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桃花扇:李香君把短短的30年人生,活成了400年的传奇

来源:用户 七侠荡寇志 收藏 编辑:杨美丽

偌大的舞台上,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女子,着一身月白绣裙,描画着长眉粉面,袅袅婷婷移着碎步。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似有无限柔情婉转,又隐隐有一腔幽怨藏而未露。待她轻启朱唇,幽幽唱道:


寒风料峭透冰绡,香炉懒去烧。血痕一缕在眉梢,臙脂红让娇。孤影怯,弱魂飘,春丝命一条。满楼霜月夜迢迢,天明恨不消。

一曲终了,绵长的尾音尚微微颤动着。

这是孔尚任《桃花扇·寄扇》一折中的一段唱词。所描写的正是李香君血溅桃花扇后独自一人卧病空楼的情景。

此时侯方域已与李香君被迫分离,养母李贞丽代她嫁入田家,她一人孤身只影,冷帐寒衾,好生凄凉。

遂有了这段幽怨而深情的唱词。

心非浪花浮絮,不愿逐浪浮沉
明天启四年,李香君生于苏州阊门枫桥吴宅,上有两位哥哥。其父原是一位武官,因系东林党成员,后被魏忠贤一伙阉党治罪。

此后家境败落,李香君亦漂泊异乡。

8岁时她飘零至南京,被媚香楼鸨母李贞丽收养。改吴姓为李,其名香君则取自“兰有国香,人服媚之”之意。
此后,李香君不得不堕入风尘,“学就晓风残月坠,门前系住王孙辔。”

她聪慧灵秀,所习音律诗词、丝竹琵琶无不精通,且尤擅南曲,歌声甜润,深得四方游士追慕。

李贞丽本人仗义豪爽且知风雅,而来媚香楼的客人多半是些文人雅士和正直忠耿之臣。
镇日与这些人相处交谈,不仅增长了李香君的眼界见识,也养成了她一股冰心洁骨、不与世浮沉的浩然之气。

红线女罗家宝所主演的粤剧戏曲电影《李香君》中,李香君出场时有这样一段唱词:

何日风尘是了期?强颜欢笑折腰肢,歌残舞罢暗唏嘘。冰心每被浮名系,洁骨常遭世俗议。不与时人斗画眉。我爱诗家玉茗诗,厌听春台冶艳词。虽是生为弱女子,报国精忠敬岳飞。
溥儒绘李香君
由此已可看出李香君的不凡之处。她身为女子,且误堕章台,身世不由己做主,却渴望如岳飞般上阵杀敌、精忠报国,注定会在尘世间经历一番坎坷磨难。
愿你肩挑家国任,须当爱惜有为身
16岁时,李香君遇到了当时名列复试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两人一见倾心。彼此诗词唱和,很快就堕入情网、难舍难分。

在当时,青楼女子要出嫁,需有一个仪式,即梳拢——由侯方域出资,举办一场典礼,同时要给媚香楼一笔重金。
但当时侯方域并没有那么多钱,幸而他的一个名叫杨龙友的好友替他出了这笔钱,两人遂正式结为夫妻。
新婚之夜,侯方域送给李香君一柄镂花象牙骨白绢面宫扇,扇上系着侯家祖传的琥珀扇坠。

这是两人的定情信物,寓意两人此生永结,定不负彼此。
只是,他们没想到命运的不测之手来得那么快。

国粹戏剧图画书《桃花扇》
原来杨龙友为李香君梳拢的银子俱是一个叫阮大铖的人的。

阮大铖何许人也?

他是明末大臣,戏曲名作家,颇有才华。然而政治上却先依东林党,后又反出东林,转而投靠东林党的死敌魏忠贤。因其反复之故,颇为时人诟病。
他此次借杨龙友之手给了侯方域这笔钱,意在拉拢侯方域,希冀能再复官职。
得知此事后,侯方域尚犹豫彷徨、不知所措时,李香君却劈手摘下头上珠翠,脱下身上罗衫外衣,道:“脱裙衫,穷不妨;布荆人,名自香。”

她宁愿布衣荆钗、淡饭粗茶也绝不接受品行有污之人的施舍,实在有陶潜“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气度。相比之下,侯方域反是显得有些怯懦了。

公元1644年三月十九,李自成大顺军攻破北京,崇祯皇帝在景山自缢。

四月,清军入关,明王朝覆灭。

八月十五,弘光帝继位南京,建立了弘光新皇朝。阮大铖被朝廷起用后,大肆对东林党、复社成员进行报复。侯方域更遭其陷害,只得被迫离开南京去扬州投奔其父的门生史可法。

两人不得不含泪分离,送别之际,李香君强忍住心中不舍,反是嘱咐侯方域道:“愿你肩挑家国任,须当爱惜有为身。此后烽烟戎马中,但望侯郎能自珍。怀抱丹心,平靖妖氛与国运!”

