_ 合肥地理位置



  • 位置特殊  交通要冲


  • 曹魏和孙吴首先看中的是合肥的地理位置。合肥,古称庐州、庐阳、合淝,总面积11445.1平方公里。它东挽江淮丘陵张八陵,西抱大别山余脉皖西山地,南濒长江,北枕淮河。汉元狩元年(前122年),汉武帝首置合肥县,时移世易,当地的区位优势日益显现。

    秦岭和淮河横贯东西,势分南北。秦岭余脉延伸至安徽,天柱山、白马尖、老嘉山、琅琊山自西向东组成标志性的江淮分水岭,其中位于肥西的将军岭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嘉庆《合肥县志》载:“将军岭在城(合肥)西四五十里,一名分水岭,岭下有分水田,一源二流(一流入江,一流入淮),即淝源分流处。”



    上图_ 合肥县城池图(源自·清雍正《合肥县志》)



    秦汉时期,北方自合肥南下,分为东、西两路。

    东路经巢湖(今安徽巢湖市)、过昭关(今安徽含山)、至历阳(今安徽和县)、抵丹阳渡江,达吴县(今江苏苏州),这是联系江南的要道。

    西路自群舒(今安徽庐江西),绕道衡山,从枞阳渡江,或穿衡山,到浔阳江,通江夏(今湖北省武汉南),此路是连接闽越的捷径。

    孙吴偏居东南,不论自保还是扩张,交通无疑是左右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合肥是南北交通的关键节点,因此,孙吴对合肥倍加重视。



    上图_ 孙权(182年-252年5月21日)



  • 水路漕运  事半功倍


  • 相较于陆路交通,合肥的水路航运更具优势。在大运河没有开通之前,东西走向的长江、黄河和淮河,缺少南北走向的河流沟通,导致三者处于相对孤立的状态。先秦时期,当地民众开凿“江淮运河”,沟通了南淝河和东淝河。时至三国,曹操鉴于合肥战事频仍,发动民众重修运河,河道运力得到很大提升,这条运河又名“曹操河”。

    根据《水经注》的描述,江淮运河属于季节性通航河流。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三月,曹操亲率大军至谯县(今安徽亳州)“作轻舟,治水军。秋七月自涡入淮,出肥水,军合肥。”不仅如此,他曾四次在夏季率水军抵达合肥,从中印证了淝水夏季通航的事实。



    上图_ 巢湖 位置所在



    与陆路相似,合肥水路交通同样四通八达。南方政权自濡须口,入巢湖,经江淮运河,过寿春,转涡水,直击中原腹地。北方政权利用夏季高水位顺流南下,可饮马长江,西可进取武汉,东可威压南京。凭借水路交通的优势,合肥发挥着枢纽的作用。

    历史地理学家严耕望认为:“古代中国之疆域以黄河、长江流域为主体,而中隔秦岭、伏牛、桐柏、大别诸山脉,使南北交通局限于东西中三主线。……东线由河淮平原逾淮水至长江下游之吴越。”

    孙吴当时有汉水、濡须水和中渎水等三条北上水路。由于刘备占据着荆州一部,襄阳又掌握在曹魏手中,汉水不是理想的选择。中渎水水位变动较大,不能保证常年通航。孙吴水军最盛,以水代兵不失为一种性价比较高的策略。对此,孙吴只能选择由长江转濡须水入巢湖作为突破口,而曹魏掌握的合肥是阻碍孙吴兵进中原的巨大阻碍,必欲除之而后快。



    上图_ 三国地图



  • 经济“输会”  举足轻重


  • 在经济上,合肥对孙吴的经济颇有裨益。《史记·货殖列传》,“郢之后徙寿春,亦一都会也。而合肥受南北潮,皮革、鲍、木输会也。”借助于“南北潮”的水运,使合肥跃升为当时与长安、洛阳齐名的货物中转中心。

