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先去你的塞外,再回我的江南”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先去你的塞外,再回我的江南” 收藏 编辑:从小磊


丨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 金庸作品封面,几代人的共同回忆。 来源/金庸网

-风物君语-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金庸先生千古??

沉淀数日

我们从江南出发

跟随他再去人间大闹一场

▲ 2003版《天龙八部》片尾,阿朱和乔峰夕阳下行于湖边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来源/网络

“先去你的塞外,再回我的江南。”这是阿朱的江南,也是金庸的江南。

浙江海宁查家,600年来,名人辈出,曾经“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被康熙御笔亲题“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

▲ 年轻时的金庸。 来源/网络

江南,诞生了查良镛的肉身,也构建金庸武侠世界的柔情与骨血。

金庸就是金庸,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金庸;

江南就是江南,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江南。

▲ 苏州西山。 摄影/Geethan

不懂江南,就不懂金庸。

双面江南

良辰美景、杏花烟雨,只是江南的表象,金戈铁马、暗潮涌动,才是江南历史中的底色。

“江南是在农耕和游牧的拉锯战中成长起来的”,《中国国家地理》杂志执行总编单之蔷曾说,“北方游牧民族每一次大规模的南下,就是一次中原文明向江南的一次推进,在中原文明与北方游牧民族的冲突中,江南是回旋之地。”

▲ 西湖长桥。 摄影/陆圳云

正是这个“回旋之地”,给了“侠客”以施展拳脚的空间。

因此,江南温柔的外表之下,其实是一副铮铮铁骨。

“只见数十丈外一叶扁舟停在湖中,一个渔人坐在船头垂钓,船尾有个小童。黄蓉指着那渔舟道:'烟波浩淼,一竿独钓,真像是一幅水墨山水一般。’”

若不是从小被太湖鱼米滋养,金庸先生笔下断不会有这样的画面与色彩,也不会随手拈来“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余情付、湖水湖烟”这样的柔情蜜意,更不会有阿朱阿碧、王语嫣、黄蓉这样蕙质兰心、鬼马精灵的奇女子。

▲ 太湖渔船。 摄影/黄彬彬

但是,在清王朝统治者的眼中,江南有着最优秀的人才、最集中的财富、最活跃的思想,从来都不是一个让人足够放心的地方,康熙、乾隆几次南巡,那从来都不是清宫剧里的游山玩水和帝王爱情,更有学者指出,清代著名的江南三织造的另一重身份,其实是皇帝在该地区的密探机构,用以了解江南官员与士族文人的一举一动,我们最熟悉的文字狱的重灾区也在江南,海宁查家身处其中也未能幸免。

从接纳北方士族的避祸居所,到天下一等富贵风流之地,江南不断蜕变,也不断哺育着中国人的文化与精神。抵抗外族入侵的激烈反弹,富饶丰饶带来的醉生梦死,江南对中国人软硬兼施。

▲ 扬州,东关街入口。摄影/东日西雨(赵逸丹)

这些重要的江南意象,都被金庸写进了他的武侠小说,但他并未临摹现实,而是将其拆碎,在书中的侠义世界里重组起来。

金庸是如何炼成的?

海宁查氏一族的家学与命运沉浮,是金庸最重要的精神底色。

“如果我们把历代的文学作品或古代文献中提到的江南,在地图上标出来,我们会看到,这些点开始时分布得很广,随着历史的推移,点越来越集中到今日的江浙地区,也就是太湖和西湖流域……”(《中国国家地理》2007年三月刊,单之蔷语)

浙江嘉兴海宁,就在这样一个江南里。

自元朝避居海宁,江南为查家提供了繁衍生息的最佳条件。清朝,查慎行、查嗣庭兄弟入翰林院,查嗣庭更是官至礼部侍郎,查家兴盛一时。造化弄人,而后的一场文字狱,查氏兄弟入狱,家族元气大伤。到了金庸这一代,虽不如往日,却仍是书香门第。

▲ 查嗣庭受命出任乡试主考官时,出了几道试题,原本一切正常,有人却向雍正告发查嗣庭大逆不道,"查嗣庭所出经题,前用正字,后有止字,'正'字有一止之象,涉嫌议论年号,诅咒雍正之意"。雍正遂将查嗣庭定为"大逆不道,怨诽诅咒"罪,后查嗣庭死在狱中。 来源/网络

在家庭氛围的熏陶下,金庸打下了良好的传统教育基础,又在日后接受了完备的现代大学教育。这种出身背景,在那个年代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为何偏偏是金庸创造出了那个光怪陆离的武侠世界呢?