字字铿锵,句句坚韧,一腔爱国赤诚尽在这短短几句话里。她身在乱世,却无奈身为女子,无法如男儿般仗剑烽烟戎马中,唯有将抱负寄托在她心爱男子的身上,盼她平靖妖氛与国运。
血溅桃花扇,羞杀须眉汉
侯方域离去后,李香君便洗尽铅华,闭门谢客,誓要待侯方域归来。

可报复未果的阮大铖又岂会轻易放过他们。他打听到当时弘光帝身前的红人田仰对李香君有非分之想,便决计强买下李香君给田仰作妾。这样既能讨好了田仰,又能一出他心中恶气。
然而他实在太小瞧了李香君,以为她一介弱女子,纵有反抗的勇气,也没有反抗的力气,哪里能料到她竟宁愿一死保全贞洁。
她敛去脸上的柔弱,转而冷笑看向那些丑恶的嘴脸,神色渐渐变得决绝,然后一转身没有丝毫犹豫地撞向一根柱子,殷红的鲜血立刻自破了的额头汩汩流出,洁白的宫扇上沾染了点点血迹。听着周遭人群慌乱的呼喊声,她却弯了弯唇角,喃喃道:“侯郎,我没有负了你......!”

国粹戏剧图画书《桃花扇》
每当我在心中细细勾勒描摹这一幕时,都会感到内心对她的怜惜和真挚的敬佩。
一旁的杨龙友捡起地上已沾染斑斑血痕的宫扇,将之点染成几枝桃花,这便是桃花扇。桃花薄命,扇底飘零。
此后,阮大铖又借着为弘光皇帝编排《燕子笺》为名,将李香君强行抓入宫中作歌姬。
不久,清兵攻下扬州,直逼南京,弘光小朝廷也再难支撑。
夜色之中,李香君随一些宫人逃出宫门,却发现媚香楼已为一片火海。

当时侯方域也已回到南京,两人都在媚香楼附近苦苦寻觅对方踪迹,却偏偏就此错过。
曾教李香君唱曲的苏昆生发现她跌坐在路边,便带着她一同奔往苏州。在此地她找到了昔日好友卞玉京,并得其悉心照料。

后来侯方域总算得到她的消息,带着她一道回到了河南商丘老家。
美人公子飘零尽,一树桃花似往年
清顺治二年(1645),李香君隐瞒歌伎身份,以吴氏女子妾的身份住进西园翡翠楼。
1645年到1652年这八年时间里,也许是李香君一生中最为美满的时候。不必为衣食担忧,不必违背心性辗转于众人之间,且有心爱之人常伴身侧。只是这样的生活却已走到了尽头。

在侯方域去南京为香君求子、寻亲的时候,她秦淮歌姬的身份为公公侯恂知道,当即被逐出翡翠楼。

后经人讲情,才勉强让她住到离城十五里的侯氏柴草园——打鸡园。那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派荒凉冷落。而此时李香君已怀有身孕,引起婆母和常氏夫人的同情,二人一再向侯恂求情,侯恂才勉强答应派一个小丫头去那里服侍。
侯方域回来后,屡次替香君辩解,得到的却只是父亲的训斥。

李香君不被众人接纳,内心苦闷,渐渐积郁成疾,终于病逝,年仅30岁。

次年,37岁的侯方域去世。
国粹戏剧图画书《桃花扇》
生前无法一直相守,那么便在死后长聚吧!
萧然,美人去远,重门锁,云山万千,知情只有闲莺燕。
想起桃花扇上那由鲜血点染出的数枝桃花,想起她说“便等他三年;便等他十年;便等他百年”时脸上的决绝,想起她卧病空楼、冷帐寒衾时的孤寂凄凉......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伊人已去,只不知能否魂梦与君同。

秦淮两岸仍是一片纸醉金迷、莺莺燕燕,历经多少王朝更替,多少时移世易,然而那个名叫李香君的痴情执著、忠贞爱国的温柔女子却会随着霏霏的江南烟雨一道长久地缠绵在人们心头。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桃花扇:李香君把短短的30年人生,活成了400年的传奇》由网友七侠荡寇志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lgl/gm/zgmlmksbWSNlzjcgmzdb.html report 8210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