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鸿门宴,奠定刘家千百年的逃跑基因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鸿门宴,奠定刘家千百年的逃跑基因 收藏 编辑:杨美丽

鸿门宴的时候,刘邦已经五十一岁了。

项羽,虚岁二十七,按现在求学时间来算,最多是研究生毕业。

现在刚毕业的研究生,混得差的话还不知道去哪里找工作,可在二千多年前,人家项羽已经当上了诸侯王,正浩浩浩荡荡在带着六十大军从北方朝函谷关扑来。

反观刘三,烂酒无赖,人又老,长得一幅马脸,还特爱老牛啃嫩草。

章邯投降项羽后,项羽从他及王离等手里收得俘虏军二十余万人。再加上诸侯四十余万军,于是号称百万大军雄纠纠气昂昂地开向函谷关。

但是在半路上,这支庞大的军队机器竟然出了毛病。这个毛病不是小毛病,而是大毛病——秦军二十余万的俘虏兵中弥漫着一股不安之气。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项羽率领的这支诸侯军士兵有很多曾经是从咸阳逃亡回来的人,这些人当年路过咸阳的,或者是替秦朝当劳工修过长城筑过墓的,甚至是服过兵役的,都曾经被秦兵欺负过。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过去那些被欺负的六国之人现在轮到他们去欺负秦兵了。

在古代战争中,只要你当了俘虏和做奴隶是没什么区别的。要人权没人权,能有一口饭给你吃就不错了,所以当了俘虏的秦军对诸侯军来说依然存在着巨大的阶级矛盾。

秦军白天被人欺负,晚上便回来互相诉苦。有的说自己被当牛使了,有的说被当马骑了。大家说着说着,便不由都恨恨不平起来。他们不但恨诸侯军,也恨章邯。

如果章邯不投降,二十万干他四十万,凭着他们必死的信心去打,未必他们能输给楚军。好了,现在大家被人家弄得生不如死过一天没一天的,真他妈的够窝囊了。

既然有人发牢骚,那么就有人听牢骚。这些牢骚不幸地被英布等将领听到了,于是便报告给项羽说:秦俘虏都说他们他们后悔跟章邯投降了诸侯军,如果诸侯军能打进关中可以救得了老婆孩子,如果打不回去,那么还要被楚军带回江东,然而留在关中的老婆孩子却要被秦通杀不留,那又是何苦呢。

项羽听到这话时,心里大为震惊。

听起来俘虏们这些话不是气话,简直就是造反前的造势舆论。麻烦大了,二十万人呀,一发作起来简直比山洪爆发还要恐怖,这可怎么办呢?

于是项羽召开军事大会讨论计策,讨论来讨论去,得出一个结果,那就是把二十万俘虏兵全部杀掉。

项羽不是故意要创造一个残暴无情的先河,战国时秦将白起曾坑杀过赵国四十万俘虏兵。现在秦军又是在赵国被打败投降的,杀掉这二十万人也算是为赵国那无辜的四十万人报仇。

冤冤相报何时了,报仇当然不是杀人的最主要借口。

项羽准备坑杀秦兵俘虏主要有以下两个借口:第一,诸侯军马上就要打函谷关了,如果楚军集中全力攻关时,这二十万俘虏兵突然发动哗变,造成诸侯军前后被夹击,那时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他们就是不在函谷关造反,也保不准在哪天爆发。所以说这些人放掉是不可能的,带在身边是极其危险的,只有一种选择,杀!

第二个理由是,军中无剩粮了。

在赵国攻打章邯时,项羽之所以投受章邯投降,没有军粮是原因之一。

估计章邯手里还有一点粮食,但是整个诸侯军有六十万军队,天天要吃要喝的,有多少粮食够吃呀,就是把他们当牛马到草原上放牧,恐怕草原都要被他们啃光。既然养不了那么多人,那也就有一个字,杀!

这个严寒的冬天,对秦朝俘虏兵来说真是做了一场巨大的恶梦。

公元前206年十一月的一个夜晚,项羽派英布和蒲将军两人趁着夜色,在新安(今河南省渑池县)城南成三面包围秦军,并故意给他们留了一条出口。秦军俘虏兵在半夜之中,全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凭着求生的本能夺路而逃。

可怕的是,秦俘虏兵沿着楚军的开口路不知不觉地跑进了一个山谷,山谷之上早埋伏着楚军,只见山上火光四起,万箭齐发,山石滚滚而下。在人类互相残杀的战争史上,这是真正的鬼哭狼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一夜之间,章邯这支曾经纵横了半个中国的二十几万虎狼之师,竟然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项羽那支魔鬼军队坑杀!

