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大唐终局之战:英雄为何干不过小人?

来源:用户 最爱历史... 收藏 编辑:从小磊

时势造英雄。

中和元年(881年),大唐长安又一次陷落。

盐商黄巢膨胀了,当他率军入城,自称大齐皇帝时,还“谓宝命之在我”,却不知这场浩浩荡荡的农民起义已逐渐由盛转衰。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到头来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起义军攻占长安后,黄巢派任命手下朱温为同州(今陕西大荔)防御使,可自主军事行动,以拱卫长安。

朱温四出攻掠,所至皆立功,堪称黄巢的左右臂膀。关键时刻,他带给黄巢的却将是一次致命叛变。

同年十一月,唐朝河东监军陈景思征发沙陀、吐谷浑兵南下救援京师,行至半路,沙陀军不听指挥,在当地掠夺一番后北归。

陈景思处境尴尬,考虑到能让这些番兵服气的人,只有当时因罪避祸鞑靼的沙陀贵族李克用,便请朝廷召李克用南下。郁郁不得志的李克用,终于等来建功立业的机会。

朱温和李克用在乱世中不期而遇,由此拉开了长达40年的梁晋争霸之序幕。

1

朱温的父亲是宋州砀山(今安徽砀山)午沟里的一个穷苦教书先生。

虽是出身农民知识分子家庭,但朱温比后世的洪秀全现实一点儿,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只爱舞枪弄棒,在乡里横行霸道。

唐僖宗乾符年间,关东闹饥荒,各地义军蜂起,不务正业的朱温一拍脑门就参加了黄巢起义军。26岁的他作战勇猛,屡立战功。

▲朱温。

小公司也有大梦想,朱温很走运,跟了个好老板。

攻下广州后,黄巢本来只想占据岭南,作为反唐根据地,不曾想那一年疫病流行,不少将士染病,死者十之三四。

手下们劝他,这地方没法住了,不如铤而走险,带兵北上,以图大利。黄巢见广州形势不妙,决意杀回中原,从岭南转战荆、浙,之后北渡淮河,一路打到了长安,皇帝又又又跑了。

黄巢攻克长安,各地藩镇慌了。他们对李唐王朝的尊重早已荡然无存,可人家好歹是名义上的老大,现在农民军和唐王朝二虎相争,都不知该帮谁。

正在此时,唐朝宰相郑畋四处活动,组织平叛,发布檄文号召诸藩镇勤王,连危害朝廷多年的宦官集团也喊出口号:岂有“舍十八叶天子而北面臣贼”之理

到中和二年(882年),各地藩镇已对黄巢形成包围网。在长安外围活动的朱温,带兵与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对峙,屡战屡败,向黄巢乞求援军。

起义军中其他干部对军功显赫的朱温同志十分忌惮,起义军将领孟楷将朱温的求援书信屡次扣下,就是不呈给黄巢。

革命尚未成功,将帅早已离心。

2

李克用是沙陀人。

沙陀人是擅长骑射的游牧部落,原居西域,早在初唐就已纳入唐王朝的羁縻统治之下,隶属北庭都护府

贞元六年(790年),沙陀人为吐蕃所征服。吐蕃每与唐军交战,都以沙陀人为先锋,又对他们横征暴敛、百般猜疑,导致其死伤众多,备受屈辱。

沙陀人不愿为奴,更念念不忘大唐。

他们摆脱吐蕃,离开世代居住的西域,东迁归唐,投靠灵州(今宁夏灵武)节度使范希朝。之后随其迁往河东,成为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其部落万骑,皆骁勇善骑射,号沙陀军”

到唐朝末年,沙陀军中不仅包括沙陀人,还有鞑靼、吐谷浑等代北兵。

李克用的父亲原名朱邪赤心,因镇压庞勋起义有功,被赐名“李国昌”,授予振武军节度使。

李国昌被赐予李唐国姓,是李克用家族重要的政治资本,在此后发挥了关键作用。

早在李克用的祖、父时期,沙陀军已威震天下。李国昌打仗只任前锋,从不殿后,人称“赤马将军”。

在征讨庞勋时,李国昌曾以区区数千沙陀军为先锋,斩杀起义军2万余首,伏尸50里,又曾趁着大风,四面纵火,逼迫起义军弃寨而走,“以精骑邀之,屠杀殆尽”。

陈寅恪先生曾评价:“沙陀军殆以骑军见长,故当时中原无敌手也。”

