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当个从985毕业的普通人,也没什么可耻的。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当个从985毕业的普通人,也没什么可耻的。 收藏 编辑:吕秀秀

在名校读书的孩子们大多数不算太快乐。

心理问题太常见了,我身边有抑郁倾向在吃药的朋友就有四个。

我有个搞数学奥赛的学妹,能上清华没有去,能上复旦的经院管院也没有去,选了数院。

她也知道清华牌子更大,金融赚钱更多,但她就是喜欢数学,她和我说,相信着数学里面必定有某种永恒的规律存在,而学数学这件事,让她感受到美。

我听完就觉得太好了,按说这种人是应该热爱着学术一直走下去的,一直追逐梦想。

——结果她休学了一学期,原因是做不下数学题了。

她觉得自己太渺小了,“就算是搞数学,我发现比我有天赋的也大有人在,而且这些人还不满足。我们有个学术特别优秀博士生助教老说自己傻逼,可是那这么一比,我不就更傻逼了吗?“

大二的时候我们学校有个女孩跳楼了,我当时不知道原因,觉得很震惊,很惋惜,也很害怕。

大四我上知乎,看到了一个她朋友后来写的回答:

“她明明复旦英语测试一次得A,四级一考700分,接待过艾奥瓦州的教育部长。面试不到英文会议的志愿者。

不止一次跟我讲,没有朋友,因为不愿意装作兴致盎然的样子。

专业课分数很高,加公共课就变成倒数。

然而在复旦,好想一个学生不野心勃勃就不正常似的。一个学生没有对未来的规划或是对自己的要求,她就是复旦的异类。

我知道有些人会说,不值得啊,这都不算事。

但那一刻我突然理解她。

太辛苦了,因为就算毕业了也不大能快乐的起来,就连人赢也很难幸免。

我有个本科和研究生一直拿国奖的学长,真的是那种不怎么学都能考好的人,毕业以后去了游戏公司当内容运营,头一年工资一万,今年去了别的公司一万五,女朋友觉得和他在一起看不到未来,和一个家里条件稍好一点的男生在一起了。

一周前我们一起吃夜宵,我为了写毕业晚会的稿子采访他,我说“你觉得复旦塑造你了什么?”

他没回答我,他说,“我都不好意思说我是复旦的。”

有些人想到毕业的生活已经提前焦虑了,我有个学弟,微信签名是“追上那个曾经被寄予厚望的自己。”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我就问他,谁对你有厚望了啊。

他说他们家里就出了他这么一个大学生,他妈他爸特别为他骄傲,觉得他毕业了就能在上海大展宏图。

说到这儿他又苦笑了一下,他说你知道吗,我们这个工科专业,毕业平均起薪6500,别说买房子了,我怕是连自己都养不起。

名校里的分野真是很明显,塔尖上的就那么几个,几乎集万千宠爱为一身,失败者却遍地都是。

学习好的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艺术特长生觉得自己绩点不行,怕受人歧视,那个人缘很好的学生会主席的人生危机直到毕业才来,女友想安定了,他发现自己家里的所有积蓄,甚至都付不起一套房子。

多遗憾,年少的时候你觉得一切都在自己手上,觉得抓到了录取通知书就拥有了一切闪亮的未来。

好不容易进入了梦想的学府,还没飞起来就啪地落地了。

却发现自己原来这么普通,这么弱小。

你想,我怎么就不特别了呢?


可是谁又告诉我们,我们就是最特别的那一个呢?

是最有天赋,最聪明,最容易获得幸福的那一个呢?

我曾经以为我也很特别,我觉得我考上复旦太不容易了,全省文科第47名,千万个考生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可是你知道,复旦的在校本科生有多少吗,13361人。交大是16221人,只按照高考分数这个粗浅的标准,我和三万人都是一样的,前面还有清华北大加起来的两万五千人。

但我又想,我是小县城学霸啊,和北京上海的考生不一样,我是真的一张卷子一张卷子做出来,才到现在的。

出于表达自己的心理我写了《上了985,211却发现自己一无所有|或者也不能这么说》。我想你们都不痛苦,只有我痛苦。结果那篇稿子300万阅读量,发出去以后很多人来加我微信,说“你怎么想得和我一样啊。”

你看我就连痛苦也不特别了。

当时也有一些压力,我就不做旦事记了,那时候没回头,觉得不就三百万阅读吗,我是很特别的人,随手写一写肯定还行的。

大二的我还没看茨威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不知道里面有个法国上尉一辈子就写出了一部马赛曲的故事,人吧,星星砸脑袋上的这种机会只能撞上一回,多了就没有了。

后来我再也没写出过那么红的稿子。我觉得我大学经历够特别了,当过网红创过业,最酷的是我本来有个可以月入几万的机会,我放弃了,我是个有新闻理想的人。

我去面南方报业,南方报业没有要我。

给GQ中国投了三封简历,千字作文情深意切,结果GQ也觉得我不行。

后来兜兜转转还是新媒体收留了我,谈offer的时候HR给我开了一万工资,拿北京税后工资一除,7400,我当时相中一个单间要4000,我说姐姐一万二可以吗。

申报了两天,HR小姐姐温柔且坚定地告诉我

“不行。”