秦军将士幸免于难的,唯有章邯,司马欣,董翳。司马欣,董翳劝勉章邯向项羽投降有功劳,所以留着不杀。

扫除后顾之忧后,项羽放心前行。当他来到函谷关时,发现函谷关已经被关闭,派人来守关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曾经的老搭档刘邦叔叔。

顺便交代一下刘邦为什么闭关。

当时刘邦还军霸上时,有人就向刘邦出了一个馊主意:沛公您好不容易攻下关中,可是听说项羽已封章邯为雍王,如果章邯随项羽到来的话,关中肯定没有您的份了。所以只有派人守住函谷关,阻止诸侯军入关,这样就没人能与你抢关中这块肥肉了。

这个建议从理论上是说得过去的,但是从现实上来讲是不通的。

因为刘邦碰到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史上最牛逼大英雄项羽。

项羽就像一个拼命敢打的拳击手,你越是向他逞强,就越会刺激他,他如果不把你打得一塌糊涂那是绝不罢手的。

项羽封章邯为雍王,估计那是章邯投降的条件之一。

章邯也是在道上混出来的,如果没有半点好处,他能乖乖地让二十余万军队全做俘虏?

既然项羽封章邯为雍王已是既成事实,那么有话好好说,把楚怀王的诺言及所谓的道德信义都拿出来讨价还价,谈不妥了再打也不迟。可你刘邦现在也不向诸侯通报一声,悄悄地搞暗动作闭关自守,怎么不让项羽生气呢?

项羽如果真的生气了,后果那是相当的严重。好呀你个刘叔叔,你既然早定关中,就算没空给我打电话,至少也应该买只鸽子给我发个短信呀,你现在一个人躲在关中闷气不哼声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要一人独吞了关中不行?

你这摆明了不是要跟诸侯军做对嘛,既然你不认我项羽为兄弟,那只有开打定输赢了,我倒要看是你守关的强,还是我攻关的硬。

愤怒的项羽立即派英布去攻打函谷关。

又是这个英布,真怀疑英布这个刺面先生脸上两的是这样的四个字:救火队长。有困难,找英布;有火灾,找英布。

这已成楚军中不成文的惯例。断王离粮道的是他,杀秦兵二十万俘虏的是他,攻打函谷关的也是他。

楚军只要英布出阵,没有打不赢的战争。

函谷关下,英布陈兵列阵,开打。世界没人攻不进的险关,只是你还没等到那个真正的敌人出现。传说中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函谷关,就被英布撞了开去。

项羽破关而入,马上屯兵戏水。几多风雨风多愁,送走旧人又来新。

戏水,曾经是章邯率军倾城而出攻破周章二十万大军的地方。项羽屁股还没坐热,就有个人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跟他做买卖,这个人就是刘邦的参谋官,左司马曹无伤。

项羽没有玩弄无间道,曹无伤这是实实在在的告密。

告密者,间谍也。美国大片看得多了,间谍无非两种:一种是吃里扒外,曹无伤纯属此类;另一种是里外通扒通吃,此类间谍我们又称其为双面间谍。

曹无伤是刘邦身边的参谋官,不亚于今天的克勃格和中情局官员,这么一个人告密那价值实在太大了。

曹无伤派人来这样对项羽说道:“沛公想在关中称王,封赢婴为国相,然后想独吞咸阳的所有珠宝。”

当时项羽和范增都在场,他们听了这话分为前后两段来理解,第一,沛公想当秦王,想提拔自己的人。第二,他不想与项羽等人分脏。

从公德公利的角度来说,第一种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楚怀王就曾许诺谁进关中谁先当关中王。

但是第二种是不可理喻的。

妈的,秦朝是大家一起灭的,兄弟在外拼死拼活,你刘三凭什么一个人把天下之美人珠宝独吞掉?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这些诸侯不是白活了,那不是成了你刘三这个无赖的嫁衣裳了?

