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元稹与白居易的关系有多好,只有天知道?

来源:用户 八面楚风 收藏 编辑:王阿强
展开全文

元稹一生是逃不过三个人的。

一是妻子韦丛。他把最好的诗都留个她。“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已经被用烂大街的诗句,却蕴含着他对韦丛的无限深情。

二是崔莺莺。他爱过莺莺吗?或许吧,但当曾经的刻骨铭心变作可供炫耀的谈资,再说爱,岂不是滑稽?

三是白居易。他和白居易也是绝配,在中国历史上再也找不出可以与他们一般的朋友了。

他这一生诗名甚著,骂名也甚著。正所谓 “元和以后,诗章学浅切于白居易,学淫靡于元稹”,后人如此非议,悲乎?幸乎?

(一)十七人中最少年

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中秋刚过,朝廷举进士、明经科,一时长安士子云集。开考前夕,长安东街,云来酒楼。二楼雅座有两位年轻人正在对饮。

“子厚兄”一人说道:“以你的才华,明日考场还不是你囊中之物。”言罢他举起酒杯,道:“咱们先干一杯,待子厚兄金榜题名,我们再去怡红院大醉一场!”说完,哈哈一笑,一饮而尽。

对面的年轻人脸色一红,露出几分羞赧之色,但也端起酒杯,道:“梦得兄风流不羁,我自叹不如!”

这两位正是进京应试的柳宗元与刘禹锡,二人交游甚深。

此时邻座的一位年轻人突然起身,径直走来,冲柳宗元道:“敢问可是河东柳公子?”

柳宗元忙放下酒杯,转身就看见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年轻人正望着自己。那年轻人尽管衣着朴素,但却给人以沉稳实诚之感。

“正是在下。”柳宗元道。

那年轻人眼神中闪过一丝惊喜,忙道:“在下白居易。早闻柳公子大名,今日得见,真是——”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尚没等他说完,刘禹锡就就高声念道。念完之后,冲白居易呵呵一乐道:“小白,这诗写的不错,不但顾大人喜欢,俺老刘也喜欢!”

“可是刘梦得刘兄?”白居易忙拱手道。

刘禹锡随即点了点头。

此时与白居易一起的两个年轻人也走了过来。一个瘦瘦的,身材短小。另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模样,很是稚嫩。

“公垂兄,子厚兄与梦得兄在这呢”白居易颇为兴奋的冲那个身材短小的年轻人说道。

“哦,原来是李兄!”柳宗元忙往前走了一步,道:“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李兄好诗啊!”

李绅很是自负的抱拳还礼。那个稚嫩的小伙子看无人搭理他,就自己往前迈了一步,冲刘柳二人道:“在下元稹。”

“你也是来应试的?”刘禹锡笑道。

元稹沉声道:“那是当然。只是我年龄小,只能考明经科。不能与诸位兄长同榜,遗憾之极!”

柳宗元见他年纪虽小,但却生就一副潘安之貌,神清气爽,谈吐不凡,不禁暗道 “后生可畏”。

元稹话音未落,刘禹锡哈哈一笑,喊道:“老板,一叠花生米,二斤牛肉,三坛杏花村,今日不醉不归!”言罢,几块碎银从衣袖之中甩出。

21岁的刘禹锡、21岁的白居易、21岁的李绅、20岁的柳宗元、15岁的元稹,在李白杜甫已经远去,李商隐杜牧还未出世之际,他们登上了唐代诗坛,开始书写他们的时代和风流。

此次,元稹明经科状元及第,刘禹锡与柳宗元得中进士,李绅与白居易则名落孙山。五年后,白居易卷土从来,金榜题名。慈恩塔下,二十六岁的白居易高呼“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此时柳宗元刘禹锡等人已经开始策划永贞革新了,而曾经的那个少年元稹去了哪里呢?

