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大宋朋友圈 | 那些年被造谣要造反的日子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原】大宋朋友圈 | 那些年被造谣要造反的日子 收藏 编辑:杨美丽


四六二

19岁的寇准高光高调高傲高冷,却以刚刚突破发行价的低情商入职。因为有皇帝罩着,他见人就怼,怼人一片,树敌无数。梦里都有人拿枪对着他,更有私人订制的施工队专门绞尽脑汁为他设计施工,精准挖坑、下套、请君入瓮。经过多年的观察总结,发现只有一个坑,无论是谁跳与不跳,都不能全身而退。
宋朝的皇帝,甚至所有的皇帝都有一个不能触碰,自己摸一下都会心惊肉跳忐忑不安无比焦虑的软肋——害怕被人抢了皇位。八公山下草木皆兵,动了他的奶酪甚至女人他都不急,可是哪怕听到一丝抢班夺权好风声苗头,他们立即调动最精锐的人马把风头压下去,把苗头掐死在摇篮了。针对皇帝这个心理,专业为寇准挖坑的施工队绘制了图纸,找准了点位,甚至群演都安排到位,万事俱备,只等寇准入坑。。
淳化二年(公元991年),春雨贵如油,大旱渴死人,老天三个月一滴雨不下来,四野焦土全成了撒哈沙漠拉,老百姓的的生活首先开展自我批评:除了那个雪夜一不小心抢了哥哥宋太祖的班夺了皇权,好像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天下苍生黎民百姓的事儿,你们说说是不是?
对对对,陛下勤政爱民大公无私反腐倡廉提倡节俭,怎么可能遭报应?
宋太宗太不语,他心里十分清楚谁想让他遭报应,谁从心里到脚跟不想让他遭报应,这个不想让他遭报应的人就是寇准,他在人群中一眼就确定的如花少年。他问寇准到底是什么原因今年大旱无雨。寇准如实报告,根据《洪范》上的说法,是因为朝中出了奸佞邪祟的小人贪赃枉法犯了天怒。
宋太宗一听十分生气这不是说我用人失察,惹得天怒人怨吗?说半天根源还是在我这儿,怎么可能?话不投机,还得越想越生气,宋太宗起身拂袖而去,把大家晾在大殿。
不一会小黄门出来传话,宋太宗要单独见寇准,掰扯掰扯哪里来的奸佞邪祟惹怒上天。寇准说既然让我说,咱就当开窗户说亮话,陛下把宰相副宰相,部长副部长都叫来,咱当面鼓对面锣说清楚哪些人贪赃枉法人神共愤。
人到齐了,寇准一指禅指向宰相王沔,是他卖官鬻爵,指使他弟弟受贿上千万,东窗事发却只是象征性挠挠痒大事化了,继续贪腐,陛下问问我冤枉他没有。
寇准目光如炬,照的宰相王沔原形毕露,寇准朝他挥了挥手里证据材料。王沔知道大势已去。
宋太宗的龙眼像一道闪电劈向王沔,王沔一个激灵二话不说趴在地上三呼万岁,低头认罪。因为说谎会长鼻子,狡辩换来的欺君之罪会连他和弟弟的耳朵一起割去,还要在脸上刺字,叫黥刑。
坦白从宽投案自首也是个技术活,王沔深谙此道,选择坦白从宽避重就轻。处罚过王沔和他的同犯,老天也十分配合给力,三月里的小雨淅沥沥淅沥沥下了又停。宋太宗望着窗外的斜风细雨,心情怡然,自言自语:朕就说没看错寇准吧。
宋太宗直接任命寇准监察部部长、国防部副部长,风光一时无两。他再接再厉继续向更高的层次和境界怼。这些怼的是张逊,张逊和宋太宗那是过命过话的交情。宋太宗坐在龙椅上,看着寇准和张逊怼来怼去,他打心眼里不想责罚他们。
寇准和张逊一个越扣越狠,一个越来越损,把各自的隐私晒了个遍,还互相问候各自十八代祖宗,全没有一丝大国高级领导干部的风范和格局,宋太宗任由他们吵得精疲力尽口吐白沫,宣布退朝。
寇准和同事温仲舒走在回家的路上,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熙熙攘攘车水马龙灯红酒绿莺歌燕舞的大街上,有一个人从天而降,拦在寇准面前倒头就拜:吾皇万岁万岁。
寇准身手了得,轻轻一跳,就跳到叫他万岁那个人侧后,可是地上那个人一转身方方正正稳准狠对着寇准叩头:吾皇万岁万万岁。寇准慌了,万岁岂能随便称呼,连在脑袋里转一下念头都是罪过,性质比贪腐严重一万倍。四周里三层外三层围满看热闹的群众和群演,寇准一边祈祷这件事可别传到宫里,一边使出洪荒之力突出重围回到家。比他的脚步更快的是他被闹事叩拜称呼万岁的段子,一波一波黑化传到宋太宗耳朵里。