项羽和范增不由怒了,你赔你赚,谁愿意干这样的买卖?

函谷关一事已受气了,没想到又来一事。打,不分脏就该打,打得你连秦王都当不了。

不过在论打之前,还要试问曹无伤,你此举目的何在呀?

曹无伤也是一个不含糊的人,他无非是想弃弱投强,希望您项大将军能封他一个王。一条情报就想封一个王,真亏曹无伤想得出来。你想封王就等等吧,等我收拾了刘邦再另作商量。

范增为了激发项羽一鼓作气灭掉刘邦的决心,他这样对项羽说道:“刘邦这个人是出了名的烂酒好色贪财之徒,但是自从他进入关中后,听说他变得不贪财也不好色了。狗是改不了吃屎的,他这分明是政治作秀,志向可不小啊。我曾请人观看天象,发现只要有刘邦出现的地方,其上空都呈现出天子才具有的五彩斑斓的龙虎之气,你应该赶快速速出击,不然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了。”

范增这话有根有据,并非妄言。像后面这段关于天子气之言,估计是编造或者是巧合之作。

如果是编造的话,那范增肯定是盗用了吕雉的版本了。

然而不管如何,刘邦是必须打的,我范增已过七十从心所欲之年,还要跟着你们这帮年轻人四处奔命,为的是啥?

为的就是有朝一天能分到一块鹿块。你刘三竟然通知连块骨头都舍不得留下,不打你还打谁?

项羽一听范增之言心头如火上加油。

仿佛刘三头上的天子气,就是项羽肚子里胀得慌的怒气,不打你天子气他心里怒气难消。

等不及了,明天就打开。于是项羽命令诸军吃饱喝足,准备第二天早上就打到霸上去。

当时项羽驻军在鸿门,和霸上距离只有二十公里的航空距离。

这个距离如果是坐飞机的话,估计还没起飞就可以降落了。所谓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开打之前我们还是把双方军力比较一下:项羽四十万兵号称百万大军,刘邦十万大兵号称四十万。

项羽在赵国救巨鹿城时,曾经一个顶十个干王离,他号称百万并非徒有虚名。但是刘邦就差远了,有点阳光就想灿烂,有颗卫星就敢称上天,到时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时,看你还敢不敢吹牛皮。

当项羽准备明天早上把刘邦张良等人送去跟马克思先生探讨形而上学时,说时迟那时快,这天夜里有一个蒙面人突然从军营里跑出来,骑着快马去给对方通风报信去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项羽的大伯父,项伯。

必须要澄清的是,项伯不是救刘邦,他是为救张良而去的。

据说,项伯杀人时,曾跟着张良躲在下邳。

项伯欠了张良一个人情,张良明天死期将至,欠钱还钱,欠命还命,此时不还还待何时?

然而,项伯不顾漏露情报,不惜侄子项羽的万里江山连夜忙奔救恩,估计天下不会有第二个这样的义士叔叔。

项伯三更半夜跑到刘邦军中后,立即秘密约见张良,叫他收拾包袱赶快逃命。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张良对项伯说道,要逃大家一起逃,我得立即把这事告诉沛公。

项伯不由焦急地跺脚了,天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沛公带着十万人能往哪里逃?你还是先把自己那条命救了再说吧。

张良又对项伯说:“我是替韩王成送沛公定关中的,现在他有危难,如果丢下他那就太不义了。”

项伯一时无语应答。

张良于是把项伯留在军中,连忙去把刘邦从梦中唤醒告诉他大事不好。

别看刘三平时一幅趾高气扬的样子,死到临头时他可是比谁都怕死。刘邦听张良一话仿若梦遇鬼魅,一时吓得手足无措。

张良看着刘邦那个六神无主的熊样,试探地问道:“沛公扪心自问一下,如果明天开战,你打得过项羽

这话真是问到刘邦的痛处上去了。群斗不如项羽人多,单挑不如项羽力气大。这力量悬殊不是明摆着的吗?

刘邦沉默半响,叹着气对张良说道:“打肯定是打不过的,你说我这下子该怎么办呢?”

这话问得好无助。眼前路有两条:要么认输,要么干架,您自己看着办吧。张良只好这样对刘邦说道:“看来您只能请项伯进来这样告诉他,说大家误会一场,您并没有背叛项大将军之意。”

刘邦突然很奇怪地看着张良。张良又不是项羽家亲戚,人家凭什么三更半夜地冒死相救?

