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柳如是:一个妓女的崛起

来源:用户 齐家平国 收藏 编辑:从小磊

导言:她是秦淮八艳之首,是史上唯一受到严肃学者赞誉的一位妓女,她才满天下,更具英姿傲骨,惹得天下瞩目,她就是柳如是。

柳如是从妓的官方履历,要从吴江县盛泽镇名叫归家院的青楼说起,那年,她还不到十岁。

归家院的掌门人叫徐佛,会操琴,擅画兰草,长得姿容不俗。她见柳如是生的娇小玲珑,肤色鲜艳,便当作“瘦马”来调教,所谓瘦马,即未成型的小马,这是娼妓行业的暴利行当,当这批“瘦马”被养成“肥马”时,老鸨即将用她赚足油水。

大约十三岁,她被卖入吴江一豪门,豪门的主人周道登,做过万历宰相,是个年近七十的糟老头,罢官回乡之后“色劲”大发,弄得妻妾满堂,皱皮老脸专啃嫩草,柳如是的青春美少女气息很快入了糟老头的法眼。

他讲朝堂事,她一脸仰望双目明亮的聆听,对政治的启蒙源于此,半年后,她成了他的小妾,初夜共衾枕,滚烫的酥胸被颤颤巍巍的老吸血鬼步步逼近,卸衣解带手抖……….柳如实是只能闭着眼,咬着牙接受随之而来的一切。

在被糟老头子不怎么成功的开发后,柳如是找到了另一扇通往欢娱的门,她很快和周府的仆人好了,仆人憨厚,开口便笑,浑身洋溢着男儿气,在春夜桃李树下,在下人的柴房中,两团青春正热的肉体赢得了他们的高峰体验,同时也给他们的人生埋下了危险的伏笔。

在古代妾与仆通,常遭溺杀和毒杀,这情节差点在柳如是身上上演了,好在柳如是平时与周太母有点交情,才免于一死,被卖回了妓院,据说周仆逃走了。

崇祯四年,柳如是被卖到苏州一家青楼里,此前那一段遭遇,被她当作资源利用,高张的艳帜下,宣传她是“故相下堂妾”。

皮肉生涯开始了,但这样的身份和招牌再加上归家院那段日子的艺术熏陶,懂管弦器乐,晓诗礼史传,这些都是她的加分项,使她无须从底层做起,出道不久便声名躁起,涨粉速度之迅猛,粉丝数量之庞大,小妇人的选择一下开宽阔起来。

暴发户or粗鄙客通通pass,专挑一些看的顺眼的大顾主,陪个酒吃个饭,银子簪子收入翠袖,轻易也不恃枕席,老鸨也拿她无奈,谁让人家是头牌呢,头牌在男人堆里是从来都是众星捧月的存在,她亦懂得这份光彩,自然要寻得另一个闪耀之人,终于,慧眼如炬的柳如是在芸芸众生中等到了意中人。

这个意中人就是陈子龙,此人风流俊朗,大她十岁(此时柳16岁),是晚明著名文学团体“几社”领袖,精通经史,诗词双绝,宛如一百多年前的江南头号才子唐伯虎,除去以上个人文学成就,他还是高官子弟,父亲官至工部恃郎(恃郎仅次于尚书),古代官员的后代不少,但博学上进者颇不多,要不说柳如是眼光极好呢。

她迷他的举止谈吐,迷他忧国忧民的神思,迷他慷慨激昂的言辞,甚至迷他的长狍,步态 ,笑声,当陈子龙邀请她去松江一游,柳如时当即应允,初脱苏州之青楼樊篱,加上几位青年才俊的陪伴,一路上她的心情好到爆,将自己的身世向几位兄长和盘托出,“自幼被父母卖到了归家院,又被辗转卖入周府……..”在这些青年中,有一人听得走了神入了迷。

此人叫宋征舆,字辕文,“云间三子”之一,名列陈子龙后,也是名门大族子弟,听罢她的身世经历,当即为她作长歌,歌中最出名的两句:“校书婵娟年十六,风风雨雨能痛哭,”

这两句诗是最柳如是极高的评价,用现代话讲就是小小人儿能量大,骨头硬。

对柳如是一番赞美之后,便展开了猛烈的追求,相比与此时已有家室的陈子龙表现出来的期期艾艾、束手束脚,少年才高裘马轻狂,某个秋雨冬霜的早晨,他应约而来到柳如是的画舫,却赶上佳人慵起,只令待儿传语,宋郎切勿登舟,郎要真要有意,请跳到水里等我。

这宋郎听后一点都不惧,扑通一声跳了下去,柳如是忙让船家救起,扶到床上,用自己的身体给他取暖,冬日雾茫茫,少男少女如水上鸳鸯,两两相娱好时光,自打跳水后两人关系大进一步,少年宋频频出入温暖香艳的画舫。

