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创红楼梦:薛宝钗无所不知堪称完美,贾宝玉为什么不喜欢她?

来源:少读红楼 编辑:杨美丽

原标题:红楼梦:薛宝钗无所不知堪称完美,贾宝玉为什么不喜欢她?

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识宝钗小惠全大体》,相对于探春的“敏”,宝钗是“识”,同时借了探春的口,称宝钗为“通人”。何谓“识”? 识,是有知识,懂得多的意思;何谓“通人”?“通人”是指学识渊博通达的人,薛宝钗博学杂收堪称通人。

我们来举例看看薛宝钗的“通”都表现在哪些方面。

一、女红

她对黛玉说:“自古道‘女子无才便有德’,总以贞静为主,女工还是第二件。

其余诗词,不过是闺中游戏,原可以会可以不会。咱们这样人家的姑娘,倒不要这些才华的名誉。”

这也是她行事的准则。书中写:“宝钗因见天气凉爽,夜复渐长,遂至母亲房中商议打点些针线来。日间至贾母处王夫人处省候两次,不免又承色陪坐半时,园中姊妹处也要度时闲话一回,故日间不大得闲,每夜灯下女工必至三更方寝”。

宝钗每日到长辈及姐妹处问安闲话,搞好人际关系,然后就做自己本分内的女红。女红的好坏在旧时是检验女子是否贤惠的一个重要标准,书中虽未写她针线活的好坏,但从她能接过袭人手里的活,为宝玉绣肚兜,也该不难看出她的女红应该是不错的。

二、诗书

虽然林黛玉被誉为有“咏絮才”,但是在大观园诗社讽和螃蟹咏中,薛宝钗一举夺魁。

她深谙元妃的喜好,教宝玉改“绿玉”为“绿蜡”等等,书中介绍她时说“当日有他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他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薛宝钗从小也是受到了良好教育的。

宝钗对于做学问还有一番自己的见解:“此刻于小事上用学问一提,那小事越发作高一层了。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市俗去了。”从这句话可以看出薛宝钗的学以致用,是将学问融入到了日常做事中去。

第二十二回《听曲文宝玉悟禅机》,宝玉因为薛宝钗白日所点《山门》一折戏,而陷入禅境不能自拔,黛玉和宝钗二人联合起来点醒他。脂批云:“总写宝卿博学宏览,胜诸才人;颦儿却聪慧灵智,非学力所致——皆绝世绝伦之人也。宝玉宁不愧杀!”可见宝钗之博学。

展开全文

三、懂戏

金鸳鸯三宣牙牌令一回,林黛玉不经意引用了里面的词句,事后竟被薛宝钗一语点出。

薛宝钗生日,吃了饭点戏,薛宝钗先是点了一折《西游记》,这出戏比较热闹,所以令得贾母很是高兴。后来又点了一出《鲁智深醉闹五台山》,这个对了贾宝玉的胃口,不停地向薛宝钗追问。

书中写:“宝玉道:‘只好点这些戏。’宝钗道:‘你白听了这几年的戏,哪里知道这出戏的好处,排场又好,词藻更妙。’宝玉道:“我从来怕这些热闹。’宝钗笑道:“要说这一出热闹,你还算不知戏呢,你过来,我告诉你,这一出戏热闹不热闹。——是一套北《点绛唇》,铿锵顿挫,韵律不用说是好的了,只那词藻中有一支《寄生草》,填的极妙,你何曾知道’?”

四、绘画

书里并没有直接写薛宝钗作画的场面,却借着惜春绘制大观园,宝钗不但将自己平日所用工具要留给她,同时还给她开了个单子,从毛笔到颜料到碗碟,风炉沙锅瓷罐水桶等等,再到生姜二两,酱半斤。可见她也精于绘画。

五、养生

薛宝钗天生生得莹润,然而美丽也是需要后天的调养的,宝钗教黛玉养生:

“古人说:‘食谷者生。’你素日吃的竟不能添养精神气血,也不是好事。……昨儿我看你那药方上,人参肉桂觉得太多了。虽说益气补神,也不宜太热。依我说,先以平肝健胃为要,肝火一平,不能克土,胃气无病,饮食就可以养人了。每日早起拿上等燕窝一两,冰糖五钱,用银铫子熬出粥来,若吃惯了,比药还强,最是滋阴补气的。”

冰糖银耳是美容养颜的上好补品。

六、持家

“敏探春兴利除宿蔽” 回,探春萌生了借鉴赖大家管理花园的办法来管理大观园,于是向宝钗咨询意见,宝钗答:“幸于始者怠其终,善其辞者噬其利”。意思是做事情开始侥幸顺利就容易虎头蛇尾,嘴上说得漂亮的人终会败在夸夸其谈上。她教导探春:“天下没有不可用的东西;既可用,便值钱。”

她的这个实用主义,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是必须的基本素质。所以她家是皇商——能与皇帝做买卖,就更不会是普通生意人了。她若为男儿,必定是一个左右逢源的红顶商人。

七、做人

宝钗会做人是公认的,二十一回脂批有云:“宝卿待人接物,不疏不亲,不远不近。可厌之人,亦未见冷淡之态,形诸声色;可喜之人,亦未见醴密之情,形诸声色”。

她为湘云置办螃蟹宴,照顾香菱、邢岫烟等等,连孤高自诩的林黛玉,也是 “心下暗服”。就连赵姨娘这样刁蛮的人,也对她竖起大拇指,书中写:

且说赵姨娘因见宝钗送了贾环些东西,心中甚是喜欢,想道:“怨不得别人都说那宝丫头好,会做人,很大方,如今看起来果然不错。他哥哥能带了多少东西来,他挨门儿送到,并不遗漏一处,也不露出谁薄谁厚,连我们这样没时运的,他都想到了。”

从上列举的总总,薛宝钗真可谓修身、齐家之典范了。再加上模样出落得莹润,美貌,“人多谓黛玉所不及”,在健康上又胜出林黛玉一筹,这可是谁家娶到都会如中了大彩一般。

可是书中写“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纵然是举案齐眉,到底意难平”。 “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女子,为何贾宝玉对她只有敬,却无法爱呢?

书中对薛宝钗的出场介绍是“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果真是这样吗?其实宝钗还有不为人知另一面。

一、绵里藏针

第十八回元妃省亲命大家作诗,宝玉呈才藻,诗中用了“绿玉”一词,宝钗暗地告诉他:“贾妃因不喜‘红香绿玉’四字,改了‘怡红快绿’;你这会子偏用‘绿玉’二字,岂不是有意和他争驰了?”并教他改成“绿蜡”,并告之“绿蜡”的典出。

“宝钗因见林黛玉面上有得意之态,一定是听了宝玉方才奚落之言,遂了他的心愿,忽又见问他这话,便笑道:“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宝玉便笑道:“姐姐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字也不知道,就说了这么一串子。这叫《负荆请罪》。”宝钗笑道:“原来这叫作《负荆请罪》!你们通今博古,才知道‘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是‘负荆请罪’!”

一句话还未说完,宝玉林黛玉二人心里有病,听了这话早把脸羞红了”,看,薛宝钗以牙还牙的本事也是相当的厉害。显而易见,薛宝钗是不“罕言寡语”的,她会审时度势的露峥嵘。

二、对宝玉的若即若离

书中继续写:“一时宝玉来了,宝钗方出去”。脂批:“奇文!写得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何也?……盖宝钗之行止端肃恭严,不可轻犯,宝玉欲近之,而恐一时有渎,故不敢狎犯也。宝钗待下愚尚且和平亲密,何反于兄弟前有远心哉?盖宝玉之形景已泥于闺阁,近之则恐不逊,反成远离之端也。故二人之远,实相近之至也。至颦儿于宝玉实近之至矣,却远之至也。……钗与玉远中近,颦与玉近中远,是要紧两大股,不可粗心看过”。

宝玉来时,她走了,却在宝玉睡着的时候,守在他床边为他赶蚊子绣肚兜。肚兜本为亵物,尤其是异性的肚兜,对她这样“行止端肃恭严”的闺阁女子来说,在那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这就是严重逾矩了。