刘邦情不自禁地问张良:“你是不是跟项伯有什么交情呀?”

张良连忙解释道:“交情谈不上,不过我曾救过他一命,所以他就报答我来了。”

原来如此。刘邦心有所悟,又问道:“你和项伯谁的年纪大?”

张良答:“项伯比我大。”

刘邦仿佛看到一线希望,说道:“你帮我请项伯进来,我要以干哥哥的厚礼对待他。”

张良便出去邀请项伯,说沛公想请你喝酒聊聊。

项伯又不是傻瓜,刘邦肯定是求他说情,不然三更半夜喝什么酒?再说刘邦企图独吞天下之珠宝,这事就是一百个项伯去给项羽说情估计也是不顶用的。刘邦心太贪命就该挨打,所以喝酒就算了吧,我还得连夜赶回军中待命呢。于是项伯连连推托恩公张良之邀。

一个要走,一个偏不让。张良死死地拉住项伯,告诉他如果不听沛公解释,就别想走出这个军营。无奈之下,项伯就被只好被拉着去见刘邦。

此时,刘邦已准备好好酒好菜。狗逼急了要跳墻,人逼急了什么都想得出来,凡人可能替刘邦想不出什么办法打动项伯替之说情,但是刘邦和张良想出来了。我们且看他们俩在项伯面前是怎么演这出戏的。

当时,刘邦首先对项伯进行了百解解释道:项兄,你得听我好好解释,项羽大将军真是误会我啦。

第一,我自从入关以来,不要说珠宝,我就连一个铜板都不敢贪。我不但如此,还大力管好咸阳的档案和户籍,把咸阳所有的仓库都封好叫人看管。我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什么呢?那就是等待项大将军过来做决定啊,我真不知道何来谣言说我独吞天下财宝?

第二,我之所以派人守着函谷关,主要是防备关中盗匪生事或者发生突发事件。我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这样都是盼星星盼月亮盼项大将军早日到来呀,又何来我刘三造反一说?

哦,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呀。项伯听刘邦这么一说,心就宽了很多。

既然是误会,那就继续喝酒。刘邦和项伯这两个当孩子他爹的男人聊着聊着,刘邦见火侯到了,终于拿出撒手锏绝招:当场向项伯提亲(约以婚姻)。

这招不可谓不猛,一下子让项伯无法招架。我们无法知道刘邦到底是为哪个孩子做媒,双方也不知道谁家娶谁家嫁,但是他一提出这门亲事后,项伯就答应了。

这真是叫人奇怪了,项伯的子女难道还怕找不到亲家吗?偏偏找个无赖当亲家?其实,当时刘邦与项伯约为婚姻成功,原来有三:

首先是项伯给张良面子。张良是项伯恩公,如果他推波助澜地为刘项两家当证婚人什么的,项伯是无法拒绝的。恩公给你找的是喜事又不是丧事,项伯纵使有一千个理由又怎能推辞张良?

其次,刘邦项羽本同诸侯队伍出身,用现在的话说那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阶级矛盾。既然是自己人内部的事,大家都坐到桌面把事情说清楚了,那就可以不用动武了。刘项两家前疑尽弃又结百年好合化干戈为玉帛,何尝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

再三,举目当今,争夺天下者唯有刘项两家。两家以政治婚姻关系联袂,如果刘项两家都当王封侯,试问天下还有谁比他们更牛逼的尊荣?

如此看来,项伯这一趟而来并没有白忙活,不但把欠张良的人情债还上了,还给自己捞到了好处。所以项伯只能是好人做到底了,他临走前这样教刘邦道:“明天早上务必带着诚意到鸿门向项羽谢罪,否则后果自负。”

刘邦连忙许诺说,一定一定。

项伯连夜赶回军中,立即把项羽从梦中拉起来说事儿。他把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告诉项羽,项羽听后怒气不由消了大半,心情也舒爽了许多。我就说嘛,天下是我项羽说了算,料你刘三也不敢独吞什么。

见此情此景,项伯又趁热大铁地说道“项羽呀,如果不是沛公先攻入关中,你项羽能这么快打进关中吗?沛公这么一个有大功劳的人,你如果杀了他天下都觉得你不义了,不如就此善待他一起和气生财,那不是挺好的一件事吗?”

