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万卷书

来源:用户 史亦香 收藏 编辑:从小磊
展开全文

说起万卷书,就想到两句话,一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二是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前者出自明朝, 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卷二》中有“昔人评大年画,谓得胸中万卷书。更奇,又大年以宗室不得远游,每 朝陵回,得写胸中丘壑,不行万里路,不读万卷书,欲作画祖,其可得乎?”也有人说是出自宋朝,刘彝的《画旨》,但还有人说《画旨》就是董其昌的,此话也是出自于此《画旨》,就是说,也是出自董其昌之手。
    后者出自唐朝,杜甫《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原诗有44句,的其中两句:“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知道这两句话的人肯定不在少数,而知道出处的人肯定不在多数,或者说,两句话都知道出处的不在多数。特别是第一句。
    知道这两句话,而这两句话的意思也不是太深奥,很容易理解。就是要多读书,无论是为了写书,为了讲话,多读书总是有益的。和这两句话相似的还有一句,只是没有“万卷书”的字眼,但是,意思还是差不多,那就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出自清 孙洙《唐诗三百首序》。从小时,听到大人们说的是,能背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偷。总之就是,会背的诗越多,作诗吟诗也就越容易。虽然没有说读“万卷书”,而只是熟读“三百首”,这和“下笔如有神”有异曲同工之妙。
    那么,万卷书在人们心里有这么大位置,就有一个问题了,明知读了万卷书,下笔就可以如有神了,也明知只要下笔如有神,无论你是走仕途,当教授,讲起话来可以滔滔不绝,头头是道,还是你搞创作,码文字,写起书来可以笔走龙蛇,文如泉涌,那怕你是占卜算卦,插科打诨,侃起大山来也可以云遮雾罩,口若悬河,问题是,我们读万卷书了吗?明知而不为,为什么?
    那就是,有可能读了万卷书,也未必能下笔如有神,就好像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那样,十年寒窗苦读万卷书,没有换来黄金屋,也没有引来颜如玉。
   那就是,有可能我们在有限的人生中,很难实现读万卷书的梦想。
    写到第二个“那就是”,就想到,万卷书,到底有多少?万,不用说,那就是一个数目,大概两层意思,一就是说,它是一万,不是九千九百九十九,也不是一万零一,在这里,它可以超过一万,多多益善。二就是说,它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意思就是多读点书,能读一千不读八百的意思。
    而“书”就更明白了,过去没有影视,没有录音,要获取知识,那就是自己读书或者别人读书、说书给你听。所以说,书就是书,没有歧义的。
    万卷书三个字中,要论多少有点异义的就是这个“卷”字了。网上有解释说,古代万卷是指皇帝的试卷。读书为了进京赶考,金榜题名。很显然,这是把万卷放在一起了。据字典解释,卷,和书相关的解释,指书籍的册本或篇章,如上卷,第一卷等。这里,我们可以理解为,卷,就是一本书,这本书可以是一篇文章,也可以是几篇十几篇几十篇文章,甚至于上百篇。有两个成语,一是开卷有益,意思是打开书本,总有益处。 二是手不释卷,意思是书本不离手,形容勤奋好学。可见,卷,解释为书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的。
    读万卷书,很好很好。作为我们常人,能不能读万卷书呢?这应该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说它没有答案,是说它可以能,也可以不能。
    人生不过百年,掐头去尾,也就是五六十年吧。为什么要掐头去尾呢?前头十年甚至二十年,有多少人在没有外力督促的情况下而自觉自愿的去读书呢。后面的十来年,早已经“功成名就”,该颐养天年了,“黄金屋”,“颜如玉”该有的早就有了,不该有的,也不会再有了,头晕眼花的,有多少人为了“读万卷书”的目标而强迫自己去读书呢。所以,最能说明人们不愿意自觉自愿读书的话就是,早知书内黄金贵,夜点明灯下苦心。还有那句,书到用时方恨少的话。

书到用时方恨少,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那就是,我们平时读了不少了书,但是,并不一定到时候都能用得上,而真正到了要用“书”的时候,却发现,噫!这本书,我怎么没有读过。或者,早就读过了,但是,一直没有用得上,却被忘掉了,等到要用它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读书时,很有可能不知道哪些用得上,哪些用不上,很盲目地读了一些书。

