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甘做朋友,不敢做恋人

来源:用户 天地人和w 收藏 编辑:吕秀秀

重逢之时,愿彼此都成为幸福的人。

——《后来的我们》

在很多年前,纽约街头曾出现一块黑板,黑板上写着一行字:

“请写下让你最遗憾的事。”

来来往往的行人停下来,看着黑板发呆,却一直没有人肯写下第一个答案。

毕竟,面对遗憾,我们总是有些一言难尽。

终于,有一个女孩鼓足勇气写下:没有坚持当初对艺术的热情。

紧接着,大家也纷纷参与,写下了自己的遗憾。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个男孩犹豫狠久,最终拿起粉笔重重写下七个字:没有说出我爱你。

原本平静的围观人群,突然发出了阵阵抽泣声。

有句话说:“你问我世间什么最难得?徒手摘星,爱而不得,世人万千,再难遇我。”

本以为爱情可以填满遗憾,然而制造遗憾的,偏偏是爱情。

01

香港演员黄宗泽和胡杏儿相爱八年,最终还是难逃分手的结局。

胡杏儿真的很爱黄宗泽,每次面对他的时候,眼睛里都带着笑意。

她可以为了一个角色增重40斤,可以一连拍四部戏全年无休,她对自己的“狠”让很多演员都望尘莫及。

可唯独在面对黄宗泽的时候,她一退再退,低到了尘埃里。

哪怕是传出黄宗泽和其他女明星的花边新闻,她也可以装作毫不在意。

事实上,胡杏儿憧憬过很多次和黄宗泽结婚的场景,但却始终没有等到他的一句“嫁给我吧”。

分手之后,胡杏儿曾当着媒体的面泣不成声:我们已经分手了,在几个月前。

媒体穷追不舍:那你们还有复合的可能吗?

胡杏儿红着眼说:那你就要问他了。

她的言辞里满是遗憾,像还怀揣着希望,但也明知再也回不去了。

正如张学友唱的,只因人在风中,聚散不由你我。

后来,胡杏儿结婚了,新郎不是黄宗泽。

她结婚那天,有人对黄宗泽说,在这八年中有任何一次你跟她求婚,她都绝对不会嫁给别人。

但可惜,生活没有“如果”,有些事永远都无法重来。

直到现在都有人感慨,如果黄宗泽和胡杏儿还在一起该有多好。

是啊,该有多好。

但可惜,爱情是有寿命的,我们谁都无法决定它的生老病死。

我们不得不承认,原来,遗憾才是爱情的另一个代名词。

02

上周末又看了一遍电影《后来的我们》,小晓和见清在什么都没有的时候相爱,可惜却在什么都有的时候分开了。

他们一起住过隔音很差的地下室,一起吃过廉价的泡面,还一起因为一张破沙发兴奋不已。

可那时候的他们是一心一意地爱着对方,虽然一穷二白,但是见清愿意“斥巨资”给小晓打车;虽然迫切的想要大房子,但小晓从没有嫌弃过见清一丝一毫。

那些时光,虽然贫瘠,但也是真的快乐。

见清对小晓说,我会为你“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可当小晓要离开的时候,他竟连一句“你别走”都说不出口。

后来的他们仍然都在北京,但却像两条永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各自忙碌,再无牵绊。

幸福从来都不是故事,不幸才是。

感情这东西,不负彼此就好了,不负此生太难。

电影的末尾有一个彩蛋,是每个人都举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关于自己的遗憾。

有人说,电影没看哭,但是看他们写的那些话,哭了。

“我现在瘦了,你后悔了吗?”

“电影里有很多重逢,但我们再没见过。”

“我再也没有遇到过像你这么爱笑的傻子。”

“你走以后,冰箱都空了。”

“我不等你了。”

......

他们在镜头面前灿烂地笑着,但是笑着笑着,表情就不自然了。

曾经的甜蜜和浪漫有多动人,如今的无疾而终就有多不甘。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两个人,相互喜欢、相互惦记,但就是没有在一起。

03

上个月,大学室友小辰发了这样一条微博: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她和男朋友恋爱三年,虽然异地,但只要一有空就会去到对方的城市,那些年的火车票积了满满一大盒子。

他们陪着对方度过了人生最美好的阶段,她总以为,他们会结婚的。

她甚至都想好了去哪里拍婚纱照,想好了要把他们的新家装饰成什么样子,想好了结婚一周年的时候要送他什么礼物。

可命运总是猝不及防,本以为会紧握的双手,却在时间的漩涡里败下阵来。

他们分手了,因为距离。

但好像也不是因为距离,只是他们在这段关系里突然就觉得厌倦了,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勇气了。

分手之后,他们依然会像朋友一样互相慰问,提醒对方的一日三餐,关心对方有没有穿暖。

他们仍是挚友,但却谁都没有再提及,重新在一起。

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却没有了我们。

曾听过一个小故事。

一个小伙子拿着一部旧手机去修,老板说,别修了,修的钱都差不多可以买一个新的了。

小伙子笑着说,不管多少钱,还是修修吧。

老板诧异地问,为什么?

他说: 

“这是我前任当时省吃俭用,花了一个月的工资给我买的生日礼物,真要是坏了,我还挺舍不得。”

在我们的心里,都有这样一个人吧,他不再是你人生里的讳莫如深,但却一直萦绕在你的生活周围。

04

《记昨日书》里有句歌词是这样写的:

你可知这百年,爱人只能陪半途,你且信这世上,至多好景可虚度。

当年肥姐和郑少秋分开很多年后,又在一档节目中重逢。

他们在镜头面前聊天,说着各自那些年都没有对方参与的生活。

就在节目要结束的时候,肥姐突然一本正经地说:我最后想问一个问题,你有没有真正爱过我?

分开多年,却仍执着于这个答案,若不是因为真心爱过,谁会过分苛责这一句是非?

郑少秋认真地说:我其实好中意你啊。

听完这个回答,肥姐如释重负一般,笑了。

没在一起又如何?错过遗憾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那个当初认真爱过的人,也曾把自己捧在过手心里,就足够了啊。

分开当然遗憾,但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本来就是人生常态。

感情这东西,错过了,就再也没办法找回来。

那不如就别再追究当初分开的原因,也别再细数当年的那些遗憾,毕竟有些人,能够遇见,就已经是赚到了。

能够在最好的年纪相爱一场,无论有多放不下,到最后也都能放下了。

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曾经相遇,就好过从未碰头。

你要谢谢他,在你们彼此牵绊的时间里,让你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放心,当年再多的错过和遗憾,时间都会替你偿还。

你一定会有足够的好运,遇到那个愿意“钟情于你、忠诚于你、衷心于你、终止于你”的人。

作者:雅洁,有书原创作者有书,让阅读不再孤单,2000万阅读爱好者都在关注的公众号,关注公众号:有书。本文原创首发于有书,转载请联系有书君微信号:youshu925。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甘做朋友,不敢做恋人》由网友天地人和w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zgz/dm/gszzkmmWSNlslmckdbd.html report 7008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