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跟皇帝抢女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跟皇帝抢女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收藏 编辑:杨美丽
 

 大圣的小宇宙

 第286篇原创文章
 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桃花枝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文/ 大圣

这几年,李师师实在是太火了。

自从进入娱乐圈,不满15岁,就以“人风流、歌婉转”,在汴梁各教坊中崭露头角,见过的人都说,这女子将来必成大器,前途不可限量。

果然,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工作经验的日益丰富,成年后的李师师色艺双绝,艳压群芳,号称“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魁”,在业内独领风骚,拥粉无数,一跃成为东京头牌名妓。

李师师工作的地方叫矾楼,别看名字土里土气,却是东京汴梁最顶级最豪华的娱乐会所。

里面都有啥?餐饮住宿、歌舞演艺、休闲娱乐、养生保健……你也别问了,这么说吧,你心里想的那些项目,里面都有。

自从李师师入职以来,矾楼的生意火得一塌糊涂,许多客人都是冲着师师去的,尽管出场费价格不菲,但为了一睹芳容,仍需要至少提前一周预约。

有诗为证:

梁园歌舞足风流,美酒如刀解断愁。

忆得少年多乐事,夜深灯火上矾楼。

人呐,就是这样,价格越贵,越不好预约,就越好奇,越想体验一下到底好在哪儿。

慕名而来的客人中,既有一掷千金的超级富豪,也不乏政府官员与文化名流,比如著名词人秦观、晏几道、周邦彦等。甚至包括一些黑道上的人物,比如浪子燕青,都是矾楼的常客。

最令人感动的是,已经85岁高龄的词界前辈张先,不顾年老体弱,也被人搀扶着赶来,在领略了师师的风采之后,欣然提笔,写下了那首著名的《师师令》:

香钿宝珥,拂菱花如水。学妆皆道称时宜,粉色有,天然春意。蜀彩衣长胜未起,纵乱云垂地。

都城池苑夸桃李,问东风何似。不须回扇障清歌,唇一点,小於珠子。正是残英和月坠,寄此情千里。

1
  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

在社会各界的推波助澜下,李师师的名气越来越大,一时艳名远播。

终于有一天,《大宋娱乐周刊》一篇题为《矾楼门庭若市,师师一票难求,青楼一姐究竟魅力何在?》的报道吸引了宋徽宗的注意。

文章在描述“师师现象”火爆京城的同时,还援引了秦观为李师师写的一首《生查子》:

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

归去凤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颖川花,不似师师好。

徽宗皇帝看罢,沉默良久,轻轻叹了一口气,自此,神情恍惚,茶饭不思。

手下人一看,皇上这是有心事啊,再一瞅桌上的报纸,立刻就明白了。

这位善于察言观色的部下,是徽宗皇帝新近提拔的年轻干部,原本是翰林学士苏东坡的秘书,后来在都尉王诜府上工作,业余爱好足球,是都尉府足球队的前锋兼队长,名叫高俅,由于在朝直机关一次内部足球比赛中的出色表现,被宋徽宗抽调到身边,破格提拔做了殿帅府太尉,掌管禁军,是宋徽宗最信赖的班子成员之一。

皇帝唉声叹气,坐立不安,身为臣子,要善于揣摩领导的心思,主动为君分忧,不能啥话都等着领导开口,有些话在位置上不方便说你懂吧。

高俅俯身上前,低声建议:“陛下既然有兴趣,何不微服私访,一探究竟?”

徽宗面色一沉,严肃地说:“这怎么行呢,身为国君,出入青楼妓馆,一旦传出去,你让媒体怎么写?大臣怎么说,群众怎么看?不合适不合适。”连连摆手。

既然领导都说了不去,那就算了吧。如果你真是这样想的,怎么说呢,业务能力还有待提高啊年轻人,没事儿多跟人家高太尉学学。

高俅当时是直言相谏:“这就是陛下您的不对了,身为领导干部,理应深入基层,深入一线,了解民意,体察民情,与百姓同享同乐,怎么能一直在宫里埋头工作呢,这不是脱离群众嘛。”

徽宗见状,只得勉为其难地说:“既然是这样,那好吧,我就去看一下。注意,轻车简从,千万不要扰民啊。”

2
 遍看颍川花,不似师师好

宋徽宗秘密出宫,微服私访,终于见到了魂牵梦绕的李师师,一见之下,惊为天人……(此处删节250字)

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因属个人隐私已无可考证,唯有徽宗皇帝事后留下的这首词,可见一斑:

