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周杰伦自曝粉丝认不出自己:中国粉丝经济进化论

来源:用户 RT,我想知道:周杰伦自曝粉丝认不出自己:中国粉丝经济进化论 收藏 编辑:吕秀秀

文/球在江湖骚


01
 
前阵子,电影《上海堡垒》引发了一次井喷式群嘲。

这次群嘲有多厉害呢?

电影上映第一天,首日票房达7422.3万,但豆瓣评分仅3.6分。
 
电影上映第二天,票房就急速下坠至1861.6万,同时评分再次降低,直接变成了3.2分。
 
豆瓣算法显示,仅好于1%的科幻片。

 
对于这样一部硬汉科幻题材的电影,可喷的槽点太多。但更多的人选择集中火力,将这部电影搞砸的原因,放在了男主角鹿晗身上。
 
从鹿晗的刘海式军人造型,再到鹿晗略带尴尬的演技,大家都觉得,鹿晗实在不适合去演这种题材的电影。


就连导演滕华涛,也发文称,“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
 
平心而论,鹿晗不能说是完全“无辜”,但大众将大部分怒火都撒在他身上,并不合理。
 
1990年出生的鹿晗,今年29岁。
 
在更新换代特别快的娱乐圈里,这个年龄对演员来说,显得有些尴尬——特别是对于男演员而言。
 
女演员尚且能靠护肤品和百万修图师,维持自己的“少女”人设,可男演员却面临着“三十而立”的窘境——
 
这个时候,再去演小鲜肉式的角色,很容易不被观众所接受;倘若转型,转型成功了还好,如果转型失败了,前路该怎么走,如何走才能被观众所接受,会是一个难题。
 
29岁的鹿晗,就处在这样的一个十字路口上。
 
他想要靠着这部片子转型,却惨遭滑铁卢,不但没转型成功,在自身的事业上还留下了短时间内无法抹去的“污点”。
 
而《上海堡垒》的失败,也给投资方们带来了新一轮的疑问:
 
粉丝经济,到底靠不靠谱?
 
要知道,投资方一开始选择鹿晗当男主,很大程度是看中他背后巨大的流量,想用资本+情怀+流量的形式营销,赚个盆满钵满。
 
只可惜,千算万算,却没算到这一届的观众不太好忽悠了——准确的来说,是这一届的粉丝好像不太给力了。
 
要知道,“鼎盛时期”的粉丝经济所带来的巨大经济效应,是非常引人注目的。以电影《小时代》为例,《小时代1》与《小时代2》两部影片拍摄时间总共只有79天,成本4700万,收益却高达7.73亿。


尽管,这两部片子的豆瓣评分都低的可怜,我们仍不得不承认,流量明星的票房号召力是值得肯定的。
 
那么,《上海堡垒》的失败,是否标志着粉丝经济开始走向衰落?
 
我们先从粉丝经济开始出现的那个时间说起。
 
02
粉丝经济:萌芽时期
 
若要认真探索粉丝经济出现的时期,恐怕得追溯到民国。但民国与现代,隔了太多变革,加上当时“追星”这种时髦事,还没有普及到广大人民群众身上,所以我们暂且将粉丝经济萌芽的时间段,放到上世纪80年代。
 
对于很多60、70后的人来说,上世纪80年代是个值得怀念的时间段。改革开放初期,大量港台及他国影视剧作品流入内地。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影视剧,当属周润发、赵雅芝主演的《上海滩》。


那一年,周润发25岁,赵雅芝26岁,吕良伟24岁,都是正当青春盛年之时。
 
25岁的发哥头戴绅士帽,一双狡黠的双眼带着无穷魅力;赵雅芝绑着两条麻花辫,穿着黄色的短旗袍,一双眼睛灵气逼人,不知迷倒了多少少男少女。


这样的组合,在节目较为单一的80年代初期,马上激起了一片不小的水花。很快,《上海滩》的播出,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甚至一度到了万人空巷的地步。
 
在这时,观众与偶像之间的关系,像两条平行线——他们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但并没有太多交集的机会。粉丝对偶像的爱,也只能停留在看剧阶段。
 
这种状况,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得到了巨大的转变。录音带的普及,令唱片公司有了较大的市场。同时,娱乐行业诞生了一批优质偶像,如小虎队、邓丽君、beyond乐队、刘德华等。


与现代微博转发动不动上百万的流量明星相比,这批偶像的号召力似乎看上去没有那么强悍。实际上,那个年代的明星质量要比当今的小鲜肉小花们高得多——因为在那个没有手机、互联网不发达的年代,明星只有靠传唱度非常广的作品,才能吸取到粉丝。
 
所以,在那个实力至上的时代,明星们只有加倍努力创作出好的作品,才能让人们注意到自己。
 
就连如今红遍亚洲的天王周杰伦,也不能幸免——1999年,刚出道不久的周杰伦买了一箱方便面扛回家半个月闭门不出,就为了写出传唱度高的歌曲。
 
以至于日后,竟然到了歌红人不红的地步,走在路上粉丝都没认出来:

 周杰伦在某节目自曝粉丝认不出自己△

这种状况后来持续到了二十一世纪初,我们的周天王终于翻红了。与此同时,经纪公司加大了对偶像们的包装,明星们为了博出名,通常需要唱跳演全面发展,加大曝光率。
 
曝光率增加后,明星也会聚集起越来越多的粉丝。为了支持偶像,粉丝们开始了买录像带和买海报之路。那时,甚至有热血方刚的少年,为了抢一张海报而和对方大打出手。
 
后来,录像带跟随历史的潮水引退,专辑和演唱会成为了粉丝们追爱豆的主流方式。
 
至此,粉丝经济,终于拉开了序幕。


03
粉丝经济:票选阶段
 
2004年,一档娱乐节目横空出世,并迅速在内地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这档节目叫《超级女声》,是一档唱歌选秀节目。
 
只要喜爱唱歌的女性,不分唱法、不计年龄(16岁以下需家长陪同)、不论外型、不问地域,均可在指定唱区城市免费报名参加。

电视观众可以在一场比赛结束后,另一场比赛开始前,为后一场比赛的选手投票。一般在分赛区20强以上的晋级赛上,获得选票最低的选手会被选中进入PK赛,由大众评委决定去留。分赛区和总决赛的前三名直接由短信票数决定。

这档节目一出世,就震动了半个娱乐圈。如果说第一届冠军安又琪的知名度还不足够的话,那么,第二届的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何洁的出现,便彻底“搅乱”了人们的生活。


那个时候的我,虽然还不到10岁(不小心暴露年龄了),仍清楚地记得,总决赛那日深夜,我和姑姑、表姐们紧张地守在电视机前,她们纷纷拿起手机为她们心爱的选手投票。
 
那个时候,一条投票短信0.5—1元,而最终总决赛的第一名李宇春,以3528308票获得2005年度冠军。在现在看来,这300多万票仍然高到不能令人忽视,毕竟是那时候的人一个一个用短信投出来的。
 
也就在那个时候起,“全民追星”的模式被拉开。令人欣慰的是,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那么多年过去了,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等超女,依旧活跃在中国乐坛,并为我们带来了很多耳熟能详的优秀音乐曲目。


这批音乐界的中坚力量,是由电视机前的观众选出来的。作为粉丝,是不是有一种自己养的孩子长大了变成熟了的感觉?

可以说,超级女声的诞生,创造了电视的奇迹,音乐的奇迹。但更重要的是,它让粉丝经济过渡到了一个相对成熟的时期——因为这个时候,超女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粉丝联盟。
 
这批人在互联网没有现在那么发达的情况下,已经努力的为自己的爱豆创建了后援会。不过那个时候不叫后援会,叫投票联盟,会有一个人专门的负责组织大家投票,并对联盟的成员进行管理。
 
而这些联盟为了方便管理,用自己爱豆的名字,给自己取了称谓。比如,李云春的粉丝叫玉米,周笔畅的粉丝叫笔迷,张靓颖的粉丝叫凉粉,何洁的粉丝叫盒饭......
 
至此,粉丝经济进入到高速发展时期。但距离演变成现在的经济模式,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04
粉丝经济:偶像养成阶段
 
粉丝经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平稳期,终于在韩流偶像进军内地市场后被打破。
 
2005年,韩国电视剧《大长今》在香港首播,收视率高达35点。李英爱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火到连中国小学生的铅笔盒上都贴了大长今贴纸的地步。


很快,随着《浪漫满屋》、《对不起我爱你》等韩国电视剧的传入,一股新潮的韩流文化开始在内地蔓延,从饮食,到现在看来非主流的发型,在当时都火得一塌糊涂。
 
但韩流影视剧再火,都火不过这几个韩国音乐组合——“东方神起”“少女时代”“super Junior”。

这几个韩国组合的横空出世,对内地的粉丝们带来了不小的震撼,并将中国的粉丝经济带到了一个新时代——一个流量为王的粉丝经济时代。
 
以东方神起为例,最红的时候一张专辑销量超千万,创造了专辑销量的最高纪录,粉丝club注册人数83万,创造了吉尼斯记录。


要知道,那时候会员注册还是很不容易的,不像现在有些团可以开放注册。加上,东方神起开拓了韩流在日本、中国的市场,即使现在韩流在中国受到本土明星打击的情况下,东方神起的人气仍然很高。
 
而像Rain、张娜拉等早年进入内地市场的韩星,则早就捞到了第一桶金。据腾讯娱乐报道,当时Rain的演唱会能坐满3万人,现在很多明星演唱会连3000人都坐不到。“因为韩星普遍有感染力,他们来中国可以把不是自己粉丝的那部分潜在受众变为自己的粉丝。”


韩国明星在中国的爆红,是有原因的——因为在那十年里,中国本土没有新起巨星的出现,国内偶像的真空期决定了韩国偶像在中国的生命力。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韩国的饭圈文化被引入中国。
 
做数据、刷流量、撕番位等饭圈习惯,也被国内粉丝所熟知,为今天的大流量时代打下了粉丝习惯基础。
 
如今,视频网站成为了新一代造型工厂,网络的发展造就了大量新流量明星。今年年初,《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一大批选秀类视频节目的火爆,促使蔡徐坤、范丞丞、孟美岐、杨超越等人一跃成为流量红人。而网络直播的发展,更是诞生了一批新的网红。
蔡徐坤▽