温柔乡,英雄冢,人不风流枉少年。

(二)夜合带烟笼晓日

唐德宗贞元九年(793年),15岁的元稹明经科状元及第。少年天才,名震长安。可惜啊,长安居之不易。元稹也没有借“明经科”这条捷径谋得一官半职。

当现实不能支撑我们的理想时,怎么办?读书!多读书!努力的多读书!元稹就是如此。闲居京城的这几年,元稹寒窗苦读,以待时机,跃入龙门。

唐德宗贞元十五年(799年),21岁的元稹诗名渐隆,但始终未能步入仕途。无奈之下,他只好寓居蒲州(今山西临猗县临晋镇),在河中府当差。

他有一远房表亲在蒲州,乃当地大户崔家。崔家有女名莺莺,豆蔻年华,亭亭玉立,元稹一见钟情。

罗绡垂薄雾,环佩响轻风。宝钗行彩凤,罗帔掩丹虹。元稹妙笔生花惊叹于莺莺之美。言自瑶华浦,将朝碧帝宫,元稹更视其天人。

但崔家表妹对于元稹的追求似乎无动于衷,根本不像元稹自己说的那样“戏调初微拒,柔情已暗通”。但没有办法啊,元稹人又帅,又有才,又有功名在身,再加上这情诗一首一首的写,崔小姐那经得起这么撩啊。

深院无人草树光,娇莺不语趁阴藏。等闲弄水流花片,流出门前赚阮郎。像这样题为《春词》的情诗,元稹不知道给崔小姐写了多少首。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

软磨硬泡之下,元稹终于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诗中的画面与元稹的淫靡,还真是相得益彰)。

如果才子佳人长相厮守,自是一段佳话。但元稹他从未曾忘记自己的理想——当官当大官!总之他要当官,美女嘛,玩过就行了。或许他从来没有爱过莺莺,只是当时太寂寞了。

贞元十八年(802年)冬,元稹决然舍弃莺莺,再入长安,并与次年求得校书郎的官职,从此萧郎是路人。

如果事情就此结束,最多就是“人生若是如初见”的哀愁,可惜元稹竟然将此当风流段子讲于他人,更污蔑莺莺乃妲己褒姒之流。

“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使崔氏子遇合富贵,乘宠娇,不为云,不为雨,为蛟为螭,吾不知其所变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据百万之国,其势甚厚。然而一女子败之,溃其众,屠其身,至今为天下僇笑。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

元稹,欺人甚矣!

后来他又想起莺莺,还想再跳一曲“鸳鸯交颈舞”。

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莺莺给了这个渣男一记响量的耳光!痛快,痛快!

多年之后,他再次想起莺莺。诗曰 “殷红浅碧旧衣裳,取次梳头暗淡妆。夜合带烟笼晓日,牡丹经雨泣残阳”。算后悔吗?算道歉吗?也许吧,在莺莺这里,他元稹不会那么坦然。

(三)贫贱夫妻百事哀

贞元十九年(803年),元稹出任秘书省校书郎。但与柳宗元刘禹锡等人世家出身不同,元稹生在一个小地主家,靠他家那点儿家底想找个好的靠山,恐怕并不是容易的事,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抛弃莺莺了。

他唯一的资本就是自己——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自己。

以联姻让自己少奋斗二十年甚至更久,古往今来,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我自入京漂泊以来,此等事,亦屡见不鲜。唉,我们常说人不如古,其实在很多方面,今人与古人并没有什么区别,比如为了前程,出卖灵魂,更何况身体!

元稹是幸运的,上天眷顾了他。通过婚姻,他即找到了好靠山,也找到了懂他怜他爱他的那个她。元稹又是不幸的,懂他怜他爱他的她只陪了他六年的时光就撒手人寰。

她叫韦丛,东都洛阳留守韦夏卿之女。她26岁人生在丈夫对她的思念中熠熠生辉,亦让后世羡慕甚至嫉妒。

有唐一代,从来没有那一位诗人写这么多诗给自己的妻子,且篇篇精湛。在此方面,或唯有清代纳兰性德可与其并论。

韦丛去世两年后,他痛哭,他哀伤。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

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斋。

世上悲剧莫过于此——我贫困潦倒,你含辛茹苦;我飞黄腾达,你已经不在人世。

痛兮,痛何如哉!哭兮,长歌当哭!

