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一款相亲App异军突起,映客是幕后操盘手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一款相亲App异军突起,映客是幕后操盘手 收藏 编辑:王阿强

映客创新项目团队选择从一个单一且旺盛的需求点出发,做垂直细分人群。奉佑生说,垂直首先是需求垂直,其次才是地域垂直。


作者 | 石灿
编辑 | 杨晶

夜深了,中年人的社交欲和寂寞在互联网倾泻而出。
 
刘明智斜躺在床上打开“对缘”App,进入一个可三人同时在线对话的直播间。在线主持人欢迎刘明智进入直播间,让他介绍自己。
 
刘明智说,两年半前,妻子去世,留下他一人,如今想找一个好人过下半生。
 
手机屏幕上,刘明智、相亲对象和主持人三个人实时在线。他们六目相对,这场低配版的《心动的信号》引来近百人观看,有人在意刘明智是否牵手成功,有人关注女方的心意如何。
 
女方开始说话了。她现在也单身,听了刘明智的阐述,有点心动。但他们相隔太远,刘明智在河北,她在安徽,她不想离家太远。
 
刘明智挽留说,其实也不远,高铁很快能相见。女方没再多说,想下线。主持人出面挽留,鼓励刘明智别灰心,“对缘”还有很多单身女性,他还有机会。
 
对缘App上的界面示例截图,左边是主界面,右边是在线相亲现场
 
“对缘”的目标用户群年龄段在30~40岁,它的母公司是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兄弟产品是映客直播,外界把这家公司统称为映客,时下市值23.8亿港元。
 
映客靠直播业务风生水起,2018年在香港交易所挂牌上市,2020年上半年,映客营收22亿元,同比上涨48%,净利润8300万元,至今连续6年盈利。
 
直播让映客冲出重围,但映客选择的秀场直播业务已经在平行周期中行走很久。第三方机构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直播用户5.04亿人,用户增速持续放缓,预计2020年直播用户为5.26亿人,天花板触顶,显示这一赛道没有大规模增长空间。
 
这种背景下,映客开始寻找第二增长曲线。
 
包括积目、对缘在内的多款矩阵产品在商业上的潜力逐步凸显,其背后浮现出映客发力“互动社交”的战略野心。它试图构建覆盖更多人群与市场的互动社交产品矩阵,通过公司技术、运营中台,把资源输出到各个具体业务线中,进行产品形态大变革。
 
财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映客直播每月平均活跃用户达3297万,同比增长11.68%。

映客CEO奉佑生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现在公司投入在新产品上的资金很多,但做产品不再像当年做映客直播时靠强口碑传播了,得选择具体的需求点进行精细化运营,每个产品的商业闭环都要跑通。
 
“如果只用直播来定义映客这家公司,相对来说这种认知很单一。”奉佑生主导的映客正在对公司进行系统化调整。
 
对缘App“因缘崛起”
 
2020年大年初五,李涛急急忙忙地走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十多个小时前,他还在新加坡度假。
 
李涛走出机场,打了个车立马往家赶,打开电脑,开始工作。由于疫情爆发,国人出门受限,他负责的对缘App数据暴涨,他心里明白,机会可能来了。
 
对缘初创团队有10个人,除了在湖北的一位同事无法抽身返回北京外,其他几位同事全部被召回北京。他们在线办公,以每周一个版本的速度迭代对缘App。
 
映客把更多资源砸给对缘。从2020年1月至6月,对缘App的用户增长曲线陡然上升,目前已成为云相亲赛道头部产品。招商证券的分析称,对缘云相亲模式匹配精准高效、打破时空界限,满足了下沉市场2亿以上小镇青年强烈的交友需求。
 
对缘还创造了“在线红娘”这一新兴职业,这一群体的就业空间很大。目前,对缘已有数千位全职红娘,其中,王牌红娘占比达17%,人均月薪超万元。
 
对缘项目最早在2019年初被提出来。当时,对缘团队把创业方向定在中国人的吃、穿、住、行、吃、喝、玩、乐八大刚需上。

映客给对缘确定创业方向以某种启发。映客虽以秀场直播为主,但直播间常有用户提出相亲交友需求,映客App为此也单独开设过相亲频道。
 
这给对缘团队带来了数据沉淀和思考。
 
大环境也在提高这种想法被执行落地的概率。随着4G普及,大量人群通过秀场直播、游戏直播等大众品类适应了直播的形态,大环境教育了用户。
 
原来以珍爱网和百合网为主的相亲模式以线下筛选和线下客服为主,配对效率低,门槛相对高——对缘团队调研发现,想要成为珍爱网或者百合网的会员,会费从千元、万元、数十万元不等,一般人承受不起如此高昂的会员费。
 
