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房价超高,公共空间匮乏,一个普通香港人应该怎样生活才幸福?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房价超高,公共空间匮乏,一个普通香港人应该怎样生活才幸福? 收藏 编辑:王阿强
作者丨豆米
全文共 3029 字,阅读大约需要 7 分钟


当香港试图通过禁止食客进入餐厅来应对第三波新冠疫情时,有关部门很快遇到了问题——有些人无处可去。
社交媒体上开始流传户外工作者利用午休时间,顶着高温在城市公园里、或下雨时在公共厕所里吃东西的照片。尽管上述决定在48小时内被撤销,但它将这个拥有750万人口的城市公共空间匮乏的问题凸显了出来。
当古希腊和罗马人将城市广场作为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中心时,现代城市公共空间的提供变得复杂起来。仅仅有空间是不够的,它必须是可进入的,便捷的,也许最重要的,是好客的。新冠疫情下的封锁和社交隔离政策,都突出了这一问题的紧迫性。
在香港,公共绿地实际上占土地总面积的40%,与伦敦和纽约相比,这是一个很大的比例。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尽管大多数居民居住在城市四分之一的土地上,但最大的公园却位于人口较少的地区。据香港智库思汇交易所(Civic Exchange)高级研究员赖嘉玲(Carine Lai)说,居民要到达大型郊野公园,平均需要花一个小时。
相较于其他城市,香港的城市公共空间(可供公众使用的户外休闲空间)特别小,只有人均2.7平方米,就比棺材或卫生间隔间稍大一点。而在只有香港面积一半的新加坡,人均城市公共空间有7.4平米。根据2017年的一项研究,在因高地价而闻名的纽约,人均公共空间超过10平米。
“香港的城市公园也并非总是对用户友好,”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城市设计课程主任亨德里克·蒂本(Hendrik Tieben)表示,他进一步补充道,“在(城市)公园里你能做的事不多,比如坐在草地上,在公园里吃东西等。而大多数时候,人们是不被允许触摸植物的。”他说,即使公共空间里有喷泉,喷泉的一侧也是倾斜的,这让人们坐着不舒服。

禁止堂食后,户外工作者只能在路边进食 / 图源:人民视觉
然而,对于许多因房价飙升而居住空间有限的香港人来说,呆在家里并不是一个特别有吸引力的选择。住宅研究公司世邦魏理仕(CBRE UK) 2019年报告数据显示,就私人住宅而言,香港每平米的平均价格为22507美元,是纽约的4倍,新加坡的两倍。官方数据显示,香港一个家庭平均每人只有15平方米,而在公寓里,这个数字下降到5.3平方米。

01 ////

如果你想找地方坐,必须先消费


部分原因与历史有关。以香港为例,赖嘉玲表示,在19世纪,英国殖民政府创造公共开放空间的动力非常有限,因为它严重依赖卖地收入以保持低税收。
“当时,'开放空间’这个词仅仅意味着要求业主把房子后面的未建土地腾出来,用于卫生、通风和疾病预防。那不是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公共开放空间。”她说。
赖嘉玲说,英国政府直到20世纪末才开始将现代公共开放空间的概念融入城市规划。尽管如此,由于香港采取了一种自由放任的方式来监管私人开发商,情况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
被称为“购物天堂”的香港,到处是各式各样的购物中心——这是香港以旅游业为主导发展方式的副产品。蒂本表示,在上世纪80年代经济快速增长期间,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以平衡居民的空间需求和开发商的商业利益。这些政策围绕着私有公共空间(POPs)的出现。

疫情下的香港购物中心/图源:中新社
私有公共空间——伦敦和纽约也长期使用这种方法——目的是作为对开发商的一种激励。作为绕开分区规定的交换,开发商必须向公众开放部分空间。
然而,私有公共空间在香港、纽约和伦敦都遭到了抨击。调查发现,尽管私有公共空间严格来讲是对公众开放的,但由于某些功能的缺失,人们并不愿意使用它们。例如,在香港,像购物中心这样的私人室内空间里,很少有长椅这样的设施,如果你想有一个坐的地方,就必须先消费。
“为了找到自动扶梯,我们必须先经过无数商店;我们只能吃商场内餐馆提供的食物;我们被鼓励在里面消费,但却不能坐在地板上或在商场里大喊。”当地学生克莱尔·罗(Claire Lo)在香港岭南大学的一项研究中,写下了香港城市设计的缺点。

