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晏殊:论炫富的正确姿势

来源:用户 长孫无忌 收藏 编辑:王阿强
展开全文

文/叶楚桥

来源:楚桥(ID:ye1390151292)

古墨社

自五代以来,天下学校废,兴学自殊始。

——宋史

01

炫富有风险,操作需谨慎。

北宋有位书生,名叫李庆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将衣食住行,生活起居,全都写进诗句,然后告诉别人,他活得多么滋润。

比如这首《富贵曲》,“轴装曲谱金书字,树记花名玉篆牌”,字里行间,金牙满嘴,鼻孔朝天。

同样生活在北宋的晏殊,却对这种画风,极不认同,“此乃乞儿相,未尝谙富贵者”,你就是个丐中丐,还拽什么拽。

受到晏殊Diss的,还有诗人寇准。

他曾写过两句小诗,“老觉腰金重,慵便枕玉凉”,满纸的珠光宝气,矫情到让人窒息。却不知,太露即太Low,用力过猛,只会适得其反。

晏殊就毫不留情地指出,这样的诗句“未是富贵语”。

不是晏殊太高傲,而是论起富贵来,他的确眼光独到,技艺高超。

“余每言富贵,不言金玉锦绣,唯说气象”,比如“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幙中间燕子飞”,还有“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穷人家能有此景致吗?

上面一段黑体加粗的文字,意译过来就是:梁朝伟没事就打飞的到伦敦喂鸽子,孙俪一年只拿1/3时间工作,剩下的就“多写字多画画,做做西餐喝喝茶”,那些左手戴表,右手戴串,脖子上再挂条大金链,开着城市SUV,后备箱里却装着水泥和砖块的暴发户,能有这般怡然自得、雍容优雅吗?

好吧,跑偏了,打个方向,接着聊晏殊。

晏殊是北宋著名的词人,地位显赫,生活优越,他的词作里,虽有一股奥利奥般浓郁的富贵气息,却不沾世俗,不惹铜臭,“一霎好风生翠幕,几回疏雨滴圆荷。酒醒人散得愁多”“劝君绿酒金杯。莫嫌丝管声催。兔走乌飞不住,人生几度三台”。

这把腔调,这种格局,这份气象,足以让晏殊在北宋的词坛放声歌唱:我们不一样,不一样,不一样……

02

殊者,不同也。这个晏殊,真的很不一样。

他被称为“富贵词人”,却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父亲晏固,是衙门里的低等小吏,收入微薄,只能勉强维持生活。

相传五岁之前,晏殊脚不能走,口不能言,直到有一天,看到水鸟留在沙滩上的脚印,他突然一个踉跄跑过去,指着地面告诉父亲:“看,这是字”,从此,“神童”之名,传遍乡里。

景德元年,北宋大旱,张知白安抚江南。他听说临川有个天才少年,召来一试,果然名不虚传,便立即向朝廷举荐了晏殊。

随后,晏同学便以“特长生”的身份,顶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加分,直接杀进了那一年的殿试。

垂拱殿上,十四岁的晏殊,神情自若,才思泉涌,应试之文,一挥而就。

皇帝特别兴奋,马上赐他同进士出身。晏殊感激涕零,正准备跪拜谢恩,宰相寇准突然发声:“晏殊乃长江以南之人,不可重用!”

另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臣,也随声附和:“对,本朝太祖有训,‘南人不得坐吾此堂’”。

明目张胆的地域黑,让晏殊哭笑不得。

宋真宗却反问两位大臣:“前朝名相张九龄,不也是江外之人吗?”

寇准等人,一时语塞,只得退下作罢。

两天后,朝廷复试新科进士,晏殊又双叒叕上了热搜。

拿到试题后,他语出惊人:“陛下,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微臣曾做过此题,请换套试卷考我吧”。

这份坦荡实诚,让宋真宗异常高兴。复试刚结束,他便立即下旨,任命晏殊为秘书省正字。

就这样,因为人品爆棚和才华出众,晏殊成为了那年国考最大的黑马,一时传为佳话。

宋真宗对晏殊,似乎特别有兴趣。破格录用后,还专门安排一个官员,暗中观察他的行踪。

此时的北宋,刚刚经历“咸平之治”,国库充裕,百姓富足,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庶族黎民,都爱宴游作乐。

唯独这个晏殊,不走寻常路,终日将自己关在家中,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听靡靡音,朋友圈的运动步数,连续几个月都接近于零。

宋真宗听说后,惊讶万分,马上召来晏殊,要表彰他的德行。

晏殊却满脸正色:“微臣不是不喜欢宴游,而是贫穷限制了自由啊。”