韦丛去世五年后,他睹物思人,悲从中来。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

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

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我常常不敢读“贫贱夫妻百事哀”一句。因为未经历过贫困的人是不知道贫困的含义的。尚记得,五年前,付完房子首付,债台高筑,又要还房贷,除去孩子笔下的奶粉钱,我们一家子每月只有不足三百元的家用,就这么坚持了大半年。那时,我和妻子还有我爸妈鸡蛋都不敢多吃。看到每晚八点多爸妈都去超市抄底,心中酸楚,犹如刀割。

贫贱夫妻百事哀,元稹用笔,何其毒也!七个字犹如七把刀,刀刀刺入心尖。痛彻心扉,痛不可言!

此等写尽夫妻共同的深入灵魂的诗句,若非爱的深痛的深念的深,焉能为之?

韦丛去世十年之后,他亦难释怀。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多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我无意于为元稹翻案,他对崔莺莺做的种种,也无法翻案。但若说元稹不痴情,若说元稹对韦丛假惺惺,我第一个反对。尽管在韦丛去世的十年间,他一样吟诗作对,一样招蜂引蝶,但他心里还是想着与韦丛死能同穴。

尽管他做不到像他说的那样“惟将终夜常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但一往情深,生死相许,不容置疑。

(四)醉舞诗狂渐欲魔

元稹未入魔,入魔的是白居易。但元稹的诗一样很有魔性,也许在读诗的时候,我们应该暂时忘掉崔莺莺忘掉薛涛忘掉所有那些负面的东西,我们就读诗。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

这首题为《行宫》的小诗只有寥寥二十个字,但却悲切寂寥。一入宫门,终老宫内。时光对于这些宫女来说何其的残忍?白头宫女,也曾经豆蔻年华。后来杜牧亦曾道 “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织女牵牛星”,与此诗一起读,悲伤自来。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陶渊明爱菊,元稹也爱菊,这首《菊花》诗,比陶渊明“采菊东篱下”少了些许悠然,但多了份霸气。

此花开尽更无花,满城尽带黄金甲。

元稹也是会“发诗疯”的,在《放言五首》中他就狠狠的疯了一把,不疯不魔嘛。

近来逢酒便高歌,醉舞诗狂渐欲魔。

五斗解酲犹恨少,十分飞盏未嫌多。

眼前仇敌都休问,身外功名一任他。

死是等闲生也得,拟将何事奈吾何。

读这首诗,我常可以读出盛唐气象,读出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洒脱,读出“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悲壮,读出“诗与生死无关,诗高于生死”的豪气。

此刻的元稹,宛若李白附体,他痛饮狂歌,他飞扬跋扈。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元稹,真性情真汉子真名士!

(五)直到他生亦相觅

元稹与白居易的关系有多好?天知道!

和乐天,梦乐天,酬乐天,寄乐天,闻乐天,得乐天,见乐天……他的诗集中“乐天”字眼随处可见。《唐才子传》用了八个字:爱慕之情,可欺金石!南宋杨万里更直接说“再三不晓渠何意,半是交情半是私”,是“私”情的“私”啊。

残灯无焰影幢幢,此夕闻君谪九江。

垂死病中惊坐起,暗风吹雨入寒窗。

一句“垂死病中惊坐起”,惊煞世人,惊心动魄,胆战心惊,写尽感同身受写尽友谊写尽生死。

元稹啊元稹,白居易不去江州,琵琶谁人听?