浅酒人前共,软玉灯边拥,回眸入抱总含情。痛痛痛,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

试与更番纵,全没些儿缝,这回风味忒颠犯,动动动,臂儿相兜,唇儿相凑,舌儿相弄。

据《青泥莲花记》记载:“徽宗自政和后,多微行,乘小轿子,数内臣导从往来师师家。”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这种事。宋徽宗与李师师的关系很快成了公开的秘密,就连远在山东的黑社会都知道了,一个叫宋江的带头大哥为了招安,夜入矾楼,重金行贿李师师,求她牵线搭桥。

在这种情况下,皇帝的安保问题变得越来越严峻。

直接把李师师接入皇宫不好吗?尽管徽宗对师师情有独钟,但迎娶一个青楼女子入宫,是绝对不能考虑的,脸还是要的。

关键时刻,还是高俅高太尉,想领导所想,急领导所急,创造性地提出了“爱情隧道”计划,从皇宫挖一条地道,直通矾楼。

这是爱情的力量。

皇帝频繁出宫幽会,日子一长,嫔妃们难免嫉妒,后宫三千粉黛闲置,偏要跑出去打野食儿,为啥?

韦贤妃就曾当面问徽宗:“何物李家儿,陛下悦之如此?”这个狐狸精到底有什么本领,让陛下如此神魂颠倒?

徽宗说:“无他,但令尔等百人,改艳妆,服玄素,全此娃杂处其中,迥然自别,其一种幽姿逸韵,要在色容之外耳。”

没什么,如果你们一百个人全部卸妆素颜,让她混在你们中间,我一眼就能看到她,不是漂亮不漂亮的问题,是气质你懂吧。

男人迷恋一个女人,容貌自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身上与众不同的气质,这里面藏着你读过的书,走过的路,经历过的人,是你的性格,你的品位,你的情趣,你的风韵,你的才艺,还有,你的技术,你们明白吗?

众妃听罢,皆默然,一时竟无言以对。

3
  虽然初见,情分先熟

自从徽宗与师师相好以后,矾楼便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顾客明显变少了,特别是李师师那里,几乎门可罗雀,就连秦观、晏几道这些半个月来八回的常客也没了踪影。

这也难怪,你长了几个脑袋,敢跟当今皇帝争女人?

只有一个人例外,李师师的前男友,著名词人周邦彦。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皇帝有啥了不起,只要你们还没结婚,我就有机会。继续与李师师保持密切联系。

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宋史》说他年少时“疏隽少检”,生活放浪,不守礼节,“不为州里推重,而博涉百家之书”。

虽然调皮捣蛋不听话,但特别喜欢看书,24岁考上了全国最高学府:太学。

但周邦彦最终步入仕途并不是通过科举,而是走了一条捷径。

什么捷径?宋神宗时期,周邦彦在汴京作太学生,模仿汉代《两都赋》写了一篇《汴都赋》,写完后并没有急于发表,而是通过关系,直接献给了当今天子。

《汴都赋》洋洋洒洒七千字,用华丽铺张的笔法描述了当时汴京的盛况,宋神宗一看文章密密麻麻那么长,就让一个大臣读给自己听,结果,赋中好多古文奇字,大臣都不认识,磕磕绊绊竟然读不下来。

跟现在好多书法家写的字一样,你越不认识,越看不懂,越显得高深莫测,宋神宗说人才啊,破格提拔周邦彦为太学正,也就是留校任职,从此步入仕途。

周邦彦诗词文赋无所不能,且精通音律,在词的创作上,他在继承婉约派柳永、秦观词风的基础上,开格律词派先河,与苏轼、柳永三足鼎立,世称“柳俗,苏豪,周律”,被看做是宋词发展的第三个里程碑。

后世评价:“北宋婉约作家,周最晚出,熏沐往哲,涵泳时贤,集其大成。”将其与杜甫相提并论,称他为“词中老杜”。

周邦彦的词在当时颇受欢迎,“以乐府独步,学士、贵人、市侩、伎女皆知其词为可爱”。歌妓们都喜欢周邦彦写的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周邦彦与李师师相识,并开始了一段恋情。

这首《玉兰儿》,就是周邦彦给李师师写的一首情歌:

铅华淡伫新妆束,好风韵,天然异俗。彼此知名,虽然初见,情分先熟。

炉烟淡淡云屏曲,睡半醒,生香透玉。赖得相逢,若还虚度,生世不足。 

郎才女貌,才子佳人,本来挺好的一段恋情,突然出现个第三者,你还不敢拒绝,对,情敌是个特么皇帝,简直太讨厌了。

4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

周邦彦每次与李师师约会,都冒着巨大的风险,始终提心吊胆,自然也影响到了约会的质量。

师师劝他:“彦彦,要不算了吧,以后别来了,万一被皇上撞见可咋整。”