如此直言不讳,淡定从容,让晏殊再一次受到重用,不久,即迁太常寺奉礼郎。

03

自此,皇帝对晏殊的感情,就如同玩起了小视频,中毒极深。

大中祥符年间,晏父病逝。按照惯例,身为人子,晏殊必须辞去官职,为父守制。但丧期未满,宋真宗竟然一纸诏书,将晏殊召回京城,担任贴身秘书。

圣上每次询问政事,晏殊都把自己的建议,写在方块纸上,口头答复完毕,再将底稿呈上。心思这般缜密,甚合真宗之意。

不久,晏母去世。晏殊特意拜见皇上,恳求务必守孝期满,再行授职,竟被宋真宗秒拒。

这在尊崇礼制、恪守仁义的古时,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事。史书上没有记载,当时的宋真宗,是以什么样的理由,驳回了晏殊的诉求。

唯一能确定的是,此后的晏殊,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先是任太常寺丞,后迁升为户部员外郎,做了太子舍人,知制诰,为翰林学士。

即便宋真宗病逝,晏殊的好运依旧没有停止。

公元1022年,十三岁的太子赵祯即位,是为仁宗。新皇年幼,太后刘氏权理朝政。

当时,宰相丁渭、枢密使曹利用等人,经常以单独面见太后、多有不便为由,擅自处理军政要事,从而把持朝政,大权独吞。

刘氏孤儿寡母,势单力薄,虽为皇族,却也奈何不得。

晏殊倒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让丁渭之辈,知难而退,那就是“臣子有事启奏太后,太后可垂帘听之”。

权力再次回到皇室手中,晏殊因此深得太后倚重,先是调任右谏议大夫兼侍读学士、加给事中,后又进礼部侍郎,拜枢密副使。

宝元年间,李元昊称帝西夏,陕甘境内,烽烟又起。

连吃了几场败仗,北宋元气大伤。帝王将相,文武官员,均手足无措,一筹莫展。

前朝后宫,全是慌乱的身影,唯有晏殊一人,满脸的淡定。他略一思忖,便上奏朝廷:

废除宦官监军制度,还兵权于将帅;招募弓箭手,加强训练,以备作战;拍卖宫中值钱的器物,充当军饷;清理其他部门的财权,所有经费,由度之司统一掌握。

这四点建议,得到神宗首肯,“悉为施行”后,边境的战局,立刻发生了扭转。

毫无疑问,晏殊再次获得擢升,先是担任掌管天下兵权的枢密使,后又拜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当上了北宋的宰相。

04

于仕途而言,晏殊已经走上了人生的巅峰,闲暇之余的生活,自然富裕优渥,从容洒脱,天天吃着火锅唱着歌,跳着伦巴和探戈,“新酒熟,绮筵开。不辞红玉杯。”“君莫笑,醉乡人。熙熙长似春”。

“未尝一日不宴饮”“每有嘉客必留,留亦必以歌乐相佐”,但醉翁之意,不在美酒佳人与佳肴,却在情调格调与腔调。

中秋佳节,他邀请一众宾客,饮酒赏月,觥筹交错,红袖飘香,其乐融融。但等了许久,仍是满天乌云,一片漆黑。晏殊兴致全无,索性躲进了内屋。

半夜,好友王琪过来敲门,晏殊毫无反应。王琪见状,便轻声吟诵:“只在浮云最深处,试凭管弦一吹开”。

吹笛抚琴,拨云见月,该是何等浪漫与风雅,根本就没睡着的晏殊,立刻披衣而起,“饮酒赋诗,达旦方罢”。至于那轮犹抱琵琶全遮面的明月,何时出现,会不会出现,谁都不会在意了。

任永兴军节度使时,晏殊曾用张先为通判。府中有一歌姬,是张先的铁粉,最爱吟唱他的诗词。

每逢张先上门,晏殊总会安排这个歌姬佐酒。时间长了,次数多了,晏夫人的醋瓶便泼了。

几天后,张先再次登门,却未见歌姬踪影。一问才知道,是晏夫人将其赶出了家门。

张先若有所失,几杯浊酒下肚,当场赋词一首:“望极蓝桥,但暮云千里。几重山,几重水”。

晏殊听后,也极为怅然:“人生行乐耳,何自苦如此”?连忙让管家取来银两,再次赎回了那个歌姬,晏殊的府上,又充满了笑语欢歌。

05

生活总是有波澜的,身处波诡云谲的官场,个人的命运,更是瞬息万变,起伏不定。

入仕后的晏殊,虽然养尊处优,却远非酒囊饭袋。他帮助刘太后稳定政局,为宋仁宗献策平乱,屡建功勋,深得皇室信任。

但由于刚毅直率,遇事敢言,冒犯过龙颜,得罪了权贵,降职远调,也就在所难免。

刘太后年轻时,曾寄居在大臣张耆[qí]的府中。张耆人品低下,官声不佳,但对这位落难的嫔妃,却极为尊重,百般照顾。

刘氏临朝听政后,便想提拔张耆为枢密使。

晏殊听说此事,立刻上书劝阻,直言“张耆不可担当重任”。一句话得罪了两个要人,晏殊很快就被赶出了京城,任职宣州。几个月后,又改任南京(河南商丘)留守、知应天府。

公元1033年,刘太后已经掌权十余年,准备效仿武则天,“下旨服兖冕(yǎn mǐan)”,也就是穿上君王的礼服,去太庙行祭祀之礼,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举。