项羽当场对项伯许诺明天不战,等待明早刘邦登门谢罪道歉。此事纯属误会,叔叔也把话说到这份上,我项羽也赚足了面子,那就算了吧。

项伯高兴了,范增却发脾气了。当范增听说项羽不战刘邦,当即就暴跳如雷。

范增头上的两只眼睛就像两面照妖镜,天下那些牛鬼蛇神只有被他一扫而过,无不原形毕露。他早就看出,像刘三这种无赖出身之人,迟早是项羽称霸天下的对手,如果不早日除之必留后患。

项羽已放弃作战计划,这让范增无可奈何。然而东方不亮西方亮,范增听说刘邦要来鸿门谢罪,立即给项羽策划一个阴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鸿门宴之机当机立断伏杀刘邦。

不可否认,这是一个极佳的方案。

刘邦主动送上门来,不砍白不砍,砍了就全赚他个天下。然而,项羽犹豫了。你知道世界上最柔软是什么吗?是项羽那颗柔软的心呀。这种柔软,范增称之为妇人之仁。

于是范增对项羽嚎叫着:一山不能容二虎,一天不能出二日。你今天不杀他,明天他就来要杀你。将军你就果敢地下手吧。

项伯都说了,此事纯属误会,既然是误会就算了吧?

误会?天下有什么事是能瞒得过我范增的,这不是误会,这是一个天大的骗局!

人家就要来谢罪,并且迎我们进咸阳了,还怎么说这是骗局?

他们这是故意装孙子!只要他们翅膀长硬了,就会打你个措手不及。将军不要说太多了,鸿门宴上您就看我的暗示,只我要一放暗号,你就立即剁了他。

战场如球场,有时候球员在场上突变风格不听教练指挥,那教练也是只能干跺脚没办法的。在人生的战场上,范增是项羽的教练,但项羽是范增的老板。所以,范增替这样的老板兼球员打工,说悲哀就有多悲哀。

范增研究了几十年的人性学,他应该彻底了解项羽的为人。

项羽才二十七岁,尽管世面见了不少,但他年轻气盛,身上英雄气实在太重。他只干不服输的,不杀服软的。

章邯和王离不就是一个明证吗?王离跟他干到底,他就把王离连二十余万人干掉,章邯装孙子,他不但给你吃饱喝足,还封你为王。

况且项伯都说了,刘邦没有动咸阳一个铜板,还全封好等着我去拿。人家是第一个打进关中的,我一下子就把人家从背后剁掉,以后天下还有人敢叫我英雄吗?我是英雄我怕谁,以后刘邦真的反了再砍他也不迟。

所以范增你不要再吵了,排练已经来不及了,演出开始了。

这天早上,刘邦带着一百多人,果真打老早地来到了鸿门陪项羽喝早茶。

刘邦赶到鸿门后,项羽的早餐都摆好了,但他们只让张良陪刘邦入席,刘邦手下其他将兵就在帐外喝你的新鲜空气吧。

刘邦一入宴席,这只变色龙先就一个劲地装孙子。

他对项羽陪罪道:“项将军啊,这真是天大的误会呀。我与将军一起努力都是为了要革秦朝的命,所以你打北方,我打南方,没想到我无意中先入关中,今天才会在这里与您再次见面。然而没想到的是,不知哪个龟儿子挑拨离间造谣,差点让我们俩兄弟翻脸为仇了。”

看刘叔叔那幅德性,一大把年纪还得屈尊跪膝地向项羽赔礼认罪,还真是不容易了。项羽看刘邦一幅诚怕诚恐的样子,心不由软了下来。

然而此时项羽却对刘邦说出了一句令范增大倒胃口的话:“这都是你部下左司马曹无伤干的好事,要不然我怎么能放出话来要打你呢?”

