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金庸: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金庸: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 收藏 编辑:吕秀秀

无论老爷子在不在,他创造的那个江湖和那些快意恩仇的人都没有消失。

一瞬间想起的是老顽童周伯通。在所有的金庸武侠人物中,我最喜欢他。

论出身,名门正派,辈分极高,全真七子都得尊他一声师叔;论武功,他能与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并列,人称“中顽童”;但若论起为人处世,他简直是大大地胡闹。与小辈郭靖结为兄弟,被困桃花岛时自己和自己玩,还无意间发明了一套拳法,更是从来不理世俗规矩那一套,天真烂漫,我行我素。

像他一样厉害的角色,往往被名声所累,或执念于武功天下第一;像他一样藐视条条框框的人,又难得有他的善良与刻苦。周伯通活的最明白,最快活,最后与老冤家瑛姑一起在百花谷深处岁终而亡。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金老爷子最喜欢的结局,但我相信,他也觉得周伯通这一辈子过得相当不赖。仔细想想,其实他早就在书中用许多人物的离场为生死作了注脚。

这些人或是一出场便威震天下的大侠,或是需要仔细回忆才能想起模糊片段的小人物。有人死得其所,有人死有余辜。一生作为不同,离场的姿态也大相径庭。总之,人各有命数。

一、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萧峰大声道:“陛下,萧峰是契丹人,今日威迫陛下,成为契丹的大罪人,此后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拾起地下的两截断箭,内功运处,双臂一回,噗的一声,插入了自己的心口。

耶律洪基“啊”的一声惊叫,纵马上前几步,但随即又勒马停步。

虚竹和段誉只吓得魂飞魄散,双双抢近,齐叫:“大哥,大哥!”却见两截断箭插正了心脏,萧峰双目紧闭,已然气绝。

——《天龙八部》第五十回

陈世骧在给金庸的信中写道:

读《天龙八部》必须不流读,牢记住楔子一章,就可见'冤孽与超度’都发挥尽致。书中的人物情节,可谓无人不冤,有情皆孽

冤孽,说白了就是无论如何抗争,也逃不过命运的捉弄。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改变不了结局的走向。

因为是契丹人的儿子,被迫退位丐帮帮主;因为帮耶律洪基平息叛乱,受封为南院大王;为了阻止辽人攻宋,终于自尽于雁门关外。侠之大者如萧峰,一生都不明白:

“我们这些人说一样的话,吃一样的饭,又有什么分别?为什么大家好好的都是人,却要强分契丹、大宋、女真、高丽?你到我境内来打草谷,我到你境内去杀人放火?你骂我辽狗,我叫你宋猪?” 

正如倪匡点评所言,发生在乔峰身上的事,无一不是解不开的死结,这些死结一个连一个,终于令得英雄如乔峰,也不得不悲剧收场,天下人宜同声一哭。

李莫愁咬着牙齿道:“不错,是我杀了他,世上的好人坏人我都要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你们为甚么还活着?我要你们一起都死!”

……众人齐声惊叫,从山坡上望下去,只见她霎时间衣衫着火,红焰火舌,飞舞身周,但她站直了身子,竟是动也不动。众人无不骇然。

小龙女想起师门之情,叫道:“师姐,快出来!”李莫愁挺立在熊熊烈火之中,竟是绝不理会。瞬息之间,火焰已将她全身裹住。突然火中传出一阵凄厉的歌声:“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以身相许?天南地北……”唱到这里,声若游丝,悄然而绝。

——《神雕侠侣》第三十二回

没人能洗白李莫愁。

尽管“容色甚美”,一身杏色道袍,腰间一柄拂尘,“眉间眼角却隐隐含有煞气”。

对李莫愁来说,爱是占有,得不到就要毁灭,没有中间道。这种爱太极端,像烈火一样把近旁的人都吞噬,最后也烧尽了自己。

一生中为数不多的温情,尽数给了襁褓之中的郭襄。也许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何以对这样一个小小的人质竟能手下留情,还设法寻来母豹的奶水。

火海中的最后时刻,看着杨过与小龙女一双璧人,烈火灼身之痛,怎么比得上情花毒发作的痛。

也许下一世,她有机会明白爱是不嫉妒,又有恩慈。

 

杨康突然高高跃起,头顶险些撞着横梁,指着完颜洪烈叫道:“你又不是我爹爹,你害死我妈,又想来害我!”完颜洪烈急退几步,脚下一个踉跄。

完颜洪烈跨出庙门,回过头来,叫道:“康儿,康儿!”杨康眼中流泪,叫道:“父王,父王!”向他奔去。完颜洪烈大喜,伸出手臂,两人抱在一起,说道:“孩子,你好些了?”