朝中百官,自然议论纷纷,甚至指指点点。刘太后征询晏殊的意见,晏殊便当着太后的面,背起了《周官》,婉言告诫太后,礼制不可乱。

太后没有多言,回宫后,却下了一道懿旨,将晏殊再次贬职。

晏殊最后一次被外放,是在拜相三年之后。

公元1044年,范仲淹、欧阳修倡导的“庆历新政”,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进。

已近花甲之年的晏殊,却表现得非常淡定,就如同海草海草海草海草,浪花里舞蹈,管他骇浪惊涛,我有我乐逍遥。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即便是太平盛世的宰相大人,也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

晏殊十分赏识欧阳修,准备外放他主政河北,此举竟惹恼了改革派,他们以为这是旧党的阴谋,意在削弱新党的力量。

于是,他们发起了反击,先是弹劾晏殊利用职务之便,贪赃军饷,中饱私囊,很快就被证伪。后又拨弄尘封的历史,说晏殊明知道陛下为宸妃所生,却在其墓志铭中只字不提:

宸妃生圣躬为天下主,而殊尝被诏志宸妃墓,没而不言。

宋真宗赵祯刚出世,皇后刘氏就玩了一出“狸猫换太子”,将孩子据为己有。后来,刘氏临朝听政,以太后之礼厚葬宸妃,并让晏殊为其撰写墓志铭。

关于宸妃的子嗣,晏殊仅写下只言片字,“生女一人,早卒, 后无子及”,隐去了那段讳莫如深的宫闱秘史。

这自然不是晏殊的错,但对于赵祯而言,身世已是心里永远的痛。为了给生母一个说法,他只得降罪于晏殊。

被贬出京城的晏殊,先后在颖州、陈州、许州多地辗转,直到十年后,因身患重病,急需名医治疗,才得以恩准回京。

晏殊很知趣,大病初愈后,他便上书朝廷,主动请求外放。

宋仁宗却是一万个舍不得,硬是将晏殊留在身边,以宰相之仪待之,每五日召见一次。

次年,晏殊病重,仁宗准备前去探望,晏殊听说后,便托人转告皇上,不过是老毛病,切勿挂念。

宋仁宗便淡忘了此事,不久,晏殊竟病逝,终年六十五岁。

消息传来,皇帝悲痛不已,懊悔万分,特意罢朝两天,专门前往吊唁,并追赠晏殊司空兼侍中,封临淄公,谥元献。

06

晏殊的一生,有两个最重要的标签,一个是“富贵词人”,另一个是“太平宰相”,前者很是耀眼,“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佳作频出,流芳千古。

后者却略显暗淡,有人曾给出这样的评价,“富贵悠游五十载,始终明哲保身全”,但晏殊表示不服。

晏殊年轻时,曾阻止张耆升迁,规劝太后循礼,还动手打过迟到的官员,这与“明哲保身”,自然相去甚远。

“庆历新政”中,他不站队,不表态,是想远离党争,做个不偏不倚之臣,这是在尽一个“太平宰相”的本分。

外放河南时,他邀请范仲淹,执教应天书院,广收门徒,大兴教育。成为首辅后,他俩又联手,命令州县办校,创立分科教学,改良科举考试,促成了宋代学校教育的兴起。

自五代以来,天下学校废,兴学自殊始。

尤为可贵的是,欧阳修、范仲淹、王安石与晏殊文风不同、政见不合,但晏殊仍然唯贤是举,对他们多有提拔与照顾。即便王安石当众质疑“为丞相而喜填小词,能把国家治好吗”?晏殊也只是微微一笑,送了他八个字“能容于物,物亦容矣”。

这也是晏殊的处世格言。

正是这般优游不迫,淡定从容,他才会“徜徉于大小之隐,放旷乎遭随之命”,随心随性,宠辱不惊,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富贵词人”: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晏殊:论炫富的正确姿势》由网友长孫无忌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l/mcsm/dz/sdjmzkdgWSNjcccmkmzj.html report 10270 展开全文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