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闲话填词五:词的情趣美与词牌的格调

来源:用户 瑯琊宫杞... 收藏 编辑:张晓华
展开全文
一、词的情趣美
1、词结构形式和词句变化的多样性,是词情趣美的基础 通过观察各种词牌的结构格式,我们发现,词中的长短句变化很有玄妙。在这些长短句里,有的如律诗里的律句一样整齐划一,有的不仅两两相对而且严谨得如同律诗,有的又自成一格、独树一帜,既不粘也不对,有的干脆一句一出,不与其它为伍,甚至字数都不一样,充分显示了词在结构形式和词句变化上的多样性,这正是词独有的语言美特征,也正是这个特征构成了词独具特色的情趣美。 追根求源,词的情趣美是由词对律句、拗句、单句、偶句等的有选择的运用,得以表现出来的。 律句,就是合律的句子。然而,律又有诗律和词律之分。诗律前面已经讲过,是指句子在律诗中必须要遵循的律法,如词语对仗、平仄相对、粘对与救拗、平声收脚等一些通用的限制性规则。而词律,则是某一词牌在格式上的特殊规定,是对一定环境下的语言结构形式的归纳和现象呈现,并不是词的通用法则。所以“律句”一般仅指符合诗律的句子。假如你说“这个句子符合诗律”,可能是对的。但你如果说“这个句子符合词律”,便没有多大意义,人家一定会补上一句问你:“它符合哪一词牌的词律?” 拗句是指那些非律句的句子,也就是凡不是律句的句子都是拗句。在律诗中允许出现拗句,但必须在适当的地方考虑救拗的问题(前面已经讲过)。可是,词则不管这些,也就是说,词基本上用的是“拗句”。但是词并不排斥对律句的运用,尤其词里的偶句更有演变成律句的倾向。单句,亦称奇句,是指没有与之相偶的句子。单句与偶句比较起来,因缺少了它的出句或对句,而明显缺乏对称,在律诗里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但这并非是个缺憾,反倒使它在词里具有了孤突险倚的特点,别有一种止而不绝、收而不尽的效果。 偶句,是两两同出的句子,大体有两种情形。一是律偶,二是词偶。律偶是指律诗中的偶句,也有两种情形:对偶和形偶。对偶也叫完全对仗偶句,是律诗中从平仄到语义都要对仗工整的句子,一般用在律诗的颔联和颈联。形偶,就是形式上的偶句,在律诗中一般不称对仗偶句,因为它只讲究平仄相对而不讲究语义相对,大都用在律诗的首联和尾联。 词偶是词中的偶句。词中的偶句概念比较简单,只要是两两同出并在字数上相等、节奏上较一致的句子都可称作偶句。词中的偶句可以是律偶、形偶,甚至不管平仄和语义是否相对,只要字数相等、节奏一致就可称作偶句。就律偶、形偶而言,在律诗中出句和对句都叫律句,而在词中只有平声收脚的符合诗律的对句才称作律句。 所以,不论律句、拗句,还是单句、偶句,这些都属于词的语言多样性方面的特色,共同构成了词的情趣美的基础。 2、词集各种形式的句子于一身,相辅相成,充满情趣美 词牌格式的千变万化,再加上词句变化的多样性,使词有能力表现出其出自形式本身的情趣美。所以我们可以这样下定义:词的情趣是指词在语言结构形式上的选择倾向。不同的选择倾向,会给人带来完全不一样的耳目享受,这就是情趣效果。词的情趣美,是人们对这种情趣效果的认知和感受程度。人又可以通过对这种情趣效果的认同(即美感),来更好的欣赏词或填出更好的词。如: 《卜算子》,亦称《百尺楼》、《楚天遥》、《缺月挂疏桐》、《眉峰碧》,小令,双调,四十四字,上下阕各两仄韵,上去通押。一体可押入声韵。 (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 词例: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苏轼) 从这首词的结构形式看,兼用了五言、七言近体诗的句子格式,然而却不受近体诗的格律束缚,两对五言偶句皆不合律,且用仄声收脚。律诗是重视对句的,所以和律诗比起来,这首词的偶句部分全是拗句。但这并没有使词的美感降低,反而使词通过复杂多变的语言形式和相对自由的声调选择,有了更多的抒发情感的空间。再如: 《蝶恋花》,又名《鹊踏枝》,中调,双调,六十字,上下阕相同,各四仄韵,一韵到底。 (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或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或仄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 词例: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杳,多情却被无情恼。      (苏轼) 这首词用了两对偶句和六个字数不等互不对称的单句,使偶句的平衡感与单句的倚侧美相伴相形,互为映衬。全词虽比律诗仅多出了四字,然而却一种变化万端的姿态,于端庄见著娇媚,于坦然见著激荡。像这样,偶句和单句同在词里出现的现象是很普遍的,这构成了词有别于诗的独特情趣。又如: 《西江月》,小令,双调,五十字,上下阕相同,出句无韵,各两平韵、一仄韵,平仄通押。上下阕开头的偶句用对仗。 (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 词例: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辛弃疾)     这首词杂有两对律句和两句字数不等的单句,使整首词既有齐整又有参差,平衡中见倚翘,平和大气又不失乖巧伶俐,显示出了词特有的一种情趣美。再看宋刘过的一首《西江月》: 堂上谋臣尊俎,边头将士干戈。天时地利与人和,燕可伐欤曰可。(燕可伐欤?曰:可)今日楼台鼎鼐,明年带砺山河。大家齐唱大风歌,不日四方来贺。 总的说,诗因对仗和句子偶出,使之律法谨严,与词比较,更显得雍容华贵、端庄大气。词,与诗比较,则因句子灵活、结构多变而显得轻松洒脱和俏皮典雅,充满情趣。打一个比方就是:诗如酒,词若茶,同是人间好饮品。 再举两例: ①《减字木兰花》,亦称《减兰》,小令,双调,四十四字,上下阕相同,各两仄韵,两平韵,每两句一换韵,押韵方式为“AABBCCDD”。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词例: 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欲见回肠,断尽金炉小篆香。黛蛾长敛,任是春风吹不展。困倚危楼,过尽飞鸿字字愁。      (宋,秦观) 这首词无疑都是四言和七言单句,隔句相看,又都是偶句,四言平仄对得工整,用的是律句规则,七言对仗不顾平仄,又堪为拗句,为词所常见。这种跌宕而有规律、起伏却不失和缓的情趣特征,正是《减字木兰花》这个词牌的特色,可见词的这种灵活性,对人情感的表达有多么重要。 ②《念奴娇》,又名《百字令》、《酹江月》、《大江东去》,长调,双调,一百字,上下阕除开头两句各十三字外基本相同,韵脚一般用入声韵。 (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或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仄(平)仄平平(或(平)平(仄)仄平平),(平)平平仄(或(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 词例: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苏轼) 这是一首至今仍能够被人们耳熟能详的长调词。词中韵脚疏疏宕宕,杂言多变,句子长短极富错落之感,以拗句、单句为主,又间以多个四字偶句,平仄或近对或遥对,节奏铿锵,如倾如诉,兼具诗、赋、词、文各美,从而把词的情趣美推向了极高的层次。 二、词牌的格调 不要误以为词的情趣就是词牌的格调,其实它们是有区别的。词作为通过各种词牌格式如不同的长短句组合、不同的节奏组合、不同的声调组合来表现某种情感或思绪的一种文学形式,和其他的文学形式一样,具有其本身的情趣特征和情趣美感涵义,如所谓“诗言志”、“词言情”、“文载道”、“曲出心声”等等说法,便是这个道理。但词牌的格调是由当初的乐曲风格、或由后来填词的人的个人情调决定的。如《好事近》三首: 《好事近》,小令,双调,四十四字,上下阕各四仄韵,可通押亦可换韵,换韵方式为:“AABB”或“ABCD”。 (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韵)。(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韵)。(平)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平仄(韵)。(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韵)。 词例①: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色。行到小溪深处,有黄鹂千百。飞云当面化龙蛇,夭矫转空碧。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北。     (秦观) 词例②: 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节。活计绿蓑青笠,惯披霜冲雪。晚来风定钓丝闲,上下是新月。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灭。     (朱敦儒) 词例③: 凝碧旧池头,一听管弦凄切。多少梨园声在,总不堪华发。杏花无处避春愁,也傍野烟发。惟有御沟声断,似知人呜咽。       (韩元吉) 这首小令词牌,以五、六、七言相杂,并以仄声收脚,构成了峻险挺立的结构意趣,适宜表达赫然突兀的格调。但由于词作者的不同,又各具特色。
再如:《清平乐》,亦称《清平乐令》、《醉东风》,小令,双调,四十六字,上阕四仄韵,下阕三平韵,平仄换韵。 (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词例①: 春归何处? 寂寞无行路。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黄庭坚) 词例②: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峯,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毛泽东) 这仍然是一首小令词牌,除了五、六、七言外,还有四言,按说应比上一个词牌更具参差跳跃,但是由于词中句式排列整齐有序,更由于下半阙四个六字句排比而下,还由于整首词采用了韵脚平仄互换的声调格式,因而具有高爽郁勃、扬中含抑的词牌意趣,适宜表达大气恢弘又不失曲折的格调。但从对比两首词的作者来看,风格和境界的差异实在相去甚远。又如《渔家傲》三首: 词例①: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     (范仲淹) 词例②: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李清照) 词例③: 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雾满龙冈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二十万军重入赣,风烟滚滚来天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毛泽东) 这是前面讲过的一个词牌。上下阕除一个三字句外,其它都是七字句,很像两首七绝,结构稳重。如不考虑粘对,词中的平仄安排十分和谐,显得语气平和。再从全词的仄声韵脚看,声调却又是局促的。加之句句用韵,韵间密不透风,又显示了情绪的紧张和急迫。因而这首词牌很适合抒情和写意,适宜表现蓄势待发、大气凛然的一种格调,但从以上三个作者的词语态度和描写的意境看,其格调又很难见得在哪些地方是一致的。    以上只是简单列举了词牌格调现象的一二,其实词牌的格调是很难一一概括的,因为每个词牌有每个词牌的格调特点,同时又由于填词者个人情趣的介入,使同一词牌下的词作会产生千变万化的格调差异。所以填词时,可以对词牌格调加以考虑和兼顾,切不可一味迎合或被其束缚住手脚。

赞赏 共11人赞赏

求词牌<琵琶仙>的格调

答:琵琶仙双调一百字,前段九句四仄韵,后段八句四仄韵 姜夔 平仄平平 仄平仄 仄仄平平平仄[韵] 平仄平仄平平 平平仄平仄[韵] 平仄仄 平平仄仄 仄平仄 仄平平仄[韵] 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 平仄平仄[韵] 仄平仄 平仄平平 仄平仄 平平仄平仄[韵] 平仄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闲话填词五:词的情趣美与词牌的格调》由网友瑯琊宫杞...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dms/dk/kssdbbdWSNlmcsdjlmk.html report 7889 展开全文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