自古英雄出少年,李克用从小就继承了沙陀人的军事天赋,年少善骑射,身怀百步穿杨之射术,同辈中无出其右;年仅15岁随父出征,因军功授云中牙将,江湖人称“飞虎子”。

他一目失明,更显得格外凶悍,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李克用本来可以做个逍遥自在的官二代,可他偏偏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年轻人。

乾符五年(878年),李克用在沙陀将士的拥戴下,杀死大同防御使段文楚,取而代之。当时,代北地区连年饥荒,漕运不继,段文楚克扣军粮,用法严峻,引起军民怨声载道。

李克用擅杀地方将帅,这下可闯祸了。唐朝虽然虎落平阳,可也咽不下这口气,立马发动河东、幽州、昭义诸镇调兵讨伐,还杀掉了李克用两个在长安供职的叔叔。

在唐军的讨伐下,李克用势单力薄,一时难以招架,部众皆溃,李氏父子在代北经营数十年的家产接连败光。他只好和上了年纪的老爹北逃,投靠与沙陀关系密切的鞑靼(今内蒙古中部)。

昔日的地方豪强,如今寄人篱下。李克用整日郁郁寡欢,为避免鞑靼人猜疑,也为排解忧闷,常与群豪到野外射猎。

一次,李克用在酒酣之际吐露心声:“我们父子被贼臣所诬陷,报国无门。今闻黄巢北渡江、淮,必为中原之患。他日天子若有诏征兵,我与诸位当南向而定天下。人生世间,光景几何,曷能终老沙堆中哉!

黄巢起义,让朱温迎来了事业的转机,也给了李克用东山再起的机会。

3

唐朝有个传统,每遇内乱,常会起用一些少数民族将士平叛,如平定安史之乱的功臣中,李光弼是契丹人,仆固怀恩是铁勒人,都是少数民族将领。

此次镇压黄巢起义也不例外,唐僖宗一边仓皇逃到蜀地,一边听从建议,在北方征调了包括沙陀兵在内的3万大军,素有威名的李克用成为统率这支军队的不二人选。

中和二年(882年),唐朝任命李克用为雁门节度使,赦免其罪,命其带兵勤王。李克用从叛乱分子摇身一变,成为平叛主力军。沙陀军南下,一举打破了起义军与唐军在长安的僵持局面。

黄巢军中的将帅听说沙陀军进军中原,纷纷惊呼:“鸦儿军至,当避其锋!”沙陀军都穿着黑衣,一身装备狂拽酷炫,甘当大唐守夜人,故被称作“鸦儿军”。

李克用在与黄巢军的交战中连战连捷。《资治通鉴》中说:

克用时年二十八,于诸将最少,而破黄巢,复长安,功第一,兵势最强,诸将皆畏之。

中和三年二月,李克用赢下决定胜负的关键一战——梁田陂之战,黄巢部将尚让率领的15万大军大败而逃,被沙陀军“俘斩数万,伏尸三十里”。

四月,唐军收复长安,黄巢败走,逃至泰山狼虎谷,他的首级最后落入沙坨人手中(关于黄巢之死,史籍有不同说法)。

李克用打跑黄巢,这下风光了,两年前还在大草原喝西北风,如今因镇压起义有功,被任命为河东节度使,进爵陇西郡公,出镇太原。

河东节度使是唐朝在安史之乱前设置的十大节度经略使之一,安禄山倾情代言的老牌藩镇,辖区大体相当于山西中部地区,太原又是军事重镇,唐朝的龙兴之地。

一场战争,不仅让家道中落的李克用成功逆袭,还助他夺取了一块根据地。

机遇,有时比实力重要。

4

黄巢在长安被围攻的时候,朱温在干嘛呢?

