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宋祁:小宋风流,红杏尚书

来源:用户 林歌作品 收藏 编辑:杨美丽

宋祁:小宋风流,红杏尚书

宋代文坛,有两大兄弟联盟,一个是苏轼、苏辙,而在他俩之前,则是宋庠、宋祁。

宋祁、宋庠,时任称为“二宋”,开封人,

两人于1024年一起参加科考,礼部本来拟定宋祁第一,宋庠第三。

可垂帘听政的刘太后认为长幼有序,弟弟不应该排在哥哥前面,让晏殊就重新审阅,改动名次。

于是,宋庠成了第一,宋祁成了第十。

两兄弟风头一时无两,民间称之为“双状元”。

今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双塔乡双塔集村,便因葬着这兄弟俩的墓前有六棱十三级砖塔一对,谓之“双状元塔”。

他们虽然都有才名,但性格却迥然不同。

宋庠为人严肃古板,不苟言笑,而宋祁则仪表堂堂,风流俊赏。

宋庠成熟稳重,甘守清贫,宋祁则奢靡无度,为人浮夸。

据说有一年元宵节,汴京“东风夜放花千树”,成了不夜城。

但宋庠则老老实实在家看书写字,而宋祁则在家里摆宴席、请歌妓、唱大戏,狂欢了一整晚。

宋庠知道这事,就责问老二:“你忘了当年我们一起吃咸菜啃馒头还不忘刻苦读书的日子了吗?”

结果老二回了一句:“你忘了我们当年那么艰苦是为了什么吗?”

虽然我们认同老大的为人处世的态度,但私底下我们更愿意有老二这样的朋友。

宋祁在当时确实有好人缘,不仅仅是官场上,更在情场上。

所以,当宋庠在家闭门苦读的时候,好人缘的宋祁则经常出现在各种场合的宴会上,与各色人等相互酬唱。

甚至连宫中的妃子、乐师、宫女都经常跟他约稿。

这一天,宋祁正要去赴一个朋友的宴会。

走着走着,只见对面突然走过来一队马车。

仔细一看,原来是宫里有人出来办事。

路人急忙为车队让道。

宋祁也被挤到一边。

突然,其中一辆车子的车帘突然被挑开,一个年轻美女的小宫女冲着笑了笑,轻声喊了声“小宋”。

喊完了,大概是觉得自己太过于唐突了,于是放下帘子赶紧躲了进去。

小宋却突然被这一声呼喊惊呆了,愣愣地站在原地,半晌没缓过神来。

马车走远了,宋祁却还在想着那车帘后面一闪而过的美丽脸庞。

他一连几天都魂不守舍,脑子里一遍一遍重演那日的情景。

很明显的是,宋祁的爱情来了。

宋祁:小宋风流,红杏尚书

但仔细想想又不免觉得可惜,那女子虽然美丽,但毕竟是宫中之人,自己岂敢妄图染指,看来这一生,都无缘再见了。

思及此,宋祁心中不免伤感。

于是,他写了一首词《鹧鸪天》:

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游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宋祁将李商隐和李煜的佳句无声地化入自己的词中,不但毫无违和感,而且赋予了全新的意义。

上阙写意外相逢,讲自己与彩车相遇,听到了那一声如水的呼唤。

下阙写别后相思,在车水马龙的街头,自己心里虽有无数的涟漪,却再难与佳人相见。

经过乐师的传唱,这首词马上在开封城里流传开来,渐渐传到了宫中,甚至连皇帝都听到了。

仁宗皇帝是个老好人,他知道了这首词背后的故事,马上派人弄清了这件事。

他叫人把那个车里偷看宋祁的宫女找到,并带到自己面前。

宫女吓坏了,以为要治她的罪,不停地磕头求饶,只是推说,自己是在宫里的御宴上看到了小宋,自己原先唱过他的词,所以就可以记下了他的样子,谁承想那天坐车从大街上路过,看到宋翰林,就很是惊讶地叫了出来,便指给同车的伙伴看,没想到竟惹出这样的祸来,请皇上恕罪。

仁宗皇帝笑了笑,又把宋叫来,问了他当天大街上发生的事情,说有个宫女喜欢你,还当街叫你的名字。

宋祁一听吓坏了,赶紧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说:“臣罪该万死,承罪该万死。”

哪知道仁宗皇帝并没有发怒,反而放声大笑:“果然是小宋风流无比呀,你也别多想,朕得知道你俩两情相悦,相思疾苦,你不是说‘更隔蓬山几万重’嘛,朕今天就让你知道,蓬山其实并不远。”

当天,仁宗皇帝就把那个宫女送给了宋祁。

宋祁恍恍惚如在梦中,最终还是高高兴兴地回到了晏殊给他买的宅子里,去过那没羞没躁的生活了。

为什么说晏殊给宋祁买的宅子呢。

这还得从两人的关系讲起。

我们知道,宋祁的主考官是晏殊。

晏殊虽然迫于刘太后的威严,将宋祁由头名状元点到了第十名,但对于宋祁的才华,他是相当欣赏的。

而且,宋祁的性格和处世态度跟晏殊也很像。

于是,两个人经常一起饮酒赋诗,一唱一和,很是风流。

《东轩笔记》中曾记载,说晏殊为了方便跟宋祁吟诗酬唱,直接在自家宅子旁边给他买了一套房,两人做了邻居。

宋祁:小宋风流,红杏尚书

1060年,宋祁的仕途到达了巅峰。

他和欧阳修历时十年,终于修毕《新唐书》,被擢升为工部尚书。

这年春天,他也写了自己人生中的巅峰之词《玉楼春》: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这首词上阙讲游春景,下阙讲恋春光,“合于音律,工于意境,臻于情感”。

特别是“红杏枝头春意闹”一句,更为人追捧,王国维先生认为“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

宋祁也因此得名“红杏尚书”。

但不幸的是,第二年,也就是1061年,宋祁便因病去世,一代风流的“小宋”就此在宋代词坛上留下自己最光彩的一笔。

说到最后,我们再顺带提一下“大宋”宋庠。

好人有好运,老实人有福报。宋庠在宋祁去世后的第五年,也就是1066年才去世,时年七十岁,官至官至兵部侍郎、同平章事。

同平章事,也就是宰相。

因为这个宰相,让宋庠失去了自己的姓名拥有权。

为什么呢?

宋庠原名宋郊,起码在做这个同平章事(宰相)之前一直叫这个名字。

他在官场理念多年,仁宗皇帝打算升他当宰相,他的政敌就上谏说:“皇上,宋郊其名不详。”

皇帝问:“和解?”

那人道:“宋是国名,郊谐音交,意为交替、交换。皇上,他这是想让大宋交换一下,这不是想谋反吗?”

皇上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这名字太嚣张了!

好在宋仁宗是个仁慈的皇帝,给宋庠升官的同时,把他的名字也给改了。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宋祁:小宋风流,红杏尚书》由网友林歌作品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dggm/db/cdsckjggWSNllmklzsmz.html report 18614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