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林逋: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佛系」

来源:用户 方圆长短 收藏 编辑:张晓华


图片来自网络

说起林逋[bū],大家首先想到的,一定是这三个关键词:

「梅妻鹤子」「疏影横斜」「暗香浮动」

没错,文青所见略同。

但关于林逋,《宋史》中还有这样的记载:

性恬淡好古,弗趋荣利,家贫衣食不足,晏如也。

久之归杭州,结庐西湖之孤山,二十年足不及城市。

临终为诗,有「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之句。

安贫乐道,远离喧嚣,淡泊名利……很明显,他的身上,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标签,那就是「佛系」

甚至可以说,林逋的「佛系」,两宋之间,无人能及。

就连苛刻至极的「圣人」朱熹,都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称宋亡,而此人不亡,为国朝三百年间第一人

「隐士」这个行当,也是有准入门槛的:

须含贞养素,文以艺业。不尔,则与夫樵者在山,何殊异也。

——《南史·隐逸》

才华过人,德艺双馨,这个标准并不低。

很多自称为「隐士」的人,都只是高仿的「赝品」。

他们把山场当成秀场,把隐居生活玩成行为艺术,从而自抬身价,以求闻达。

比如唐朝的卢藏用,皇帝住在长安,他就「隐居」终南,皇帝移驾洛阳,他又立马搬到嵩山。

这番不要脸的操作,终于让他喜提「随驾隐士」的奖章,同时为中华词库,贡献了一个全新的成语——「终南捷径」。

还有明代的陈继儒,身在草莽,心向朝堂,朋友圈里不是政要,就是富商。

言行如此不一致,连隔壁山洞里的同行,都忍不住写诗鄙视:「翩翩一只云间鹤,飞来飞去宰相家」。

至于现在的某些网红,更是不值一提。

乱穿的道袍,错弹的古琴,猫爪般的书法,涂鸦般的国画……

明明丑态百出,却以大师自居,然后直播、开课、收徒,日敛万金,实在玷污了「隐士」之名。

而林逋,则是一个真正的隐士。

公元967年,林逋出生于浙江钱塘,自幼勤奋刻苦,饱读诗书,但终身不做应试之举,才过中年,便隐居孤山。

东南形胜,江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白居易、柳永,还有后来的苏轼、杨万里,都是杭州城的铁粉和代言人。

近在咫尺的林逋,却视繁华于不顾,二十年来,从未踏入钱塘半步。

耐得住寂寞,禁得住诱惑,这份定力和毅力,绝非常人能及。

宋真宗赵恒,久闻林逋之名,专程派人前往孤山,邀请他入职东宫,担任太子伴读。

这可是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美差。

林逋却婉拒了天子盛情。

他告诉身边人:「荣显,虚名也;供职,危事也;怎及两峰尊严而耸列,一湖澄碧而画中」。

功名富贵,一切都是浮云。人心不古,官场险恶,倒不如寄情山水,自得其乐。

他还说:「人生贵适志耳,志之所适,方为吾贵。每吾志之所适,非室家也,非功名富贵也。只觉青山绿水,与我情相宜。

人生啊,贵在舒适自得。

功名利禄,不如青山绿水,俗世的繁华,哪里比得上内心的安宁。

真正的「佛系」,不是厌世,也不是逃避,而是看穿世事后的大彻大悟,忠于内心,懂得取舍,敢于拒绝。

林逋,果然是个智者。

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边潮已平。

这是林逋的代表作之一,《长相思·吴山青》

两山屹立,山水相依,潮起潮落间,阅尽人世悲欢。

但终日相伴的它们,终究无法懂得离人之恨。

人未分,泪已盈,山高水阔,一别永远。

江潮已平,孤舟已逝,心中纵有千言,也只能藏于心间。

此生有尽,此恨无期,若不是刻骨铭心,又岂能写得如此深情?

很多年以后,林逋孤独离世,盗墓贼在他的墓中,只找到两件陪葬品,一个端砚,一枚玉簪。

原来终身不娶、「梅妻鹤子」的林逋,并非无情无义,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忠贞不二,至死不渝。

在孤山,林逋博览群书,笔耕不辍,留下了「秋景有时飞独鸟,夕阳无事起寒烟」「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等诸多经典之作,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这首堪称「咏梅绝唱」的七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山园小梅》

欧阳修、司马光等后世文人,都对此诗推崇备至,认为「曲尽梅之体态」「前世咏梅者多矣,未有此句也」。

大文豪苏轼,更是把它作为咏物抒怀的范例,让儿子苏过对照练习。

林逋的文学功力,由此可见一斑。

但每次诗成之后,他都将写好的文稿全部烧掉。

朋友很是不解:「为什么不整理一下,流传后世」?