我们经历的所有事,最后造就了我们,金庸先生也未能免俗。在他读中学时,金庸先生的父亲,一位接受了完整儒学教育的地主,送给他一本狄更斯的《圣诞颂歌》。这里必须说的是,狄更斯所处的正是资本主义汹涌的工业革命时代,晦暗无光的剥削压迫背后,是他笔下透出的博爱、怜悯,这一切一点点照进少年金庸的世界里。

▲ 狄更斯《圣诞颂歌》。 来源/网络

中国人讲“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外国人讲平等博爱。金庸和同时代的青年人一样,承载着时代交替带来的兼收并蓄。学生时代便大胆质疑,以下犯上,讽刺过信奉投降主义的训导主任,反对过校园里国民党大搞党员行为。

▲ 上海《大公报》馆。1947年,金庸从3000名投考者脱颖而出,进入上海《大公报》;第二年,《大公报》香港版创刊,24岁的金庸被派入香港。 来源/网络

武侠小说以外,报人金庸最擅长的是辛辣尖刻的社评。“左”的思潮席卷全国的60年代,坚持己见的金庸被叫做“豺狼镛”,甚至遭到了死亡威胁,不得不离港外游,《天龙八部》的连载都托付给了好友倪匡。

▲ 明报创刊号。 来源/网络

金庸并不是那种只会动笔的刻薄文人。“难民潮”爆发时,他慨然相助,捐赠食物衣物。“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金庸的传奇,或许正在于知行合一。萧峰、郭靖、杨过、令狐冲,他笔下的大侠性格迥异,行侠仗义的方式更是不同,可终究未离开“扶危济困,舍身相助”的内核。金庸先生本人,也是一位真正的侠士。

1955年《书剑恩仇录》开始连载,到1972年《鹿鼎记》书成封笔。金庸身上的文人风骨、侠士气魄,以及他的所学、所想、所思,春风化雨,以一种极通俗的方式播散开来。

▲ 在明报连载的《神雕侠侣》。 来源/网络

武侠小说在中国长期遭受鄙夷,被认为是不入流的东西,还被扣上误导年轻人好勇斗狠的大帽子。可就是在这种“粗俗”的小说中,金庸借“萧峰之死”,突破了中国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成见,也突破了自身的限制。

他在《金庸作品集“三联版”序》中说:“我初期所写的小说,汉人皇朝的正统观念很强。到了后期,中华民族各族一视同仁的观念成为基调,那是我的历史观比较有了些进步之故。这在《天龙八部》、《白马啸西风》、《鹿鼎记》中特别明显。”

▲ 西湖集贤亭,黛色参天。摄影/朱露翔

如果说,到最后,金庸先生还有什么无法突破和割舍的,大概是温润如玉的江南了吧。那里的烟雨朦胧和水波浩渺,那里所保留的中国人的人文精神,给了金庸无限灵感。

始于海宁,终于海宁

“这时潮声愈响,两人话声淹没,只见远处一条白线,在月光下缓缓移来。蓦然间寒意迫人,白线越移越近,声若雷震,大潮有如玉城雪岭,际天而来,声势雄伟已极。潮水越近,声音越响,正似百万大军冲锋,于金鼓齐鸣中一往无前……”《书剑恩仇录》里这段关于钱塘江大潮的描写正是典型的海宁景象,故事本身关于乾隆扑朔迷离的身世也源自海宁民间的传说,故乡的传奇和对家族的感情都揉在了这篇金庸武侠的开山之作。