读书有必读的书,也有选读的书。必读的书,那就是应试教育中必读的,从小学到大学,十几年的时候,课本那是一定要读的,不然,你就得不到那个文凭,但是,必读书大多数时间又是我们不愿意自觉读的一类书,或许很多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老师在上面讲着,我们总是低头看些与老师讲的不相关的书箱,这些书就是选读的,一般是我们愿意自觉去读的。但是,这个选读也不是天天自觉去读年年自觉去读,更多时候,会出现的是,没有书可读时,千方百计地去找来读借来读,而一旦书真的来到我们身边,让我们尽情去读时,却又没有曾经在课堂上偷读书的热情与兴趣,因为,这个时候,除了工作生活上应酬以外,还又有了其它的诱惑,比如说娱乐,又会占据了我们读书的时间,还可能因为,生活与工作的阅历,会让我们多少意识到,有些书,是我们没有必要一定去读那么多的,还可能因为,书,就在那里藏着,今天不读,明天可以去读,于是,就这样明日复明日的把书藏在了书房里,藏在了网络里。
    用几十年的时间,要读万卷书,可能吗?我很教条地算了一笔账,按五十年的有效读书时间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五十年就是一万八千二百五十天。 这个数字一出来,你就明白了,如果要在你的有生之年实现“读万卷书” 的目标,读一本书就不能超过两天的时间,否则,你就会留下遗憾,而不能实现读万卷书的目标。
    读一本书要用多长时间呢?我想起当初武侠小说盛行的时候,有租书摊,租一本书每天一角,租一本书,就想着一天看完,所以,就会抓紧当时可以抓得住的时间,这样,一天能看完一本书就已经很紧张了。何况看的书是自己想非常看的,时间是抓得紧的,如果换了其它书,真不敢说,一本书要看多少天。看武侠小说还是在上班时候。现在,不上班了,有了很充足的时间来看书了。于是,就把买了多年的《毛泽东选集》、《毛泽东文集》、《鲁迅全集》、《曾国藩全集》等从书柜里拿出来,慢慢读了起来,这一读才知道,不要说一天一本,就是三天一本也有困难。上面举了自己读书的例子,无非就是说,一天一本书或者两天一本书的读,并且是长期的持续不断的读下去,一直读个三、五十年,几乎是不可能的。
    既然从现在看来,要读万卷书很不可能,那就是“卷”的问题了。一套全集,可以是十卷,也可以是二十卷,说句不“尊重”的话,和电视剧一样,同样的故事,可以拍三十集,也可以拍五十集的。这就看出书人或出品人的喜好了。
    不过,我看《二十五史》的目录,却是发现了这里的“卷”和我们现在理解的“卷”确有大小之分。有人计算过,全部二十五史,3781卷,共有汉字2733万个。这么粗略一算,一卷也就是七千来字的样子。也有人计算过,《资治通鉴》共294卷,三百万字,一卷也就是一万来字。据说《四库全书》7.9万卷,3.6万册,约8亿字,一卷同样也是一万来字。看来,古时候的卷也就是万把字大小。
    况且,还有一个值得一提的是,古代的书,和现代的书,或者说和近代的书,是不一样的,至少说是在容量上是不一样的。竹简串联起来的“书”即“简牍”,无论如何与纸张印刷装订的书,都不可相提并论。什么时候淘汰了竹简,而用了纸张印刷的书,很明白的那就是发明了纸张以后。据说,纸张发明在西汉初期,公元前两世纪的事儿,而《史记》成书时间也是西汉,只是在公元前104-前91年之间,比造纸晚了百把几十年,也就是说,《史记》的“卷”已经不是“简牍”时期的卷了,如果用“简牍”时期的卷来说,一卷能容纳多少字呢?据百度,每简容字数量也差异颇大,45厘米简一般容字三十余。一卷所用简数差异也很大,以清华简为例,《筮法》篇有简63支,独立为一卷;《算表》有简21支,也为一卷;而《系年》138支简,3800余字,也是一卷。也就是说,可能古代的“卷”小了一点儿,每卷的文字一般不会超过5000字,这样算起来,心里又替古人坦然了许多,一生中读万卷书的机会还是有的。而现代人,“卷”的概念较为清楚了,那一卷就是一卷,我们不可能再去拿过去的小“卷”来滥竽充数了,说自己能读万卷书了。