李克用南下之时,朱温与唐朝的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几次交锋,都大败而归,陷入唐军的包围,一度弹尽粮绝。

一天,唐军派了数十艘船组成的运粮队经过,朱温派人中途把粮食劫下来。王重荣派3万精兵前来争抢,朱温不敌,又舍不得粮食落入唐军手里,只好忍痛把船只凿沉,而此时援军仍然迟迟不见踪影。

黄巢自顾不暇,手下又挑拨离间,愣是没发兵救朱温。朱温不禁怀疑人生,在作战之余,开始与其部下商议去留之事。

朱温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他一怒之下杀掉黄巢派来的监军,向对手王重荣投降,因朱温母亲姓王,他就以舅父称王重荣。打了一年仗的冤家对头,转眼间就成了舅舅外甥。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是无赖我怕谁!

唐僖宗在成都看到朱温投降的奏表,心里乐开了花,大呼:“是天赐予也。”赐其名为朱全忠

这个名字就像立了个flag,朱温一生既不忠于大齐皇帝,也不忠于大唐天子,叫朱不忠可能更合适。

朱温背叛革命后,黄巢痛失臂膀,长安东面屏障尽失,军心大受动摇,可说是给李克用等唐军主力送上助攻。

黄巢撤出长安后,叛徒朱温因镇压起义有功,被封为宣武节度使。他踏着起义军兄弟的鲜血,凭借此次背叛,终于跨进了统治阶级上层的大门,所谓的农民起义,也就是这么回事。

宣武节度使,又称汴宋节度使,领有汴(治今河南开封)、宋(治今河南商丘)、亳(治今安徽亳州)三州,地处中原腹地,四通八达。

在这样一个四战之地求生存,老奸巨猾的朱温掩藏不住自己的野心。

5

中和四年(884年),朱温与李克用,一个在河东,一个在河南,这两个镇压黄巢起义的既得利益者,终于有机会见面。

当年五月,朱温的根据地汴州遭到黄巢军残余势力进攻,形势万分危急。

朱温举目四望,第一个想到的帮手,就是当时军事实力最强的李克用。

一封求援信寄过去,李克用快马加鞭,带兵前来,大破起义军,杀万余人,汴州之围遂解。

李克用仗义相助,恰恰证明他的政治目光远不如朱温深远,不懂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更没有想到,此时朱温被起义军歼灭,或许对他更有利。

▲朱温与李克用(剧照)。

朱温得援军相助,欠了这么大一份人情,自然要好好感谢,便请李克用入城,在上源驿大摆筵席,请来美女轻歌曼舞,各路英雄把酒言欢。

上源驿宴会上究竟发生什么,真相早已不得而知,毕竟后梁和后唐两朝史官给出了不同答案。

后梁史官说,酒席上,朱温礼貌甚恭,但是李克用“乘酒使气,语颇侵之”。就是说李克用喝醉后,当众辱骂了朱温一番,可能讽刺他是三姓家奴,或是“亲切”问候了朱温家里的长辈。

因此,朱温出于“一时之忿”,而起杀心。

后唐史官却说,李克用并没有当众羞辱朱温,不过是在酒过三巡后调戏身边的侍妓,又握着朱温的手笑谈破贼乐事,场面相当和谐。

可是,朱温“素忌武皇(李克用)”,早想着借这场鸿门宴刺杀李克用。

无论如何,之后发生的事,朱温肯定甩不了锅。

酒宴过后,宾客皆散,只剩下李克用一行人,朱温手下杨彦洪与其密谋,封堵周围通路,发兵围攻上源驿。

李克用喝得烂醉如泥,不知门外呼声动地。他的亲兵眼疾手快,操起武器就与朱温军厮杀。

李克用的侍者赶紧熄灭蜡烛,遮蔽对方弓手的视线,然后把喝醉的主子拉到床下避难,朝他脸泼了几盆冷水,才把李克用叫醒。

李克用酒醒后,愤而起身,张弓搭箭,与手下亲兵射杀数十人。刹那间,雷声大作,大雨倾盆,李克用率领左右数人,在雷雨掩护下突围,逃出城外。

杨彦洪见李克用逃走,跟朱温说:“胡人急了就会骑马逃跑,一看到前面骑马的,咱就放箭。”

随后,朱温率军追击,杨彦洪正好骑马跑在他前面,朱温一箭就把杨彦洪给射死了,No zuo NO die啊。也有人认为,杨彦洪是此次行动的唯一知情者,其实是被朱温杀人灭口。