小说中,陈家洛离家十年,再回海宁,看到“自己幼时在上嬉游的城墙也毫无变动,青草沙石,似乎都是昔日所曾抚弄……先到南门,坐在海塘上望海,回忆儿时母亲多次携了他的手在此观潮,眼眶又不禁湿润起来”,那一刻,正是金庸对母亲的思念。

▲ 2002版《书剑恩仇录》,赵文卓出演陈家洛,关咏荷饰演霍青桐。来源/网络

对查家先祖的致敬,在封笔之作《鹿鼎记》里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因为《鹿鼎记》的50个章回体目录,全部采用了旧体章回小说“联对”的形式,而这些文字全部来自祖上清朝查慎行的作品《敬业堂诗集》。

▲ 1998版《鹿鼎记》,陈小春饰演的韦小宝已被认定为是经典中的经典。来源/网络

雍正年间,“科场案”爆发,礼部侍郎査嗣庭因文字入狱,并最终身死,查慎行(本名嗣琏)、查嗣瑮因受胞弟查嗣庭的牵累,都于严冬奉旨全家离开故乡,途经千里冰霜赴京投狱,三兄弟生离死别。

最终,以这样别出机杼的形式传承家族文化,金庸先生,辛苦了。

嘉兴,“最诗意”与“最侠义”的相遇

海宁隶属嘉兴,不过,在嘉兴,武侠世界又有另一分气象。

“湖面轻烟薄雾,几艘小舟荡漾其间,半湖水面都浮着碧油油的菱叶,其时正当春日,碧水翠叶,宛若一泓碧玻璃上铺满了一片片翡翠。”金庸在《射雕英雄传》(以下简称《射雕》)中对嘉兴南湖做出了如是描写。

《射雕》的故事里,临安牛家村如一颗石头投入水中,激起的第一波涟漪,便泛在了嘉兴。

▲ 《射雕英雄传》小说插图。如果丘处机没有经过牛家村,会怎么样?来源/网络

金庸笔下,生长在嘉兴的江南七怪,性格迥异,身世不同,行走江湖是因为一个“义”字;远走大漠,在一个原本素不相识的孩子身上耗尽了一生心血,为的是一个“信”字。这种义无反顾或许是嘉兴侠骨柔情的另一种注脚。

▲ 《射雕英雄传》中江南七怪和丘处机斗酒片段。来源/网络

江南七怪虽是行事怪异,甚至性格乖张,但他们从未脱离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气。金庸的书中常常透露出他的价值观,和他想传递的东西,他是个传统文化的捍卫者,尤其是有关于中国人精神的一切。

▲ 清《南巡盛典》(高晋等编撰)中记载的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嘉兴烟雨楼。来源/网络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世变,义无再辱。”嘉兴人王国维投湖前只留下这十六个字。一个地方如果没有一点侠气,是绝对生不出如此果决的人的。

这种人文环境的滋养,让江南的诗意包裹之下,藏的尽是至情至性,在这样的氛围中,金庸才成为了我们熟悉的金庸。

杭州——今夕兴尽,来宵悠悠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柳永《望海潮》

《射雕》里,完颜洪烈对着杨康和郭靖吹嘘:“我大金正隆年间,金主亮见了柳永这首词,对西湖风景欣然有慕,于是当派遣使者南下之时,同时派了一个著名画工,摹写一幅临安城的山水,并图画金主的状貌,策马立在临安城内的吴山之顶。金主在画上题诗道:'万里车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杨康借势溜须拍马道:“好豪壮的气概!”一旁的郭靖却听得恼怒之极,只捏得手指咯咯直响。