爱情开始的时候都是美好的,着迷于爱情游戏本身的少年终会由绚烂跌入平静,春意融融时他来画舫次数明显少了,理由是家中管束,老奔画舫耽误学业,(说到画舫似乎有必要介绍一下何为画舫,此时柳如是已官妓脱籍,还自己买了花钱买了画舫,一个装饰不错的游船,)眼看宋郎好久没来,柳如是每日立船头望断春水,盼情郎翻墙出来。

宋征舆倒是发毛翻了一回墙,不慎扭了脚,宋母在其后狂追,情郎扑入船舱,将他锁在舱内,跳出去“恶战”紧追而来的宋母,来势汹汹的宋母压根没把柳如是放在眼里,台词也毫无新意,类似你这个小贱人快离开我儿子,我儿子如何如何优秀……,妓院长大的柳如是却不会骂, 气势又完全被宋母压倒。

那宋征舆在船舱内打门狂呼,要柳如是放他出去,舱门打开后,他跛足走向家人,留下柳如是一人空怅惘,在现实面前,她深感受伤,到底的卑贱的女子,“浪妓”比丫头的地位还要低,这个世俗偏见也在她心头也萦绕了千百回无法磨灭,她一边自卑着,一边强大着自我。

可无论自我再怎么升华,可终究无法对抗官府,官府下令驱赶浪妓,柳如是找到宋征舆求他找人解释,宋嗫喏半日,应道,不妨避避风头,柳如是大怒,“倭刀断琴”我和你自此决亦!说罢,宋公子愕然退出。

他就这么失去了她。

后来明亡,宋征舆迅速转为清禄,后又无比怀念柳如是,写下一首首怀念的诗,柳如是从不作回应,真的叫一声好,果敢而痛快。

话说,柳如是得以继续泊舟松江,是陈子龙帮的忙,紧要关头,还是陈大哥出面才摆平。

失去了宋征舆,渐渐又与陈大哥的交集互动多了些。

一日,陈子龙的文学社聚会,就圈内那些人外加柳如是一个女社员,酒酣起舞时,时间变得如此轻巧,有那么一刻,不知今夕何夕,望着眼前的意中人,却触碰不得,奈何自己是一个脱籍的官妓,怎能攀附陈子龙那等人物?此时的柳如是17岁,还没有足够强大的内心摆脱自己的自卑。

九月芦苇黄,连日西风烈,陈子龙赴京赶考,柳如是送他上船,为他写了两首送别诗,这番情意像火一样在陈子龙心中越烧越旺,礼部放榜第二天他就打点行李,风帆千里,直向松江。落地次子归乡不归家,箭步直取柳如是画舫。

两人相见,激动地脸发白,她所崇拜和爱慕的男人,此刻,也正想她发疯,她欣喜若狂,能拥他一夜足矣,苍茫天地间,唯有那一艘随波摇曳的画舫摄人心骨,不觉船移,不觉天暗,青年男女美的像神仙,一生难忘。

后来,两人从画舫转到了南楼,南楼是陈子龙几社的朋友的别墅,南楼多缠绵,情事多怀念,半夜她躺他臂弯,她灵念一闪拉他看芙蓉,他笑语盈盈,温柔至极,然而幸福如同美酒满盈,这段恋情同样面临着致命伤,与陈子龙两人同居了一年后,陈子龙的妻子张孺人找上门来。

张孺人是个县官的女儿,她的才干比《红楼梦》中王熙凤更胜一筹,她替陈子龙张罗了小妾,为四个小姑子置办了嫁妆,丈夫出来这档子事也不会坐视不管,她联络了陈家的长辈人,给出了最后期限,陈子龙和柳如是投入了最后的情侣疯狂,肌肤寸寸燃烧,告别的轰轰烈烈。

陈子龙走了,南楼呆不下去了,抬眼望去尽是伤心处,十八岁的爱疼的无边无际。

那边的陈子龙也大病一场,体重骤减。

为了逃离伤心处,柳如是决定重回苏州小镇的归家园去,这个当初被父母最初卖到的地方,此时的归家园已物是人非,当年的头牌名妓徐佛已经嫁人,柳如是接替了她的头牌位置。天下名人来来去去,却没人入得了她的法眼,这一晃,两年过去了。

柳如是20岁了,在古代,超过20岁就代表错过了最佳出嫁年龄段,柳如瞄准的是旷世逸才,不肯降低自己的标准。

次年春,柳如是去杭州游玩,同时拜访了杭州的一个富商叫王然明的,此人慷慨,交游广,好歌赋,他为柳如是的到来做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这个仪式也牵引出一批柳如是的追求者。