三、“急中生智”的嫁祸

第二十七回,宝钗扑蝶,欲回身时,听到有人在池中水上的滴翠亭中说话,她便上前去听,偷听本是不该之事,对于“行止端肃恭严”的宝钗来说,这更不像是知书识礼的大家闺秀该有的行为。更不应该的,她不但没有轻手轻脚离去,反而故意弄出声响,同时嫁祸给林黛玉。一露无遗。甲戌批语:“池边戏蝶,偶尔适兴;亭外急智脱壳。明写宝钗非拘拘然一女夫子”。

夫子原是呆板与不知机变的代名词,但是这一次的“急中生智”让她摆脱了“女夫子”的形象,她也是会机变的,只是这个“机变”却意味了一次对林黛玉的嫁祸,这种损人利己的“急智脱壳”并不正大光明。

四、利益至上

林黛玉行酒令中无意带出了《牡丹亭》、《西厢记》戏词,第四十二回,宝钗便苦口婆心教导她: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倒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何况你我。……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正经的看也罢了,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

劝宝玉以“仕途经济”为重,被宝玉斥为“好好的一个清净洁白女儿,也学的钓名沽誉,入了国贼禄鬼之流……琼闺绣阁中亦染此风,真真有负天地钟灵毓秀之德!”

开始我们都会觉得薛宝钗的话并没有错,读好书了科考入仕途是每个读书人的目标。但是当我们读了她和探春的对话之后,我们就能理解宝玉为何那么反感了。五十六回里宝钗与探春有一段对话:

“真真膏粱纨绔之谈。虽是千金小姐,原不知这事,但你们都念过书识字的,竟没看见朱夫子有一篇《不自弃文》不成?”探春笑道:“虽看过,那不过是勉人自励,虚比浮词,那里都真有的?”宝钗道:“朱子都有虚比浮词?那句句都是有的。你才办了两天时事,就利欲熏心,把朱子都看虚浮了。你再出去见了那些利弊大事,越发把孔子也看虚了!”探春笑道:“你这样一个通人,竟没看见子书?当日《姬子》有云:‘登利禄之场,处运筹之界者,窃尧舜之词,背孔孟之道。’”宝钗笑道:“底下一句呢?”探春笑道:“如今只断章取意,念出底下一句,我自己骂我自己不成?”宝钗道:“天下没有不可用的东西;既可用,便值钱。难为你是个聪敏人,这些正事大节目事竟没经历,也可惜迟了。”

她以朱熹的《不自弃文》来试图说服探春。《不自弃文》的大意是,天下之物,但有一点可用之处就不会被世人丢弃,人也要做到自己不见弃自己,反求诸己,卓然立志,做一个不被人弃用的人。

薛宝钗拿朱子、孔子来压探春,探春只能拿《姬子》说事。《姬子》目前并没有考证出有这本书。但是姬姓却是中华上古八大姓之一,为黄帝之姓、周朝的国姓,拿姬子还是能镇住孔子、朱子的。

宝钗追问她下面一句,探春没有答,却借了李纨的口答出来:“使之以权,动之以利,再无不尽职的了”。

薛宝钗的言论表面看总是透着一股凛然正气。探春用《姬子》的话反驳,认为她的言语虽然盗用了“尧舜之词”,却是违背了“孔孟之道”。 “子曰成仁”,“孟曰取义”,孔孟之道在于“仁义”,薛宝钗的眼里却只有“利益”。

五、待人接物的现实

宝钗看似非常慷慨,却都是对有主子身份的人好,你几曾见过她在下人身上慷慨过。相比,林黛玉抓两把钱也不问多少就给佳蕙,给来送燕窝的婆子几百钱,“打些酒吃,避避雨气,那婆子笑道:“又破费姑娘赏酒吃。”一个又字,可见这样的给钱不是一次。林黛玉对下人以姐妹相称。

薛宝钗和宝玉生气了,她把火发在下人身上,小丫头靛儿因不见了扇子,和宝钗笑道:“必是宝姑娘藏了我的。好姑娘,赏我罢。”宝钗指他道:“你要仔细!我和你顽过,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嘻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你该问他们去。”对于“贞静”的薛宝钗,指着人说话,不可想象。