这种高门槛的相亲模式一直徘徊在一二线城市,“根本无法再往下渗透,但移动互联网普及到下沉人群身上了,他们有很高的社交需求,但这没有得到满足。”
 
客观需求曲线一直上升,但光有客观存在的市场空间还不行。按照以往经验,很多在映客靠社交功能匹配到异性后,人与人之间的陌生感和尴尬是无法用算法解决的,很多陌生人因此放弃与对方进行下一步的沟通与交流。
 
这种窘境是民族性的一部分,羞涩但又想要表达,克制却又想要发泄。对缘团队思考,既然算法无法解决这种窘境,不如引入一个中间人进来解决两个陌生人之间的尴尬问题,打造一个围绕在线相亲交友为主的直播社区。
 
2019年初,对缘App在湖南长沙地区投入测试。当时,对缘初创团队只有6个人,“核心成员自己去做红娘,一边体验,一边验证这个角色能不能帮助到用户。”李涛说,他们还去线下挖掘了一些红娘入驻平台,找各种渠道引入在线红娘,看谁最合适。
 
2019年国庆节前,对缘App所有环节跑通,算法匹配用户,在线付费连麦,红娘牵线搭桥让两人聊起来。早期入驻对缘的在线红娘赚到了钱,他们相互介绍更多人到对缘上做起在线红娘。
 
对缘团队专门成立团队对他们做培训,考核上岗,这没成为负担,反而成了在线相亲模式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目前,对缘App上的在线红娘以女性居多,男性占少数,有等级考核与排名维系在线红娘生态。

做产品,商业化必须考虑。
 
“我们从第一天、第一个用户开始就开始考虑商业模式,只有商业模式跑通了,这个项目才有继续做下去的可能。”奉佑生说。
 
映客有一套完整的产品测试流程,三个月左右根据留存率、ROI、UV等数据决定一个产品的生与死。对缘核心商业模式是用户购买虚拟礼物打赏红娘或者相亲对象,并于近期上线了会员功能。
 
很多人认为相亲是一次性行为,以在一起和不在一起作为衡量相亲行为成功与否的核心标准,相完亲就结束了。“但实际上用户的复购率很高,每个月的打开次数也很高。”李涛说,而且这种行为是持续的,用户流失率很低。
 
线下相亲必须很正式的色彩在对缘中变得很简单,路上、家里的椅子上、房间、床上、沙发上都是人们连麦相亲的场景。
 
就这样,在在线红娘的撮合下,数百万人在白天或夜里就这样排遣着内心的孤独感和寂寞。
 
在线红娘李尚熙遇到过一个印象深刻的相亲男嘉宾叫“烟酒”。烟酒喜欢上一个女孩,凑巧俩人的老家在一起,开车只有20来分钟。可是这女孩在对缘上的追求者很多,烟酒有些吃醋,莫名其妙给她发脾气。
 
有一次,也是两人闹了矛盾,烟酒到李尚熙直播间生闷气,甚至快哭了。“我赶紧安慰他、开解他。”李尚熙没想到,女孩也进直播间了,对烟酒说,这男人完犊子,一点小事还要哭。
 
当天,烟酒生气离开了直播间。
 
李尚熙以为这俩人没结果了,但烟酒还是喜欢那位女孩,李尚熙只要一有机会就把他俩凑到一起说话。
 
有缘人就是有缘分。李尚熙透露,去年冬天,烟酒母亲在老家摔伤住院了,因为疫情在广东工作的他没法买机票回老家,这位女嘉宾主动说,“地址告诉我,我去照顾”。
 
烟酒非常感动。“我也嘱咐他这样的女孩千万不能错过,后来烟酒买了机票回老家,这俩人也成了,见过双方父母也都挺满意的。”李尚熙说。
 
映客创新的逻辑
 
2018年,映客上市前后,奉佑生对映客的产品经理说,可以围绕互动社交这个大赛道寻找点子做项目,不用担心项目资金,也不用担心项目资源,他和公司能搞定。

之所以选择“互动社交”,来自于奉佑生对未来的洞察:社交互动是一个非常大的赛道,大数据显示,视频化是未来最大的趋势,音频和视频的结合会愈加密切,关联愈加深刻。
 
拿到“令箭”的产品经理们各自琢磨,怎样做出新玩意儿。
 
映客正式上市后,奉佑生在广州安排了一小撮人开发新产品,之所以把创新团队放在广州,是因为与北京相比,成本相对低一些,但它创新风气并不弱。经过一轮又一轮测试,音频社交平台的两款产品渐露头角。
 