众多追求者当中,一个叫谢三宾得人跑的最快,五十岁,做过四品大官,腰缠万贯,号称学富五车,当他最初向柳如是走来时,貌似一如意郎君,女子生而愿有家,柳如是也不例外,考察了半年久,发现这人不廉洁,骨子里俗不可耐,她避之不及,谢三宾见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找了帮地痞到柳如是住处骚扰。

对抗需要资本,而柳如是没有,此时她急需要一颗震得住谢三宾的参天大树,经人介绍她认识了钱谦益。

钱谦益是东林领袖,常上文化版头条的人物,三十岁考中进士第三名,宦海沉浮二十年,做过礼部右恃郎,亦官亦商,堪称巨富,他还没见过柳如是,先被她的诗征服:

垂江小院绣帘东,莺阁残肢未相逢。

大抵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气美人中。

他对最后一句特别感冒,屡屡吟诵,齿颊留香,终于机缘巧合,有人牵线商定好了两人见面的时间地点。

崇祯十三年冬天,柳如是扁舟过访半野堂,她“幅巾弓鞋,著男子服,口便给,神情洒落,有林下风。”极具神韵。

对于女扮男装,她亦不是第一回了,当年与陈子龙乘舟东去,就是这样的一个行头,穿戴像个书生,她不大喜欢女性的装束,讨厌妓女夸张的衣饰单单指向一个卖,钱谦益初见柳如是惊艳不已,而柳如是见到这个乌的肉的老头时,从外貌来说是不会有多大惊喜的,钱谦益大她三十六岁,甚至会让人想起十年前那个吴江故相周道登,好在钱谦益对柳如是足够有诚意,本人又足够有才有能力,如此,方可扭转年龄的弱势地位。

崇祯十四年夏天,钱谦益在原配健在的情况下,以“匹嫡”也就是大老婆之礼迎娶柳如是,迫于柳的压力,否则她就走人,曾经两度受伤,第三次她可伤不起,如果换了陈子龙她宁愿不要任何名分,但钱谦益不行,下嫁乌的肉本来就很勉强了。

看到大学者陈寅恪为柳如是作序对钱柳这段关系的解析,还有电影《柳如是别传》对钱柳的爱情大加赞赏,说他们是精神能共鸣,是难得的灵魂伴侣,实则不必这样过分拔高,我认为这对于双方都是很现实的选择,甚至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可不管怎么说这个组合不算坏。

物质生活有所附丽,他们“煮沉水,斗旗枪,写青山,临墨妙,”不出意外,就这样将人生优雅的消磨掉也不错,可别忘了他们身处动荡的南明。

1645年,清军大举南下,五月,杀奔南京而来,朝廷百官望风而逃,钱谦益等人留了下来,他们忙着剃头改服。

柳如是劝钱某一起跳河自杀殉节,一个月黑风高之夜,两人划船至湖中央,钱某伸手摸了摸水,倒说:水冷,柳如是听罢神色难看,纵身一跃跳入湖中,还好被人救了上来,钱柳终于走到了一个岔道口,没错,柳如是是一个进取之人,她随时准备为理想奉献出生命,她认为这样的死,死于泰山,值!

但钱谦益不这样认为,有人给他辩解说这是曲线救国,无论再多的人给他辩论,他始终不及陈子龙的一身豪气男儿气,同年八月,陈子龙从事反清义举,被捕后投江而亡,柳如是知道后悲痛欲绝,她爱他的风流俊迈,更爱他的一身忠骨。

反观钱谦益,他去北京做了清廷的礼部侍郎,不久,南京的钱府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柳如是给钱谦益带上了一顶绿帽子,私夫郑生细皮嫩肉,孔武有力,与那一身乌肉形成强烈的反差,这事在十几年前的盛泽镇她就干过一回,可钱某也失节投满,光环尽失,那一身乌肉就越发不堪。

情事持续了半年,郑生最终被钱谦益凶恶的儿子杀了。

1347年,钱回到南京,在途中决定宽恕柳如是,回来后还帮柳如是策划反清运动,后来因涉及到政事,钱谦益还被关押在牢中,多亏柳如是为她四处奔走,散尽钱财,出来后,两人的岁月一如寻常人家。

1644年,钱谦益的人生走到了尽头,享年八十三岁,他死后一个月,柳如是因钱氏族人向他勒索钱财而受辱,竟然悬梁自尽,时年四十六岁,她人生的结尾还是由她自己为自己书写了一个利落的结尾。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柳如是:一个妓女的崛起》由网友齐家平国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j/mlgs/dj/gdbsblgmWSNcldzzsgks.html report 8304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