月光下猛见杨康面目突变,张开了口,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咬将过来,完颜洪烈大骇,左手使劲推出。杨康力道全失,仰天摔倒,再也爬不起来。完颜洪烈不敢再看,急奔出庙,飞身上马,众家将前后簇拥,刹时间逃得影踪不见。

欧阳锋与黄蓉瞧着杨康在地下打滚,各自转着念头,都不说话。过了一会,杨康全身一阵扭曲,就此不动。

——《射雕英雄传》第三十六回

为了“富贵不可限量”而认贼作父,极尽奸诈狠毒之能事。杨康死状之惨,似乎应了“因果不虚,报应不爽”。自作孽,不可活。

中毒时指认完颜洪烈是害死父母的真凶,可见是不糊涂。然而这一生作孽无数,又是真糊涂。

张佳玮评论,杨康的一生正是为了与出身相似的郭靖对比,两人本该为宿命对手,却命运殊途。在这种镜像式的对比中,选择似乎比出身更能决定人生的走向。

二、难道爱比恨更难宽恕

阿朱道:“我要叫你知道,一个人失手害死了别人,可以全非出于本心。你当然不想害我,可是你打了我一掌。我爹爹害死你的父母,也是无意中铸成的大错。”

萧峰心中一动,蓦地里体会到阿朱对自己的深情,实出于自己以前的想像之外,心中陡然明白:“段正淳虽是她生身之父,但于她并无养育之恩,至于要自己明白无心之错可恕,更不必为此而枉自送了性命。”颤声道:“阿朱,阿朱,你一定另有原因,不是为了救你父亲,也不是要我知道那是无心铸成的大错,你是为了我!你是为了我!”抱着她身子站了起来。

……

萧峰大声道:“为什么?为什么?”阿朱道:“大理段家有六脉神剑,你打死了他们镇南王,他们岂肯干休?大哥,那易筋经上的字,咱们又不识得……”

萧峰恍然大悟,不由得热泪盈眶,泪水跟着便直洒了下来。

——《天龙八部》第二十三回

或许因为阿朱实在太可爱,而这一对爱侣太般配,有许多人无法原谅阿朱的离去。温瑞安认为,萧峰一生的悲剧中,最不可原谅的却是阿朱。

他的理由是:萧峰在世间再孤立,受人误解,无地容身,但只要有阿朱,就还有一线生机,还有活下去的希望,还有爱情的滋润,使他不致太过孤苦伤心。

可如果就此与萧峰退隐,塞上牧羊,他们真的能获得内心的平静吗?

深爱的人身负血海深仇,你会劝他放下,还是帮他复仇?阿朱想让萧峰明白,你的一生不能被仇恨淹没。

萧峰明白了,只是这代价是爱人的生命。

“那时要找我师父报仇之事,再也休提。当时我孤注一掷,这一掌实是用足了全力,他若不来救,我便自行击碎天灵盖而死,反正报不了仇,原本不想活了。”

“空见大师眼见事出非常,大叫:'使不得,你何苦……’立即跃将过来,伸手架开我右掌,我左手发拳击出,砰的一声,打在他胸腹之间。这一下他确是全无提防,连运神功的念头也没生。他血肉之躯,如何挡得住这一拳?登时内脏震裂,摔倒在地。”

“我击了这一拳,眼见他不能再活,陡然间天良发现,伏在他身上大哭起来,叫道:'空见大师,我谢逊忘恩负义,猪狗不如!’”

