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清明可以“快乐”么?看看古人,其实不用太纠结

来源:用户 轻风的起点 收藏 编辑:从小磊


清明将至。

在这个祭奠先人的传统节日,似乎应该调低泪点,哭哭啼啼,在路上走着也该作出“欲断魂”的孤魂野鬼状。

白居易写了一首《寒食野望吟》,是这样的:

乌啼鹊噪昏乔木,清明寒食谁家哭。

风吹旷野纸钱飞,古墓垒垒春草绿。

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简直不能更惨,哭成一片,到处是生离死别的地方。

好像这才是清明该有的基本姿势,嘻哈哈的是春节,清明就该痛不欲生。

可能是因为只放三天假,还有两天是调休。

然而,到了晚上,仿佛有个声音跟他说,哭什么哭,起来嗨。

于是他又写了一首《清明夜》,说明了自己在清明节的夜生活。

好风胧月清明夜,碧砌红轩刺史家。

独绕回廊行复歌,遥听弦管暗看花。

好风好月,如此良夜,就该在我的大house里,遛弯、看花、唱歌。

虽然这两首不是同一天写的,但多翻翻书能发现,好像古人在清明节这天真真切切哭一场的不太多。

还不排除有些可能是因为剧本需要,在众亲戚面前飙演技。

比如宋代高翥写过一首《清明日对酒》,是这样的:

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祭扫各纷然。

纸灰飞作白蝴蝶,泪血染成红杜鹃。

日落狐狸眠冢上,夜归儿女笑灯前。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

清明了,大家纷纷出门看望自己的列祖列宗,漫天撒纸钱,杜鹃花都被孝子孝孙的血泪哭红。

然而坚持不到一天就破功,回到家里面,就开始嘻嘻哈哈,五魁首六六六,干杯吧朋友。

清明看似应该是一个端庄肃穆的节日,然而好像哭起来还是挺难的。

宋代王禹偁写诗“无花无酒过清明,兴味萧然似野僧”,这意思就是,没花没酒的清明,就像没有七情六欲的僧人,无趣。

杜牧写所谓“路上行人欲断魂”,你以为杜牧也断魂、找地方哭去了?

别忘了后面,他抓住一小孩,让人给指个饭店。

说不难过,也不绝对,比如宋代词人吴文英挺难过的。

他写过一首《风入松》,风格是悲伤逆流成河,里面说“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听着还是挺难过的。

然而这首词,是写给情人的,你看这句:

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

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我难过,是因为我在异地恋啊,她摸过的秋千,留下了一股超长待机的持久芳香,把黄蜂都招来了。

至于列祖列宗什么的……白居易不也只顾着听音乐嘛,不要在乎这些细节。

清明节有一种独特的况味,它结合了歌与哭,大喜与大悲。在一个本该摆出苦瓜脸,哭哭啼啼的日子里,却渐渐演化出一种近乎狂欢的意味。

在清明这天,既有死的孤寂,也有生的灵动,二者结合得如此巧妙而圆润。

中国人有一种独特的乐天知命的哲学思维,《周易》说“乐天知命,故不忧”。

对生死的千年思索,也就从人的死中得出生,悲中看出喜。

孔子所谓“未知生焉知死”,对死的刻意疏离,演变成对生的执着向往。冥冥之中,竟有些海德格尔“向死而生”的意味。

不过这也不能绝对,孔子也曾“子于是日哭,则不歌”,把悲喜看得很分明。

今天哭了嘛,就不要再唱歌了,对嗓子不好。

后人却渐渐不能坚持,司马光去世的时候,正好赶上国家喜事,苏轼带领大家开心了之后,赶过去吊丧。正直却一根弦的程颐将他挡在门口,说,“子于是日哭,则不歌”。

你刚刚开心过了,就别来嗷嗷哭了。

苏轼说,你会不会完形填空,“子于是日哭,则不歌”,又不是“子于是日歌,则不哭”,看清楚顺序,我们先玩后哭,怎么不行,起开。

所以,大概中国人很有种把悲喜视作相反相生、太极两仪的独特情感结构,这不妨作为古人在清明这天疯玩三天三夜的一个注解。

由此,清明作为一个节日,却渐渐将吃冷食的寒食节和踏青的上巳节渐渐合并为一,意涵逐渐丰富,游玩项目越来越多,成了一场包含祭祖、祈福、踏青、锻炼身体等等内容的全民春天主题派对。

扫墓大概只是日程表里比重不大的一项,抹干了眼泪,剩下的就是要玩个痛快。

高雅如王羲之,就在上巳(三月三日),和朋友们来到兰亭写诗,顺便写了一幅草稿《兰亭序》,后人们临摹了一千多年。

爱凑热闹如杜甫,也在上巳这天,冲到长安水边,看美女: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杜甫眼光就是毒辣,不仅看肢体身材,还看气质风韵。

苏轼倒是一边赏花一看感叹,“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一直挺乐天达观的人,写了一曲淡淡的忧伤。

大家都记得赵忠祥老师有一种富有磁性的浑厚男中音:春天到了,万物复苏,这是个交配的季节。

所以清明在玩乐之外,怎能没有爱情?

比如这首大家耳熟能详的诗就是个爱情故事: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男主角是崔护,据《本事诗》记载,他“资质甚美”,别怪今天的小鲜肉,古人写爱情故事也是看脸的。

崔护在清明这天出门游玩,看到一大户人家,他自来熟,就跑去敲门。门缝里面有一女孩老是看他,据记载,“妖姿媚态”。

熟悉套路的都知道,必要出事。

结果还真没有,他俩眉来眼去,彼此有意。走了之后,崔护这人脑回路也是奇特,竟然隔了一年,到下个清明才想起来。

于是急匆匆地赶去,像法制节目里受骗者赶到骗子公司似的,结果竟是人去楼空,女孩不在了。崔护不胜难过,题下了那首诗。

清明,不光有纯情的爱情故事,还有“不可描述”的爱情故事。

比如五代冯延巳写过一首《鹊踏枝》:

几日行云何处去?忘却归来,不道春将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

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陌上相逢否?撩乱春愁如柳絮,依依梦里无寻处。

这是个女子的口吻,“行云”就是她爱上了一个不回家的男人。

这首词的意思就是,你个没良心的,几天不来是几个意思?寒食到了,你不上坟、不写诗、不放风筝,又去哪个妖艳贱货家里了?哎,想他想得眼泪直流,倒霉的是,梦他都没梦着。

先别理会这个哭哭啼啼的女人,重点是在清明前后,那些男人,四处游冶,放荡不归,考虑过你列祖列宗的感受么?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批判的。

网上有人问,清明节可以说节日快乐吗?不须纠结,在这天,不乏有真心祭奠的,也不乏真心快乐的。

中国人早就沉淀出了一种苦中作乐的生存哲学,历史无比厚重,也曾极度悲怆,这里的人早就学会了在喜乐中穿梭,用反向的行为模式,消解厚重与苍凉。

清明这天,尽可以追思,亦尽可以游春。

因为人生乃至世界,总是多元建构、不可分割的,它的多义性,可以从中寻找任何一种认知的立足点。

不必勉强自己的情感应该怎样,它呈现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情感,就应该是精神活动最自由的流露

宋代黄庭坚写道,“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这是很辩证的态度。

如愿意玩乐,愿你尽情领略百草春风;如愿意缅怀逝者,愿你犹能与他心灵相通。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清明可以“快乐”么?看看古人,其实不用太纠结》由网友轻风的起点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l/mbmz/dg/smbggblsWSNjbsmgkmbj.html report 8011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