成长一定是伴随着失落的。不怕大家笑话,我10岁看完《哈利波特》,真的一直在等来自霍格沃滋的猫头鹰。结果等到13岁也没来,我才知道,原来我是没有魔法的。

我就觉得,哦,那我也是个普通人。

可是太奇怪了,认识到且接受了自己是个普通人不会成为最优秀的那一个以后,我反而就快乐了。

或者说,我突然觉得大家上名校、上大学的意义,可能不是在名校里继续优秀呼风唤雨,而是就在名校里(以后到社会上)受挫打滚,然后意识到自己是个普通人。

这不是说我觉得我这样就可以了,能够安心的混吃等死,也不是说什么放弃梦想甘心平庸,我觉得是终于认清了自己和世界。

这个过程很痛苦,但也很值得,就好比一条小鱼终于从河流游到大海,然后它看到鲸鱼,看到水母,觉得自己如此渺小,惶惶不可终日。

可是它忘了,至少此刻它置身海洋。

而且认清了自己也很普通以后,我反而更加被燃起了斗志。

从“没希望了,作为一个过去的天之骄子居然堕落到这种程度”转换为,“虽然我现在普通,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一个是从特别高的地方pia叽摔下来,一个是低到尘埃里再开出花,不再给自己加那么多苦大仇深的戏后,我突然就释然了。

最重要的是,我终于变成了一直向上走,不再想那么多的“我本应该了”。

考上好大学和人生比起来,也好像小鱼和海洋。

高中老师总是鼓励我们,“考上好大学就有了一切”

现在即将从所谓的top3毕业的我,要特别斩钉截铁地告诉大家,这tm真的就是句善意的谎言。

考上好学校也许前途会顺利一点点,但它和必然的幸福没有一丁点关系。

人生太大了,我们有那么多的问题要解决,和毕业以后的挑战比起来,“我曾经很优秀”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要面对生存的挑战,面对社会的难题,面对你自己存在的疑问“我是谁去哪要干什么”,面对为人父母的的难题思考,如何去塑造新的生命,你也要面对亲人的离别,好友的四散。

还有一个问题一直马不停蹄地在奔向你,过两年你就会察觉——年轻也不是永恒的。

我们早晚要衰老,然后某一天死亡。

真的到那一天来临,我们回过头来再看,必然会有所审问——到底什么才是人生?

如果相信着所有问题的钥匙都藏在语数外政史地的课本里,相信着“学好物理化,考入前三甲”,就能顺利地逃避掉一切人生疑问的话。

——那人生未免也简单得太过荒谬了。

它那么宏大,那么美,问题与解开谜题的喜悦一同到来,我们都像是在沙滩上捡贝壳的孩子。

又怎么能不负责任地说,考上好大学就一定幸福呢?


但是我知道认定自己是个没有主角光环的人也很难。

这太他妈的难了。

难到很多人要和这样漫长的错觉战斗一生。

就像吴呈杰不理解付云皓。

一直都很顺利的天才记者,不理解为什么奥数金牌得主要去当二本教师。

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他还没有被挫败过。

他不知道很多时候人生就是有心向往之却不能够的时刻。

不是不往高处走,只是真的走不动了,触碰到了那块天花板。

他不知道天赋就是天赋,差距就是差距,机遇就是机遇。

挫败就是挫败。

但同样的,接受也是真的接受。

就像付云皓说:

在大学的象牙塔之外,有广阔的世界,有许许多多的事情等着人去身体力行。若你头顶光环,身处高塔,或能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但只有脚落实处,做好每件事,才能积少成多,为社会真正贡献你的力量。2003年与我同行的五位队友,有两位还在数学的大海中遨游,另外三位则投身了金融行业,这点我在采访时有提到。他们每个人都没有为自己的选择后悔,我也没有。

我也没有。

我很喜欢写东西,想拿写作当职业,但写作这件事情就更看天分。我当初停更旦事记蛮痛苦的,讨厌自己见识浅薄,觉得就算是写作,我也和别人有那么大的差距。

先是因为差距而痛苦,慢慢地就接受了差距。我想创作的美呢,就好像天上的月亮,有人已经离得很近了,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有的人虽然起步和我差不多,岁数也一样,但是就是比我爬得快。

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好的天分,我也知道我可能一辈子都够不着月亮。但我也会一直往上攀,一直往上攀,就算够不到,我也能留在我能达到的,离月亮最近的地方。

B站有个up主叫猪队友小Y,他在一期视频里说过两句话特别好:

我知道失败者的故事也许很难引起大家的共鸣,相比如失败者那些可笑可悲的经历,大家更愿意看到成功者们热血励志的奋斗史。

但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说:野百合也有春天,失败者也有荣耀。纵使不能光芒万丈,也要倒在追梦的路上。

这样想起来那句很老的鸡汤真是让人落泪,“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遥马亡。”

现在很难,但真的没关系。

毕业时我们总要祝彼此前程似锦。但我还想再加一句

——愿你在平凡处也获得喜乐安定。

人生很长,祝你我好运。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当个从985毕业的普通人,也没什么可耻的。》由网友RT,我想知道:当个从985毕业的普通人,也没什么可耻的。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cgz/mm/blkmdkcjWSNlbbcbkddj.html report 7468 一在名校读书的孩子们大多数不算太快乐。心理问题太常见了,我身边有抑郁倾向在吃药的朋友就有四个。我有个搞数学奥赛的学妹,能上清华没有去,能上复旦的经院管院也没有去,选了数院。她也知道清华牌子更大,金融赚钱更多,但她就是喜欢数学,她和我说,相信着数学里面必定有某种永恒的规律存在,而学数学这件事,让她感受到美。我听完就觉得太好了,按说这种人是应该热爱着学术一直走下去的,一直追逐梦想。——结果她休学了一学期,原因是做不下数学题了。她觉得自己太渺小了,“就算是搞数学,我发现比我有天赋的也大有人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