——《倚天屠龙记》第八回

空见是 “少林四大神僧”之首,“见闻智性”中的绝顶高手,为人大智大慧,深得人心。在书中出场篇幅并不多,但其光辉熠熠,不输给书中任何主角。

有人说他迂腐,有人说他徒劳。连谢逊自己都明白,“要我绝了报仇之心,改做好人,那是决计办不到的,他说了也不过是白说,可是他叫我杀人之际有时想起他。

而这善的种子的确发了芽。谢逊与张翠山比拼掌力,千钧一发之际,谢逊忽然间想起了空见大师,没再出手伤人,就此得了一位好义弟。

佛祖割肉啖鹰,舍身饲虎。高僧大德当如是。

她慢慢站起身来,柔情无限的瞧着胡斐,从药囊中取出两种药粉,替他敷在手背,又取出一粒黄色药丸,塞在他口中,低低地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

胡斐只想张口大叫:“我不要你这样,不要你这样!”但除了眼光中流露出反对的神色之外,实在无法表示。

——《飞狐外传》第二十回

难得有不够美貌的女子能让金庸的男主角和读者如此难忘。

面黄肌瘦,眼如点漆。在整本书里直到后半部分才出场,离去时也非常平静,但没有人会忘记她。程灵素太让人心疼。一身用药的绝技,却从未害过一个人。料事如神,却也心知这过人的聪慧让人忌惮,所以从来谨小慎微,寡言少语。

张爱玲说:没有一个女人是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的。程灵素在胡斐心里,究竟又留下了多少分量呢?

“小妹子对情郎——恩情深,你莫负了妹子——一段情,你见了她面时——要待她好,你不见她面时——天天要十七八遍挂在心!”王铁匠那首情歌,似乎又在耳边缠绕。

胡斐也明白,她活着时没待她好,心里想着的是另一个姑娘。但于她而言,爱本是不求回报,不负我心。

三、就此别过,分道扬镳

拖雷默然,两人相顾无语。隔了半晌,拖雷道:“走罢,我送你一程。”

两人并骑南驰,直行出了三十余里。郭靖道:“安答,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你请回罢!”拖雷道:“我再送你一程。”又行十余里,两人下马互拜,洒泪而别。

拖雷眼望着郭靖的背影渐行渐小,在大漠中缩成一个黑点,终于消失,怅望南天,悄立良久,这才郁郁而回。

——《射雕英雄传》第三十八回

时光倒流十年,斡难河边,小拖雷送小郭靖一个黄金项圈,小郭靖回赠的是一块母亲亲手织就的汗巾。两人都将对方的馈赠看得极其珍贵,就此结成“安答”。

这份纯真,连一代天骄铁木真也不由得动容,心下一暖。人大了各有各的路走,这样的情谊再难够。

曾经以为是一生的兄弟,最终分道扬镳,战场上相见已是对手。从前一起骑马纵情大笑的时光,也终究要让步于各自守护的家国大义。

不是谁的错,只怪命运让我们分离。

郭靖大喜,纵声呼啸,双雕扑了下来,停在他的肩头。他离蒙古时走得仓皇,未及携带双雕,此时相见,欣喜无已,伸手不住抚摸雕背,忽见雄雕足上缚着一个皮革卷成的小筒,忙解下打开,但见革上用刀尖刻着几行蒙古文字道:

“我师南攻,将袭襄阳,知君精忠为国,冒死以闻。我累君母惨亡,愧无面目再见,西赴绝域以依长兄,终身不履故土矣。愿君善自珍重,福寿无极。”

那革上并未写上下款,但郭靖一见,即知是华筝的手笔。

——《射雕英雄传》第四十回

同是蒙古王公贵族之女,华筝不是赵敏,做不到背离家族追随恋人而去,却并不是她软弱。

事实上,华筝的勇气一点也不输给赵敏。最后的诀别信里,冒死也要透露情报,只因“知君”。

也因知君,知道对方不爱自己,追无可追。但华筝从不死缠烂打,她一直都清醒,也一直坦白,愿意为了心上人去江南找他,也愿意退场。距离不是问题,你不爱我,也不是问题。

孔庆东评华筝“并没有因为失去郭靖而失去了爱情,因为对爱的追求和执著是深埋在心底的。

真爱已然表达,爱情已经存在,还有什么可以苛求的呢?”