当然,也有为了实现读万卷书而读万卷书的,网上就有,我真为他们感动着,一天两本三本的,也就是一天两卷三卷的,这样算下来,他们可能会在十几前的时间内,实现读万卷书的目标。更当然一点,我不反对他们这样实现目标,至少他们在心理上满足了。但我却不会那么做。因为,不要说一天一本,就是十天一本,多年以后,也不可能会记得自己曾经读过哪些书。

其实,要实现多“读”一点书,也不是没有捷径可走的。比如,分开来读。当初,我看《鲁迅全集》时,看的就是六卷本,严格说来,看完了《鲁迅全集》,也就是读了六卷书。但是,《鲁迅全集》却是有20卷本的,那么,我就可以在心里暗自得意,自己读了20卷。还有分上下卷的,也可以暗自得意一下,这就是两卷呀。但是,就是这样算,一生中,我怎么也读不了万卷书。

话又可以说回来,我们就是读了万卷书,又能如何?一是我们记得住那么多吗,二是我们用得着那么多吗?我想,这两个问号的答案是一定的,我们记不住,也用不着那么多。所以,临时抱佛脚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有用的书,我们尽可能地去读,没有用的书,我们尽可能地不去读。网上一搜,就可以很容易找到青少年必读的100种图书,你可不要简单认为这就是一百本书或一百卷书,这一定是超过一百的,那么,青少年时代要读完这专家建议“必”读的100本书,要用多少具体时间,恐怕没有人算过个账,我看了这100本书的目录,真看不出来有些书和考试有什么关系,因此,舍了也罢。

那天,在路上遇到两人说话,

甲说,你看过什么什么书吗?

乙说,没有看过。

甲说,你怎么连这书也没有看过。那口气很明显是有点鄙视的。

乙说,就是没看过呀。

甲又说,那你知道长坂坡吗?

乙说,不知道。

甲说,长坂坡你也不知道?

这时,乙也反感起来,说,不知道呀,怎么了,你就是知道,又能怎么样。甲再也不说了。本来两人是相识的,结果却因乙不知道长坂坡而翻脸相讥起来。从这个事上,我想,就是这个道理呀,你知道长坂坡,他不知道,又有什么呢。反过来,如果再出现第三人,比如我,我要是问甲说,你看过什么什么书吗?甲可能也会说,没有看过。那么,我看过了又能怎么样,甲没有看过又能怎么样。读《曾国藩全集》时,曾记得这一点,原话是:古人书籍,近人著述,浩如烟海,人生目光之所能及者,不过九牛一毛耳!这原话是我从读书笔记里找出来的,当时记下了,但是在本子上,在电脑里,而没有在头脑里。不用说别人说过的话了,就是自己当时写的所谓“感想”也早忘记得一干二净了。

过去生活困难,没有多余的钱去买书,要获得课本以外的知识,多数是靠借书,而借书却是很难的。《古小说钩沉》里有一则《杜预书告儿》:古诗“有书借人为可嗤,借书送还亦可嗤。”充分说明了爱书人对书的痴狂程度。有书借与人让人讥笑,而借了书再还回去,也同样让人讥笑,岂不让人左右为难?再有《黄生借书说》中的“书非借不能读也”的话则从另一个侧面说,有书的人不一定读,没书的人不一定不读。曾经,我与一领导开玩笑说,现在,有书的人有两个百分比,一是书款百分之九十是公款买来的,二是买来的书百分之九十没有读过。领导一笑了之,未置可否,或许说中了领导,领导不好意思再说下去,或许没有说中领导,而领导不与我一般见识。如此算起来,我们要靠借书实现读万卷书的目标,那就更无从谈起了。

上学那阵儿,什么唐诗宋词,总是想着抄下来,背下来一部分,好在一定的场合显摆显摆,但是,最后在工作中,真是没有显摆的地方,慢慢地,唐诗宋词也就淡出了脑海。前一段时间,心血来潮,又看了一遍《唐诗三百首》《宋词三百首》,结果以为能似曾相识的诗词,却是面目陌生得很呢。心里也就想着,等于我又读了一遍吧,安慰安慰自己,陌生就陌生吧,即便是不陌生,也派不上用场了。不过,还是把这一次的读诗词记了下来,放在自己的图书馆里,算是自己“读万卷书”中的一卷吧。等到老了不能自己读书或不想自己读书时,就把这些翻出来看看,孤芳自赏一下。