黎明破晓前,李克用历经九死一生,终于逃回军营,发现除他之外,其他人几乎都未能逃脱,包括当初向唐朝建议起用沙陀军的监军陈景思在内,三百余人全部为朱温所杀。

这就是上源驿之变

6

李克用回到营中,当即决定发兵攻打朱温。

其妻刘夫人劝说道,汴人不讲道义,竟然谋害你,我们还是先上告朝廷。如果贸然举兵相攻,天下人难辨是非曲折,可能会被人家落下口实。

刘夫人并非等闲之辈。上源驿之变时,李克用尚未逃出,有探子迅速将此事禀告刘夫人。

刘夫人不动声色,立即将这人斩了。然后秘密召集将领商议对策,以稳定军心,打算一旦李克用遭遇不测,就保住全军撤回太原。

她的话,不无道理。

李克用暂时撤军,之后向唐朝八次上表,声称朱全忠“妒功疾能,阴狡祸贼,异日必为国患”,请求唐朝削夺朱温的官爵,允许其发兵讨伐,同时派弟弟克勤领兵万骑在河中待命。

朱温还装无辜,写信告诉李克用:“之前的兵变,我一无所知,是朝廷派人与杨彦洪合谋。如今杨彦洪已经伏法,望公谅察。”

朱、李交恶,天下为之震惊,对刚刚平定黄巢起义的唐朝更是雪上加霜。史书载,朝廷“得克用表,大恐,但遣中使赐优诏和解之”

唐朝早已虚弱不堪,唐僖宗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当和事佬。这俩大哥要是打起来,他可能又得去四川观赏大熊猫。

性急如火的李克用在这件事上充分表示对唐朝的尊重,得到朝廷诏书后,放过实力还远弱于自己的朱温。

在大唐朝廷看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表面上对双方都很客气,实际上对李克用心存猜忌,甚至有意培植朱温势力,以牵制李克用的发展。

清初,王夫之曾说:“朱温,贼也;李克用,狄也。”在唐末乱世,即便唐朝廷明知朱温贼心不死,也不愿夷狄坐大,这就像一个无解的难题。

7

上源驿之变后,李克用一方面仍为尽忠唐室奔走,一方面又处处受到掣肘。

光启元年(885年),邠宁节度使朱玫,图谋废立,扶持襄王李煴为帝,另立朝廷,还遣使到河东请李克用相助。

李克用不从,发檄文号召天下共讨反贼,声称自己已发蕃汉兵三万“进讨凶逆”。最终,朱玫与襄王都被藩镇所杀。

同年,一直忠于唐室的易定节度使遭到卢龙、成德两个藩镇围攻,即将被吞并。

李克用亲率大军赴援,保住了这个唐朝末年少有的仍向朝廷表示效忠的藩镇。

乾宁二年(895年),邠宁王行瑜、凤翔李茂贞和华州韩建等三镇节度使,以河中内乱为由,同时拥兵入朝,擅杀宰相,欲挟天子以令诸侯。唐昭宗只好逃入终南山思考人生。

李克用听闻三帅谋废昭宗,立马发兵南下讨伐,指责三帅“称兵诣阙之罪”。三帅得知李克用起兵,吓得从长安逃回本镇,之后被李克用一一击溃。

他还曾“收燕蓟则还其故将,入蒲坂而不负前言”。在发兵救援河北、河中等地后没有乘人之危,将其置于自己直接统治之下,而是遵守约定撤回河东,将其地归还原主,不像朱温一样,“好兼并为永谋”

▲李克用与义子们(剧照)。

即便如此,唐朝始终没有放下对李克用的猜忌。

大顺元年(890年),在宰相张濬的主张下,唐朝下诏削去李克用的官爵,联合朱温等藩镇大举讨伐河东。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唐昭宗议论讨伐河东之事,朝中反对者十之有七,只有与朱温相勾结的大臣赞同,可唐军还是以“朝廷的名义”对李克用挥刀。