2020年疫情期间,奉佑生又在广州待了好些时间,与团队一起做产品。但他不是要自己做个产品经理,而是释放信号,给团队信心。他的理由是:“创新的风险高,找一个人和团队做这个创新项目,很容易畏手畏脚,他们害怕项目失败后的风险,我要给他们支持。”

信心之外,创新需要组织建设。为此,映客专门成立了一个创新业务部门,围绕互动社交做创新。时下,映客在广州的团队从1人发展到了300多人。

奉佑生做创新,有很多“原则性东西”。比如人的需求一直都存在、公司不能乱花钱、新产品要在三个月左右决定生死。
 
他还有自己的创业哲学:一个项目能不能做成,关键看两点——赛道和团队,“我肯定希望新产品不断从赛道中跑出东西来,但其实往往方向对了,团队也要对,才能成功。”
 
5月29日,在映客成立五周年之际,奉佑生在一封全员内部信中,总结了过去几年创新的经验。其中有一条,“通过赛马机制筛选出优秀的团队和人才,项目的成长才会快速带动人才和组织的成长。”
 
奉佑生鲜从其他公司学习经验,但赛马机制除外。他从湖南永州一路打拼,在广州加入互联网公司创业,在音乐赛道摸爬滚打多年,来自一线。他提防一切有可能与映客产生不良反应的拿来主义。
 
但赛马机制确实把映客在2018年前后的状态盘活了,有了更多可能性。奉佑生的做法是,在一个赛道投入两三个团队,一个团队成了,这件事就成了;万一两三个团队都没有做成,大概率是方向不对。
 
奉佑生不喜欢大谈社交,“中国人把社交提得太大了,动不动就对标微信。”映客创新团队选择从一个单一且旺盛的需求点出发,做垂直细分人群。奉佑生说,垂直首先是需求垂直,其次才是地域垂直。
 
在地域垂直方面,映客曾在华东、华南、西南、西北等各大地区推出了区域性互动社交产品。“我在区域性排名中第一就好,不求在全国或者全球第一。”这是奉佑生的打法。
 
社交的本质是关系链接,不同产品解决不同的关系需求。这种以建立关系的方式正在给映客带来新的机会。
 
“我一个产品可能没办法在全国做到覆盖所有人、拿到100亿的收入规模,但我用产品矩阵,在一个细分领域做出10亿,10个产品就可以做到100亿了。”奉佑生说,这种打法有点回归传统了,很像快销产品的商业逻辑,用不同产品针对不同地区,服务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
 
映客差不多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把创新业务理顺,很多初创团队的创业逻辑是想到一个点子,用全部精力去验证和试错。映客已经过了凭感觉做产品的阶段,它拥有一套完整的产品生产线,技术中台和运营中台是大类需求集中地,细分项目业务从中获取相应资源做A/B测试,拿取资源做市场推广。
 
从2018年至今,映客围绕互动社交赛道已经做了至少30款产品,有些产品已经关掉了,包括当初内部很看好的一款叫“种子视频”的产品,数据很好,但很遗憾,商业闭环没跑通。
 
也有些新产品在所有环节上都跑通了,但它的核心商业模型是广告,依赖百度或者字节跳动广告体系,自己只是一个流量曝光平台。这也是一些产品流产的原因。映客内部希望,创新产品把商业闭环的权力握在自己手里。
 
企业只有有商业化能力才能把团队做大,如果没有商业化,一直烧投资者的钱,烧久了,投资者总会用脚投票的。”奉佑生说,这两年互动社交领域的投资变冷,很大部分原因是投资者不知道这些社交产品的商业化能力在哪里。
 
谁能颠覆映客?
 