02 ////

公共空间与幸福感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城市公共空间已经变得更加重要,因为它是一种急需的逃离家庭局限、进行社交距离外步行的场所。
世界各地的城市也在争先恐后地安置居民: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允许酒吧和咖啡馆进入公共场所,来保证顾客的社交距离;旧金山当局已经关闭了一些供车辆通行的道路,让居民可以安全地跑步、骑车和步行;游客也开始大量涌入美国墓地,来寻求一些户外空间。
城市空间不仅仅是一个美好的地方。研究表明,与农村地区相比,生活在城市的人患抑郁症的风险要高出40%,患焦虑症的风险高出20%。简而言之,公共空间对人的心理健康和幸福有好处。
“在香港这样人口稠密、公共空间有限的城市中,这可能颇具挑战性。”城市设计与心理健康中心(Centre for Urban Design and Mental Health)主任莱拉·麦凯(Layla McCay)博士表示,“特别是当人们被要求离自己的家非常近,或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以减少病毒传播风险时,这可能会减少他们前往香港更大的绿色和蓝色区域的机会。”
单身妈妈琳达·陈(Linda Chan),和她三岁的女儿以及七岁的儿子住在一个不到9.3平米的公寓里,那里是香港最拥挤的地区之一。在第一波和第二波新冠疫情期间,他们坚持在周末去远足,但在第三波疫情到来后,限制变得更加严格,他们现在只得呆在家里。
“孩子们总想出去玩,因为公寓里没有太多空间让他们玩耍,”她说。“他们从每周去一次公园到现在一次也去不了,他们不高兴……每个人都变得更暴躁了,我也经常生气。”

03 ////

“人们不应该不得不习惯没有足够的公共空间”


蒂本希望看到城市官员和地方团体之间更多的合作,将香港未被充分利用的区域转变为公共空间,就像2007年纽约所做的那样。作为未来城市规划的一部分,纽约城市广场项目旨在为居民提供10分钟步行范围内的优质开放空间。“你想要公共空间,可以创造场所,让社区赋权。”他说。

香港有40%的地方都是绿地,但对居住在人口密集地区的人来说,是否方便到达可能是个问题 / 图源:中新社
香港政府近年来取得了一些进展,包括修建海滨长廊。负责管理香港公共公园的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将宠物公园的数量从2010年的19个增加到2019年的45个。该事务署发言人补充说,他们现在提供了50块多功能草坪供公众使用,从2010年的39块增加到2018年的51块。
“欢迎市民们利用这些草坪进行不同的活动,比如野餐、玩游戏,或者只是躺在阳光下看书。” 发言人说。
城市规划部门还公布了一项计划——到2030年,将人均最小公共空间面积从2平米提高到2.5平米。
对于居住在最拥挤地区的人来说,这将是一种改善,但仍达不到赖嘉玲建议的3-3.5平米标准——即便如此,香港仍将落后于东京、首尔、上海和新加坡等亚洲主要城市。赖嘉玲认为,香港应该更加雄心勃勃,特别是考虑到疫情的教训。“人们不应该不得不习惯没有足够的公共空间。”她说。
随着世界各地的城市都在寻找安全的、社交距离外的方式来供人锻炼、社交、工作和娱乐,我们意识到这些空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把这些设施放在一个城市的心脏和灵魂中,不仅仅是美学,它关乎社区、参与和联结。
来源:https://www.bbc.com/worklife/article/20200831-hong-kong-public-space-problem-social-distance(作者/李雪梅Chermaine Lee)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房价超高,公共空间匮乏,一个普通香港人应该怎样生活才幸福?》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房价超高,公共空间匮乏,一个普通香港人应该怎样生活才幸福?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ddms/dk/jggzmbkcWSNkbsksmjkd.html report 22261 作者丨豆米全文共 3029 字,阅读大约需要 7 分钟当香港试图通过禁止食客进入餐厅来应对第三波新冠疫情时,有关部门很快遇到了问题——有些人无处可去。社交媒体上开始流传户外工作者利用午休时间,顶着高温在城市公园里、或下雨时在公共厕所里吃东西的照片。尽管上述决定在48小时内被撤销,但它将这个拥有750万人口的城市公共空间匮乏的问题凸显了出来。当古希腊和罗马人将城市广场作为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中心时,现代城市公共空间的提供变得复杂起来。仅仅有空间是不够的,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