杨超越▽

相比十余年前,打榜、签到、盖楼都已经成为了粉丝的日常。并且,现在的粉丝,更愿意为他们的爱豆花钱——如果说过去,粉丝与偶像的关系是遥不可及的,那么今天,粉丝不仅可以见证偶像的蜕变,与之共同成长,更能在帮助偶像找到自身定位的时候,也找到自己的价值。
 
所以,粉丝们很乐意为爱豆花钱,帮助偶像制造人气数据,创造明星的商业价值。每一个流量偶像的背后,都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粉丝帝国在支撑。
 
他们体系庞大,却分工明确,有着共同的目标和价值观;他们努力为爱豆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在爱豆心情不好的时候安慰他们,与他们在线上“面对面”的进行交流。
 
可以说,网络时代的发展,让粉丝为偶像的付出更加多元化,也拉进了粉丝与偶像的距离。
 
粉丝经济进入了一个更为成熟的时期,但同时,一些弊端也开始凸显。
 
05
粉丝经济的未来发展趋势探索
 
在我看来,粉丝经济的最大一个弊端,是明星为了迎合粉丝心目中的形象,刻意去营造自己的人设。
 
对于吃瓜群众而言,人设可能只是个挡箭牌;但对于拎不清的粉丝而言,偶像的人设并不是人设,而是偶像真实性格的一部分。
 
所以,一旦偶像人设崩塌,对于粉丝的伤害来说是致命的,甚至有的粉丝因为偶像人设的崩塌而做出极端行为。
 
例如,2017年,鹿晗突然公布与关晓彤的恋情时,不少粉丝怒而脱粉,甚至有的粉丝几欲自杀,觉得爱豆对不起自己那么久以来的付出。

鹿晗关晓彤公布恋情才是真正的甜蜜暴击△
因此,粉丝经济在如今的发展中,粉丝与偶像越来越成为了一个利益共同体。粉丝愿意花钱去看偶像的“人设”,而偶像也必须要立这样的人设给粉丝看,一旦偶像不小心崩了人设,这个利益共同体就容易受到动摇。
 
尽管,粉丝确实在偶像身上倾注了真实的情感,但受到伤害的时候,肯定也是自保为先。
 
所以,我们回到一开始提到的问题上——《上海堡垒》的失败,是否标志着粉丝经济开始走向衰落?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一切都可以成为粉丝经济,粉丝经济包打天下。而自媒体兴盛,使得粉丝团队化、规模化,商业属性、经济特性就更明显了。也恰是因为市场属性明显了,粉丝经济的问题也就了凸显出来——
 
如果流量明星的相关表现不符合他们的情感诉求和心理预期,相关粉丝团队就不一定会主动地发挥相应作用。
 
尤其是当影视剧的题材、类型和内在品质对于流量明星形象建构不利或令大多数粉丝失望时,粉丝文化、粉丝经济更是绝对没有想象中的召之即来。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鹿晗虽然背负巨大流量,可电影还是失败的原因。
 
归根到底,还是明星们太过于“相信”自己的粉丝,却没想到,没有过硬的演技和实力,自己的粉丝也终有一天会对自己失望,继而离开自己。
 
粉丝经济不会走向衰落,因为爱豆依旧是大部分粉丝的精神支柱。但我相信,作为一个粉丝,我也希望我的爱豆不仅仅是一个长得好看的人,更是一个有着过硬实力、能够让我自豪的说出他名字的人。
 
因为只有这样的爱豆,才对得起我们对他的爱护,对吧?

譬如周杰伦,就算他现在已经肥成月 半 伦,我们还是爱他,因为他的歌能让我们永远记得△
 
与诸位粉丝共勉。

参考资料:
1.《没有品质,粉丝经济走不远》,作者胡立彪,中国质量报

2. 《新粉丝经济学》,作者肖明超,肖明超——趋势观察

作者:球在江湖骚,易简读书主笔。文笔温暖而有深度,单篇文章全网阅读量突破千万的自媒体人。关注易简读书(ID:yijiandushu),用阅读对抗无趣。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周杰伦自曝粉丝认不出自己:中国粉丝经济进化论》由网友RT,我想知道:周杰伦自曝粉丝认不出自己:中国粉丝经济进化论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ddgl/dl/szdgsdscWSNljcdczzmb.html report 16530 文/球在江湖骚01 前阵子,电影《上海堡垒》引发了一次井喷式群嘲。这次群嘲有多厉害呢?电影上映第一天,首日票房达7422.3万,但豆瓣评分仅3.6分。 电影上映第二天,票房就急速下坠至1861.6万,同时评分再次降低,直接变成了3.2分。 豆瓣算法显示,仅好于1%的科幻片。 对于这样一部硬汉科幻题材的电影,可喷的槽点太多。但更多的人选择集中火力,将这部电影搞砸的原因,放在了男主角鹿晗身上。 从鹿晗的刘海式军人造型,再到鹿晗略带尴尬的演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