郭襄回头过来,见张君宝头上伤口兀自汨汨流血,于是从怀中取出手帕,替他包扎。张君宝好生感激,欲待出言道谢,却见郭襄眼中泪光莹莹,心下大是奇怪,不知她为甚么伤心,道谢的言辞竟此便说不出口。

却听得杨过朗声说道:“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说着袍袖一拂,携着小龙女之手,与神雕并肩下山。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

——《神雕侠侣》第四十回 

一见杨过终身误,风陵渡往事终究也只有一个人记了一生。

这离别在郭襄的生命中留下了一个无法被超越的潇洒背影,那个为她生日精心筹备三件礼物的大哥哥,说着江湖相逢,却再也没有出现。

郭襄轻轻叹了口气,心道:“可是旁人却早把我忘记得一干二净了。”只听得树林中一声驴鸣,那头青驴便在林中吃草。郭襄道:“张兄弟,你也不必送我啦。”呼哨一声,招呼青驴近前,张君宝颇为依依不舍,却又没甚么话好说。

郭襄将手中那对铁铸罗汉递了给他,道:“这个给你。”张君宝一怔,不敢伸手去接,道:“这……这个……”郭襄道:“我说给你,你便收下了。”张君宝道:“我……我…… ”郭襄将铁罗汉塞在他的手上,纵身一跃,上了驴背。

——《倚天屠龙记》第一回 

郭襄道:“张兄弟,少林寺僧众尚自放你不过,你诸多小心在意。咱们便此别过,后会有期。”张君宝垂泪道:“郭姑娘,你到哪里去?我又到哪里去?”

——《倚天屠龙记》第二回

张三丰瞧着郭襄的遗书,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可是,那是一百年前的事了。

——《倚天屠龙记》旧版第一百一十二回 

离别总是重复上演,寻觅着杨过的郭襄,也在少年张君宝的心中种下了相逢和离别的因果。这一次离别后的等待和凝望,显得更为隐秘。

世间最无奈的事,莫过于爱的人心有所属,而你终其一生也只能看着那个离去的背影,藏起心事。

但在这两段跨越了两部书的凝望与思念中,没有人为情所耽,而是各自成了一代宗师,不负百姓与苍生。

这大概是最潇洒的告别,也是最美好的守候。

四、忠诚与侠义,我以血书

冯默风在军中眼见蒙古军残忍暴虐、驱民攻打襄阳,又眼见郭靖奋力死战,击退敌军,他与郭靖素不相识,更不知他是师门快婿,但知此人一死,只怕襄阳难保,是以立定了主意,宁教自己身受千刀之苦,亦要救郭靖出险。法王出掌快捷无伦,拍拍拍几下,登时打得冯默风筋折骨断,内脏重伤,然他双手始终不放,十指深深陷入法王胸口肌肉。

……

杨过知道黄马虽是骏物,毕竟不如红马远甚,当下猛吸一口气,抱住郭靖,一齐跃上红马。就在此时,只听得背后呜呜声响,金轮急飞而至。杨过心中一痛:“冯默风死在法王手下了。”

——《神雕侠侣》第二十二回

须发灰白,背驼,左脚残废,肩窝下撑着一根枴杖。

很多人不记得冯默风,可他也曾师出名门。因为黑风双煞背叛师门而被无辜累及,被黄药师挑断脚筋赶出桃花岛。

若就此怨恨师父,或随波逐流,都合情合理。但他从不忘师门教诲,假意到蒙古军担任铁匠,伺机暗杀蒙古将领,意在保卫南宋边境。最终为救郭靖黄蓉,死于金轮法王之手。

他有一百个理由恨这个世界,也有一百个理由安安稳稳地活下去。但他偏不。

网友兰青桑点评:以他的武功,居然能阻挡金轮法王与蒙古三杰如此之久,那股舍身取义的决心究竟有多么惨烈,多么决绝?

张翠山磕了三个头,说道:“多谢恩师。弟子有一独生爱子,落入好人之手,盼恩师救他脱出魔掌,抚养他长大成入。”站起身来,走上几步,向着空闻大师、铁琴先生何太冲、崆峒派关能、峨嵋派静玄师太等一干人朗声说道:“所有罪孽,全是张翠山一人所为。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今日教各位心满意足。”说着横过长剑,在自己颈中一划,鲜血迸溅,登时毙命。

殷素紊见丈夫为了自己而自杀身亡,突然间又见儿子无恙归来,大悲之后,继以大喜,问道:“孩儿,你没说你义父的下落么?”无忌昂然道:“他便打死我,我也不说。”殷素素道:“好孩子,让我抱抱你。”

