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徐志摩:我的深情,你未必懂

来源:用户 但行好事吧 收藏 编辑:张晓华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我唯一灵魂之伴侣。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徐志摩:我的深情,你未必懂 

01

不知为何,金庸笔下的表哥都自带招黑体质,这些表哥大多风流倜傥、才华横溢,偏偏又薄情寡义、品行不正,最典型的便是有着“北乔峰南慕容”之誉的慕容复。

《天龙八部》中有一个猥琐好色的淫贼,名曰“云中鹤”,这恰巧是他表哥徐志摩的笔名。

金大侠在其中是否有贬低暗讽表哥之意?实在叫人浮想联翩了。

看到别人骂徐志摩“渣”,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年轻的时候,看他的故事,确实也觉得他的行径够得上“渣男”的标准:

身为有妇之夫追求豆蔻年华称呼他为“叔叔”的林徽因;

为追求林徽因执意要同妻子张幼仪离婚,并让妻子打胎,张很震惊,怕出意外,徐志摩冷冰冰地回:“坐火车也会死人,难道就不坐火车了?”

接着又补刀:“这种事在西方是家常便饭。”

后撬走好友王赓的妻子陆小曼,并在亲友团的一片反对声中与她结了婚。

拿现在的道德标准来看,一个著名诗人,一个德高望重的大学教授,公然抛妻弃子,追求其他年轻漂亮的女孩,是要分分钟被吃瓜群众的唾沫淹死啊。 

02

但是,年岁渐长,越来越觉得:

站在现有道德的制高点上,用扁平化的三观去评价历史上的人物,其实也是种偏颇。

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三观党”,他们的三观是扁平的,人只有好人和坏人之分,男人好坏的区分标杆就是出没出轨。

他们不知道人是最最复杂的动物,人的感情是会变的,落实在具体生活中,更有旁人完全不会明白的复杂性。

而且,要知道,一句语言的产生是有前后背景的,一味地寻章摘句,难免断章取义,误解他的本意。

只是以一些语言或者一些举动,简单地以“道德与否”或者“渣不渣”来评价徐志摩,实在是太片面了。

诗人也是人,只是他把所有对于爱情的幻想留给了林徽因,把所有激情和浪漫交给了陆小曼,唯独把所有的冷漠和残忍赐给了张幼仪。

自私和冰火两重天,往往是深情之人的特质。

相亲初始,徐志摩第一眼见到张幼仪的照片,就嫌弃地说了一句“乡下土包子!”

张幼仪

其实,无论在哪个年代,张幼仪都是个不错的女人。

见过她的人都评论说“线条甚美,雅爱淡妆,沉默寡言,秀外慧中”。

张本身也是名门望族之后,受过良好的教育,婚后温良恭俭,孝顺长辈,抚育儿子。

同徐志摩离婚后,读学,教书,创办公司,任职银行......

如果两人是自由恋爱,或许也会如同沈复和芸娘一样过着神仙眷侣一般的日子。

只是受了父母之命的徐志摩,对这门亲事实在是发自内心的抵触和厌恶,于是对她是百般挑剔,无论怎么看都不顺眼。

她淡雅秀气的外表在他眼里成了寡淡乏味,她沉稳踏实的气质在他眼里便是僵硬无趣。

张幼仪知道自己是个旧式女子,跟朱安不同,她是很愿意改的。但是,徐志摩却像一堵坚硬的墙,张幼仪怎么钻都钻不进去。

“我毕竟人在西方,我可以读书求学,想办法变成饱学之士,可是我没法子让徐志摩了解我是谁,他根本不和我说话。”

婚后的生活对于张幼仪来说是痛苦的,在厌弃自己的丈夫的面前,她是自卑、无望而又不解的。

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无异于毁灭性的打击。

03


一张蜜汁尴尬的夫妻合照

可是,这样的老式包办婚姻,对于徐志摩来说,何尝不是另一种煎熬?

徐志摩感情炽热,是个天生的理想浪漫主义者,这跟务实性格的张幼仪是完全不搭的。

旧式婚姻却像“小脚与西服”一样,明明不搭,却要硬生生地捆绑在一起。而且,两个人的思想不在同一个层面上,平时很难进行沟通交流。

关于这一点,对于胡适、林语堂来说,或许他们觉得无所谓,但是对于徐志摩来说,却是最最要不得的,他是绝对不会想要这种“凑合着过”的婚姻的: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他毕生都在追求这个理想,甚至之后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跟张幼仪,怎么过得下去嘛。他们的婚姻注定是要破败的。

这样的一种婚姻,无关对错,只是彼此不适合。

对于婚姻的忠贞,在当今社会也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话题。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的婚姻都是得过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