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二战 | 东京审判前夜,他抢回了属于中国的座次与尊严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二战 | 东京审判前夜,他抢回了属于中国的座次与尊严 收藏 编辑:从小磊

图:电影《东京审判》剧照

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确定大法官的时候,原本只有9个国家有资格派出法官。

其中只有一个真正的亚洲国家,那就是中国。为了彰显这是属于亚洲人的审判,才又增加了菲律宾和印度的法官,这样就有11国派出法官。

中国派出的大法官是留学美国的法学家梅汝璈先生。

东京审判中的斗智斗勇

1946年4月,11国法官齐集东京,正式开庭审判的日子就要到了。但是,各位法官在法庭上的座位将按什么样的顺序来排列?

这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前各国法官最为关注的问题。

梅汝璈也不例外,他对助手说:“任何国际场合,争坐次在所难免,这是关系国家、民族地位和荣誉的大事,故应有的位置必须力争得到之。”

虽然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没有明文规定法官席位的次序,但法官座位的排列次序却极其敏感。

由盟军最高统帅麦克阿瑟指定的庭长——澳大利亚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法官卫勃,想使两位与他亲近的英美法官坐在他的左右手。

卫勃提议,法官席次应该按照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惯例来安排,即以美、英、苏、中、法为序。

但有的法官当即指出,按照联合国宪章,安全理事会的5个常任理事国是以中、法、苏、英、美(按照国名字母先后)为序的。

微笑着倾听良久的梅汝璈终于说话道:“个人的坐次,本人并不介意,只因与各位同仁一样,是代表了各自的国家来的,所以我还须请示本国政府。” 

图:梅汝傲先生

这一军“将”得厉害。因预定的开庭日期将至,法官们如果都要请示国内而后定,必拖延时日。

卫勃认定不能开这危险“先例”,忙说:“为确保准时开庭,坐次问题必须尽快排定,希望梅先生从大局出发。”

梅汝璈收敛笑容道:“同意庭长的意见,但中国代表应排在第二位。众所周知,中国受日本侵略最深,抗日时间最长,付出牺牲最大,审判的又是日本战犯。因此,有八年浴血抗战历史的中国理应排在第二。

再者,没有日本的无条件投降,便没有今日的审判。故我提议,各位都不用争了,法官的坐次,按受降国签字的顺序排列,实属顺理成章。”

他接着报了各签字国的顺序:美国、中国、英国、苏联、澳大利亚……

俗话说“弱国无外交”,因此,对于梅汝璈的提议,几个西方国家代表心里根本不愿接受。

直到5月2日,即正式开庭的前一天,卫勃的真实意图才暴露出来。 

据理力争

下午4时,法官们都按要求做好了准备,在法官休息室集合。

这时,卫勃突然宣布:法官座席的次序是美、英、中、苏、法、加、荷、新、印、菲,这是经过盟军最高统帅同意了的安排。

按照这个安排,庭长右边是美、中法官,左边将是英、苏法官。

很明显,英美居中,排挤中国,同时以压制加拿大作为陪衬(按照受降签字次序加拿大应排在法国之前)。

大家不禁愕然。中国法官梅汝璈和加拿大法官麦克杜哥最为愤慨。

图:1945年东京审判期间,梅汝璈身着法袍留影

梅汝璈当即指出:“这个安排是荒谬的,我绝不接受这种于法无据、于理不合的安排!”

他愤然脱下象征着权力的黑色丝质法袍,欲退出预演,以示抗议。

开庭预演仪式已经推迟了约半个小时,审判大厅里的人们等得有点不耐烦了。

此时此刻,没有人能承担得起推迟明天正式开庭的严重后果,因为这个日期已经向全世界宣布了。

那是令人窒息的20分钟。当卫勃第三次来到中国法官办公室的时候,他盯着梅汝璈一字一句地说:“兄弟们同意你的意见,预演就按受降签字国次序进行。” 

这时已经是下午5时了。一个争论多日、僵持很久的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

在场的上海《申报》记者以自豪的神色告诉外国同行:“中国抗战长达8年,战胜日本功劳最大,应当占有这光荣的一席。”

主权与尊严不容含糊

当11位对日参战国的法官穿着法袍庄严地坐在审判席上等待预演开始时,法官之间又因国旗位置而发生争执。

这时候,审判席后面插着的参战国国旗,美国国旗插在第一位,中国国旗插在第二位,中国的法律顾问吴学义一看,立刻向梅汝璈打手势。

梅汝璈马上心领神会,向庭长卫勃提出:“中国国旗应插在第一位。”

美国法官克莱墨十分傲慢地说:“为什么?”

梅汝璈当即用流利的英语慷慨激昂地阐述了中国军民自1931年“九一八事变”,直到1945年8月15日打败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所付出的巨大牺牲和代价。

他说:“残暴的日本法西斯分子在侵略战争中犯下了滔天罪行,深受其害的中国人民伤痕累累,几千万亡灵沉冤九泉。

17年间,为抗击日本侵略者,我国军民伤亡逾3500万人,击毙击伤日军达130多万,占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伤亡总数的70%。事实充分证明,中国正是打败日本军国主义的主力。” 

图:东京审判现场

随即,中美双方展开激烈的争论。

几番唇枪舌剑,美方最终做出让步,中国国旗插在了第一位,美国国旗则移至第二位。

这是自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中国代表团出席国际会议,第一次国旗插在首位。

国旗是一个国家的象征,是一个国家主权和尊严的标志。

所以,当中国国旗刚刚插在第一位,国内新闻媒介就立即刊发了这一重大新闻,有的报纸还为此刊出“号外”。

中国代表团从抵达东京到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正式开庭的40余天时间里,凭着对正义事业的高度责任感,进行着这场为千百万受害者伸冤报仇的艰苦斗争。

作为中国代表团的主要成员,梅汝璈先生凭着他丰富的经验和渊博的法律知识,全程参加了这次审判,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二战 | 东京审判前夜,他抢回了属于中国的座次与尊严》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二战 | 东京审判前夜,他抢回了属于中国的座次与尊严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dmgd/dd/jgmbgddcWSNkbdzsszkg.html report 14855 图:电影《东京审判》剧照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确定大法官的时候,原本只有9个国家有资格派出法官。其中只有一个真正的亚洲国家,那就是中国。为了彰显这是属于亚洲人的审判,才又增加了菲律宾和印度的法官,这样就有11国派出法官。中国派出的大法官是留学美国的法学家梅汝璈先生。东京审判中的斗智斗勇1946年4月,11国法官齐集东京,正式开庭审判的日子就要到了。但是,各位法官在法庭上的座位将按什么样的顺序来排列?这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前各国法官最为关注的问题。梅汝璈也不例外,他对助手说:“任何国际场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