▲ 《神雕侠侣》小说插图。郭靖不仅兄弟不争气,徒弟大武小武同样是扶不上墙的阿斗。图为大武小武和郭芙一起欺负杨过。来源/网络

彼时的临安,已做了多年的南宋国都,京杭大运河的流淌为靖康之难后,南宋贵族的南迁提供了便利,北方的大批官员、民众蜂拥南下,都城临安自然成为接纳移民的重要据点。

▲ 绘图/刘昊冰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林升《题临安邸》

此般西湖,在金庸的小说里自不能缺席。殷素素与张翠山在此地邂逅,“今夕兴尽,来宵悠悠,六和塔下,垂柳扁舟。彼君子兮,宁当来游?”抚琴的殷素素问向刚经历过惨烈杀戮的张翠山,腥风血雨顿时化作绕指柔情,飘渺旖旎的湖光山色为二人披上浪漫的外衣。

后来啊,在这西子湖畔又发生了许多奇闻异事,令狐冲被困湖底后因祸得福,掌握了吸星大法;陈家洛与乾隆西湖赏月,红花会群雄与御前侍卫夜斗于此…….

当然除却儿女情长,快意恩仇,杭州作为网传金庸“最喜欢的城市”,是有些江湖儿女终其一生也无法再归的执念。

▲ 2003版《射雕英雄传》中,周杰饰演的杨康被编辑部全票通过为史上“最令人不适”的杨康。来源/网络

让郭靖“心头忽然微微一震”,感慨其“虽然脸有风尘之色,但模样中自有一股凛然不可犯的气概”的穆念慈,在铁掌峰与杨康结合后,怀着杨过只盼回到临安故居,但行到上饶,已然支持不住,在树林中一家无人破屋中住了下来,不久生了一子。

直到染病去世,临安故居,她终究是再没能回去。

姑苏——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 锦溪古镇。摄影/周梦初

这东南一隅有处姑苏,有城曰阊门者,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曹雪芹《红楼梦》

“湖面绿波上飘来一叶小舟,一个绿衫少女手执双桨,缓缓划水而来,口中唱着小曲,听那曲子是:'菡萏香连十顷陂,小姑贪戏采莲迟。晚来弄水船头滩,笑脱红裙裹鸭儿。’歌声娇柔无邪,欢悦动心。”。

▲ 2003版《天龙八部》中,阿碧的出场片段。来源/网络

一出场便叫段誉心神俱醉的江南女子阿碧,可谓是姑苏慕容留给世人的第一印象。殷勤探询,软语商量的阿碧,让高傲自负的“大轮明王”鸠摩智都自称“小僧”。

宁与苏州人吵架,不与宁波人讲话。讲着吴侬软语的苏州人,最叫人难以拒绝。苏州人入骨的精致温柔,与她的富庶自脱不了干系。

▲ 《天龙八部》小说插图,“三美”陪段誉。来源/网络

唐盛世后的苏州,几乎未曾经历五代十国的战乱洗礼。

唐代宗大历13年(公元778年),苏州便被升为江南地区唯一的雄州。一百二十多年后,此地成为吴越国的领土,改称中吴府。在几代吴越王 “置都水营田使,疏导诸河”,“募民能垦荒田者,勿收其税”,兴修水利,鼓励垦荒的政策鼓励之下,苏州迎来发展史上的黄金时期。

直到吴越纳土归宋,恢复苏州建置,这里始终富庶繁华,“老木皆有抱,流水奇石,参差其间。”

▲ 周庄。“感情若微缩至此,才浓淡相宜。”摄影/周梦初

蛰伏于此的鲜卑燕国后裔慕容复的出场,不比“北乔峰”的干脆利落,而需穿越泉潭棋布、川渠错综的水网,来到小桥千姿的亭台楼榭,见过聪明伶俐的丫鬟、气势恢宏的燕子坞、身手不凡的家将、武学渊博的表妹,方才缓缓出露面。

▲ 你可以质疑刘亦菲的演技,但无法质疑她饰演的王语嫣已经足够惊为天人。来源/网络

不得不说,慕容复颇具神秘感的出场,似乎是为了展示姑苏的精致与风雅。

舟行江上,阿碧顺手采摘分与众人的鲜红菱,和着阿碧柔曼的歌声,听得段誉“不由荡气回肠”,心想:“我若终生僻处南疆,如何得能聆此仙乐?'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珠帘卷。’慕容公子有婢如此,自是非常人物。”