林逋微微一笑:「我退隐山林,从未想过在当世成名,还谈什么后世

幸亏有好心人偷偷记录,才让林逋的诗作,有300余首得以流传。

林逋还精于书法,尤擅行草,深得欧阳询、李建忠等大家之妙。

黄庭坚曾说,「君复书法高胜绝人,予每见之,方病不药而愈,方饥不食而饱」,硬是将林逋的书法,当成了治病的良药、果腹的佳肴。

就这样,一个深居简出、无欲无求之人,却凭借超群的才华和过硬的人品,实力圈粉。

圣人说,「人有不为也,而后可以有为」。

「佛系」之人,清心寡欲,一切随缘。

但绝非无所事事,蹉跎度日,而是拒绝浮躁,远离喧嚣,然后将最喜欢的事,做到极致,无关名利,无关得失。

这,才是「真佛系」,才是「大智慧」。

林逋虽然隐居深山,却常有贵客临门。

大部分时候,他都在山中采药,或者湖上垂钓。

一旦有客来访,书童就放出白鹤,让它在西湖上空盘旋很久。

林逋听到鹤鸣,便返回家中,款待客人。

天圣年间,宋诗的「开山祖师」梅尧臣,曾夜登孤山,拜访林逋。

大雪纷飞,寒风刺骨,两人在林间燃起枯枝,围炉煮酒,彻夜畅谈,一时传为佳话。

近乎完人的范仲淹,对林逋也是格外仰慕,任大理寺丞时,就给林逋寄过诗作,并很快收到了回应:

马卿才大常能赋,梅福官卑数上书。

黼座垂精正求治,何时条对召公车。

——《宋范寺丞仲淹》

马卿(司马相如)才高八斗,梅福善言敢谏。

在诗中,林逋将范仲淹比作古代贤人,既有肯定之语,又有鞭策之意,可见他对后生晚辈的良苦用心。

不久,范仲淹调往江浙,监西溪盐仓,任兴化县令,便经常前往孤山,与林逋把酒言欢。

诗文唱和间,范仲淹对他的膜拜之情,自然与日俱增,「山中宰相下崖扃,静接游人笑傲行」「风俗因君厚,文章至老醇」。

在林逋的众多铁粉中,还有一个人,身份极为特殊,那就宋真宗赵恒。

几次邀请做官不成,赵恒便「赐粟帛,诏长吏岁时劳问」,不仅赏给林逋许多财物,还叮嘱地方官员多加照顾,定期问恤。

对于这些,林逋都坦然受之,泰然置之,从不惺惺作态,故作清高。

与世无争的人,照样可以活出真性情。

林逋无意仕途,但并不反对别人谋求功名。

侄子林宥[yòu]金榜题名,高登进士甲科,他喜不自胜,专门赋诗相赠:

新榜传闻事可惊,单平于尔一何荣。

玉阶已忝登高第,金口仍教改旧名。

闻喜宴游秋色雅,慈恩题记墨行清。

岩扉掩罢无他意,但爇灵芜感盛明。

——《喜侄宥及第》

临江的书生李谘,准备进京赶考,却因初出茅庐,名声不显,没有任何大V推荐。

林逋读过他的诗作,十分欣赏他的才华,就公开为他应援,称「此人必成国之重器」。

李谘后来官至三司使,终身不忘这份知遇之恩。

1028年,林逋去世,李谘还以门人的身份,穿戴素服,为他守孝七天。

君子和而不同」「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佛系」的林逋,没有将自己的处世准则,强加于人。

他能以梅为妻,以鹤为子,明月为伴,清风为邻,也能择善而交,择善而从,既可成就自己,也愿成全他人,足见他的风度和胸襟。

是故内圣外王之道,暗而不明,郁而不发,天下之人,各为其所欲焉,以自为方。

这句话源自《庄子·天下》,但「内圣外王」之道,却是孔子倡导的人格理想和政治理想。

在儒家思想体系中,「内圣」是格物致知,正心修身,「外王」则是齐家、治国、平天下。

而世俗的成功学,仅仅看重后者。在某些人看来,没有建功立业,不能经世济民,谈何成功?

林逋当然不是俗人,他超然独立,坚守自我,毕生不图富贵功名,只求恬淡安宁,任由身外惊涛骇浪,或是繁花似锦,心里却宠辱皆忘,波澜不惊。

他没有因为布衣终老而愤世嫉俗,更没有将隐居深林当成终南捷径,而是在绿水青山、梅香鹤唳中,找到人生归宿,回归生命本真:

湖上青山对结庐,坟头秋色亦萧疏。

茂陵他日求遗稿,犹喜曾无封禅书。

——《自作寿堂因书一绝以志之》

这何尝不是一种圆满。

尤其可贵的是,林逋藏身山野却不消极避世,远离喧嚣却不逃避生活,独善其身却不清高矫情,严于律己却不绑架他人,更没有以「佛系」之名,行「颓丧」之实。

他的身上,既有隐士的风骨,也有君子的修养,既有读书人的才情,也有大丈夫的率真。

洒脱,优雅,安贫乐道,自在逍遥,如此真性情的「佛系」之人,自陶渊明之后,应该仅此一人。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林逋: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佛系」》由网友方圆长短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cms/dz/zmcjdsmlWSNlbmdglsdd.html report 7461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