由于二人经常被贬,聚少离多,于是两人就约定在固定的驿站题诗,就这样你侬我侬,卿卿我我,全然不顾韦丛的感受。

元云“邮亭壁上数行字,崔李题名王白诗”。

白叹“唯有多情元侍御,绣衣不惜拂尘看”。

元稹想念韦丛,诗云“料得孟光今日语,不曾春尽不归来。”白居易争风吃醋,答曰“两处春光同日尽,居人思客客思家” 。

白大诗人,你的湘灵呢?你的小蛮呢?

这二人甚至还有心灵感应。一日元稹梦到与白居易共游曲江,醒来后,诗云“梦君同绕曲江头,也向慈恩院里游。亭吏呼人排去马,忽惊身在古梁州。”恰恰此时,白居易正在曲江游玩,想起了元稹,诗云“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筹。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

元稹对白居易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呢?天知道!

梦不到白居易,他哭诉“山水万重书断绝,念君怜我梦相闻。我今因病魂颠倒,唯梦闲人不梦君。”看到白的书信,他兴奋“远信入门先有泪,妻惊女哭问何如。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他更希望这段友谊可以生生世世。无身尚拟魂相就,身在那无梦往还。直到他生亦相觅,不能空记树中环。来生我们怎么办呢?我们一定要记住彼此的样貌,一定要找到彼此。

此种情语,为男女海誓山盟,亦不过如此。

唐文宗太和五年(831年),元稹猝然离世,白居易痛不欲生,亲自撰写墓志铭,以祭挚友。多年之后,已近古稀之年的白居易又梦到了元稹,此时白发苍苍的白居易老泪纵横,诗云“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不忍读,不忍读!

(六)后记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元稹一生,有知音白居易,一生唱和,生死与共,让他的灵魂可以在诗的国度里自由飞翔;有知己韦丛,患难与共,不离不弃,让他的身躯始终有一处温柔的港湾可以停留。白居易和韦丛,给了元稹在红尘乱世中最初的与最终的人世温情,堆砌成元稹的精神家园,支撑他生或死。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读这般美丽有魔性的诗句,我们又何必追寻是薛涛还是韦丛呢?

美好与幸福一样,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得之,吾幸;不得,吾命。是为记。

(2019年5月4日于北京)

【作者简介】张东晓,男,1983年出生于河南驻马店,现定居于北京。喜欢读书,喜欢舞文弄墨,喜欢以文会友。

赞赏 共11人赞赏

白居易和元稹两人的关系好吗?

元稹,字微之,洛阳人。他天资聪慧,十五岁便明经及第。元稹与白居易是患难与共的好朋... 关系。白居易与元稹的关系就是这样。长庆四年(824年),元稹把白居易的诗文辑录成册...

元稹与白居易之间有怎样的趣事

白居易在说,我知道你晚上一人孤寂无眠时的心情,只有我知道。这年三月末,元稹行至望... 他葬在了香山。宋代文人杨万里在对元稹白居易的深情有这样的感慨:读遍元诗与白诗,...

白居易和元稹写过哪些诗

舍此二者外,安用名为宾。 持谢著书郎,愚不愿有云。 2、[感鹤]白居易 鹤有不群者... 云高风苦多,会合难遽因。天上犹有碍,何况地上身。 「和乐天刘家花」元稹 闲坊...

白居易与元稹之间有什么奇事?

只除在接到白居易来信的时候。为此,元稹寄诗给白居易: 得乐天书 远信入门先有泪,妻... 把白居易与元稹紧紧联系在一起,他们一生交谊很深,世人称为“元白”。 不知道这个...

乐妓薛涛爱上元稹,为什么会被白居易写诗表白?

白居易后来在薛涛还对元稹念念不忘,深情等待之时,元稹已经有了另外欢好的女子,乃是... 如此显而易见的爱慕和求欢之意昭然若揭,不知道白居易的这首诗好友元稹有无看过,看...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元稹与白居易的关系有多好,只有天知道?》由网友八面楚风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cgb/ml/dccjjlmdWSNlbbbclbgj.html report 10861 展开全文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