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秋天来了 花还开着■散文■崔向珍

来源:用户 长白山cccc 收藏 编辑:王阿强

《四平日报》(2019年9月6日) 07版

秋天的风吹淡了白云,吹高了天空,也吹出了我与田野亲密接触的想法。

选了一个秋高气爽的周末,浴着暖暖的秋阳,我独自走进了阔别已久的田野。脚下的土地亲切而踏实,长长短短的野草已经有了秋日的苍劲,许多金黄的苦菜花,紫色的野菊花争先恐后地盛开着。钢筋铁骨般的红柳已经干枯了满枝的乱花,而一丛丛罗布麻粉红色的花朵还是热烈鲜艳着的。

一条条在草丛里钻进钻出的水流清澈见底,成群结队的小鱼儿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亭亭的苇草顺着沟岸无序地排列,在风中轻舞飞扬着即将到来的风花雪月。它们顶着一头紫红的璎珞,在金秋朗日的香风中光彩照人。一片一片的皇席菜结了累累坠坠的籽实,远远地望去,如同散落了一地红艳艳的朝霞般染心动人。

红红绿绿的棉田已经吐了无以计数的白,肥胖的棉桃一团团地炸开,正在盛开的花朵色彩缤纷。在我的眼里心里,再也找不出比这些红色的,黄色的,白色的花朵更幸福更温暖的花朵了。一望无际的田间,棉农们正在挥汗如雨地捡拾棉花。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弯着腰身,骨节粗大的双手左右开弓,她腰上系着的编织袋棉包已经被填塞到极度臃肿了,她还在不停歇地向前。在这一片馨香的沃野之中,我竟然又看见了分别已久的红高粱,尽管只是地头稀疏的三五行,却已经让我满地流火的记忆丰满了许多。这一片熠熠生辉的红高粱,在清爽的秋风里幻化成了深不可测的青纱之帐,火红的茫茫苍苍穿过了炮火连天的岁月,无数先烈的身影在泪水纷飞的记忆里浴火重生。

一辆收割机在青绿参半的玉米地里横冲直撞,那些密不透风的玉米秸一片片悲壮地消失在视野里,在苍天厚土的拥抱里粉身碎骨。我想象不出这生命的瞬间转换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但是至少不应该是凄凉的,因为春天里播种它们生命的时候,就注定了秋风吹起时的离别,或许它只是欣喜的吧,也未可知。

从来不敢也不可以忘记,自己是田野里走出来的孩子。我的身上还沾着长长短短的谷草衰叶,以及永远洗不掉的褐色的泥土。我总是爱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普普通通的草,植根于广袤的田野里,春夏秋冬里的风霜雨雪历练了几十个轮回,茎叶几度枯干凋零几度苍翠繁茂,而深扎在土地里的灵魂却始终没有瘦下去,就像秋风中的菊花,在瑟瑟中依然盛开。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秋天来了 花还开着■散文■崔向珍》由网友长白山cccc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kdm/ml/zcjgbmgWSNlcmdzbdjb.html report 3650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