项羽这话如果被二十公里外的曹无伤听后,他就是立即拔剑自杀还嫌慢了。真是瞎了眼啊,早知道项羽是这么一种人,就是把情报丢到水里当泡泡看都值呀,没想到好心一场,竟然连命都搭上了。

其实曹无伤你也不要悲叹,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换成你是项羽的人向刘邦卖情报,你结果都不会沦落至此,只可惜你偏找错买主了。人家项羽是大英雄,向来只喜欢阳的不喜欢阴的,你一条情报就想换他一个王,做梦去吧你。

刘邦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部下出了个内奸。狗日的曹无伤,差点让我活不过今天了,我回去不把你剁个稀巴烂我不姓刘。

刘邦一半是为感谢项羽,一半是为自己压惊,他连忙举起酒来对项羽致罪感谢。

范增在一旁早就看得快呕血了。

这一半因为刘邦狡猾,一半是因为项羽无知。他连连对项羽使眼色,并且把手里一块玉佩举起来向项羽示意动手。

有必要交代一下,范增手里这块玉是半圆形的,意思是叫项羽像这块玉一样当即决断对刘邦斩首。

一个无情无义,一个一诺千金,项羽对范增的小动作假装看不见,继续与刘邦谈笑风生地饮酒作乐。

看项羽那德性,范增气得要要爆炸。球员不听教练指挥,那个教练可是天下最悲哀的教练。项羽不听范增的指挥,他那真是天下最悲哀的球员。

坐席不安的范增只好愤然离席。范增这不是要把刘邦放掉,而是另外去找杀手,那个人正是项羽的弟弟项庄。

这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这是一场不能放弃的决斗。

范增召来项庄说道:“你大哥总是心太弱,你进去假装祝酒给他们舞剑助兴,趁机把沛公给杀了。你给我记住,如果杀不掉他,以后我们这些人都要成为他的俘虏了!”

范增这段话不是气话,而是一个深谋远虑者的保身危言。

项庄领命佩剑走进了宴席,对各位祝酒。酒毕,他拔出长剑说道:“军中没有什么是可娱乐的,不如我给大家献一段舞剑为乐。”

项羽不知是真傻还是假傻,对项庄说道,好,我允许你给沛公露一手。

项庄刚跳起剑舞,项伯也拔剑起舞。小子,你一个人不好玩,叔叔陪你跳几曲。

与其说项伯叔侄俩是在表演剑舞,不如说他们是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只见项庄像一只老鹰在前面时向刘邦府冲而来,时又绕身出击。而项伯就像一只老母鸡,项庄剑来,他不是接招,就是故意对身体去挡剑保护刘邦,弄得项庄累了半天就是没法下手。

张良在一旁看得心惊胆跳,我的妈呀,他们这演的是哪一出呀,项庄明在舞剑,暗意在沛公,现在看来像要搞出人命案来了。

张良马上离席奔到军门外搬救兵,他要找的是屠夫樊哙。樊哙在军门外看张良慌张失色的样子,连忙问道:“怎么样呀,是不是出事了?”

张良说道:“项庄在里面舞剑助兴,没想到全是冲着沛公而来的。”

樊哙说道:“火都烧眉毛了,赶快带我进去,让我与他拼命得了。”

樊哙带着剑及剑盾,跟着张良向军门内走去。军门口的守卫看樊哙这幅杀气腾腾像要杀狗的样子,连忙把他拦住。杀狗的你也敢拦,樊哙用剑盾用力一撞,把这些卫士全扑倒在地,他毫不迟疑地冲进了宴席中。

项羽一座人正在看戏,只见樊哙怒发冲冠,眼眸圆睁若裂地冲进来看着他,不由摸着剑直起腰来叫道:“你是谁?!”

这时张良连忙走上前对项羽介绍道:“这是沛公保镖樊哙先生!”

项羽半是挑战半是赏识地说道:“果然是一条好汉,来人,给他一坛酒。”

我靠,杀狗的你也敢吓。不要说一坛酒,就是一缸酒照喝不误。樊哙举起酒坛放到嘴边叭啦叭啦地灌进了肚皮。

真是英雄好汉,项羽又吩咐道:“来人,给他一个猪肩膀!”

真怀疑那个早上大家是不是在吃烤猪肉,来人给樊哙拿的竟是一大块生的猪肩膀。然而樊哙把剑盾放在地上,就把生的猪肩膀放在剑盾上,拿剑砍了一大块放在嘴边就大嚼起来。

项羽见过杀猪的,没见过这样吃生猪肉的。他看着樊哙心里大惊,用欣赏的语气问道:“好汉,你还能喝吗?”