▲ 同里菱角。摄影/毕林忠

不过燕子坞主慕容复汲汲于光复大燕之梦,纵在此山水秀色,终究在仇恨和处心积虑中失去心神,落得个惨淡的结局。

▲ 1997版《天龙八部》中,张国强饰演的慕容复深入人心。来源/网络

其父“庶民如尘土,帝王亦如尘土。大燕不复国是空,复国亦空”的偈语,到底还是随风消散了。

扬州——赢得青楼薄幸名

▲ 瘦西湖。摄影/东日西雨(赵逸丹)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杜牧《遣怀》

不过,“丽春院中正在大排筵席,十余名大盐商坐了三桌,每人身边都坐着一名妓女,一听到这呼声,人人脸色大变。齐问:'什么事?’'是谁?’……突然间大门上擂鼓也似的打门声响了起来,龟奴吓得没了主意,不知是否该去开门……”, 《鹿鼎记》丽春院里的开场,是私盐贩子、天地会,盐商,妓女,鸨儿龟奴们的多声部合唱,杜牧的扬州早已远去。

▲ 生于妓院中的韦小宝。来源/网络

“清朝盐税甚重,倘若逃漏盐税,贩卖私盐,获利颇丰。扬州一带是江北淮盐的集散之地,一般亡命之徒成群结队,逃税贩盐。这些盐枭极是凶悍,遇到大队官兵时一哄而散,逢上小队官兵,一言不合,抽出兵刃,便与对垒。”

至于盐商,虽不比盐枭凶悍,但实力雄厚,简直堪称这座繁华奢靡之城的“爸爸”。

清朝,中国人口增长到帝制时代的顶峰,盐的需求大增。朝廷将全国划为11个盐区,其中管理两淮盐区的两淮盐运使就设在扬州。要想销售食盐,必须先高价购得盐引,商人认购之后就取得了对食盐的垄断。

▲ 绘图/刘昊冰

江苏自古产盐,盐商们垄断食盐这种必需品,又凭借黄金水道京杭运河将之行销全国,赚得了巨额的财富,道光时期缴纳的盐税可以达到全国总额的近一半,称得上是真正的富甲天下。

拥有巨额财富的盐商,生活自然奢侈。把“金钱珠贝,视如泥沙”,极尽奢华的同时,也引领时尚风潮,郑板桥就形容扬州“风气之变,愈出愈奇”。时人更是以“扬气”一词形容人的得意。扬气的盐商们寻欢作乐的最佳场所,自然就是青楼。

至于扬州宴饮亦是一趣。淮扬菜在此时进一步形成了精致的风格。厨师中技艺最高超的就是盐商的家厨。

更有趣的是,金庸的祖上海宁查家虽 “一门十进士,叔侄五翰林”,但其实也是富甲一方的大盐商。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正是富足殷实的家庭环境使得查家能够成为数百年长盛不衰的书香门第,也为金庸的横空出世奠定了基础。

金庸先生已“大闹一场,悄然离开”。为我们留下无数经典的他,并未白走这一遭。在此还是借他自己的文字做个结尾吧。

“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 十六年后,在此相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过儿和姑姑可以重逢,我们却已永远失去了金庸。咱们就此别过。来源/网络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先去你的塞外,再回我的江南”》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先去你的塞外,再回我的江南”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dgms/gg/jgjbsczgWSNkbkscccsk.html report 26755 丨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丨▲ 金庸作品封面,几代人的共同回忆。 来源/金庸网-风物君语-“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金庸先生千古??沉淀数日我们从江南出发跟随他再去人间大闹一场▼▲ 2003版《天龙八部》片尾,阿朱和乔峰夕阳下行于湖边的场景,至今历历在目。 来源/网络“先去你的塞外,再回我的江南。”这是阿朱的江南,也是金庸的江南。浙江海宁查家,600年来,名人辈出,曾经“一门七进士、叔侄五翰林”,被康熙御笔亲题“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n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