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为医不识曹颖甫,历遍医书也枉然

来源:用户 伤寒杂病 收藏 编辑:从小磊

2017-08-31 清阳 

1868年,江阴的一户曹姓人家迎来了一个新生命的诞生,我们的主人公曹颖甫来到了这个世界。


那一年,高尔基和蔡元培也先后来到了人间。


曹颖甫一出生便过继到老大家,因为曹颖甫的伯父曹秉生膝下无儿,于是他便当了伯父的儿子。


曹秉生是读书人,医术也很不一般,家里人有个头痛脑热的从不请医生,他一出手往往就能药到病除。


在这种家庭的熏陶下,曹颖甫从小就对岐黄之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曹秉生希望儿子能考取功名,光宗耀祖。


在读书期间,曹颖甫一直对中医怀有强烈的好奇心,十二岁的时候就在看张隐庵的《伤寒论集注》。


十三岁,以一剂大承气汤治好了邻居奶奶的阳明腑实症。


十六岁,曹颖甫父亲曹秉生病了,拉肚子。


老先生象往常一样给自己开方喝药。


这一次,老先生没有药到病除。


请了专业的医生来,更严重了,严重到什么程度,“汗凝若膏,肤冷若石,魂恍恍而欲飞,体摇摇而若堕”,差不多人就要去了。


刚好曹秉生的朋友赵云泉来了,救了他一命。


估计前面的医生是温病派的,因为赵云泉只是用了《伤寒论》上的理中汤加减就治好了他的拉肚子。


理中汤就几味药,硬是把曹秉生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并治愈。


经方的力量真是强大啊!曹颖甫开始觉的经方真的了不起。



25岁,这一年,曹颖甫跟随表哥夫妇沿着长江一路向西赶往南京乡试。


一路骄阳似火,舟车劳顿。到了南京,刚住下旅店,曹颖甫就病倒了。


壮热汗出,还有点恶寒。


应试时间马上要到,十年寒窗,就看这几天的了。


又急又难受。


这时,一位叫陈葆厚的人过来瞧曹颖甫,这位陈葆厚也是来乡试的,医术颇为了的。


陈葆厚把了脉就亲自去买药,回来不仅带了药,还买回几瓶荷叶露和一大袋梨。


曹颖甫眼睛放了光,嗓子干的正冒烟呢,于是急不可耐的喝了三大瓶荷叶露,在陈葆厚的叮嘱下,过了一会儿又把梨子吃完了。接着药煎好了,曹颖甫喝过药后就觉的身子清爽了很多;倒头睡了一觉,起来再喝了一回药,又睡了一觉,再起来出了一身大汗便觉的全身舒爽,大呼想喝热粥。


曹颖甫已经懂一点医术了,便问陈葆厚给他开的什么灵丹妙药。


陈葆厚哈哈一笑说:就两味,桂枝和石膏,效仿《金匮要略》的白虎加桂枝汤。


这一次,曹颖甫的乡试没有通过。但他对经方的疗效又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



1902年,曹颖甫35岁,他终于在科举路上迈上了一个新台阶,中举了。


这段时间,曹颖甫游历了中国的名山大川,最后一站来到了山东潍坊,这一天,他来到了黄元御的老家。


曹颖甫在黄元御的坟前踯躅着。那天的阳光很灿烂,清风吹拂着坟头的几株小草,曹颖甫的目光慢慢变的清彻而坚定。


在回江阴的路上,曹颖甫又重新看了一篇黄元御的《伤寒悬解》。



1904年,曹颖甫父亲曹秉生去世。


1905年,清朝废除科举考试。从此,延续了1300年的科举考试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曹颖甫的人生将何去何从?


这一年,37岁的曹颖甫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不为良相,愿为良医。不能科举取仕报效朝廷,那就做一名医生来挽救苦难深重的人民于万一吧。


曹颖甫自小就有医学的底子,还有黄元御作为精神领袖,最重要的是曹颖甫选择了一条经方之路。


曹颖甫花费了无数的精力,克服了无数的困难研读《伤寒论》、《金匮要略》。


开始的时候,他像大部分学中医的人那样,拿自己家里的人作试验。


有一次,母亲的婢女病了,得了蛔虫病,痛的四脚朝天晕在地上,昏迷不醒。


《金匮》有两个治蛔虫的方子,一个是甘草蜜粉汤,一个是乌梅丸,应该用哪一个呢?曹颖甫决定先用乌梅丸。


无效,依然痛的死去活来。


曹颖甫咬咬牙,决定用甘草蜜粉汤一试,用了两钱铅粉。(铅粉有毒,你不是曹颖甫,不要随便用。)


一剂,婢女痛苦的表情便没了,如厕时排下数十条拇指大的蛔虫,痊愈。


那么,乌梅丸为什么无效呢?