只见樊哙英雄地呵了一口气,大声叫道:“我连死都不怕了,还怕喝酒吗?我告你呵项羽,之前大家都在楚怀王面前说好,先入关中者,封王。现在我家主人第一个破关入秦,他什么东西都不敢动,乖得像一只绵羊恭候您的光临。然而我听说你你不但不赏识,竟听信小人之言要杀我家主人。如果事业还未成功,就想诛杀功臣,我看这样做跟暴秦有什么区别?”

项羽一时无话可说,他对樊哙挥挥手,说道:“你先请坐吧。”

樊哙就在张良旁边坐下,大家继续喝酒。然而刘邦此时已吓得膀胱尿急,他可怜兮兮地对项羽说道,将军,我要尿尿!

刘邦这一招是我们熟悉的金蝉脱壳之术。

但是刘邦出去时,也把樊哙这个保镖也带上了。俩人刚走到隐秘地方,樊哙就叫刘邦赶快逃路。

刘邦说道:“我这样不辞而别,是不是太不好意思了呢?”

樊哙当机立断地说道:“做大事的人哪管得那么多婆婆妈妈的细节,现在别人是刀板,我们是鱼肉,这样还要跟他们告辞个屁呀。”

听樊哙这么一说,刘邦决定放弃他们来时的车骑从小道逃路。从小道至霸上只有二十里路,节约了一半路程。

然而刘邦还是得到了一匹马,于是独自骑马,樊哙等人步行保护他向霸上逃窜。

他们在逃亡之前,刘邦和张良已商量好了,等他们差不多跑回霸上才进去向项羽汇报。

此时,帐中的项羽早等于不耐烦了,便叫人去唤刘邦。世界太奇妙了,项羽派去的这个人竟然是陈平,关于陈平同志光荣事迹,我们以后慢慢表来。

项羽等了半天,只看见张良和陈平一起回来。

项羽奇怪地问张良:“沛公在哪里呢?”(沛公安在?)换句话可以这么说,沛公呢?他还在拉吗?

项羽问这话太可爱了,言外之外好像是讽刺刘邦被猪拱掉到茅坑里似的。

张良从容地说道:“沛公不胜酒力,害怕将军责备他,所以先回军中了。他临走之前叫我给您送上一双白壁,以此表示感谢您请他吃早餐。同时给亚父范老先生送玉斗一双,也以此表示感谢。”

项羽这才知道,刘邦这泡尿是尿回霸上去了。他无话可说地回头看看范增,很无奈地接受了张良的礼物。

范增彻底爆发了。

妈的,好一大把年纪了,第一次被骗得如此狼狈。

范增伸手从张良手里接过礼物毫不客气地丢到地上,拿起长剑把玉斗砍得稀烂,接着他又对项羽吼道:“你这个不中用的东西,我真他妈后悔跟你混了。以后夺取天下将是沛公那个鸟人,我们离做他的俘虏已不远了!”范增说完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虎口逃生,刘邦胜利归来,他第一件事就是杀了曹无伤。

之后,每当刘邦想起鸿门宴都仍然心有余悸,所以在他的刀光剑影的军事生涯中,只要是吃了败仗他一次比一次逃得更加拼命。

他的逃命基因也很好遗传了下去,三百多年后,刘邦逃命的本领在那个叫刘备的人身上得到了更光辉的展现!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微信扫一扫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鸿门宴,奠定刘家千百年的逃跑基因》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鸿门宴,奠定刘家千百年的逃跑基因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dggd/mk/cdsckjggWSNkzgcgkgbj.html report 12884 鸿门宴的时候,刘邦已经五十一岁了。项羽,虚岁二十七,按现在求学时间来算,最多是研究生毕业。现在刚毕业的研究生,混得差的话还不知道去哪里找工作,可在二千多年前,人家项羽已经当上了诸侯王,正浩浩浩荡荡在带着六十大军从北方朝函谷关扑来。反观刘三,烂酒无赖,人又老,长得一幅马脸,还特爱老牛啃嫩草。章邯投降项羽后,项羽从他及王离等手里收得俘虏军二十余万人。再加上诸侯四十余万军,于是号称百万大军雄纠纠气昂昂地开向函谷关。但是在半路上,这支庞大的军队机器竟然出了毛病。这个毛病不是小毛病,而是大毛病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