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五】言谈笑对陈年语

来源:用户 壶公梁佛心 收藏 编辑:杨美丽

     蓝翼龙说:

    “都是一个师的北京兵,一块儿热闹热闹多好啊,干嘛非得十一团、十二团的分得那么清啊。这样儿,不利于安定团结,知道嘛?”

    我说:

    “咱们又不是没在一块儿聚过,你们村儿的人玩儿的太不局气,聚不到一块儿。我们战斗团的都是暴脾气,要是真干起仗来,怕伤着你们这些生产团的弟兄们。”

    蓝翼龙挑衅地说:

    “真要干起仗来,谁伤着谁还不一定哪!不信咱们就找工夫儿试吧试吧。”

    我嘻嘻哈哈地说:

    “你看看,这还没怎么着哪,就叫上碴巴儿啦!”

    “怎么着!还不是你们十一团先搞的独立。既然你们十一团搞独立搞分裂,我们一个师部三个团,要统一指挥,严密部署,联合行动,一举灭了十一团那帮搞独立搞分裂的反贼!”

    蓝翼龙的语气,像个将军正在作战会议上进行作战部署。

    我仿佛在电话的这一头儿,看见了他在电话的那一头儿,踌躇满志地挥着胳膊,做出了一副横刀立马的架势。

    蓝翼龙在部队是个军医,他的文职级别相当于大校军衔。

    当然了,他也的确有将军的气势和风度。

    他既然学大将军,我索性就学小胡同儿串子,反正都是闹着玩儿的话。

    我用当年胡同儿里小玩儿闹的口气说:

    “呦嗬!怎么着?口儿里口儿外,刀子板儿带,砖头瓦片儿,荤的素的,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您也不看看,您都多大岁数啦,还张嘴儿就灭了这个、灭了那个的!省省吧您哪!”

    “哈哈,哥们儿行啊,痞劲儿不减当年啊!哥们儿,少来这一套。这套小玩儿闹碴架的把戏,倒退五十年还行。到了这当晚儿,我看还是收收吧您那!”

    蓝翼龙笑着挖苦了我一句。

    我有点儿破罐破摔地说:

    “我也就是这个样儿啦,难得还有这么一点儿老北京的痞子劲儿。谁让咱们整个儿师的北京兵,就出息了你一个哪。我就痞啦,我不跟你比出息。”

    蓝翼龙叹了口气说:

    “我也不是咱们师提起来的,算是命好,应该算是二次当兵吧。”

    我说:

    “甭管怎么着,你算是出息了。”

    蓝翼龙不再接我的话茬儿,而是调转了话头儿,急火火地又说起了陆军璞:

    “我刚听见的信儿,有人跟我说陆军璞走了,是真的吗?虽说是个谁都没确定的谎信儿,我还是想确认一下儿。我怎么觉乎着这不像是真的呀?我怎么那么不信哪!你们哥儿俩走得近,我这不就给你打了这个电话嘛,就是想证实一下儿。”       

京味儿小说连载《缘为冰》

图/文:梁佛心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五】言谈笑对陈年语》由网友壶公梁佛心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dggm/dd/gdscbljcWSNllmkzsldc.html report 3907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