她抱着无忌,低声道:“孩儿,你长大了之后,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将嘴巴凑在无忌耳边,极轻极轻的道:“我没跟这和尚说,我是骗他的……你瞧你妈……多会骗人!”说着凄然一笑,突然间双手一松,身子斜斜跌倒,只见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原来她在抱住无忌之时,已暗用匕首自刺,只是无忌挡在她身前,谁也没有瞧见。

——《倚天屠龙记》第十回

名门正派与邪教魔女的爱情终究难逃世俗的围攻,冰火岛归来之时,就是偷来的快乐偿还之日。

一边是同门之谊,一边是夫妻之情,一边是大多数的正义,一边是对一个人的忠诚。

没法选,选什么都是错的。张翠山情势所迫,自刎明志。相比之下,殷素素的决定更果断,她从没想站在“大多数”的那一边,只有她爱的人才值得付出忠诚。

有人觉得张翠山迂腐,有人觉得殷素素是绝望失去了丈夫的信任。若设身处地一想,但凡张翠山稍让步于所谓的江湖侠士们,或动摇对妻子的感情,结局都不必如此惨烈。

悲剧之所以痛彻心扉,正因为它将人推至极端的考验下,剖开胸膛,用血涤清最后的坚持。

五、江湖笑,恩怨了

欧阳锋数日恶斗,一宵苦思,已是神衰力竭,听他连叫三声“欧阳锋”,突然间回光反照,心中斗然如一片明镜,数十年来往事历历,尽数如在目前,也是哈哈大笑,叫道:“我是欧阳锋!我是欧阳锋!我是欧阳锋!你是老叫化洪七公!”

两个白发老头抱在一起,哈哈大笑。笑了一会,声音越来越低,突然间笑声顿歇,两人一动也不动了。

杨过大惊,连叫:“爸爸,老前辈!”竟无一人答应。他伸手去拉洪七公的手臂,一拉而倒,竟已死去。杨过惊骇不已,俯身看欧阳锋时,也已没了气息。二人笑声虽歇,脸上却犹带笑容,山谷间兀自隐隐传来二人大笑的回声。

——《神雕侠侣》第十一回

洪七公和欧阳锋最后的交手,已经成为一种终极价值的较量。

一正一邪,一善一恶,二人花了一辈子为各自所捍卫者花光心血,斗得你死我活。到了最终这一回决斗,武功皆已达化境,碰撞出一个相拥而亡的结局。

那大笑的回声便是在告诫世人,名震江湖也罢,傲视群雄也罢,最终也不过是葬身山野中,一世转成空。

沧海一声笑,江湖恩怨自此了。

人物在书中一个个离场谢幕,最后,创造他们的人也离开了读者和观众。但此时喟叹再无江湖,无疑是对老爷子一生用心的辜负。

结局重要也不重要,因为有些东西早已在这之前写进命书。为爱、为忠诚、为信念、为救赎而花光一生的心血,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从来无愧疚这一生

追赶我心里美梦

长期如战斗 总不舍总不弃

不管总扑空

即使风雨扑得汹涌 尽管天意任意作弄

一生只管追踪 心内有梦

谁人能看透这一生 可摆脱心里欲求

谁人能看透了 得失虽得到

终不可永久

抛开争斗挽起衣袖 不牵不挂是最自由

潇潇洒洒的走 不问以后

——《活得潇洒》(1996年TVB《笑傲江湖》主题曲)

文 | Emma、凡凡、黄蓉她妹、RAM

 咋整话题 

 你最喜欢金庸笔下的哪个人物?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金庸: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金庸: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了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dgmd/ml/jgbkglmjWSNkbllbdmlz.html report 18007 无论老爷子在不在,他创造的那个江湖和那些快意恩仇的人都没有消失。一瞬间想起的是老顽童周伯通。在所有的金庸武侠人物中,我最喜欢他。论出身,名门正派,辈分极高,全真七子都得尊他一声师叔;论武功,他能与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并列,人称“中顽童”;但若论起为人处世,他简直是大大地胡闹。与小辈郭靖结为兄弟,被困桃花岛时自己和自己玩,还无意间发明了一套拳法,更是从来不理世俗规矩那一套,天真烂漫,我行我素。像他一样厉害的角色,往往被名声所累,或执念于武功天下第一;像他一样藐视条条框框的人,又难得有他的善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