金钏儿投井,宝钗劝王夫人:“姨娘是慈善人,固然这么想。据我看来,他并不是赌气投井。多半他下去住着,或是在井跟前憨顽,失了脚掉下去的。……纵然有这样大气,也不过是个糊涂人,也不为可惜。王夫人点头叹道:“这话虽然如此说,到底我心不安。”宝钗叹道:“姨娘也不必念念于兹,十分过不去,不过多赏他几两银子发送他,也就尽主仆之情了”。

她觉得下人因为意气用事而投井是糊涂行为,在她的眼里,解决这种问题的方法就是多给钱。

第六十七回,尤三姐为了柳湘莲自刎,书中写:宝钗听了,并不在意,便说道:“俗语说的好,‘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也是他们前生命定。前日妈妈为他救了哥哥,商量着替他料理,如今已经死的死了,走的走了,依我说,也只好由他罢了。妈妈也不必为他们伤感了。倒是自从哥哥打江南回来了一二十日,贩了来的货物,想来也该发完了。那同伴去的伙计们辛辛苦苦的,回来几个月了,妈妈和哥哥商议商议,也该请一请,酬谢酬谢才是。别叫人家看着无理似的。”

这些人的死在她眼里是漠然的。她的眼里只有现实,要酬谢同伴去的伙计们,因为下次还得去贩货物。有人会认为这是因为宝钗的“性空”使然,如果真是这样,她不会和探春有《不自弃文》的探讨。

宝玉口中的“国蠹禄鬼”,即是这种“登利禄之场,处运筹之界者”。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她在书中会被描写成“冷美人”、“无情”之人。

六、实用至上

薛宝钗是个很务实的人,因为实用至上,所以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她的房中像“雪洞”一样,那些我们以为雅致却无甚实际用途的装饰品在她那是见不到的。但是对于追求风雅的旧时贵族人家,越是无用的东西越是不经意地展现着主人的品味,代表世家大族的深厚文化背景。

你看活得最通透的贾母怎么说:“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一个亲戚,看着不象;二则年轻的姑娘们,房里这样素净,也忌讳……把那石头盆景儿和那架纱桌屏,还有个墨烟冻石鼎,这三样摆在这案上就够了。再把那水墨字画白绫帐子拿来,把这帐子也换了。”贾母换的这几样,没有一个是看上去贵重的,但都充满了文人气息,这就叫诗礼簪缨之族的文化底蕴。

《红楼梦》书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作者总是会以一阴一阳或是一正一反来对比的写,有木石前盟,就会有对立的金玉良缘,有玉却又横空生出金来。有爱使小性子的林黛玉就有看上去中正平和薛宝钗。

贾宝玉却真正有着一双洞察女孩子的眼睛,那些停留在表象上的完美,在他的眼里却不过是行如教条的“女夫子”,唯有本真的女孩子深得宝玉之心,比如任性恣意的晴雯。其实这也是作者的本意,他把更多的爱给了像林黛玉、晴雯这些看上去并不完美,却有着真情真性这样难能可贵品质的女性。

注:解读仅以八十回脂评为样本,不包括后四十回程高续本。

作者:轻飏,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创红楼梦:薛宝钗无所不知堪称完美,贾宝玉为什么不喜欢她? 》转载自少读红楼,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lovewoso/bgsbbc/skdlscbkc.html report 9250 原标题:红楼梦:薛宝钗无所不知堪称完美,贾宝玉为什么不喜欢她? 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识宝钗小惠全大体》,相对于探春的“敏”,宝钗是“识”,同时借了探春的口,称宝钗为“通人”。何谓“识”? 识,是有知识,懂得多的意思;何谓“通人”?“通人”是指学识渊博通达的人,薛宝钗博学杂收堪称通人。 我们来举例看看薛宝钗的“通”都表现在哪些方面。 一、女红 她对黛玉说:“自古道‘女子无才便有德’,总以贞静为主,女工还是第二件。 其余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降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