周邦彦说:“我不。”依旧如故。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这一天终于到了。

一天晚上,两人正在房内卿卿我我,宋徽宗忽然驾到,情急之下,周邦彦便躲在了床底。

徽宗带来了江南新进贡的鲜橙,李师师亲手拨开,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此处删去360字)

春宵苦短,转眼到了三更时分,宋徽宗要起床回宫,师师假意挽留:“都三更天了,路滑霜浓,行人稀少,不如今晚就别走了吧。”

徽宗说:“不行啊,明天早上还有个会,必须得赶回去。”

宋徽宗走后,周邦彦才从床下爬了出来,一板之隔,亲耳听到的那一幕,让周邦彦心如刀割:“我应该在车里,不应该在床底,看到你们有多甜蜜,这样一来,我也比较容易死心,给我离开的勇气,他一定很爱你,也把我比下去,他一定很爱你,比我会讨好你,不会像我这样孩子气,为难着你。”

李师师说:“我能怎么办?不如我们分手吧。”

周邦彦说:“其实我不想对你恋恋不舍,但什么让我辗转反侧,不觉我说着说着天就亮了,我的唇角尝到一种苦涩,我是真的为你哭了,你是真的随他走了,就在这一刻,全世界伤心角色,又多了我一个,我是真的为你爱了,你是真的跟他走了,能给的我全都给了,我都舍得,除了让你知道 ,我心如刀割。”

第二天,周邦彦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写下了那首著名的《少年游》,再现了宋徽宗与李师师那一夜的情景,甚至包括两人的对话: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5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这首词后来传遍了汴京城的大街小巷,宋徽宗这才知道,那天晚上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不由恼羞成怒:敢跟老子抢女人,抢女人就算了,还在床下偷听,偷听也算了,还写出来到处宣扬,是可忍孰不可忍?!

换做别的皇帝,直接杀了周邦彦,诛灭九族都有可能。

但是,宋徽宗并没有这样做,生了几天闷气,只是借着干部调整的机会,把情敌降职调离了京城。对,哪儿远哪儿呆着去,不许再碰我家师师,别让我再看见你,哼!

更难得的是,对于李师师的劈腿,宋徽宗没有丝毫责怪,没几天,就去找李师师,结果正碰见李师师才从外面回来,两眼哭得通红。

徽宗问:“去哪儿了?”

师师说:“去送个朋友。”

徽宗立刻就明白了:“是去送周邦彦了吧?”

李师师坦然承认:“是。”

徽宗皇帝醋意大发,问:“郎情妾意,十里相送,周邦彦又写了什么新词吗?”

李师师说:“还真写了一首,我这就唱给你听。”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来岁去,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这首《兰陵王》,以柳为题,写离愁别绪,萦回曲折,荡气回肠,经李师师的演唱,更是情深意切,催人泪下。

宋徽宗是历史上著名的文艺皇帝,诗词音律造诣颇深,听罢不由感叹:“这个周邦彦还真是个音乐方面的人才,算了,宝宝也别再伤心了,我这就招他回京。”

不但不追究周邦彦的责任,还任命他为大晟府提举,也就是皇家歌舞团团长兼东京音乐学院院长。

我就问你,这样的好领导,你们去哪儿找?

作为皇帝的情敌,周邦彦此后也并未受到任何打击报复,公元1121年,病逝于河南商丘,享年64岁,临终之时,仍对李师师念念不忘。

六年后,也就是靖康二年,金兵攻下汴京,徽宗钦宗二帝与众嫔妃朝臣等共计3000余人被俘,史称“靖康之耻”。

汴京城生灵涂炭,洗劫一空,李师师生死未知,下落不明。

有人说她将多年积蓄捐为宋军军饷,在慈云观出家做了道士;有人说她乔装南渡,在江南重操旧业,以卖唱为生;还有人说她被金人所虏,不甘受辱,吞金自尽而亡。

被囚禁在金国的宋徽宗曾派人多方打探李师师的下落,听到李师师自杀的传言后,悲伤不已,作诗悼念:

苦雨西风叹楚囚,香销玉碎动人愁。

红颜竟为奴颜耻,千古青楼第一流。

. End .

│编      辑:小   丽

│图      片:朱新建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跟皇帝抢女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跟皇帝抢女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dggz/dd/ckgscckmWSNkzssckklb.html report 20297   大圣的小宇宙 第286篇原创文章 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桃花枝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文/ 大圣这几年,李师师实在是太火了。自从进入娱乐圈,不满15岁,就以“人风流、歌婉转”,在汴梁各教坊中崭露头角,见过的人都说,这女子将来必成大器,前途不可限量。果然,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工作经验的日益丰富,成年后的李师师色艺双绝,艳压群芳,号称“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魁”,在业内独领风骚,拥粉无数,一跃成为东京头牌名妓。李师师工作的地方叫矾楼,别看名字土里土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