我们读不了万卷书,而读了书也不一定用得上,这就是读书与教条的事了。按说,教条主义是害人的,但是,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三字经》,我们看了以后,就是认为,养不教,父之过又有何妨呢?《弟子规》,我们看了以后,就是入则孝,出则悌又有何妨呢?当然可以教条地遵守的书的“条文”还有很多很多,比如爱岗敬业,比如仁义礼智信等等,这些都印刷在不同的书籍里,问题是,我们在读这些书的时候,未必会想到去实践它们,或者说未必会想到去全面地而不是有选择地去实践它们,就是说,有利于我的,就实践,不利于我的就不实践。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看书用书,“断章取义”,是很正常的。

说到教条,很容易想起孟子的那句“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来,书,我们信吗?我们信,我们不信,那我们的知识从何而来呢?书,我们全信吗?我们不能全信,一是书太多,我们信不过来,二是现在有,过去有,将来还会有,那就是书也有假书一说,假,如果我们从假的书本上获取的知识,那能是真的吗?如果我们获得了假的知识,那就还不如没有这“知识”好些。当然,还有错书。现在网络上书很多,保不准那个网站上的书,就会出错,但是,作为我们凡人来说,看到一个网站的书,不可能再去其它网站再校对校对,那么,一个错的就可能让你一错到底。前几天就看到一个让人记忆犹新的事来。看《水浒传》,洒家这个词出现很多,其实,也知道它的大概意思,但是,为了多“学习”一点知识,就网搜了一下,看看“洒家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一搜,真是有个夺人耳目的解释,这是一个叫“阿凡题”网站的解释,说是“借问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清明》诗,背了几十年了,突然酒家成了洒家,是我记错了,还是“阿凡题”错了。没有办法之下,只得找原本。找了书本上看,原来还是酒家,酒家这个地方没有变成“人”。正待我要相信书本时,忽然想起,人家一中小学人工智能领导者,怎么会出错?难道书本错了?于是,就认真地再看看阿凡题,结果却发现,还是阿凡题,在古诗里也说借问酒家何处有,那么,同一个“人”,一会儿酒家,一会儿洒家,一会儿是屋, 一会儿是人,如果,一个小学生刚读古诗,恰巧在阿凡题这里,看到了借问洒家何处有的诗,硬是把酒家记成了洒家,且一直不认为自己记得有错,这如果的结果该会是什么样子呢?

现在的人,可以说是不缺营养的,网络上鸡汤多得是,哪一“碗”端来都是听起很营养很营养的,问题是,我们喝下去,消化得了吗?其实我们是消化不了的,我们能消化个一二也就不错了。

看书,有个选择,也有“立场”。一本《红楼梦》,有人说,有多少人看,就有多少种表达内涵,作者要表达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境,恐怕只有作者自己知道了,我们只是“研究”“揣摩”而已,哪个敢说能准确研究出曹雪芹的用意来。那天看《毛泽东品评<四大名著>》,中间有一段:有一次,毛泽东问卫士李银桥:“你读过《红楼梦》没有?”李说:“没有。”毛泽东说;“你作为一个中国人,既然有阅读能力,不可不读《红楼梦》,不读就不懂中国的封建社会。读一遍也不行,最少看3遍,不看3遍没有发言权。”伟人都这样说了,我们凡人有几人看过三遍《红楼梦》的,除了红学研究家外。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曹雪芹早已预见到,没有“谁”能解其中味的。

选择读书,也有选择错了的,比如禁书一类。既然列入禁书,自然有禁它之理,如果一味沉迷其中,自然不会有好的结果。这个最能说明问题的是黄书和迷信一类的书,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最后走向深渊的人总是会有的。书能成事,也能坏事,它既能传播知识,也能传播罪恶,不然的话,历史上也不有那么多次的禁书活动了,以致于还有焚书的极端行为,不论焚书的结果对于不对,但它对于当局者来说,那一定是对了的。