    时隔一个半世纪,东汉史学家班固在《后汉书》中,再次提及合肥:“寿春、合肥受南北湖,皮革、鲍、木输,亦一都会也。”这里班固对合肥的记述进行了微调,将“南北潮”改成了“南北湖”,“输会”变成了“都会”。

    当时,合肥南有巢湖,北有芍陂,班固的记载明显更趋合理。当地“百货骈集,千樯鳞次”,尤其是金斗河两岸“悉列货肆,商贾喧阗”,商贸繁荣,百业兴旺。在《后汉书》中,合肥位列全国八大“都会”之一,说明当地由物流中心向商贸中心的转变。

    合肥集中了“皮革、鲍、木输”等物资,唐人颜师古注曰:“皮革,犀兕之属也。鲍,鲍鱼也。木,枫柟豫章之属。”相对于以纺织、制瓷、冶炼、造船为主的孙吴而言,在社会、军事、民生等方面有很强的互补性。孙吴欲将合肥纳入麾下,助长国家实力,提升经济质量,也在情理之中。



    上图_ 黄河 长江 淮河 洪泽湖 巢湖



  • 守江必守淮  战略支撑点


  • 其实,合肥在孙吴的战略上有着更为重大的意义。长江全长6300余公里,孙吴不可能在长江沿线布置重兵,只能分兵进行重点防御。淮河东西全长1000公里,横跨豫、鄂、皖、苏、鲁等五省。《禹贡》称:“导淮自桐柏,东会于泗、沂,东入于海。”

    淮河水系共有58条支流,流域中有洪泽湖、高邮湖、宝应湖等五大湖泊,沿岸遍布湾地、洼地和沼泽。孙吴以此为跳板,进能问鼎中原,退能巩固长江,陈兵淮河流域,优势明显大于长江。能为孙吴政权赚取充足的战略纵深。



    上图_ 《读史方舆纪要》是清朝初年顾祖禹所撰,中华书局2005年出版



    明朝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明确提出:南方政权“其时之盛衰,大约以淮南北之存亡为断。”这是对孙吴最好的注解。作为江淮流域的中心城市,合肥的得失,关系到孙吴守淮战略的成败。曹魏显然意识到这一点,魏明帝曹容坦言:“先帝东置合肥,南守襄阳,西固祁山,贼来辄破之于三城之下。”可见,合肥和襄阳、祁山并列为曹魏三大战略重镇之一。曹魏和孙吴争夺合肥,无疑是服务于全局的战略措施。

    顾祖禹总结:合肥“府为淮右襟喉,江南唇齿。自大江而北出,得合肥则可以西问陈、蔡,北向徐、寿,而争胜于中原;中原得合肥则扼江南之吭,而附其背矣……盖终吴之世曾不得淮南尺寸地,以合肥为魏守也。”一番话将提高了合肥的地位。

    曹魏在江淮地区扎根合肥,牵制了孙吴的军力,为最终一统天下埋下了伏笔。纵观历史,合肥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所发挥的作用非但没有削弱,反而与日俱增。
     
    参考资料:《三国志》、《后汉书》、《史记》、《读史方舆纪要》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三国时期“合肥”为什么如此重要,让东吴孙权死咬不放》由网友RT,我想知道:三国时期“合肥”为什么如此重要,让东吴孙权死咬不放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mbdd/md/dczsbgclWSNkmzdldlss.html report 6998 巢湖,是中国第五大淡水湖,处于长江和淮河之间,分属两大水系的东淝河和南淝河在逍遥津汇流。新石器时期,人们在此定居。北魏郦道元所著《水经注》称:“夏水暴涨,施(南淝河)合于肥(东淝河),故曰合肥。”三国时期,曹魏和孙吴围绕合肥在45年里爆发10次大规模战争,曹魏四越巢湖不成,孙吴六攻合肥不下,为什么孙吴紧盯着合肥不放?上图_ 合肥地理位置位置特殊  交通要冲曹魏和孙吴首先看中的是合肥的地理位置。合肥,古称庐州、庐阳、合淝,总面积11445.1平方公里。它东挽江淮丘陵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