尽管这次战争最后以唐军失败、李克用恢复官爵草草收场,双方的关系也没有因此恶化。

这场信任危机始终无法消弭,给了朱温可乘之机。

8

李克用四处勤王时,朱温坐收渔翁之利。

朱温在汴州接收大批黄巢起义军的残兵败将,包括葛从周、张归霸等在内的黄巢旧将都向他投降,秦宗权、时溥等河南地方势力也先后被其吞并。

小人朱温终于以一弹丸之地,一跃成为一方霸主。

朱温除了拼事业,还广泛延揽人才,勾结朝中大臣,极其善于笼络人心。

有一次,朱温手下的谋士敬翔才刚丧妻,朱温就把自己宠爱的姬妾刘氏赐给敬翔为妻。

这位刘氏原本是黄巢的部下尚让之妻,后来因貌美为朱温所得,得宠一时,被称为“国夫人”。

就是这么一个美女,朱温说送就送。他虽出身行伍,却更为深知人心的作用。

相比之下,李克用“性惇固,少它肠”,只知忙于事业,却不知安抚人心。

李克用的弟弟昭义节度使李克修,在任期间为人节俭,深得民心,当地百姓称颂其“简正”。

李克用到潞州时,却因李克修准备的酒席太过简陋,大为不满。李克用非但没有表扬弟弟简朴的生活作风,还责备其轻视自己,将他鞭笞一顿。李克修因此忧愤而死。

之后代替其为昭义节度使的另一个兄弟李克恭,性格截然相反,骄横不法,恣意妄为,潞州军民逐渐心怀不满。

李克用的义子李存孝是当时首屈一指的骁将,为李克用的霸业立下汗马功劳。

可当李存孝与另一个元老康君立争夺节度使之位时,李克用却不知从中调解,直接将位子赐予康君立,又在李存孝与另一个义子李存信闹矛盾时,多次偏袒李存信。

李存孝怨愤难平,内心惊惧,最终起兵叛乱。当他被李克用大军围困时,还说:“儿蒙义父的大恩,位至将帅,难道愿弃父子关系而背叛?这都是由于别人多次诬陷,才让我走到这种地步。”

李克用无法解决内部矛盾,也没有挽回义子的性命。一代猛将李存孝,最终被自己人处以极刑,车裂而死。

李克用本就因夷狄身份而遭到猜忌,因多次举兵而四面树敌,甚至有震主之威,政治情商如此堪忧,更加为人诟病。在李存孝叛变后,昭义诸州、河中诸镇也先后叛晋投汴,投靠朱温。

▲李存孝。

时过境迁,在失去这些地盘后,李克用势力被完全堵截在山西,只能在河东迎击朱温的全线进攻。

当朱温势力达到顶峰,进军关中与李茂贞争夺唐昭宗时,李克用已经鞭长莫及。

到天复二年(902年),朱温坐拥数镇节度使,再次进攻河东,李克用早已不复当年勇,被围城七日,到了生死存亡的境地。

其义子李存信甚至进言:“今事态紧急,不如暂且逃到北方,再做打算。”

李克用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差点儿一夜回到解放前,又得奔向大草原。

所幸,河东在李克用手下诸将的奋力作战下保住了。但李克用元气大伤,此后几年内不敢再与朱温相争。

9

天祐元年(904年),朱温逼迫唐昭宗迁于洛阳。

诏书传到太原,李克用哭泣着对部下说:“乘舆不复西矣!”

三年后,朱温代唐称帝,建立后梁,同时派大军攻打潞州,与争夺二十余年的老对手李克用作最后决战。

正在这一关键时刻,李克用病危,将未成的霸业托付给儿子李存勖

弥留之际,李克用将三支箭赠予李存勖,留下遗言,一矢讨刘仁恭(幽州),一矢击契丹,一矢灭朱温

“汝能成吾志,死无憾矣!”

二十年前,正值壮年的李克用,率领刚刚取胜的沙陀军队驻扎于上党三垂冈。他曾指着年幼的李存勖,满怀憧憬地感慨道:“我快要老了,我这儿子,将来必是奇才,二十年后能像我一样在此征战吗?”

后来,李存勖高举复唐大旗,率领沙陀军打响复仇之战,李克用却无法亲眼得见。

上源驿的雨夜后,两位霸主走上不同的人生之路,英雄壮志未酬,小人得偿所愿,这就是现实。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大唐终局之战:英雄为何干不过小人?》由网友最爱历史...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kmg/db/cmgbbssjWSNlzlccdlbc.html report 66191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