第二天,张逊在上班路上让昨天在现场看热闹的同事王宾把事情经过复盘给宋太宗,寇准则拜托目击证人温仲舒作证他们遇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疯子,满嘴荒唐言,不足为信不足为凭。
上班后,王宾成了没醉的葫芦,一言不发。温仲舒托词只有点中暑了,请假回家休息。寇准和张逊争前恐后在宋太宗面前鸡一嘴、鸭一嘴,吵吵嚷嚷,张逊说寇准谋反,寇准说你们全家都谋反。张逊说寇准当年欺上瞒下是高考移民,寇准说张逊他爹当年在战场上当过逃兵。
昔日森严肃立的大殿成了菜市场,宋太宗真心希望寇准能够尊重老同志,他也根本不相信寇准有谋逆之心,他甚至知道专业施工队的出处。可是寇准正和张逊吵得起劲,宋太宗的耐心都碎了一地。
宋太宗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都滚。张逊不知道滚到哪里,寇准定向滚到青州。可是,宋太宗是真心喜欢并且放不下远在青州的寇准,怕他伤心怕他哭,怕他寂寞怕他孤独,经常貌似无意打听关注他在青州的动态。近臣知道他的心思说陛下想念寇准,殊不知他在青州喝酒打牌听歌,快活着呢。一年之后,宋太宗把寇准召回京城。同样是皇帝,宋真宗却不会这么纵着寇准。
立下汗马功劳的寇准,江西人王钦若取得宋真宗的信任之后,重新定义澶渊之盟是寇准沽名钓誉,为了成就自己不惜把国家和皇上的安危当做赌注,论证寇准是个首鼠两端不堪重用的赌徒。
宋真宗信了王钦若,这信任或许只是发落寇准的个由头,把在朝廷中总是吵得鸡犬不宁的寇准打发走的由头。说白了也是朝廷每个历史阶段工作重心侧重不同,每个人作用不同。比如当年大兵压境,朝廷需要寇准的勇敢和智慧宣誓主权。如今天下太平,需要王钦若这样的佞臣穿针引线,接引天书,杜撰自己的盖世奇功。
压在寇准身上最后一根稻草是因为他又和财政部门的同仁吵了起来,这次斗和争影响到后宫的物质供应和生活水准,宋真宗把他打发到陕西。
寇准在陕西在山西意难平,不仅仅女人花钱就高兴,也不仅仅是女人的包治百病,寇准也用报复性消费这个方法平复心情,生日一年有时候他会过两个,因为有闰月。过生日他就大张旗鼓大摆宴席,然后c位出场,喝过酒就穿上黄色的道服,戴上当年宋太宗给他戴的花,骑上当年参加工作时骑的白马,哼着歌:某年某月的这一天,想念你想念从前,但愿那往日重现,亲爱的我能回到你身边。
他是真的想念宋太宗。别人不知道,别有用心的人把他穿黄衣服簪花骑马的事儿传给宋真宗,说他想当皇帝。宋真宗接到消息大吃一惊,把举报信递给宰相王旦:这是想当皇帝的节奏吗?
王旦说我呵呵,鸡毛不是令箭,棒槌不能当针,寇准都快老的哪儿都去不了,估计是患了阿尔茨海默症,。陛下不妨把这个举报信寄给他,保管他吓得酒也醒了,花儿谢了。宋真宗点点头:甚合朕意。这个世界上,有专业施工队挖坑,还会有正直的君子修身齐家独善其身兼善天下,业余时间修桥补路填坑。
参考资料:《宋人轶事汇编》丁传靖 中华书局

上一篇:大宋朋友圈 | 你莫走的版权应该是寇准


END

微信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大宋朋友圈 | 那些年被造谣要造反的日子》由网友RT,我想知道:【原】大宋朋友圈 | 那些年被造谣要造反的日子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gm/dddj/gs/jmgmmjjcWSNkbcbddcdb.html report 9858 四六二19岁的寇准高光高调高傲高冷,却以刚刚突破发行价的低情商入职。因为有皇帝罩着,他见人就怼,怼人一片,树敌无数。梦里都有人拿枪对着他,更有私人订制的施工队专门绞尽脑汁为他设计施工,精准挖坑、下套、请君入瓮。经过多年的观察总结,发现只有一个坑,无论是谁跳与不跳,都不能全身而退。宋朝的皇帝,甚至所有的皇帝都有一个不能触碰,自己摸一下都会心惊肉跳忐忑不安无比焦虑的软肋——害怕被人抢了皇位。八公山下草木皆兵,动了他的奶酪甚至女人他都不急,可是哪怕听到一丝抢班夺权好风声苗头,他们立即调动最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