现在时代发展了,人们接受知识的渠道也比过去多了,所以,“书”也就自然而然没有了它原来的不可替代的重大作用了。甚至于,人们获得知识,从另外的渠道比从书本上还要便捷一些,比如电视,它比书本更直观,更容易让人接受。一部电视剧,几十集看下来,轻松而过,而一部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于上千万字的书看下来,就不那么轻松了。而看电视剧,不是和看书一样获得知识吗?或许有人说,电视剧是编剧们编的,那么,书本不同样也是作者们编的吗?如果说,一集电视剧相当于一卷书的话,这样算起来,“读万卷书”,那又是一件轻松的事儿了。

要读万卷书,一是要有这万卷书,不论是自己买来的还是借来的,二是要有这个读万卷书的毅力,没有毅力也是不行的。现在网络上书很多,岂止万卷?很多人也都把这些“书”转藏到自己的网站,但是,“我们”转藏了之后,又有多少人去读了呢?恐怕很少很少,所以说,这读万卷书,岂实就是一个美好的愿景而已,切不可去追求它,如果你真的要去追求它,最后失望的一定是你。这话,信不信由你。

读万卷书,能不能,你说能就能,你说不能就不能,全在你自己掌握,我这只是闲得无聊。

读万卷书,好不好,你说好就好,你说不好就不好,全在你自己评断,我这只是闲得无聊。

给这篇文章起了个题目,就是《万卷书》,如果你读了这篇文章,那就等于读了万卷书。我这也是为那些想读万卷书而实际上很难实现目标的人们,提供了一条捷径,虽然此《万卷书》里一卷也没有,但名字却是千真万确的。

赞赏 共11人赞赏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用英语怎么说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2、释义万卷原指:皇帝的试卷,读万卷书意为:读书为了进京赶考,金榜题名。行万里路意为:走入仕途,为皇帝办事。现解释为:读万卷书:是指要努力...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是什么意思?

并传于世。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意义:原指:皇帝的试卷,读万卷书意为:读书为了进京赶考,金榜题名。行万里路意为:走入仕途,为皇帝办事。现意:读万卷书:是指要努...

你觉得在信息技术时代是否还有必要读万卷书?

提笔忘字,或者是大白字,这种现象已经非常的常见了,人们的文化底蕴越来越被信息技术给消磨了,甚至上大学也就是为了文凭。 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因为那个时候信息技...

学问勒中得,萤窗万卷书。这句诗道理是什么?

萤窗万卷书. 萤窗:晋人车胤,家贫无钱买灯油,就捕捉许多萤火虫放在丝囊中,供夜读时照明.后世便常以萤窗、萤案比喻刻苦读书. 学问是需要勤奋才能得到,要学囊萤映雪(原是古人...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是什么意思...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 尘浊,自然丘壑内营。成立郛郭,随手写去,皆为山水传神。”《画旨》简介:《画旨》是一部山水画论著,全书共有一卷。《画旨》原载《容台别集》...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

慢慢地就会迷失方向,放弃自己所追寻的。在这个时候,有高人的指点就非常重要,他可以帮你理清思路,找到关键点,我们就可以更清楚自己的方向、更轻松的上路! 读万卷书、行...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原文是?

有很多说法: 一种说是杜甫,杜甫在《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中这样的句子: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二说是明末画家董其昌的《画禅室随笔》卷二○画诀中:“读万卷书,行...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话谁说的?

最初是由刘彝提出的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刘彝(《画旨》) 清代钱泳的《履园丛话》中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二者不可偏废。每见老书生痴痴纸堆中数十...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含义?

其实,这句话有两层含义,“读万卷书”是指应该全面吸收书本知识,使自己具有渊博、扎实的文化素养;“行万里路”是指不能单纯地沉迷于书本,还必须广泛了解、认识和接触社...

北京万卷书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介绍?

简介:北京万卷书香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08月21日,主要经营范围为图书、期刊、电子出版物批发、零售等。 法定代表人:张启明 注册资本:200万人民币 联系方式:0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万卷书》由网友史亦香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l/mbgg/dg/ddjmcdsmWSNjbjjcscld.html report 12525 展开全文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