2019年,积目App被映客花8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8亿元)收购。此举成为当年中国移动社交领域最大一笔收购案。
 
积目是一款主打“潮”“酷”风格的陌生人社交产品,以兴趣为导向,面向对艺术、潮流、音乐有追求的年轻人。用户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95后人群占比接近80%。
 
95后是很多社交产品的目标用户群。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中国1995年到2009年的出生人口约为2.6亿,约占2019年全国总人口的19%。其中1995-2000年出生人口约为9945万。目前,这些年轻人正在上大学或者已迈入职场,消费意愿和能力都比较强,给新社交产品提供了较好的用户变现土壤。
 
收购积目后,映客发布公告称,通过收购积目可以更好地服务现有客户,满足目标人群更多维度上的需求。
 
这项收购案很容易让人想起陌陌对探探的收购。2018年,陌陌以6亿美元和A类股票收购陌生人社交产品探探,陌陌CEO唐岩试图把探探打造成公司新的增长引擎。
 
这两宗收购案外表看起来都是直播平台寻找新流量入口的收购方法,但这种来自外部环境的创业项目也确实给原公司带来了新的活力。

在移动社交领域,能做出冒尖儿的社交产品不容易。映客目前形成了内部孵化和外部收购两条成长路径。同时,映客也把目光放到了海外市场,在中东和东南亚地区,开发了垂直细分社交产品。
 
与映客在2016年前后同时期成长起来的公司们,内部如今正在发上一些共性变化。它们靠一款产品保证充沛的现金流,然后对产品形态和定位进行系统性调整,在经历了上一轮移动互联网红利期后,这些公司们愿意花更多资源在新产品开发上,寻找成长的第二或者第三条曲线。
 
不过,在做创新业务初期,公司的营收表现会出现起伏。
 
2019年上半年,映客在5G和人工智能上加大研发投入,做产品矩阵基础设施搭建工作,针对不同地域和不同年龄用户全面铺开,出现了一定的亏损情况。2019年中期报告显示,上半年亏损为2755万元。
 
今年2月27日,映客发布盈利预警公告,预计2019年全年净利润不超过5500万元。此前,映客也发布过相同警告,受此影响,其股价下跌至1元港币。映客目前处于中国直播平台二线位置。
 
自上线以来,映客都在盈利,但靠直播业务为核心的营收能力与净利润呈下滑趋势。从2016年开始,映客的直播收入连续下降四年。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映客的直播收入分别为43.26亿、39.18亿、37.3亿和31.76亿。现在映客内部对映客直播的定位是“正常维持这条业务线的运营,不会对它进行大刀阔斧的改动”。

映客营收对比图,2016年~2019年,图片来自同花顺
 
“把这块管理好,稳定它现有的市场地位就好了,没必要希望它称为另外一个抖音,它快速成长的时间点过去了。”奉佑生打了个比喻,“要有清晰的自我认知……别希望你家姑娘长得好一点就要成为世界(选美)冠军。”
 
奉佑生把希望寄托在未来,也是在“赌”新的周期,映客做的大多产品不是为了当下而生,而是“要看它未来至少五年的趋势变化是什么,如果做的事情不能超前两三年,你至少要确保在变化的波段里。”
 
这种期待在2020年上半年显现出来了。除核心产品映客App外,多条创新业务线营收达8.07亿元,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36.6%。
 
这也就能理解奉佑生为什么会同时在多个垂直细分赛道,铺两到三个团队做相似的事情了。

奉佑生一直在思考,谁能把映客给颠覆了?最终的结论是:颠覆映客的一定不是从秀场直播赛道跑出来的公司,而是非秀场直播赛道。
 
“往往你的颠覆者都来自你现在看不见的地方。”奉佑生说。
 
(刘明智、李尚熙为化名)




END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


投稿、转载、媒介合作联系微信号 | ciweimeijiejun
商务合作联系微信号 | yunlugong
网站 | www.ciweigongshe.net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一款相亲App异军突起,映客是幕后操盘手》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一款相亲App异军突起,映客是幕后操盘手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dmmk/mj/jdbmmbkzWSNkskzdjgcd.html report 25738 映客创新项目团队选择从一个单一且旺盛的需求点出发,做垂直细分人群。奉佑生说,垂直首先是需求垂直,其次才是地域垂直。作者 | 石灿编辑 | 杨晶夜深了,中年人的社交欲和寂寞在互联网倾泻而出。 刘明智斜躺在床上打开“对缘”App,进入一个可三人同时在线对话的直播间。在线主持人欢迎刘明智进入直播间,让他介绍自己。 刘明智说,两年半前,妻子去世,留下他一人,如今想找一个好人过下半生。 手机屏幕上,刘明智、相亲对象和主持人三个人实时在线。他们六目相对,这场低配版的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