因为蛔虫太多了,估计乌梅丸的剂量也不够,乌梅丸并不能杀死蛔虫,所以婢女吃了乌梅丸肚子里的蛔虫就会猛烈的闹腾。


铅无嗅无味,甘草蜜粉汤就像下毒高手下的毒,有诱惑,也有致命的毒药。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了。


该跟过去告个别了,于是,剪辫子运动在全国兴起,人们纷纷剪掉大辫子。


曹颖甫不想剪,于是躲在家里不出去,实在躲不过去了,便跑到了上海,一直待到风声过去了才回来。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辫子,留着也无妨。



1915年,袁世凯复辟帝制。称帝前,袁世凯搞了一个为自己立牌坊的把戏.


花钱在各地各县找士绅作为地方代表联名上书劝进。


江阴县有一位士绅,接收了袁世凯政府的贿赂,做了江阴县的代表。


这个士绅是曹颖甫老婆的叔叔,也做过曹颖甫的老师。


曹颖甫是个尊重老师的人,可这次他没有给老师一点面子。


“叔竟受袁氏之贿,而作此无耻之事耶?我江阴人之颜面,为汝剥尽矣!”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就到了1919年。


从1905年到1919年的14年间,曹颖甫没有一天不在认真研读《伤寒杂病论》,他觉的,他已经感觉到了《伤寒杂病论》的灵魂,他感觉到张仲景在默默的关注着他。


这一年,曹颖甫来到上海,在南市小西门江阴街挂牌行医。


一代经方大师出山了。


从此,江阴街上多了一家诊所。


从此,人们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手里提着的一两副药走出诊所,又欣喜若狂的发现这几味药就把自己的病治好了。


慢慢的,看病的人越来越多,诊所病人络绎不绝。


曹颖甫规定,穷苦人家诊费不收钱。


为了帮助穷人省钱,曹颖甫惯用大剂经方,大都一两剂药就治愈了。


他用药“一剂知,二剂已”,江湖人称“曹一贴”。


曹颖甫仅凭行医,是很难维持生计的。好在他书画双绝,所以行医之余,也常卖诗赈画。书画家吴昌硕曾专门为此写了一幅字——“曹颖甫卖诗行医”。




转眼到了第二年,另一位医学大家慕名来访。


他就是孟河名医丁甘仁。


丁甘仁医术精湛、屡起沉疴,名震大江南北,亲手创办上海中医专门学校。


两位大师都怀揣以中医济世救人之理想。


寂寞的两人一见面便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曹颖甫爽快接受丁甘仁邀请,在上海中医专门学校任教。


 


1929年,余云岫、褚民谊等人提议废止中医时,很多中医纷纷撰文反击,曹颖甫却“两耳不闻窗外事”,专心著述,完成了《伤寒发微》和《金匮发微》的编撰工作。


任应秋先生评价曹颖甫是“近代一个纯粹的经方家”。


赫赫有名的秦伯未、章次公、严苍山、姜佐景等便师出曹颖甫。


1937年,《伤寒发微》、《金匮发微》相继刊印发行。此时,曹颖甫已是68岁的老人了。



八·一三”事变后,曹颖甫离开上海回到故里。


不久,江阴也遭沦陷。


1937年12月7日,日寇冲进了江阴城,烧杀戮掠,无恶不作,正当鬼子侮辱妇女之际,曹颖甫挺身而出,怒斥凶残,最后倒在日寇屠刀之下。


忠义,气节,在曹颖甫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十一


《经方实验录》由曹颖甫门人姜佐景整理,被称为“增益临证胆力,启道著书灵感”。是任何想学好中医的人必读的一本书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为医不识曹颖甫,历遍医书也枉然》由网友伤寒杂病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j/mkmd/ml/sggkjmkmWSNclsjbzdkj.html report 50925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